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变味的求仙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27章 变味的求仙

第327章 变味的求仙 再也没有多余的动作,郑盈盈轻声叫道:“周宇,手电灭了吧!” 手电灭了,黑暗中静坐,周宇说:“盈盈,你有没有感觉到,坐在这青石板上,心里很平静!” “没有!”郑盈盈否定:“我觉得心里……好乱!”偎在他怀里,她感觉乱得不行。 “多坐坐!”这是周宇的心得,十多年来,只要坐到这个青石板上,繁杂的招术、法术会变得清晰,他的心灵仿佛能得到净化,这是一种玄妙的感觉,或许是他的习惯。 好久,黑暗中响起郑盈盈的声音:“周宇,这是仙人洞,我觉得有一双仙人的眼睛在看着我们!” “是的!”这是必然的,有一双仙人的眼睛在看着她,看着她嫣红而幸福的脸蛋。 “我有点累了!”郑盈盈低语:“我想睡一觉!” “你睡!”怀中的姑娘慢慢合上了美丽的眼睛,身子也慢慢歪进他的怀抱,呼吸细细,平静而又快乐。 看着怀中美丽的睡姿、感受她身体的柔软,周宇有一个奇怪的感觉,如此美丽可爱的姑娘偎在怀中,他居然没有任何欲望,这不正常!太不正常了,以前只要是女人躺在自己怀里,他都只有一个想法:解开她的衣服,与她共赴爱的激流!为什么呢?是她太精致,让他抱着就能满足?还是她太易碎,让他不敢动?或者是这种温馨而甜蜜的感觉太难得,他不愿望去破坏? 好久好久,郑盈盈眼睛无声地张开,四周一片黑暗,她一动不动地看着上面,眼睛里全是柔情蜜意,在黑暗中他不可能看到她,但她可以看他,或许不是看他的面孔,而是用心来看他,也用思想的翅膀在洞中飞翔…… 但她错了,他能看到她的眼睛,也在这无声的温柔中沉迷。 “周宇!”她的声音好轻好轻,仿佛怕惊醒了山洞的宁静。 “你醒了?”黑暗中的回音也好轻。 “嗯!我睡了好久吗?” “有一段时间了!”周宇微笑:“想出去吗?” “嗯!” 手电打开,强烈的光线给了郑盈盈片刻的羞涩,但很快她的恐惧浮现:“我们会不会迷路?” “不会!”周宇笑道:“绝对不会!走吧!” 两人手拉手走出小洞,郑盈盈悄悄回头,温柔地注视这个小洞,这里她真的睡着了,好象还做了一个梦!在仙人洞里睡觉,这个收获可是太大了,也许是所有游客中唯一的一个! 走了好久,前面终于有光线传来,是洞口,郑盈盈停下了脚步,周宇也停下,姑娘的手轻轻挣脱他的手,害羞了?不是! 她轻轻扑进他的怀抱,两手轻轻在他后面合拢,是那么自然,也是那么温馨,没有言语,两人在离洞口只有几米的地方静静拥抱。 出洞,迎接他们的是第n批进洞观光者,也有惊讶的眼神,这两个人没有随着大部队一起进出,严重违规!但人家既然出来了,就不存在危险性,也没有人有权利指责,只是有了一些猜测:是不是这一对小情人激情大发,在山洞的某一个角落进行了某种不足以与外人道的激情韵事啊?这可是对仙人的亵渎! 郑盈盈脸早就红了,抢先下山,脚步轻盈而急切,当身后男人伸手握住她手的时候,小姑娘脸红红地瞪他一眼:“坏蛋,怪你!”不再拒绝他的拉手。 一番娇嗔之后,她算是放开了,拉着他到处跑,看景不走路,走路不看景的旅游规则算是打破了,她不但看景,还看男人!看的当然是她身边这一位,至于别的男人,在她眼睛里,与凉亭里的石头差不多! 娇笑不绝于耳、神采飞扬处,更添十分艳丽,使她成为旅游者一道靓丽的风景,这道风景吸引太多游客的目光时,小姑娘脸红了,脸红之际先给他一个妩媚的白眼、再加上一两个撒娇,就跑得飞快,让众人感叹不已,爱情真的可以使人变得神奇,这个姑娘与周围一脸汗水、满身疲态的游客相比,实在太有活力了些。 泉水飞流而下,郑盈盈张开双臂,迎接从山顶飞泄而下的凉风:“周宇,我觉得我可以飞起来!真的!” 周宇微笑:“飞吧,飞吧!不管飞到哪里,我都能接住你!” “我真的飞了啊!”郑盈盈走向栏杆边,周宇手一伸,正准备抓住她,小丫头身子一转,回来了,从他旁边逃离,留下一串咯咯的娇笑。 前面好多人,两人脚步渐轻,这是游客吗?明显也有一些是,每个人手上都是香纸,以女性居多,排成一个长队,队伍虽然长,但所有人都安静而肃穆,队伍的尽头在哪?