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再上天庐山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25章 再上天庐山

第325章 再上天庐山 清晨,郑盈盈醒得好早,躺在被窝里偷偷地看手机,可爱的手机上有一只小猫猫隔几秒钟睁一下眼睛,眼睛睁了无数次,但没有来电,直到手机被好捏得汗津津的时候,终于亮了,郑盈盈还没等铃声响起,按下接听键:“哎!” “早就想打电话给你了,又怕影响到你睡觉……没吵醒你吧?”电话里声音温柔而充满体贴。 “我起来了!”郑盈盈心中小鹿在拱啊拱:“你在哪呢?”这人有点可恶,明明早就想打,偏偏不打,害她担心了好半天。 “还在床上!” “快起来!”郑盈盈下了指令:“快点!”关上手机,从被窝里一露头,四面八方居然全都是脑袋:“和谁通电话呢?朋友还是情人?说!”是李思。 “乱说什么?”郑盈盈脸上有微红:“我那个老乡呢,女的,她约我今天出去玩玩。” “女的?”另一个姑娘孙珏感叹:“你这个老乡一定是一名不错的歌唱家!” 郑盈盈愣住,不懂!孙珏补充一句:“因为她的声音是标准的男中音!” 咯咯的娇笑四起,郑盈盈脸红如霞,她好象玩手机玩起了瘾,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围过来的,或许她在被窝里“哎”地一声轻叫的时候,被窝面上就有一双双倾听的耳朵。一弹而起,快速跑向卫生间,外面有评论:“洗干净点!待会儿感觉舒服!” “好好洗个澡!……用我的香水,保证男人一见,心头大动!” 卫生间有郑盈盈不服的声音:“洗个脸不行啊?” “别乱出主意了!”有一个权威的声音传来:“让她慢慢洗……她自己知道男人对哪些部位感兴趣!” “啊……”郑盈盈大叫:“黎源,你这个大流氓……” 洗完,收拾好,郑盈盈以逃跑的速度离开宿舍,赶到宾馆时,她脸上红扑扑的,胸脯急剧起伏,周宇开门,用赞赏的目光欣赏:“盈盈,你今天真漂亮!”是的,她今天好漂亮,一身素白的连衣裙,长长的秀发简单地用发夹一夹,整个人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亭亭玉立! 郑盈盈瞪他一眼:“你就不能到学校门口等我啊?要我来宾馆找你……你也好意思!”一个大姑娘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到宾馆来见他,他就不知道主动点? “我本想去了,但我起床的速度明显不如你!”周宇结束了起床的理论:“今天去哪?” “你不是有安排吗?” 周宇笑了:“安排当然是有,但具体的行程还是由你来定!”尊重女士,这个习惯不坏! 郑盈盈想了一会:“去天庐山!” “为什么?” “因为上次我没进仙人洞,今天你陪我去!” 一个大姑娘要求他陪着进他的老家,有一个说法叫什么来着:新媳妇上门? 今天不是节假日,上天庐山的人不太多,但也不太少,有一个类型的游客明显增加,是上下的大学生,因为已经考完了,面临放假,大学中的情侣们面临着一次不长不短的分离,二个月的分离对于时间长河而言是那么短暂,但对于处于爱河之中的恋人而言又是那么漫长,用一天时间将一个学期的若干甜言蜜语作一个高度浓缩是值得的,作一个小小的总结更是必要的! 郑盈盈早就感觉不妥,她昨晚已经考虑过今天的行程,将他带上天庐山,在这个有神仙的地方与他相处一场,她的心意或许能够传到天上,如果他能告诉她一点什么,他的话就得到了天上神仙的监督,她对他这份欲语还休的恋情也就得到了神仙的祝福,这是浪漫得让她心尖儿都颤抖的恋情,但她忽略了一点,有她这样心思的同学绝不少,大家都有同样的想法,这就导致了今天山上的局面,到处都是恋人----都是那些幻想与恋人单独相处,但不得不济济一堂的恋人们。 她看到了学校好多对恋人,幸好没什么认识她的人,她在学校本就不喜欢参加公共活动,不是名人,这让她放心不少,但一样害羞----这与别的没关系,是她自己爱脸红而已。 “周宇!”悄悄拉一拉周宇的手:“我们早点上去!” “好主意!”周宇反手拉住她的手:“我们走在最前面!”手一拉,郑盈盈身不由己,跟着他快步而去。 避开人群,郑盈盈轻轻挣扎:“哎,你放开!” “没关系!”