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了断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90章 了断

第290章 了断 玛尔尼心中早已不知是何滋味,他并不象外界传说的那样,只是魔法达到极致,他的剑术也一样达到极致,起码她从来没有见过有谁能用剑气震散别人手中的剑芒,何况是剑圣的全力一击? 这个男人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男人,他的成就应该是她的骄傲,但她骄傲不起来,因为他是杀她爷爷的凶手,而且正在与父亲拼斗!他们拼杀的结果会是什么样?不管是什么样,她都无法接受! 母亲紧紧拉起她的手:“放心,他不会杀害你父亲!”她自然知道以她丈夫的功力,更不可能杀得了他! 玛尔尼抬头:“母亲……”两个字出口,突然场中风声停止,惊讶间抬头,玛尔尼脸色大变,母亲脸色也变了,塔易斯一剑刺在周宇的肩头,剑尖有血流下!这怎么可能? “周宇!”玛尔尼飞跑而过,直扑两人,但周宇身子一动,陡然平地消失,在空中回头,正好落在她的脸上,目光相对,他的目光中有一丝歉意!对她,他才有歉意!他的身体越升越高,在高空一个转折,无影无踪,漫天的落叶飘飘而下,飘落场中三人头顶。 “塔易斯!”母亲高叫:“你真的伤了他?”她有震惊,也有不信! 塔易斯剑尖下垂,轻轻叹息:“如果不是他有意,又有谁能伤得了他?” “有意!”玛尔尼嘶声叫道:“为什么?”看着剑尖滴落的鲜血,她的心一阵阵收缩,有一种疼痛的感觉,这是他的血,他为家族做了这么多,换来的是一个伤口,这是为什么? 塔易斯仰面叫道:“父亲,这把剑上已经沾上了他的鲜血,你可以安息了!”手一挥,这把跟随他二十年的长剑直飞向空中,在空中一折两断! 玛尔尼明白了,只为了让父亲解脱,又是一个为她家设想的理由!父亲解脱了,他大步而回的背影挺得笔直,树林中只剩下母亲与玛尔尼,母亲轻声说:“这是一个最理想的结局!” 是的!最理想的结局!将前面的仇恨一笔勾销,或者是一剑勾销! 母亲看着女儿在黄昏下美丽的侧影继续说:“这个孩子有情有义,恩怨分明,而且心思细密,我不再恨他!” 玛尔尼身子轻轻颤抖:“母亲,你想说什么?”母亲话中有话,但玛尔尼不敢相信。 母亲说:“我看得出来,他对你有愧疚,自愿受这一剑只怕也是……为了你!” 玛尔尼身子猛地一震,脸色由红转白,是的,她感受到了他的愧疚,但这一剑真的是因为愧疚吗?如果是,作为一个女人,她应该高兴,但她偏偏心凉如水,因为她知道这一剑是有名目的,就是“了断”!了断仇恨,是否也是了断恩爱缠绵?在湖边演戏中,她对不起他,但他明知这一切,依然破了她的身子,他也玩弄了她,这中间的是是非非没有人能分清,但这是一大堆乱麻,如果这一剑是了断,可以说明的是仇恨没有了,但他与她也不再存在任何联系,相逢一笑泯恩仇是好事,但连她珍藏至今的那三天恩爱缠绵也了断却又如何? 他的眼神!他离开之时的眼神分明有愧疚,玛尔尼心中满是酸涩,他对她不应该有愧疚的,但他偏偏有,这只说明一点,他离开之后就不会再回到她的身边! 母亲没有她那么复杂的心事,她轻轻地拍一拍女儿的肩膀:“如果你选择他作为你的终生依靠,我和你父亲不会反对!” 女儿终于哭了:“母亲……你不明白的……我们……我们全都完了……” 漫天秋叶落如雨,雨急不堪情人泪! 强行散开护体神功,而自愿承受一剑,这样的做法没有人相信,但周宇无悔无怨,因为他已经可以坦然面对玛尔尼,虽然她有太多错在先,但对自己的女人,他一颗心始终充满宽容,饶恕她的算计而记住她的温情,对自己的玩弄,他有了一个交待,对这个与他有着千丝万缕恩怨情仇的家族,他可以坦然面对,有这一点足够! 但为何他的心中隐隐有酸涩残留? 回到小屋已是夕阳西下,暮色沉沉,玉倚丝以一句轻松的玩笑话开始了她的抱怨:“出去这么久,找了几个姑娘?” 没有回答! “你好象还不太高兴,莫非还没有尽兴?” 依然没有回答,周宇睡下了,睡在自己铺在地上的狼皮中,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老实地睡过觉。没有睡觉之前的习惯性骚扰,玉倚丝应该安心吗?