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参与家族纷争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88章 参与家族纷争

第288章 参与家族纷争 “没有除非!”塔易斯打断她的话:“北方必败无疑,因为我得到最新消息,这两个神级高手已经出动了,他们来到了北方,一路之上,歼灭一个千人先锋队,让十万兽人大军溃不成军,三天前,洛水河畔十万训练的兽人大军又无声无息地埋身河底,虽然城中没有人相信这是他们做的,但我相信这一点,也有理由相信,他们已经进入冰城!” 天啊!玛尔尼有片刻的昏眩,他来了?一路之上,二十万兽人大军都阻挡不了他的脚步,天下的兽人能有多少?无非也就是几十万而已,只需要他们两个人,北方就不能胜!原来神就是这种样子,可以随意改变战争结局的人! “父亲的意思是……”玛尔尼问得很迟疑,因为她拿不准父亲的意图。 “我需要了解你的真实想法!”塔易斯说:“作为家族的家主,我得遵守父亲的遗愿,但你不一样,你只是一个女孩子,你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没有理由为北方的叛乱殉葬,所以,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托尔斯,我连夜将你和你母亲送出冰城!” 两女全呆了!原来父亲的偷听只是要弄清一个问题:自己的女儿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结局!作为一个家主,无法掌控整个家族的命运,而只能为自己的女儿指一条路,他是失败的,但作为一个父亲,他是可敬的! “不!”母亲先表示反对:“塔易斯,你带我们的女儿离开,我与你留下!” “不!”玛尔尼也叫道:“父亲、母亲,我们三个一起离开,叔叔们与北方打得火热,既然不愿意离开,我们就不管他们!” 话音刚落,院子中有声音响起:“塔易斯家主,居然想带着妻女逃跑,你不觉得你这个家主根本不称职?”声音中充满讥讽,缺乏必要的敬意。 声音一出,屋子里冷如冰,塔易斯脸色如冰,妻子与女儿身子在颤抖。 房门无风自开,外面四柄长剑斜指,一名高个子大步而出:“塔易斯,论剑法你再练十年都未必是我的对手,但念你是长兄,成为新任家主,我也不表示反对,但你此刻的行为,有哪一点象是一个家主?你说!”剑尖直指塔易斯的鼻尖,寒光闪烁。 塔易斯脸上的阴沉慢慢积累,沉声道:“这个问题我们讨论过多次,始终统一不了,既然无法统一,我为自己的妻女作一个选择却又如何?既然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想必也知道我的心意,让她们离开,我自己留下,这是作为家族成员的义务,我并没有忘记!” 高个子冷笑:“玛尔尼离开?她离开了如何向王子交待?别做梦了,现在就让她进宫,否则,我们就来捆她进宫,你脸上就好看吗?” “二叔!”玛尔尼大步而出:“我只是你在北方站稳脚跟的基石,对吗?你与冰王莫非还存在什么交易不成?”这句话她算是说对了,没有她,整个家族与冰原王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他们只是地位低下的投降者和叛徒,但有了这个女孩作为王子妃,他们地位大变,成为皇亲国戚。 高个子哈哈大笑:“也不怕你知道,虽然家族之中遵你是主,但冰王早已察觉你根本不是家主的合适人选,已有命令在先,一旦你心存异志,立刻擒拿!” 塔易斯冷笑:“擒拿我之后,你自然就是新的家主,是吗?” “是!”高个子笑道:“现在我已经是家主了,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塔易斯目光阴沉如水,转向另外三人:“三弟、四弟、七弟,你们也与他同一个意见?” 另外三人面面相觑,同时点头:“塔易斯,你不应该一意孤行的,五名剑圣之中,除了你们以外,我们四个全都站在这一边!” 塔易斯的手本已握住了剑柄,此刻无力地垂下:“如果我不答应,又如何?” “杀之!”