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八年前的风流果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32章 八年前的风流果

第332章 八年前的风流果 声音传出,突然身边风一响,一条高大的人影落在水中,淡淡的声音传来:“提醒一下姑娘,你离悬崖还比较遥远。”她趴倒的地方靠近上面的泉水,离悬崖边足有三尺,虽然三尺的距离并不长,但在周宇看来,一寸的距离足够,三尺自然算得上“遥远”! 姑娘眼睛本已被水雾迷住,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不禁大惊,这一惊,刚刚爬起来的身子扑倒,脚下一滑,轻轻松松滑了两尺的距离,自然是滑向悬崖。 周宇微微一惊,手猛地一伸,准确地拉住了姑娘的手臂,姑娘啊地一声大叫,抬头,大眼睛里满是惊恐,当然也有惊讶。 “山妹子!”周宇也有惊讶,这个姑娘居然是仙居酒家的那个小姑娘----山妹子!她怎么跑到山上来了? 山妹子眼中的惊恐慢慢消失:“谢谢……”突然,她的眼睛定住,身子剧烈颤抖:“山郎!……山郎!……是你吗?”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周宇抓住她的胳膊,这只右手上有一个白色的印记,月牙形状的印记,这是周宇从娘胎里带来的,哪怕他的功力已达神的境界,但这身体上的印记却无法消除,也许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去消除什么,反正也不难看。 周宇愣了,他的脸色也变了,变得非常奇怪,山郎!这是一个遥远的称呼,八年前的称呼(这个世界上是八年,但他记忆中只有六年)!而且他只向一个小姑娘说过的称呼,当时当然是为了占一点点小便宜,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和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之间的占便宜,小姑娘虽然被他成功带上山,但被可恶的师傅老头拦住了,还罚他半年不准下山,半年后,这个丫头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但他忘不了这个称呼:山郎! “你是……山姑!”四个字缓缓地滑出,带着迟疑,也带着淡淡的激动。 “山郎!……是我,我是山姑!”山妹子手一翻,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八年了,你格里不找我呀?我……”脸上已经全是水,分不清是上面的水还是泪水,但脸色通红,显得又激动又兴奋。 “来!”周宇手一拉,两人从悬崖边滑过,过了水边,这里已是一块平地,离悬崖还有一丈多的距离,周宇看着面前的姑娘:“山妹子,我根本不知道你住在哪里,当时师傅也不准我下山,过了几年后,我见到了你,但我认不出你了!” “我……我上山好几回哟,老神仙……不准我进去……我……”仰起脸:“你变化好大哟,要不是看到手上的记记,我还认不出呢!” 当时只是出于猎奇的心理,骗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让她跟着自己上山,还让她叫自己山郎,当然在上山之时,不可避免地小小地占一占手上的便宜,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还如此实心眼,找了他几回,当然他是不知道的,有师傅在,她也不可能见到自己。周宇微微有几分愧疚,柔声说:“这面孔是改变过的,我用原来的面孔来面对你!” 声音一变,变成了悦耳的男中音,面孔上一层水波浪流过,完全改变,自然是他的本来面目。 他需要隐瞒许多事,但在她的面前,他根本不需要隐瞒,因为她知道他的任何底细,当时年少无知,出于勾引女孩的目的,他向她坦白过一切,甚至一些功法都告诉她了,还为她描绘了若干美好的前景,包括他的功夫如果继续练下去,就能陆地飞行,等他可以飞行的时候,带她到天空去玩等等,还展示了威力并不太强的天剑之技以作映衬,把这个小姑娘迷得七荤八素,心甘情愿随他上山。 “你好帅哟!”