社庙! 周宇站住!微微发呆! 他上次出手的后遗症总算是来了,虽然没有在电视上大肆宣扬,但民间传说的速度绝不亚于电视媒体,如果说这里人员剧增与天罚事件没有关系的话,他还不信了! 他好象鲁莽了一些,现在引发如此众多的人拜佛求仙,如果自己要解决的话,只怕还得配备几个秘书,专门收集民众的要求,再按他们的要求去日夜不停地行动! 功力一凝,社庙里面有声音传来:“天庐大仙,保佑我儿媳妇生个胖小子!” 这好象是一份美差,问明他儿媳妇所在的地方,帮她一把,但他好象忘记了一件事情,自己根本不能让她受孕,别的事情能办好,但这个香艳的要求暂时可以忽略! 中年妇女退出,另一名新潮妇女接替:“天庐大仙,让我那个男人收收心吧,最好忘了那个狐狸精……大仙,我可不是让大仙去惩罚我家男人,要惩罚就惩罚那个勾引我丈夫的狐狸精……” 周宇呆了,耳边有声音传来:“你累了吗?” “累了!”周宇心神收回:“坐坐吧!”一拉郑盈盈,两人并排而坐,矿泉水打开,依然是上午各喝一口的那瓶:“给!”先喝了一口之后,再给他!脸上自然是熟悉的嫣红。 喝了一口带着香味的矿泉水,周宇听到了第三个人的祷告:“大仙,保佑我能顺利当上书记,如果能当上,我保证为大仙做一座庙宇,高规格的庙宇!” 当上书记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建高规格的庙宇可是需要金钱的,他一个公务员有多少钱?是不是打算狠狠捞上一把,再给这个大仙分点红?周宇暗暗摇头。 第n个,比较光鲜的老板模样:“大仙,我性功能不行了,求大仙帮帮忙……” 周宇终于站起:“走吧!” 大步而去!身后郑盈盈叫道:“你等等,跑那么快干嘛?” 周宇仰天吐了一口长气,这一刻,他决定了,不再当大仙了!他妈的当大仙简直是太窝囊,求官的、求子的、求男人收心的、居然还有求性功能的!人的欲望真是太奇怪了,难怪所有的神仙都不愿望帮助世间人,只因为世间之人的要求是无法满足的,且不说那个“梦想中的书记”如果成功,将来说不定是一个贪官,单说那个性功能不行的人,不行就不行吧,看他也一把年纪了,收山也可以了,硬是要性功能恢复,是什么目的?目标是他的秘书小姐还是别的什么小秘?看他的装束,绝对会是有小秘的! 下山,直达停车场,周宇一句话都没有说,郑盈盈终于忍不住了:“周宇,是不是你又听到什么烦心的事了?” “没有!”周宇微微一惊,连忙否认:“哪有什么烦心事?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好吗?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现在快到中午了,我们去吃饭,自然是我请客!” 郑盈盈轻轻一笑:“你可别老是请客,将来你一点工资要节约点用,我不要你经常请客的!” “那你说吃什么?” “吃两碗面条好不好?”郑盈盈说:“我知道一个地方,面条好吃极了!” 什么意思,一抱她就开始为他打算盘了?不愿意花他的钱? 面条真的挺好吃,吃得郑盈盈脸上香汗淋漓,吃完,周宇笑了:“你先回去休息,明天再约你好不好?”今天虽然她比任何游客都轻松,但毕竟是上山下山的,上山有他带,但下山却是靠她的两只小脚,只怕也有些累了。 “好!”郑盈盈同意:“晚上你有没有什么安排?” “晚上的安排自然有!”周宇笑了:“一盆洗澡水,一块香皂,洗洗头,洗个澡,再将昨天看了半截的电视剧进行到底!” “还爱看电视呢!”郑盈盈笑道:“看什么呢?” “现代改革的题材!”周宇说:“你不会有兴趣的!” “为什么我就不能有兴趣?”小姑娘不服:“我最爱看贪官落马、为百姓做好事的官员上升的电视!” “你不喜欢那些哭得死去活来的言情片?”周宇小心地引导。 “什么叫哭得死去活来啊?”依然不服:“那些演员进入了角色,自然会哭,你不觉得很多电视剧真的好感动人吗?” 明白了,她并不是只喜欢改革的电视,那些哭得死去活来、换四个频道回来依然在哭的电视一样是她的至爱,而且还能找到理论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