高个子老二声音冰冷:“相信父亲在天之灵也会赞成我斩杀你这个叛逆!” “父亲、父亲!”塔易斯仰面叹息:“父亲,你也会错!你知道吗?你错了,错的结果就是今天葬送我们的三人,明天葬送整个家族!” “杀!”高个子一声怒吼:“杀了这个叛逆,拿下玛尔尼!” “是!”身边三声炸响,是他的三个兄弟,三柄剑剑芒陡然射出一丈开外,直取前方的塔易斯,而塔易斯仿佛神不守舍,根本没看这三柄即将刺穿他身子的长剑,他看的是苍天,苍天啊,苍天,你看到了吗?这就是自己的兄弟,这就是父亲遗留下的矛盾与后遗症,我就要来了,父亲,到了那边,我都不会承认你是对的! “父亲!”玛尔尼一声悲呼,身子抢上,虽然父亲的剑术并非最高,与三个叔叔只在伯仲之间,比二叔差了一筹,但好歹也是一个剑圣,为何一招都不挡?略微一犹豫间,她已经错过了以身子挡剑的最好机会,三名剑圣身法何等快法,她离父亲还有三丈,但三名叔叔的剑芒已到父亲的咽喉之前。 唯一理解她、关心她的父亲就这样死在她面前吗?玛尔尼一颗心都快裂开了,这三丈的距离好难,就象是万里之遥! 突然,一道黑光哧地一声掠过她的耳边,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盘旋而过,一道黑圈悄然浮现,浮现在三名剑圣的颈部,黑光微微一现,三名剑圣的剑芒陡然消失,三颗脑袋突然飞起,同时飞起! 他们的身子居然还在继续前冲,跨出三步倒下,叮当三声,三把长剑同时落地,玛尔尼刚刚跑到父亲身前,一丝尖啸从空而来,哧地一声消失于地下,玛尔尼顺着父亲惊诧的目光向下,她的心猛跳,一把匕首,一把黑色的匕首!这匕首上还有血迹,笔直地插在身前的青石板上,虽然只是一把无知无觉的匕首,但它一出现就夺走了三名剑圣的性命,稳稳插在地上!冰冷的匕首柄在阳光下闪着幽光,带着恐怖与无尽的尊严。 “周宇!”玛尔尼失声而呼!这匕首她认识,是她用来刺杀他的道具,最后在湖边送给了他,现在这匕首突然出现,在三个叔叔剑下救下了父亲的性命,只能是他,除了他,没有人有这个本事,除了他,也没有人有这种专用匕首,这匕首柄上还有一根红线,是她的专用标记! 三颗突然飞起的脑袋已让高个子老二眼皮发跳,从空而落的诡异匕首让他剑尖颤抖,这个名字的突然呼出,他的心猛地一跳,后退了一大步! 一个声音从空中而来:“玛尔尼,你叫出了我的名字,可是要我杀了你二叔?”他这个名字是不适合在城中出现的,知道这个名字的人都得死,当然,朋友除外,塔易斯立场转变,玛尔尼与她母亲都可以放过,但这个二叔决不是同一阵线上的人,知道他的名字就意味着这个剑圣必须消失! “你出来!”玛尔尼脸涨得通红:“你出来!” 空气中一条人影突然现出,没有看她,看的是那个颤抖着的二叔,他的声音很平淡:“如果你听清了刚才房间里的讨论,你就应该相信,北方永远不会有机会,而且他们已经败了,真正的一败涂地!你这个新家主将整个家族绑在北方这一辆破战车上,才是真正的不称职!不仅仅是不称职,而且象你父亲一样,是整个家族的罪人!” “住口!”高个子剑师嘴唇在哆嗦:“这……这一切都是……都是你这个魔鬼……” “在你眼中我或许真的是魔鬼!”周宇冷笑:“但在南方广大百姓心中,我却是神!……为了不让这个有了觉醒意识的家族被你带入歧途,我只有杀了你!” “你……你……”高个子在后退,手中长剑剧烈颤抖,作为一个剑圣,面对一个赤手空拳之人,他绝不应该害怕的,但这个人让所有人都有理由害怕,他的害怕是发自内心的,他想持剑而上,但他觉得剑都没办法举起来,腿脚也一阵阵发软。 面前一条人影唰地而至,速度快如闪电,高个子长剑刚刚一抬,就觉得全身无力,他的咽喉已落在对方手中,两人虽然个子高度相当,但高个子偏偏双脚离地,喀地一声轻响,他的意识消失,嗵地一声扔在地上。 塔易斯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自己的四个兄弟被他片刻间杀得干干净净,最后一个甚至是活活捏死的,作为兄长、作为家主,他应该与他拼命的,但他明明是救了自己的性命,也给了这个家族其他人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