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身边的好男人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26章 身边的好男人

周宇在看着她玩,这玩可是有学问的,是训练!独特的训练!训练她的反应能力和协调能力,他很欣慰,开始的时候,抓老鼠她抓得惊险,但后来就灵便得多,甚至他有意放跑的几只大老鼠都没能逃出她的小魔掌! “好了!”周宇善意提醒:“现在天已经黑了,我们先做饭,明天再接着训练!” 妮丝儿站直身子,大眼睛滴溜溜转:“训练?”敢情根本是在玩,全都忘了训练是怎么回事。 周宇点头:“你的进步很大,争取明天能同时捕捉两只老鼠!” 妮丝儿轻轻点头:“我也觉得身子灵活了许多呢,原来是训练!只是……周宇,我们把这两个小东西放了好不好,它们笨笨的,好可爱……” 如果提在周宇手中的火山鼠能听懂她的话,肯定会吐血,气的!它们的灵活程度在魔兽中都能排得上号,居然被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评价为“笨笨的”!如果这话被团长他们听见,一样会吐血,乃是气急攻心! 经过漫长的、惨无人道的、让他们终生不忍回顾的三天训练,也只有团长和纳兰能保证每天自己的所需,其余几人合作才能勉强糊口,进步不可谓不大,但也绝对不敢对这小东西轻视,连团长都不敢,他面对这些小东西时,一样得打起十二分精神,而且还不能每次都保证成功。 但周宇深以为原,点头:“也是,这小老鼠挺可爱的,眼珠还滴溜溜地转呢,放了!”一挥手,两条红影跑得不见影,再也不敢靠近这两男女身边,在它们眼中,这两人是魔鬼还是仙子? “可是!”妮丝儿有了新的想法:“我们吃什么呢?” 有她的,没想明白吃什么就将食物放生,周宇提示她:“你最想吃什么?” 妮丝儿闭上眼睛在想:“魔鹿肉、风兔肉……龙肉……周宇,你不觉得龙肉真的好香吗?……怎么这样香?”她好象闻到了香味,小鼻子耸耸,真的有香味,眼睛猛地睁开,周宇的手停在她的鼻子前面,手上有一块肉,香喷喷的肉。 妮丝儿眼珠子定住了:“你从哪弄来的?” 周宇笑嘻嘻地说:“变魔术啊!不是想吃龙肉吗?这就是!” “还是龙肉?不是早吃完了吗?”妮丝儿盯着他,终于咯咯娇笑:“你偷偷留下了一块,坏东西,馋嘴的坏家伙!” 周宇手收回:“既然骂我,我就一个人吃了!” “不干!”手被人拉住:“我也要!你好狠心,好东西一个人吃……呀,还是烤熟的呢!”本来周宇更愿意烧一大堆火与姑娘在火边吃肉,但这里连柴都没有,生火决不可行,只好用体内的火元素先将龙肉烤熟了,在无生戒里面直接烤熟,无生戒居然成了他的厨房,也是奇事。 终于被她抢到手,分了一大半给龙肉的原主人:“瞧我对你多好,多的给你!嘻嘻!” 吃完,用周宇的衣服擦了手,妮丝儿无限向往地说:“吃饱了,要是还有点水就完美了!” 话音刚落,周宇手中多了一个兔皮袋,将袋口对准她的小嘴:“完美来了,张开嘴!”小嘴张开,水居然是温热的,倒象是烧过再冷却的温开水,不是象,而根本就是,周宇不太习惯喝冷水,无生戒里厨房里这样的水多的是。 妮丝儿舒服地偎在他身边直叹气:“你真好!真是太好了,什么都给我准备着呢!” 在别的队员全身上下都象土狗,奋力啃着好不容易到手的生鼠肉的时候,这两个另类怪胎却在吃完熟龙肉、喝完温开水后,偎在一起睡觉,很自然地偎在一起,周宇没有拒绝她的偎依,但也没有什么小动作,静静地坐着,没有风,只有寂静,妮丝儿呼吸细细,进入了她的梦乡,在梦中,有一个男人拉着她的手,在蓝天下飞跑,她的快乐在张扬,笑声也充满天地间,这样的美梦她一辈子也做不够,更重要的是就算梦醒来也没关系,梦中的男人就在身边,甚至比梦中更真实! 