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回家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06章 回家

第306章 回家 大森林中仿佛没有岁月更替的痕迹,依然青翠遍地,也仿佛从来没有人感受这片丛林的从一而终,因为这里是魔兽森林,本就少有人至,深夜更应该人鸟绝迹而成为魔兽的天堂,但此刻却有一人站在河边久久沉吟,他有资格站在人类禁区,因为他是周宇,他想站在任何地方看星星都是他的自由,不管是站在敌人的尸体上、龙的尸体上还是女王的王宫之顶、或者云端之上都是他的自由! 但他并没有看星星的雅致,他在探索! 一年前他从云端中翻滚而下,脚下踩上的第一块陆地就是目前脚下这块土地,但他找不到他进入的门户,只记得当时的翻滚,一个简单的翻滚动作在茫茫天空就是大海中的浪花,他不可能精确判断。 天空的星星也没有异样,他看了许久都没有异样,天眼、肉眼下都一样!也许应该直接飞上天空去瞧瞧,他真的这样做了,遗憾的是飞上天空之后,他发现更是没有坐标,甚至连参照物都没有,更是一片浩渺无边,难道自己还是想错了?这个门户只是闪电偶尔打开的,根本没有确切位置?他不愿意相信这一点,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就意味着他根本不可能回到那个世界! 但他还是愿意试一试! 右手一起,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长空,顿时天地一片雪亮,但雪亮之中没有任何反应,天空没有变化,空中也没有多出哪怕一片树叶,丛林之中倒是有群鸟惊飞。 鸟群飞起,周宇眼睛亮了,他想到了一件往事,在弥朵儿居住的山谷,当时也是小丫头莺语儿偶然飞起,引起的空气折射异常,自己才发现了那个门户,这个世界与自己居住的那个世界是否也存在这样的门户?天眼下无法看到是否是因为门户那边也只是夜空?两边都是夜空,属于空对空的范畴,自然不可能看清,但如果有东西在天空飞,自己在下面仔细看,没准就能发现飞行的轨迹和空气的异常! 小丫头莺语儿没有跟来,但丛林中多的是飞鸟、魔鹰,还有飞虎,就让这些东西代替! 周宇唰地一声落向地面,刚刚落地,笛声起,是召唤的笛声!片刻之间,丛林如狂风掠过,无数的黑影升空,在笛声的指引下冲天而起,在天空排演出各种各样的阵式,这不是战斗,也不是战斗演练,而是探测,周宇仰望天空,一寸寸的探视。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周宇都觉得脖子有些发酸的时候,东北角一只飞虎背后突然微微一亮,空气中有了一种离奇的光晕,飞虎已飞过,但那片区域依然锁定在周宇的目光中,盯着天空微微发亮的虚空,他就象看着一个脱得光溜溜的美女! 呼地一声,丛林中落叶翻滚,他的人已不见,象一枝利箭一般直指天空,这支利箭仿佛要射穿夜空,但偏偏在离地三百米处停下,他呆呆地看着西方! 他看到了!他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夜空,虽然天空一样有星星,但除了星星之外,还有月亮!星月同行,这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景色,但偏偏在眼前出现,他也看到了眼前的门户,是一个圆形的门户,门的边框也是虚空,两边的天空巧妙融合,这就是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的连接通道?他原来那个世界与这个魔法世界只有一墙之隔? 只是这三百米高空的门是没有人能通过的,在没有飞行器具的世界,这样的高度就是无人能及的高度,哪怕剑神、魔神都没办法达到,最关键的是根本没有人知道这里有通往异界之门,周宇自己如果不是刻意寻找也不会发现! 对于人而言,百丈高空是禁区,但对于飞鸟而言又如何?它们难道不可能偶尔穿过?但那个世界好象从来没有见过能吐火、喷水的迷途之鸟!什么原因?周宇手轻轻伸出,答案找到了:这道门户与弥朵儿居住地方的山谷门户有区别,区别就是阻力!他可以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阻挡着他手的前进,就象大海里的水,虽然柔和,但威力无匹! 这样的阻碍没有魔兽能通过,一般剑师、魔法师只怕也无法通过! 周宇力道一加,他愣住了,随着他的力量增加,这股阻力也水涨船高,他的功力已加到顶峰,这股阻力一样足以挡住,他的力量相比较这股阻力而言,仿佛是一支小蜻蜓与大玉柱的对比!天地自然之力! 周宇额头已有了汗水,明明发现了门户,他偏偏打不开,难道需要用蛮力?用破坏性的方式强行打开门户一向为他所不取,因为这样会带来让人意想不以的后遗症,如果这门户一破,无数的飞虎魔鹰就有可能经常性地、无意中入侵那个世界,以飞虎的恐怖实力与残暴凶性,只怕那个世界上的人每天都在感受新奇而诡异的同时,也每天都会有性命之忧。 但他难受!从这个门户看那个世界,他看得清清楚楚,星星、月亮、天上的云彩都能看清,他甚至可以看到一架飞机高空飞过,有了这架飞机的影子,他可以肯定这就是自己居住了二十年的世界,这个世界就在眼前,自己真的只能当一个隔空观望的游子? 不管了!先回去再说,大不了出了问题自己再出马杀外敌就是!周宇心头热血一起,手也抬起,九转神功!