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隐私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20章 隐私

第320章 隐私 下午,市公安局大会议室,长长的桌子两边,二十人表情严肃,最上端的一名中年警官手中的资料放下,挺直腰:“现在正是旅游旺季,偏偏出了这么一个大案,严重影响到本市在游客心目中的形象,市政府对此案件高度重视,限期侦破,大家分析一下吧,赵阳先汇报案情!” 第一批到达现场的刑侦大队长赵阳站起:“局长,各位同事,我来汇报案情,这件案子实在是太离奇,离奇的地方有三点,第一:作案动机不明;第二:作案工具未知;第三:凶手进入房间没有任何发现,不但房间外面的保镖和秘书没有看见,窗子外就是大街,一样没有人发现凶手是如何进入房间,杀人后如何逃脱。我们先来看看现场……” 投影机打开,墙壁上出现现场投影,赵阳手中细棍晃动:“大家看,这是门,已经被劈成两半,经检验,痕迹中有焦炭,与众人叙述一致,不是常规武器所为,这是两具尸体,这具是段长军,这具是陈玉书,身份可以证实,他们身体部位经过了瞬间的高温还有强烈电流,所以肌肉紧缩,与焦尸无异……” 案情汇报完毕,所有人全都呆了,未知的武器、未知的手段自然也会有一个未知的凶手!这样的凶手隐藏在百万人口、而且随时都有往来游客的大城市,又如何抓得住? 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一名干警大步而入,直走到局长身边:“局长,又有新案件发生,与这起案件如出一辙!” 众人大惊,脸上变色,局长手中的笔重重落下:“汇报!” “是!”干警说:“13分钟之前,本大楼四楼技术科刘永生死了,一样是成为焦尸……” “什么?”局长霍然站起,在他们分析案情、步署抓凶方案之时,这个神秘的凶手居然敢来这栋代表法律的大楼?还杀了一名警察?这简直是挑战,向警察的挑战!他已有了多年没有过的反应:颤抖!或许是愤怒、或许是胆寒! 但颤抖一抖就止:“去,四楼现场办公!” 二十人齐唰唰地起身,同时转身,急急的脚步声响过,齐聚四楼,四楼警察人满为患,看到阴沉着脸一齐下来的领导们,个个退避,顺着走廊而过,所有人脸色沉重。 四楼检验室的地上,一具焦尸还有轻烟袅袅飘起,正是刘永生,名叫永生,但他已永远不生!一名警察从地上站起:“局长,外面的人没有发现凶手进入,现场没有脚印和指纹,但我们发现了这个!”他的手伸出,掌心是两张纸条。 局长接过,第一张是一张收条:“今收到天罗公司购房款三十万元整,用于购买河西路本人房屋一栋(含地皮一百五十平方),具收人:孙志峰、饶春香,2006年9月21日。” 第二张是盖有公安局大印的鉴定书,下面鉴定意见一栏内写着:“经鉴定,字迹属孙志峰亲笔。” “孙志峰……孙志峰……”局长久久沉吟:“这个名字很熟悉……” “局长!”身边的一名警察说:“孙志峰和饶春香就是上次出车祸而死的两个人,他们的房屋卖给了陈玉书,今天陈玉书开幕式上死的那个老婆婆正是这孙志峰的母亲!” “这个老婆婆前段时间天天来找,说陈玉书谋杀了他儿子,今天的事情会不会……”副局长脸上也已变色,如果说这个人是为老婆婆一家人出气的话,杀害陈玉书就顺理成章,但现在他连公安局的人都杀,说明什么?说明手中这份笔迹鉴定有问题! 局长霍然回头:“老邱,你看出了什么?” 邱局长深吸一口气:“我们或许找到了这个人的作案动机:为那个老婆婆而报复杀人!” 这话不太好懂,但在场的全都是侦破高手,每个人都懂,所有人目光投向局长,局长脸色阴沉,缓缓地说:“两件案件并案侦查!” 两件案件?赵阳小心地说:“局长说的是前段时间的车祸吗?” “当然!”局长瞪他一眼:“迅速追查,抓捕肇事司机,这也许就是今天这些离奇凶案的起因!还有,重新进行笔迹鉴定……你亲自负责,看看这份笔迹鉴定是否有问题!”手指一名戴眼镜的白大褂。 白大褂颤抖如秋叶:“是!” 局长转身而去,脸色绿如油,他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他的队伍真的出了问题,在笔迹鉴定这么重要的一个证据上出了问题,如果真的是,那个神秘凶手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他自己? 