又是新的一天,新的训练有新的难题,最大的难题就是火山鼠学聪明了,不再出现,也许它们有独特的语言,在家中一评论就知道有一个小魔女出现,专门捉它们玩,已经有众多的成员被她戏弄得灰头土脸。 没有老鼠就没有训练课目,但妮丝儿训练上了瘾,眼睛盯着土层,流露出一种强烈的捕捉意愿,周宇只好陪她继续玩:“到里面去!里面肯定老鼠多!” 经过一天的训练,她最大的收获就是不再怕老鼠,而是向往!一听里面老鼠多,立刻眉花眼笑:“你陪我进去!”一级魔法师有朝一级武士转化的趋势,这姑娘明显对武术更加偏爱,哪怕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武术。 美人有令,周宇当然只能服从,他们看到了其他成员,个个脱得直剩下短裤,脸上也只有几个黑窟窿,就象被活埋了十年,再挖出来晒干的活鬼!周宇轻轻摆手,示意不要惊动他们,两大高手从他们身边而过,带起的一阵灰尘倒是惊动了他们,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这灰尘中是人,更是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这是全队的两名垫底,以妮丝儿目前的功力,还达不到不被人发觉的程度,但她身边有周宇就不一样,别说是若斯和洛森他们,就算是魔导师阳宇天也一样发觉不了,周宇手轻轻一带,妮丝儿自己引以为豪的速度立刻陡增十倍,但她自己根本不知道。 他们也看到了纳兰,突然翻身,一箭射出,目标居然是他们这团灰尘,妮丝儿一声惊叫还没出口,嘴巴被握住,定睛一看,身边根本没有纳兰,而是在另一个地方,刚才是眼花了吗? 纳兰也有惊讶,他刚才明明看到一团灰尘,灰尘中有一点红色,这是火山鼠吗?怎么可能这么快?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看不清火山鼠的轮廓,但经过几天的训练,他已是今非昔比,可以清楚地看到火山鼠,弓箭手练的本就是眼、手与弓,眼是第一位的,也是他进步最快的所在,但今天,他依然看不清,是眼力退步了吗?不,刚刚露头的一只火山鼠就被他发现,一箭条件反射般地射出,正中!魔法加持的箭果然比原来更快得多,随着他魔法的进步,这种速度还能增加。 纳兰前面几十丈处是团长,这么热的天,他的蒙面巾居然依然没有脱下,脚下全是汗水,又在快速蒸干,周宇站在几十丈外静静地看着他,这人真是太有毅力了,整个团队就数他最有毅力,同样的条件下,他付出的艰辛要多得多,因为他那个古怪的病!联想到他说的:要去一个地方,难道这个地方是治他病的地方?为了冶病这么拼命,人的生命真有如此顽强吗? 虽然已经不成人形,但他的剑芒已长达三尺,比原来多了两尺左右,剑芒一出,快如闪电,一只火山鼠鲜血飞溅,头已不在原位,这出剑的动作有如行云流水,灵动至极,不管火山鼠逃向哪一个方位,全都在剑芒的笼罩之中,实力大增啊! 周宇与妮丝儿悄悄离开,妮丝儿眼睛里满是怀疑,站在半山腰,妮丝儿终于忍不住了:“周宇,我怎么觉得团长他们练来练去,剑术反而退步了啊?” 什么眼力?周宇瞪她一眼:“你根本不懂的!他们的实力大有长进啊!” “不是!”妮丝儿争辩:“以前,我根本看不清团长出剑的方向,但现在,我看得清清楚楚,还有,他们用剑术和老鼠搏斗,这可怜的老鼠用得着这样吗?” 周宇看着她充满狐疑的眼睛,终于笑了:“要我告诉你原因吗?” “要!”