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捉老鼠游戏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5章 捉老鼠游戏

周宇淡淡地说:“你管我是谁,只要知道有我在,你们的图谋必然会落空!” 阳宇天哈哈大笑:“你以为你是剑圣就能主导一切?别忘了……我还是魔导!”话音未落,大风起,他刚才仰面朝天只是在念咒而已,当时还真有几分害怕,要是这个剑圣在他还没有念咒之前就攻击,他身边之人未必能够挡住,他也危险之极,魔法师对同等级的剑师需要的只是一个主动,一旦占据了主动就意味着胜利,现在准备工作已做好,他已无所畏惧,哪怕对方是剑圣,一样必败无疑! 大风一起就席卷天地,顿时海上也翻起了巨浪,地上飞沙走石之中,众人尽皆闭眼,一个巨大的风刃从尘沙中飞出,飞向周宇,离周宇还有三丈,又是两个巨大的风刃飞出,还不仅仅是大风刃,无数的小风刃也飞出,就象他随身携带的无穷无尽的暗器,也不仅仅是飞向周宇,石头边的妮丝儿也在打击之列,这小姑娘极机灵,在大风一起的瞬间就布了一个光之壁,但魔导师的风刃又岂是她一个小小的一级魔法师的护身术所能挡住的?这护身术只能挡住风沙、让她能睁开眼睛而已!但她睁开眼睛也是白睁,漫天黄沙中一样什么也看不见。 魔法师一旦占据主动,对这块天地就有了绝对的掌控,不管敌人有多少,一举一动尽在其掌握之中,现在就他看来,他已经胜了,因为无数道风刃已经闪电般地飞向周宇,笼罩了全部的闪避空间,如果是有形之物,剑圣可以凭他高妙的剑术将袭来的兵器击落,可惜这是无形之物,无形偏有实物之利,是对付剑术高手最好的利器。 周宇手中的玉笛突然不见了,右手伸出,他想用手来接住风刃?虽然是在大战之中,阳宇天一样在笑!笑他的愚蠢,他如果迅速闪避,虽然会被小风刃击伤,但还不至于被大风刃拦腰斩断,但这时他已丧失最好的闪避时机! 突然,他的笑容再次在脸上凝结,对方右手一出,漫天的风刃突然被卷入一片急风之中,消于无形,虽然他是风之魔导,但这魔法天地中的风已被对方掌控!天啊,他不是剑圣,而是魔神!漫天的风沙中一道白光闪过,哧地一声响过,阳宇天意识瞬间消失,至死都没明白,这又是什么魔法?象是剑神的虚空之剑,又象是魔神的风刃! 黄沙漫地,风狂沙急,妮丝儿全部意识都沉入身体内,光之壁在奋力抵挡风魔导的狂风,一时根本无闲暇去想其他,很快,光圈的压力一轻,黄沙在慢慢飘散,周宇高大的身子静静地站在她面前,沙滩上居然没有了人,一个都没有,那条大船也不见踪影。 妮丝儿光圈一收,鱼跃而起,投入周宇的怀抱,她在庆幸自己还活着,更庆幸还能和他再次拥抱,兴奋瞬间就过,妮丝儿一脸娇羞地逃出男人的怀抱,眼睛四处打量:“那些人呢?” 一展身手立刻有女人*,好现象!周宇摇头:“这人跑得好快,都跑掉了!魔导师的魔法果然了不起,我眼睛都睁不开,一睁开就全都不见影!” “那是当然,魔导师的实力可是很可怕的!”小姑娘心有余悸,光凭这天地变色的威势就让她胆寒。 “那是!”周宇微笑着看看波涛起伏的海面,那里是这一群人最终的归宿,包括他们带来的大船一起,静静地躺在大海这中,分成两半倒下,他们的灵魂已进入轮回。 阳宇天制造了一个屏障,在漫天黄沙中,谁也看不清谁,周宇要杀人实在是简单至极,全部杀完才花十几秒而已,摄入无生戒中本来也是无影无形,但他不太喜欢身边带着死尸,抽空将这些人倒入大海之中,一天剑劈开船再飞回来,刚好赶得上黄沙慢慢消散。 “周宇!”妮丝儿仰起头:“你居然是剑圣,告诉我怎么回事!”她终于开始转入正题了。 “哪是什么剑圣?”周宇微笑摇头:“告诉你,我这笛子有些古怪,那只是暗器而已!从笛子中射出,就能杀人,当年我离家出走的时候,有一个老头教了我这招。”他的能量射出杀人,可不是暗器吗?而且也真的是一个老头教的,这话算不得撒谎。 妮丝儿恍然大悟:“我就说呢,这大陆只有几十个剑圣,从来没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原来是暗器,你这笛子可真是一件宝物。” “不提笛子了!”