仅仅过了两个小时,鉴定报告送到了局长的案头,局长眉头越皱越深,终于狠狠一巴掌拍在桌上,白大褂登时矮了半截,局长冰冷的目光凝聚在他脸上,几个字缓缓而出:“王亚青,笔迹鉴定乃是最重要的证据之一,重要性你不可能不知,出了如此重大的误差,你作何解释?” “这……这的确不是我鉴定的!”王亚青战战兢兢地说:“是小刘鉴定的,我没想到他……他会出错……” “出错?”局长冷冷地说:“你的复检又在何处?只怕是你们收了人家的钱吧?” 王亚青额头青筋爆起:“没有……” “真的没有?”局长一字一句,冷如冰的目光射在他的眼中:“知法犯法你会坐三年牢,但如果执迷不悟,你就不怕与刘永生同一个下场?” 王亚青额头豆大的汗水涔涔而下,终于低头:“局长,我……我认罪,我和他都得了……得了两万块……” “带下去!”局长大手一挥,外面的干警进入,房间里终于好安静,局长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这个神秘人物虽然可恨,但威风还是有的,连在警察局工作了几十年、反侦查经验无与伦比的人都经不起这一吓,爽爽快快地承认罪行。 周宇并不知道这一个插曲,只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笔迹鉴定的程序,找到刘永生,虚空之中传来缥缈的声音之时,对今天的事情有所了解、并对自己命运作了无数不良猜测的刘永生立刻瘫软如泥,全面崩溃,对这个大仙身份是绝无怀疑,将自己收钱的事实一说,他只希望这个大仙真的如传说中仙人那样是慈悲为怀的,但他错了,事实一承认,他就永远不生! 坐在宾馆的床沿,周宇左手居然是一块雪白的烤龙肉,右手一个莲花杯,杯中是茶,如此不伦不类的饮食,他做得顺理成章,但他的享受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不用开门就知道是谁,因为有熟悉的香气----郑盈盈!现在都是夜晚了,还敢来敲一个色鬼的房门,小姑娘莫非做处子做腻了? 门打开,郑盈盈好激动:“周宇,你听说了吗?那个人被雷劈了!” “这个消息恐怕每个人都知道!”周宇微笑关门:“现代社会被雷劈的人还真的不太多,不是吗?” “是啊!”郑盈盈激动地说:“只怕天庐山真的是有仙人的,那个仙人听到了老婆婆的诉说,看这里还有谁敢再做坏事!” “一个人打算做坏事,总不会相信报应!”周宇淡淡地说:“这样的谣言四起,不知对天庐山的旅游事业是好是坏?” “自然是好的!”郑盈盈娇笑:“因为天庐山真的有仙人啊,谁不想来看看?” “也未必!”周宇微笑:“这个仙人惩罚恶人,又有谁心底没有一点隐私?或者是见不得人的事,只怕这个消息一传出,有许多游客会中途回程,不敢踏入这块土地一步!” “这样的啊?”郑盈盈在想问题:“我想好象……也应该是这样,那是不是说……以后来天庐山旅游的游客都是好人呢?” “也未必!好人坏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周宇笑了:“你的辩证唯物主义好象没有学到家!” “我连仙人都相信了!”郑盈盈咯咯娇笑:“这好象已经将我从唯物主义者阵营中排除了!……你刚才说每个人都有隐私,这话太绝对了,我不同意!比如说我,我就没有!” “你没有?”周宇打量着她:“未必!” “就没有!”郑盈盈勇敢地迎接他的目光:“你才有!” “那好!”周宇笑了:“问你几个问题!” “问吧!”好爽快! “你多大了?” “20!” “几年级了?” “财会系三年级六班!” “有喜欢的男人了吗?” “啊?”郑盈盈脸红了:“拒绝回答!” “拒绝回答就是隐私了!”周宇微笑:“验证的结果就是:任何人都有隐私,但未必见不得人,也未必是坏事!” 郑盈盈瞪他一眼:“有这样问女孩子的吗?我问你了,你多大了?” “隐私!”周宇笑嘻嘻地面对她。 “家住哪?” “隐私!” 小姑娘嘴巴终于翘起来了:“不问了,没劲!”

上一篇   第319章 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