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玉笛在手就是剑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4章 玉笛在手就是剑

周宇目光落在远方,妮丝儿也看着他看的方向,视线之中居然真的有一条船,一条浪尖上的小船,两人毫不在乎地看着这条船,妮丝儿轻松地说:“周宇,又有冒险队来了。” 周宇点头:“估计是的,我们躲起来,看看再说。” “嗯!”妮丝儿真听话,两人躲在礁石后面,偷偷地看着那条小船在视线中慢慢变大,哪里小了,分明是一条大船,船头站着几十人,妮丝儿能力大进,对一般冒险团根本不太在乎,但她的目光越来越凝重,这些人站在船头,身子纹丝不动,就如同钉在船上,汹涌的波涛在他们脚下就如同卷起的浮云,这样的实力绝对不是一般的冒险团,到这里来的冒险团最多也就三级水平,但一个三级的冒险团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高手? 突然,一条人影幽灵般地出现在船头,妮丝儿差点惊呼出声,阳宇天!霍然侧身,身边的周宇眼睛里有奇怪的神情,妮丝儿紧张地说:“是他们!盗贼团!” 周宇:“是的!” 妮丝儿凑得更近:“他们来做什么?” 周宇轻轻摇头:“不知道,看看再说!” 船离岸边还有十余丈,两条人影突然飞起,就象风中的一片羽毛,在海风中飘飘荡荡,越过十余丈的海面,轻飘飘地落在岸边,落地无声! 正是阳宇天和那个尼采!周宇眼中有惊讶,原来魔法练到高层境界也可以飞行,只是他们飞得极慢,仿佛借风而行,耳边有热气,热气中夹杂着妮丝儿压得极低的声音:“风羽术!” 周宇侧头,妮丝儿目光中有惶恐不安,她的魔法大进,已进入一级水平,但与对方的差距依然不是一点半点,这风羽术是真正的高级魔法,大魔法师勉强可以使用,魔导师才能使用得如此出神入化,带着一个人飞掠十余丈的海面,她的魔法才刚刚进入一级,与大魔法师还有一段不可逾越的距离,与魔导师的距离当然天差地远,在这两个人面前,她魔法的进步根本毫无意义,甚至那船上没有上船的数十名武士中就有半数实力在她之上。 因为魔法进步而带来的快感在这群超级高手面前瞬间消失,剩下的只有惊疑:这些人来做什么?她可以猜测到七八分,但她宁愿自己猜错了! 阳宇天的声音随风传来:“这群小子估计正在后面的火山口,这次一定要将他们全都杀了,一个都不能留下!” 尼采连连点头:“是的,走脱一个就有可能将我们的行动泄露,在魔兽森林边他们后面居然有人帮忙,这次瞧谁能帮他们!必定是全部杀尽,身上宝物易主。” 妮丝儿的猜测得到了印证,这个印证让她心凉如水,果然是追杀他们而来的,宝物惹祸啊!这是一座荒岛,是最好的杀人夺宝之地,也不可能有人帮忙,怎么办? 这些人就在前面二十丈外,她已不敢露头,只隐约听见船儿靠岸,嗵嗵的脚步声上岸,那些武士也都上来了。 阳宇天阴森森地说:“这群小子实在是走了狗屎运,轻轻松松地就赚了八千金币,最珍贵的宝物必定是舍不得卖,这些宝物到底是什么,就连老夫都很好奇,也心痒难捱!……你们,守住这海边,不准任何人上船……你们,随同我一起去捉鱼!” 妮丝儿突然凑到周宇耳边,快速说了一句话:“你快从后面进岛,通知他们,我来拖住这些人!”这是她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拖延时间,让他们想办法逃走,虽然不一定能从这荒岛上逃生,但也是一线希望,如果让这群人神不知、鬼不觉地闯到他们面前,伙伴们个个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人影一闪,突然在石头上现身,周宇好象吓呆了,根本没听从妮丝儿的吩咐,静静地站在石头后面不挪脚,也没有阻止妮丝儿出去。 