周宇哪舍得放开已到手的娇柔:“这山挺陡的,我拉你上山!” 他手上热力传来,郑盈盈脚软了,四周无人给了她最大的勇气:“山陡是你……是你欺负人的理由吗?” 欺负人?她娇柔的声音和脸上的红晕一现,周宇心热了,在她耳边悄悄地说:“山陡不是我欺负你的理由,我欺负你的理由是……你太可爱了!” 热气又吹入她的耳中,郑盈盈的酸软从双脚延伸到手、再延伸到心,全身都软了,手儿落在男人掌中,脚下根本不知道踩着什么,只知道她走得好快,片刻时间后面就没有了人,前面也没有,清凉的风吹来,飘起她的长发,偶尔目光一扫,总能及时碰到男人温柔的目光,弄得郑盈盈好一阵心慌意乱:“看路啊,你干嘛不看路啊?” 转过第二道弯,郑盈盈轻声叫道:“歇歇!” 两人坐在休息处,双目对视一眼,郑盈盈连忙避开:“哎,你渴了吗?”他居然看不出汗水,体质真好,但体质再好也会累的,郑盈盈不敢用手帕帮他擦汗(也没有汗水),只能用水来表达她的关心。 “又想用昂贵的矿泉水为中餐作交换条件?”周宇笑了。 郑盈盈嘟起小嘴:“小看人,我带着面包呢!”递给他一瓶水:“免费的!” 矿泉水打开,递给郑盈盈:“来,你喝!” 接过,小小地喝了一口,郑盈盈觉得心中花儿都开了,他好体贴人,水也给她先喝!喝了一口递给他:“你也喝!” 周宇结结实实地喝了一大口,放下,笑嘻嘻地说:“矿泉水好甜,但居然也很香,是什么原因呢?” 郑盈盈脸红了,红如血,抢过他手中的瓶子,天啊,自己喝了一口再给他喝,这不是间接地亲嘴儿吗?亲也就亲了,偏偏还要说!坏蛋! “走吧!”周宇站起:“后面的人快跟上了!” “走!”郑盈盈拒绝他的手:“我能行,自己走!” 她自己走就慢得多了,但由于一开始根本没有消耗体力,后面的人隔得还远,再加上心中有无尽的激情支撑,她觉得并不累,慢慢上了一道坡,额头终于有了细密的汗水,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你累了,我来帮你!” 可怜的小手儿终于再次落入魔爪,郑盈盈闭了眼睛,这是帮她上山的,不代表什么,只是相互帮助而已,可爱的脸儿啊,亲亲宝贝脸蛋啊,不用这么红吧?给个面子,别让人看出来…… 周宇停下:“盈盈,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郑盈盈睁开眼睛,前面是一座断崖,正是那个孩子掉下山崖的地方,她脚下站的地方正是他向她借绳子的地方!绳子?她眼睛突然睁大:“周宇,我们好象忘记了一样东西,绳子!”进仙人洞需要绳子的,但她根本就忘记了,与他一起上山,只顾着看同学,只顾着掩饰自己的羞涩,别的全都忘了,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就有了打算,只怕她连矿泉水、面包都忘了,而被他傻乎乎地拉上山。 “绳子?”周宇点头:“的确是忘记了……不过,没关系,这东西虽然不太长,但我敢保证比绳子结实得多!”手伸出,掌中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就这一条手臂! 郑盈盈眼波流转,终于无奈地摇头:“你早就有预谋吧……小坏蛋!” “试验一下先!”周宇手伸出,郑盈盈目光四顾,四下无人,她的小手终于悄悄伸出,落在他的手心,在他手心轻轻颤抖,大手一合,郑盈盈脸红如霞。这一次是她愿意的,与他抢着抓她的手有区别,区别大极了。 前面就是仙人洞,在清晨的薄雾下,仙人洞周围有残雾残留,周宇手拉姑娘久久站立,看着仙人洞口呆呆出神。 师傅,我又一次违规了! 六年前、啊,不,按这个世界的时间算是八年前,他也带过一个小姑娘上山,当时师傅还在,站在洞口将正准备悄悄绕到后山的周宇拦了个正着,但现在,洞口没有了师傅,仙人洞也不再是他的家,他想做什么都不会有人再管,也没有人管得了,但,但他心中为什么反而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他们上来了!”郑盈盈的声音悄悄传来。 周宇一惊回头,是的,他们的确上来了,郑盈盈呢?她的小手不知何时从他手中逃离,站在他的身后五尺,静静地欣赏西边的山谷,脖子上的嫣红与初升的朝霞类似,也是那么隐隐约约,也是那么明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