周宇轻松地一笑:“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他们的训练?” 妮丝儿目光在大海上游弋,不放心地说:“他们会不会再来?” 周宇摇头:“不会!我这个假剑圣将他们吓破了胆!” 妮丝儿咯咯娇笑:“你可真会装,连我都信了!……走,我们看看他们去!” 周宇走出三步:“里面的闷热你受得了吗?” “没问题,有了光之壁,我们可以一直走到火焰之中去……”两人并肩而行,走得轻松惬意,偶尔几句笑语传来,伴随着妮丝儿轻轻的拳头落在周宇肩头。 一路风尘一路歌,归来已经完全不一样!气温是越来越高了,但妮丝儿身上已没有汗水,地势是越来越陡了,但她也没有气喘的感觉,反而觉得全身的精力在弥漫,手儿伸出,拉在周宇手上,她在帮他!但让她奇怪的是,周宇走得一样极轻松,虽然她想帮他一把,但发现根本什么都帮不上,两人手儿紧紧握在一起,不存在谁拉谁、也不存在谁让谁省力,只是一种单纯的牵手。 周宇告诉自己,这牵手不说明任何问题,他们是同一个团队的队友,携手与共是一个理念,这个理念还是比较重要的,他喜欢女人,但并没有太大的zhan有欲。 前面灰尘弥漫,妮丝儿的光圈张开,灰尘居然只能在光圈之外,两人走出十多里,身上愣是没有一点灰尘,在光圈中目光相对,妮丝儿有一种如在仙境漫步的感觉,四周全是灰蒙蒙的天地,一层淡淡的荧光中,她与心上人手拉着手散步,对她而言,火山口已不是艰难的探险,而是一段真正的梦幻之旅,她希望这个旅途一直延续到时间的尽头,也延续到天的尽头。 妮丝儿牢记周宇不张扬的训导,在到达上次他们回头的地方,她的光圈已经基本收起,光凭她自己的体力就足以应付这闷热,只保留一点点光壁在脸部就行,保证呼吸空气的干净,当然,她也存了一点点的私心,保护自己的脸蛋,让自己看起来总是那么美,这是陷入爱河的女孩的通病,哪怕是一级魔法师一样不能免俗。 感受身体的活力,呼吸着过滤过的空气,妮丝儿觉得自己是冒险团最幸运的人,前面尘土飞扬,一点红影从土中钻出,快如闪电般地从脚边穿过,妮丝儿一声大叫:“老鼠!”呼地跃起,投入周宇的怀抱,两只纤美的脚还高高缩起。 怕老鼠?周宇笑了:“这不是老鼠!” “是老鼠!”妮丝儿脸红红地反驳:“我看清楚了,就是,好大呢!” 周宇摇头:“这不是老鼠,而是你的晚餐!”她居然能看清这是老鼠,这份眼力已经相当了不起,魔法元素对她的改变是全方位的,包括眼力在内,他很欣慰。 妮丝儿终于想起了游戏规则,她早就忘得干干净净的游戏规则,晚餐?可怕的晚餐!她愁眉苦脸地说:“周宇,我们……我们能不能不吃这可怕的东西啊?” 别的冒险团成员想尽千方百计只想杀一只火山鼠,落在她眼里居然是可怕的晚餐,难道真的是实力变了,眼光也高了吗?周宇:“这老鼠和兔子也差不多,捉来一烤,肯定好吃!” 妮丝儿点头:“你放我下来,我捉一只再说!” 放下!妮丝儿睁大眼睛,四处寻找,前面的土堆中突然裂开,一个红色的影子钻出,一见他们两人立刻回头,妮丝儿脚尖一点,窜出五尺多,手一落,准确地抓住那只长长的尾巴,抓是抓住了,但一抓到这肉乎乎的尾巴,妮丝儿一声尖叫,手一抖,可怜的大老鼠飞起几丈高,丢掉了! 周宇哈哈大笑,手一伸,空中抓住老鼠的颈部,回头:“你再捉一只!” 妮丝儿拍手叫好:“就这样捉!我负责将老鼠丢到空中,你负责接住……” 两人一路前行,土中的老鼠可遭了殃,被一只素嫩的小手闪电般地抓住尾巴抛起,简直是丢着玩,但周宇好象不太称职,除了前面两只接得稳当之外,其余的全部落空,不是站错了位,就是出手太慢,红影一落地就钻进土中,妮丝儿一点都不感觉可惜,更是觉得好玩,后来干脆专门玩,一只只老鼠飞向空中,根本不管接不接得到,落地再抓,再抛,咯咯的娇笑中夹杂着她的指挥:“接住呀!……你好笨……又跑了,我让你跑,小东西,别跑,姐姐和你捉迷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