妮丝儿大急,方法都定好了,但她好象错误地估计了这个人的胆量,不过,他的胆量好象也不太小,就在妮丝儿站出来的后一秒钟,他突然也站在妮丝儿旁边,轻柔的声音传来:“我们联手抗敌!” 妮丝儿心里那个恨,联手抗敌?你能抗什么敌?拖住这些人她根本做不到,也只是拖延时间而已,牺牲自己而救全队,尽她自己的使命,但这个笨蛋一站出来,她的计划全盘流产,因为他都现身了,这些人又如何能放过他?他也没有机会去报信! 对面的二十多人突然站住,阳宇天哈哈大笑:“原来还躲着两个哨兵,小姑娘,不用怨恨你身边的人,就算他按你说的去报信,我也敢保证他逃不掉!” 原来妮丝儿压得低低的声音一样逃不过他的耳朵,风之魔法,练到极致,风儿就是他的耳朵,耳力之神奇绝非人所能想象。 周宇淡淡一笑:“我早知道老先生听到了我们的话,所以根本不逃!” “好胆量!”阳宇天伸出大拇指:“但希望你不太愚蠢,告诉我,宝物在谁的身上?” 妮丝儿抢着说:“老前辈只怕是弄错了,我们哪有什么宝物?阴差阳错得了几块魔晶,全部都卖了,钱都寄存在冒险公会。”既然无法实施第一方案,只有与他们软磨了,也是拖时间的一种,希望伙伴们能偶然回来,远远地看到海边这一幕,自己想办法逃生。 阳宇天摇头:“这话可以骗比你还小的孩子,但用来骗我可是太瞧不起老夫了!回答我的话,否则,先杀了你们!” 声音一落,四面人影突然动了,一动就到了礁石周围,团团围住,手中剑上的剑芒吞吐,明显是一种威慑。 妮丝儿轻轻叹息:“好吧,我告诉你们,宝物就在……我的身上!有本事就来拿吧!”身上突然白光起,一团白光一起,她和周宇完全包在其中。 尼采眼睛睁得老大:“光之壁!光系一级魔法师!” 阳宇天连连点头:“有意思!真有意思!一个四级冒险团居然有一个一级魔法师,小姑娘,你可以算是大陆上最小的一级魔法师了!只不过,你的运气也实在太差!”手一挥,一剑飞来,长长的剑芒如厉电一般从石头下刺出,一接触到光壁,金光闪闪,剑芒消失,但妮丝儿娇躯震动,明显也极不好受,这一剑出自一名大剑师,光之壁是所有魔法护身术中最强的,如果对方与她实力一致,绝没有办法对她形成威胁,但大剑师与大魔法师基本平级,比她的实力整整高出一层,这一剑之下,妮丝儿就觉得魔法元素有了混乱,哧地一声,又是一道剑芒刺过来,比刚才更长了三分,光之魔法是守护魔法,只守无攻,而这名大剑师当然是得势不饶人。 眼看这妖艳的剑芒就要与光壁碰个正着,突然,妮丝儿动了,一动就退出三丈开外,从大石头上凭空掠出三丈,站在第二块大石头上,剑芒横空,但离她有两丈,自然伤她不着,所有的人都愣住,这也是魔法吗?没听说光之壁还有这种用途,可以隔空飞行!妮丝儿也不懂,她只觉得腰一紧,就身子腾空而起,侧身,身边的男人脸上有淡淡的微笑:“妮丝儿,我说过是联手作战的,这些武士就交给我好吗?” 妮丝儿睁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答话,整个身子被一股柔和至极的力量一推,连退五步,稳稳地站在石头边,而周宇的身子正站在她前方五丈外,淡淡的声音响起:“各位,和一个小姑娘有什么较量的,喜欢比剑就找我吧!” 唰地一声,长剑破空而来,在他眉心前方三尺外戛然而止,持剑的大汉脸有笑意:“你会剑术?” “会一点点!” 众人哈哈大笑,大汉剑纹丝不动,眼睛落在他的脸上:“你的剑呢?” 周宇手一翻,掌中晶莹剔透,却是一管长笛:“这就是我的剑!” 众人一呆,阳宇天大叫:“别将这笛子砸烂了,给我留下!”