功运十成,眼前的门户好象也在掌心盘旋,呼地一声,一掌击出,这一掌之威,就连剑神、魔神都得趴下,但一掌击出,他愣了,盘旋的急风一接近这道门立刻变得风平浪静,没有预想中的闷雷,也没有撕裂声,而是无声无息! 坏了!现在不是他考虑后果的问题,而是他根本就通过不了的问题!以九转神功的威力都破不开这道自然之门,他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通过,也想不到有什么人能通过,魔法师、剑师自然想都不用想,那边的飞机偶尔撞上这片虚空只怕也会硬生生转向(不可能撞毁而只有可能转向)! 想不出办法不意味着他就没有办法,天剑、六系魔法一样接一样地施展,天剑划上去就如同一块光滑的玉石划过光滑的绸缎,感觉挺舒服,当然不可能对绸缎有任何影响,火魔法可以烧毁绸缎吧?但当火魔法应用之时,这块绸缎又成了超级油烟机,将火魔法全部吸收,风刃划过空对空,光明、黑暗魔法一出,穿不透这面墙壁,水魔法一出,前面是透明罩----潜水艇外面加强的那种,土魔法没有任何反应----离地远着呢! 折腾了半夜,周宇依然是周宇,墙依然是墙,这也许是世界上最离奇的墙,但也是周宇心头最大的无奈,他的功夫真多,他在空中滞留的时间真长,但不管有多长,他都无力了!下面丛林中早就已经寂静,也许还有一些魔兽仰头看天边的焰火,但周宇只能趴在天空,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贪婪地看着一个方向----他的家乡! 天空慢慢亮了,那个世界也一样的天亮,不知何处有炊烟袅袅升起,周宇好象闻到了来自天庐山某个角落的饭菜香气,或许是师傅的酒香,当然也有可能是天庐山脚下某个新开张的小餐馆,上大学的时候,他最喜欢的就是在天庐山脚下那个叫“闻香居”的小饭馆里吃饭,这个餐馆老板的女儿漂亮而又充满乡土气息,还非常活泼,总是用半生不熟、带点当地土语的普通话向客人讲仙人的故事,当然,她的故事主题始终是仙女爱上了凡间的男人,与七仙女、牛郎织女有异曲同工之妙,颇有抄袭加工的嫌疑,但在听她讲故事的时候,他还是沉迷其中,特别是她的开场白:“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你可别不信,真的,就发生这天庐山呢……” 能站在异世界的天空看着自己的家乡,这或许是仙人的境界,但也是一个悲哀的境界,周宇觉得心在慢慢潮湿,师傅,师傅!你可知道你的徒弟正在看着你?你可知道他也想念你,他也想回家? 一片落叶轻轻飘下,也许是清晨的风吹落了天庐山某棵大树的落叶吧?也许对面的天空并不是天庐山的上方,而是某个山谷的上方,但周宇看不见,他只能看到片片落叶飘零,一如他的无助与凄凉! 这是故乡的落叶!他这个游子连故乡的尘土都没办法留下一块,只能隔着一层坚固无比、奇异无比的墙壁看着故乡的落叶飘零,就象是大洋彼岸的游子在看着来自故乡的cd影片。 要是能留下这些落叶该有多好!如果没有阻隔,这些要求是如此的简单,只需要一下令,无生戒中只怕就是落叶遍地,但隔着无形的墙壁,这要求也是奢求,突然,下落的落叶凭空消失了!周宇睁大了眼睛,怎么回事? 无生戒!他的心神沉入无生戒,他呆了,刚刚无意中的一个指令,他的无生戒中多了十多片落叶!这落叶半边青、半边黄,后面还有淡红色的叶梗,正是天庐山常见的落叶栎,他的心猛地狂跳,无生戒可以穿越这堵墙壁,试验!试验! 心念一起,刚刚从空而落的落叶又收入无生戒,一个念头发出,那边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朵鲜艳的花朵----生息之花!生息之花刚刚出现又再次回收,试验结束了,试验的结果就是:这面坚固无比、绝没有人凭强力可以打破的门户,挡不住无生戒!也许因为无生戒本就是仙家宝贝,也许是无生戒本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原因姑且不论,他只需要知道这一点足够!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利用无生戒将自己送过去,如果能够成功,意味着这道门户对他完全不设防,偏偏又让其他任何东西、任何人都不能往来,妙! 方法很简单,他事实上已经掌握了这一门绝学,自己进入无生戒,然后让无生戒将自己送出去----就象刚才那片生息之花一样!意念一起,周宇进了无生戒,下一刻,他出现在另一边,没有任何阻力,轻松无比!这是什么?空间魔法?难道久闻其名的空间魔法自己早就在应用? 一出现在空中,周宇简直忍不住要哈哈大笑,因为他看到了脚下的山谷,这条山谷不大,但有两棵巨大的树木,正是他少年时练功的场所,左边一棵树三根主枝只剩下两根,正中间的一根还是他用天剑一剑削去的,仰望天空,天空落叶飘飘,却是上方悬崖边的一棵老树,这树他也熟悉,初练陆地飞行之时,他经常性地从悬崖上起跳,与落叶一起飘零!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周宇欣喜若狂,看准刚才出来的地方,他身子一动,重新贴近那道门,现在是站在这个世界的天空看那个世界,一样有趣,但他没有忧虑,因为他知道自己可以随时进入那个世界,印证一下先!心念一起,他又到了魔兽丛林,再一转念,又重新回来,玩了好几遍,周宇终于哈哈大笑,笑声将魔兽丛林的魔兽从清晨中唤醒,下一刻,他再次消失,出现在天庐山,站在落叶飘扬的空中若有所思。

上一篇   第305章 假期

下一篇   第307章 仙踪缥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