不,她全身都不自在,起身,围着狼皮转了三圈,周宇眼睛终于睁开:“想进来睡就明说,转什么转?” 玉倚丝一脚踢出,踢在狼皮之上,嘴角居然露出了笑意,很好,知道调戏大姑娘表示他的基本功能还在,人还没有大走样! “知道城中发生了什么变故吗?”耳边有玉倚丝神秘的声音。 “什么?”周宇唰地坐起。 玉倚丝轻轻一笑:“看来你真的是在哪位姑娘的床上睡得昏天黑地,要不然,城中如此巨大的变故你会不知道?” “巨大的变故?”周宇说:“你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时情况应该尽在掌握之中,不可能有巨大的变故出现! 玉倚丝悠然道:“兽人败了!正在进行重新整编!” 周宇目光中神光闪闪:“这一定有新的力量介入,是谁?”按道理讲,兽人的实力强横,又在外围重重围困,不应该败,就算败也不应该如此迅速。 “你很聪明!”玉倚丝淡淡地说:“看来是我们的那位对手登场了,外围的兽人几个时辰之内全都成了瞎子,一大群瞎子,我这一生中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瞎子!” “黑暗魔法!”周宇点头:“只有他才能做得到!他果然出现了!” “我原以为是你的!”玉倚丝说:“但你的神态告诉我,你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不知道!” 玉倚丝身子轻轻一转,站在他面前:“那么,我有两个问题!第一,这半天时间你去做了什么?” 周宇笑了:“你不是已经有了结论吗?去找姑娘了!” 玉倚丝眉毛倒竖,一股怒火终于要发出之际,周宇笑道:“是一位故人的事情,我将他送出了冰城的兵荒马乱之中!” 玉倚丝脸上的怒容消失,换上了轻松的笑脸:“嗯,这个说法更容易让人接受,好了,问第二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做?” 周宇沉吟道:“这个问题恐怕我得考虑考虑!” 他在考虑,他考虑问题之时神态是严肃的,也是动人的,看着他在静静地思索,玉倚丝心中有一个奇怪的感觉,这个男人的性格是复杂的,轻浮与好色只是表象,他内心深处隐藏着他一颗火热的心,为什么会有这种让人看不穿的男人呢?这大大地颠覆了她对男人的认知,在盘龙岛上,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人具有他这种多重性格,这些性格虽然有让她生气和反感的理由,但她觉得自己很难真的讨厌他…… 男人抬头,目光中有她迷恋的闪烁:“最先发生眼瞎事件的地方在哪里?” “南城!”玉倚丝将目光从他目光中扯脱:“但我不知道是南城的什么地方。” “南城?”周宇目光斜视窗外:“据我所知,南城是一片相对清静之地,或许我们可以找人来问问,在南城,有哪些建筑物,里面又有些什么人!” 玉倚丝轻轻点头:“或许我们还可以了解一下,南城有谁的实力突然大进,或者有些什么异常!” “很好!”周宇微笑:“这个任务交给你了,打听事情你想必比我更合适!” “为什么?”玉倚丝不满了:“为什么这些杂事总是我的?”她更喜欢大刀阔斧地杀敌,问话的事情她有一句名言:用手来问! “需要给你一个理由吗?”周宇道:“理由很简单,你是一个女人,虽然你自己不认可,但总有几个人会认可的,而且你长得不算太差,这世上好色的男人也不止我一个,你想想,一个长得不算太差的女人找一个好色的男人问事情,那个男人估计连他祖宗八代的私事都告诉你……” “停!停!”玉倚丝举手示意,周宇的长篇大论宣告结束。 玉倚丝说:“我答应你!” 周宇微笑,玉倚丝还有话:“知道我为什么要答应吗?” 周宇不懂:“接受任务还有理由?” “我的理由很简单!”玉倚丝恨恨地说:“我早就想找一个好色的男人杀了出气,这次看谁能拦得住我!” 周宇叹服,他为这个城市中某个男人叹息,热心地为她解答问题,到头来非死不可,杀人灭口固然是必要的,但也不需要上升到理论的高度来吧,何况这个理论还仅仅是“好色该死”的理论,莫非带点含沙射影的意思?

下一篇   第291章 邪教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