对这个人他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但这笛子如此晶莹剔透,也是一件奇物,想必也价值不凡,贪念一起,顿时兴趣大增。妮丝儿一步已跨出,但终于停下,美丽的眼睛里充满希望,因为这支笛子,这支笛子在她心目中一直是一个神圣的宝物,面对满天的飞鹫,一曲百鸟归巢就解救了全体伙伴,在湖边,一曲心语也让她春心荡漾,这次他能做什么?如果说这笛子能将这些人全部迷惑,虽然有些难以相信,但对笛子的魅力充满感悟的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大汉躬身道:“首领放心,我会小心的!小子,我这一剑会削掉你的脑袋!笛子拿开点,溅上了血污首领不会喜欢!” 周宇看着掌心的长笛:“心中有剑,掌中万物皆是利剑!所以,在这一刻,这笛子就是剑!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剑光起,剑芒吞吐盘旋,直划向周宇的脑袋,速度并不快,或许只是戏弄,这名大剑师喜欢看别人在他剑芒下惊慌而又恐惧欲死的脸色。 但他失望了,这个年轻人没有恐惧,甚至有笑容,是讥笑!手中笛子极缓慢的抬起,就象春风吹过大地,唰地一声,剑芒速度突然增加,长度也到了三尺以上,这年轻人的镇定自若给了大剑师极难得的压力,哧地一声轻响,伴着笛声,场中的两人静静站立,大剑师脸上的神色在改变,不信、怀疑、恐惧种种神色在他脸上飞快地掠过,这颗脑袋突然滚落,咚地一声掉在地上。 所有的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阳宇天本在笑呤呤地看着大剑师的剑芒盘旋,但此时脸上的笑容突然凝结,尼采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大剑师!此人是大剑师!” 周宇冷笑:“我提醒他了,这笛子在我手中就是利剑,各位还不信吗?”没有人不信!笛子挥出,大剑师脑袋落地,谁还能否认这一点? 石头边的妮丝儿眼睛睁得老大,一只手紧紧握住小嘴,天啊,这太不可思议了,他居然能杀得了大剑师,这还是呤游诗人吗?他们一起同行这么久了,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会剑术,更不知道他的实力比团长还高! 阳宇天阴森森地喝道:“你少得意,就算你是大剑师,今天一样死定了!”刚才大剑师只是太大意,根本没有发挥应有的实力就死在这人手下,死得极为不值! 手一挥:“你们上!” 三条人影一扑而出,这一扑已是对待强敌的姿势,剑芒一吐,如电闪雷鸣,三名大剑师全力攻击,不再存在戏弄! 眼看三道闪电就要落在周宇身上,后面有人影扑出,是妮丝儿!但周宇左手一挥,妮丝儿徒然觉得一股大力挡住她的去路,连退五步,回到原地!风中有熟悉的笛声传来,一瞬而停,三颗脑袋飞起,海风中有了血腥,浓浓的血腥! 三名大剑师同时扑倒,扑倒在周宇面前。 人群一片嘈杂,有人失声大叫:“剑圣!”能一剑斩杀三名大剑师的只有剑圣! 周宇一眼都没看地上的尸体,目光盯在阳宇天身上,冷冷地说:“看来你还是低估了我!” 阳宇天身边的尼采在缓缓后退,剑圣,这已不是他能对付的类型,阳宇天仰面朝天,目光终于落在周宇脸上,眼如厉电:“想不到,真是想不到,能在这荒岛上遇到一名剑圣!你到底是谁?”这个大陆上剑圣总共也才数十人,全都是半百以上的老头子,从来没有听说过出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剑圣!

下一篇   第25章 捉老鼠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