小脑袋在不停地点。 周宇微笑:“不是他们没进步,而是你的功夫进步了!眼力也变得敏锐了,进步比他们快得多,所以在你看来,他们退步了,明白吗?” 妮丝儿眼睛在转动,依然不懂:“我知道这个道理,但我的魔法进步和眼力有关系吗?而且我根本没有使用魔法!” 周宇善意提醒:“你累吗?” “不累!”小姑娘马上摇头:“和你在一起,我感觉……一点也不累!”情意绵绵啊。 周宇笑了:“你今天最少走了几十里,爬了这么高的山,还不累,这正常吗?” 愣住!是啊,虽然爱情是有魔力的,但魔力能大到这种程度吗? 周宇在补充:“你不仅仅是魔法进步,身体素质的强化也有一个非常大的进步,这二者是同时进步的,现在的你不但是一个一级魔法师,身体的素质绝不在团长之下!如果和团长正面交手,不使用魔法也未必输给他!” 妮丝儿嘴巴张得大大的,失声叫道:“魔武双xiu?这……这……怎么可能?”是的,她想起来了,刚才团长的挥剑、纳兰的弓箭虽然比较快,但要是射她,她完全可以避开的,这已不是魔法师所能做到的,但魔武双xiu又如何能够?而且两样都练到一级水平,简直不可想象,魔法和剑术的道理都一样,一分汗水一分收获,一个人一生的精力总是有限的,选择一样练到一级已经是天大的难题,两样一起练,又哪有精力?只能是两样都不精。 周宇给了她回答:“这恐怕就是魔法元素进入体内带来的又一收获了,不但保证你随时可以调用,而且可以强化你的身体,它们也希望自己的主人有一个好的身体吧,哈哈!” 在他笑声中,妮丝儿满是震惊,主人?他居然说是主人?难道自己还成了魔法元素的主人?不是它的代言人?也的确是,魔法元素在自己体内,不需要咒语来沟通,只需要用意念下命令,就能直接指挥它们,岂不是主人吗?魔法是有捷径的、武术也一样有…… 前面是一个高大得离奇的山,乌黑的山体隐隐透着红光,还有几百米远,已是热浪翻滚,妮丝儿脸上开始有了汗水,这是她功力进步之后的第一次流汗,这一整座山就象一个烧得通红的特大火炉,熊熊烈火正在火炉里燃烧。 周宇侧身:“很热吗?” 妮丝儿擦着额头的汗水:“嗯!……你不觉得吗?” 周宇手伸出,抓住她的手,妮丝儿身子轻轻一颤,顺从地靠近几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拉她的手,她觉得心里好热,但奇怪的是,身上反而不热了,只有清凉,好舒适的感觉! “今天不训练了,我们坐坐!”周宇的声音很温柔,这里训练是一个好的选择,但对大姑娘不太适用,实在太热了,火山鼠倒是极多,但让一个姑娘家香汗淋漓地去训练,他觉得有些说不出口,要提高功力的办法多的是,没必要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 “嗯!”真乖!也极温存!一级魔法师加上一级武士在他面前都一样的乖! 坐了好久,起来走走,周宇的手也始终没有离开她的手,两人温情脉脉地在火山边转,转了个不亦乐乎,顺便捉几只老鼠玩玩,玩得身上出汗的时候,妮丝儿会主动凑到他面前,拉起他的手,她觉得只要靠近他,自己就会凉快,真是奇怪,这人好奇怪,冷的时候他热、热的时候他冷,真是居家必备、旅行必带、握在手中、放在心里的超级好男人! 再一次吃到龙肉、喝到温开水,偎在他身边幸福地睡觉的时候,这种感觉分外强烈。睡梦中,手儿翻转,紧紧地抓住周宇的手,这好象成了她的宝贝,不愿意放手的宝贝!

上一篇   第25章 捉老鼠游戏

下一篇   第27章 火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