第285章 大军屠城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85章 大军屠城

第285章 大军屠城 嗵地一声,诺奇双膝跪地,地上的残冰四散飞溅,诺奇沉声道:“我王,属下决不敢无视我王法令,这其中定有缘由,且容属下查明再报!” “很好!”冰原王右手向天,一根冰剑缓缓延伸,直达五丈开外,冰剑斜指地上的诺奇:“明天将杀人凶手全部交给本王,否则,我拿你是问!” “是!”诺奇站起,面前风声劲急,冰原王一行早已返回,只有迪恩与托莱站在对面,两人目光如火,没有冰王的指令,没有人敢出手报复,但这两人对兽人的恨意已经绵绵不绝。 兽人军营,兽王连夜召开会议,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任何人承认派兵入城,刚刚结束临时会议,众高级军官走出大王账,突然军中帐蓬中火光冲天而起,兽人四散奔逃,兽王猛地从大帐中冲出,一名兽人军士撞进帐蓬之中:“大王,魔法师来攻!” 魔法师的报复到了吗?诺奇沉声喝道:“不得杀害魔法师,抓活的!”此时已是一个敏感时期,决不能激化矛盾,作为部落之主,兽王深知此刻最理想的方式就是抓住杀人者,带到冰王面前作为一个筹码。 军士领命而去,有消息回来:“没有抓住魔法师,野纳将军阵亡!” 兽王怒目圆睁,野纳将军是他的得力助手,这场报复也太重了些,还没等他的脸皮放松,又有人来报:“卓吕将军阵亡!” 兽王双拳紧握,耳边传来第三次报告:“前将军、飞狼将军、伏虎将军还有……” 一声长吼从兽王口中而出,打断了军士的汇报,兽王厉声喝道:“他们全体阵亡?”声音一出,顿时帐蓬都在抖动。 左边一名军士冲过来,卟嗵跪倒:“报大王,雅尔索死在大账之内!” “什么?”兽王一声悲鸣仰天而呼:“迪恩,你们欺人太甚!杀!给我杀!”雅尔索乃是他的第七位小妾,部下死了,他可以忍耐,但连他的小妾都死在敌人手下,兽王血管中的兽性终于激发! 魔法师队伍残杀五名高级将领和数百军士之后,突然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但三千兽人部队已出动,直入城中,城中顿时杀声震天,迪恩刚刚将他的弟子安葬,立刻身陷重围,在奋勇抵抗之余,被三千兽人撕成了碎片! 三千兽人完成了一次漂亮的歼敌战之余,正准备收兵,突然,黑夜之中亮起了一把雪亮的冰剑,冰剑之下,冰原王脸寒如冰:“给我统统抓起来!” 万余剑师一涌而上,三千兽兵束手就擒,这些剑师对这些兽人本就有报复之意,在抓获之余,用力稍重点的有之,折损一条胳膊、两条腿的有之,全部清理完毕,冰王面向城外:“传诺奇前来见我!” 片刻之后,一匹飞虎从空而落,面向冰王,脸有怒色,正是诺奇! “你还有何话可说?”冰王长剑指向诺奇,满脸寒冰,剩余的魔法师自然也个个怒目而视。 诺奇冷冷地说:“迪恩派人杀了我的五大将军和数百死士,我王为何不问一问他是为何?” 冰王冷冷地说:“迪恩在我监视之中,决不可能派人攻击你的部队!你的借口很低劣!” 兽王大怒:“你偏袒魔法公会和冒险公会,又有谁人不知?莫非我自己杀了自己的部属与爱妾,只为嫁祸于他?” “大胆!”冰王脸色一沉:“给我拿下!” 三名剑圣手中长剑泛出剑芒,成品字形包围兽王,后面的兽人部队刚刚围拢,数万城中守军一分一合,将兽人全数隔开,诺奇巨大的手掌当胸,爪成狼爪,目光如炬直射三名剑圣,此人威势一出,顿时三人尽不敢进。 冰王冷冷地说:“诺奇,你胆敢反抗,我让你兽人部落从此烟消云散!” 诺奇高大的身躯突然矮了一截,外面有兽人厉声高呼:“大王,请发指令,只要大王发令,我们立刻荡平冰城!” 但话音未落,一个风刃无声无息地飞过,顿时一颗大大的人头飞起半天过,嗵地一声落在诺奇面前,诺奇身子狂震,眼睛里血光微闪,外面兽人已大乱,伴随着这颗人头的飞起,风声大作,外围已经开始了厮杀,三名剑圣同时一步上前,手中剑芒如同三柄光剑交叉,但这中间的兽王巨大的身子突然不见,一闪之间到了一名剑圣身后,利爪抓出:“且慢动手……”事关全族命运,兽王不敢轻举妄动,但也决不愿意莫名其妙地死在对方三名剑圣手下,这一下出手快极,却只是解围。 