山妹子大叫:“还学会了老神仙的法术了呀?”对这神乎其神的变脸之技,她只有兴奋,没有惊讶,知道他是老神仙的徒弟,她自然有了免疫力。 “是的!”周宇微笑:“我学会了很多东西!” “八年了!”山妹子声音中微微有伤感:“山郎,你忘了山姑了!也忘了小时候说的话了哟!” 小时候说的话,周宇脸上有淡红色,那时他说什么了?他抱着她说了许多初学的甜言蜜语,最深入的地方是:等我功力大成的时候,我娶你作老婆,天天抱着你在天上飞! 现在已是八年后,他们都长大成人了,但他还是他吗?而她呢?周宇轻轻叹息:“山妹子,有些事情是会发生改变的,那时我们毕竟还太小了点,我变了好多,你也有了自己的情郎,虽然不是山郎,但比山郎更适合你!” “不!不是的呀!”山妹子连连摇头:“我没情郎呢,真的没!” “没有?”周宇愣住:“可我听人说……你有了!” “学校的好多男学生好烦哟!”山妹子低头:“我骗他们的呢……山郎,我在等你!……你跟我说的话儿我都记着,你说带我在天上飞,还要我给你……哪个……”说到最后一句,她的脸红了,有喜有羞,至于那个,是“生宝宝”!这话周宇记着呢。 周宇心中柔情泛起,手轻轻伸出:“山妹子,来!” 一具娇柔的身子扑进他的怀抱,娇羞的脸仰起:“山郎,我喜欢你叫我……‘山姑’!” “山姑!”周宇温柔地抱紧她:“我让你等了八年,对不起了!” “八年真的改变了好多!”怀中的人轻声说:“你的山姑是不是变得不漂亮了?” “漂亮!漂亮得我简直认不出来!”周宇轻轻捧起她的脸:“我可以亲亲你吗?” “你早就……那个了!”山妹子脸上一片嫣红:“那时人家什么也不懂哟,你好坏好坏……”轻轻地吻,山妹子缠绵相就,高高的半山之侧,两条人影在久久地亲热,天上乌云翻滚,刚刚停了片刻的大雨重新下来了,将整座山掩盖在烟雨之中,也掩盖了他们的身影,在薄雾之中,这两人真的如在云中,真的象是神仙。 这或许是一段风流债,八年前的风流旧事,周宇可以以当时年少无知为借口一推二五六,但他没有,也许正是因为当时那种强烈的刺激和纯洁在他记忆中久久停留,时至今日依然有如刚刚开放的玫瑰花,怀中的姑娘也如玫瑰花,花瓣轻轻绽放:“山郎,山郎,不管你当时是不是骗我,我一直是当真的!” “没有!”周宇凝神她的眼睛:“我没骗你!现在我就带你飞!” “你学会了飞行啊?”山妹子兴奋而激动:“你是神仙了呀!” “来!”身子凭空飞起,直上云层深处,山妹子一声轻叫,紧紧地闭上眼睛,手儿紧紧地抱住他的颈,耳边风声渐止,传来男人的声音:“睁开眼睛,看看!” 眼睛悄悄睁开,天边一轮红日映得她脸上一片嫣红,脚下是翻滚的云层,还隐隐有电光闪动,虽然下面是乌云密布,大雨倾盆,但云层之上却是一派平和,满眼春光,山妹子喃喃低语:“山郎,我觉得象做梦哟!” “我觉得也象是梦!”周宇微笑:“八年前唯一了解我底细的姑娘原来就是你,难怪你总是说:你可别不信,这是真的!原来你早就见过我和师傅!” “你不知道!”山妹子脸红红地说:“我总是讲故事,就是想引你出来呢!可你……老不出来,你的山姑等得好苦哟!” 周宇好感动,他当时是一个无知且风流的少年,勾引女孩子是天性,但他好象忽视了山里女孩的纯洁感情,虽然才十三四岁,但山里姑娘太纯洁了,被他一糊弄、一抱一亲,什么都没了主意,什么都不去想,只想着给他做老婆,这一想就想了八年多,到现在才真正投入他的怀中,如此纯洁的姑娘,他又如何能不喜欢?深深一吻,吻在白云深处,吻在蓝天与大地之间。 “下去吧!”山妹子满眼迷离:“你带我飞过了!” 唰地一声,大风卷处,两人落在小河边,周宇手轻轻挥出,十丈方圆内无风无雨,连地上的草丛都已干燥:“坐一坐!” “好神奇哟!”山妹子娇笑:“你比老神仙还神奇!”偎在他身边,眼睛还滴溜溜转。 好眼光!这的确不是师傅所能达到的水准,因为这不仅仅是能量,还是魔法!“你上山干嘛了?”周宇皱眉:“这么大的雨,到处都有山洪暴发,可是很危险的!” “店里野味吃完了!”山妹子紧紧靠在他身边:“妈妈急了,我就想来山里收点,可山里也没人上山,我就自己上去了……山郎,你不知道你的山姑有多高兴呢。”这趟行程虽然辛苦而且危险,但在危险时能见到八年来相思的情郎,她觉得一切都值了,哪怕是死都值。 一口一声“你的山姑”,带着宛转、带着温情与缠绵,周宇骨头都软了。

下一篇   第333章 大坝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