他的利爪离那名剑圣后背还有极短的一断距离,但那名剑圣突然厉吼一声,扑倒在地,星光之下看得明白,他背心鲜血如泉。 “这……这……”本来一击之下将对手杀死,是战斗者愿意看到的,但这一击明明没有碰到对方的背心,却将对方杀死,却是诡异无比。 冰王沉声道:“诺奇,你是自己找死!”手一挥,巨大的冰剑带着九幽之下的寒气飞卷而至,兽王粗壮的身体突然退后,一退就钻入了人群,双手连分处,他身后的剑师纷纷惨叫着飞起,片刻之间,他已站在外围:“冰王,这中间有问题,且听我解释……”刚才一击就是一个问题,虽然他向来不以计谋见长,但也能明白这中间肯定出了一个什么大问题。 遗憾的是,没有人再听他多说一句,冰王冷笑:“杀之!” 这命令应该是“将兽王杀之”,但命令一下,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剑师手起刀落,已成为降兵的三千兽人齐声悲吼,居然同一时间被斩成两断! 兽王仰天一声长吼,带着无穷无尽的愤怒,伴随着他这一声大吼,他的眼睛已变得赤红:“杀!荡平冰城!”五个字的命令远远传出,城外也有呼喝相应,无数的兽人士兵争相入城,见人就杀,见屋就砸,这或许是冰城历史上最恐怖的一个夜晚,兽人疯狂、剑师疯狂,连冰王都与兽王激烈拼杀,论本领,冰王远在兽王之上,但兽王深知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是自己的部落被歼灭,第二是杀掉冰王,将整座城池占据,在没有退路之际,他骨子中的血性与兽性被全部激发,身受重伤依然不退,他不退,冰王则非退不可,因为兽人的数量远比剑师和城中守卫更多,他与兽王交手的片刻时间,兽人已闯入城池的各个角落,也到了他的身后,城池之中越退防守越严密,兽人已无法越雷池半步,一场血腥的大战持续到天明,才逐渐形成新的对峙局面,两边各占据半座城,中间是无数的尸体,有兽人、有剑师,也有普通百姓。 一个属于冰王这一边的小房间里,玉倚丝轻轻叹息:“真没想到挑起两边战乱是如此简单!” 周宇笑道:“这三方势力原本就存在矛盾,否则,我们不可能如此顺利!”这个矛盾他早就想到了----站在人性的角度上作出的判断:兽人作为开路先锋,死也多是兽人,这本来就不太公平,他可以就这一点作出两个假设:其一,兽人的地位比较低,所以才当作炮灰;其二,兽人战死无数,肯定会有怨气,怨气没办法撒到南方部队身上,总得有一个地方出,他们肯定也对剑师与魔法师不满,有了这两条,很容易就能将这个火药桶点燃,现在火药桶已经点燃,城中大战,死伤的都是敌人,而这两个躲在暗处的人却在兴高采烈地看热闹。 玉倚丝轻轻一笑:“等得两天,估计双方的大战就会接近尾声,如果我们到时直接告诉冰原王这个闹剧的始末,你猜他会不会直接气死?” 周宇笑道:“会不会气死都没有关系,没有了两派的军事力量,冰原王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属于干岸上的鱼儿,想蹦跳也跳不了多高!” 玉倚丝说:“还有一个人,你说他会不会出来制止这场争斗?” 这个人自然是他们共同的目标:黑暗魔君!冰原王的军事力量是他手中的棋子,他自然不会让这些力量消于无形,但他能制止得了吗?周宇淡淡地说:“现在要制止也迟了,今夜两军一役,死伤十万有余,如果他有兴,我倒也不反对在京城再与他来一场两军决战!”兽人兵马的确多得离奇,京城之下歼灭十多万,沿途毁灭七八万,河中葬送十万,城中内讧除掉四五万,剩下的也不过五六万之众,可以说,轻轻松松之间,敌人的大军力量已经消于无形,南方已是必胜之局!

上一篇   第284章 夜半惊城

下一篇   第286章 旧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