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大坝危机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33章 大坝危机

第333章 大坝危机 山妹子身子也软了,被他一抱她就软了,与当时还不太一样,当时只是害羞和新鲜,但现在只有喜欢,好半天,她才开口:“你帮帮山下的百姓,好不好呀?” “怎么帮?” “你找观音菩萨借一个净瓶,将这些水都装走……” 周宇哭笑不得:“山姑,你高估你的山郎了,山郎还是人,不是仙,观音菩萨什么的,听过传说,连梦都没梦见过。” “哦,这样呀!”山妹子睁着好看的大眼睛:“你在天空到处飞,看到有人落水了,就抱起来!” 这是第二个主意,比较实际的那种,但周宇苦笑:“我要是天空到处飞,估计没落水的也主动卟嗵卟嗵全跳水!……不过,我倒是刚刚救了两三百人,是用绳子救的!” “谢谢你!我的好郎君呢!”怀中的姑娘两手抱住他的颈,小脸在他脸上磨蹭,显出十二分的欣喜和激动。 “别告诉别人我的身份!”周宇说:“这很重要,我不想世人相信天上有神仙,这样,很多事情都会乱套,很多规则也会打破,明白吗?”现代社会有现代社会的规则,这些规则保护的是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不合理的规则可以去破除,但社会的根本不容动摇,否则,形成的后果必然是一片混乱。 “你不爱我讲,我保证不讲!”好乖。 “讲故事是你的强项,我不去管你,别讲得太实就行!”周宇刮刮她的下巴:“就当传说讲!” “嗯!”山妹子轻笑:“就说听爷爷说的……” “好聪明的妹子哟!”周宇抱紧:“亲一亲行不行哟?” “行哟!”山妹子先亲上了:“好快活哟,哥哥!”草地上一片春情!在四面全是大水的时候,这一对情侣居然在草地上快活地亲嘴儿,缠绵之处,令山川失色,实在是奇事,与她在一起,周宇是一种放松,因为她已经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用不着隐瞒任何事情----除了他在异世的事情,异界以泡妞为主,会扫兴的! “你去救人!”山妹子真是太能为他人着想了:“想你的山姑了,再来看我!” “我先送你回去!” “好哟!”山妹子欢呼:“又可以飞哟!”主动趴在他怀里,两只脚儿缩起,在他耳边悄悄地说:“山下有房子哟,我每天晚上都……一个人住!” “一个人住?”周宇心不争气地跳动起来:“你爸爸妈妈呢?” “看店呢,在店里住呢!”山妹子高耸的乳房在他前胸直磨蹭:“送我回房子,你……记着地方,好哟?”好高好柔软的乳房,比八年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八年前无意中也感受过,但当时只是刺激,现在则是活生生的诱惑、巨大的诱惑! “好!”飞身而起,这次山妹子没有闭上眼睛,看一会下面的云层,看一会身边的男人,看得一脸的迷醉。 她的房子是一栋商业楼的四楼小单元,也许是小饭馆的生意还比较红火,父母给了她这份嫁妆,记住位置,没有约定,也不需要约定,在墙角悄悄地接吻,吻过,周宇不见了,墙角一个娇小的人影还偷偷地朝天空看,再悄悄地回房间,趴在窗台继续看。 青江大坝,就象一条巨龙盘踞在青江流域上游,虽然有大坝拦路,拦得住肆虐的波涛,挡不住河水的勃勃生机,大坝之下是日夜不停的流水,五条白色的水龙从大坝底部喷起,壮观!河床极宽阔,宽阔的河床两边,一片生机勃勃,此去三十里,就是天庐市区,再往下就进入江西地界,虽然上游已是一片浊浪排空,但下游依然平静,河水比平时多了许多,也只是让天庐市区旁边的水上游乐场暂时关闭而已,不足以影响到人们正常的生活。 这条大坝就是整个天庐市的生命线,此刻,这条生命线上满是人群,有武警战士,也有普通百姓,还有政府官员,几乎所有的政府官员全都集中在大坝之上,如果此刻大坝坍塌,估计第一批死的就是政府官员,天庐这个有着十八个县区的地级市自然也会成为真正的政府真空! 暴雨之中,一块巨大的牌子在风雨中被洗得干干净净,几个黑色的大字清晰在目:“天庐防汛指挥部”,门口有车有人,也有站士,一派紧张气氛,室内更紧张,一名五十左右的老者在室里缓缓踱步,每一步下去都是那么沉重,另外七八名官员目光紧紧追随他的脚步,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沉重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地走,就象踏在人的心尖。 “林书记!”一个老者站起:“不能再犹豫了!时间快来不及了!” “副坝下游人员迁移是否全部完成?我问的是:全部!”踱步的老者终于停下,严肃的目光落在这名老者身上。 “刚刚与松涛、洪湖、阳春三县通过电话,三位县委书记保证,不会有人员伤亡,只是沿途必定会毁坏作物和房屋,还有交通等等……” “欧阳市长!”林书记沉声道:“农田、房屋和交通都不需要过多考虑,毁坏了可以重建,但你好象考虑掉了一个县:三登!” “三登离河道有一段距离,如果副坝一炸,急流涌出,在松涛、洪湖、阳春三县流过之后,必然会减弱,对三登理论上说不至于产生严重的后果,所以……” 林书记浓眉高高掀起:“理论上?你的理论有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如果暴雨持续三天又如何?……严重的后果?死一个人的后果都是严重的,我的同志!”这声音是如此严厉,众人皆噤若寒蝉。 “命令!”林书记缓缓地说:“电告三登县委,还有江西省委,告诉他们,青江一旦危急,只有炸副坝一条路,让他们确保洪流所过之处,没有一人!”顿了一顿:“省委和北京方面的电话由我来打,小黄,拨省委和北京的电话!” 外面一人突然闯入:“报告书记,青江水位突然大涨,估计是上游有地方缺堤!” “什么?”林书记脸上变色:“为何没有报告?” “与三号点联系不上!”进来之人叫道:“恐怕已经……” “出去看看!”林书记手一挥,风风火火冲出指挥部,旁边一名工作人伸过来一把伞,但书记手一挥,将伞打落,顶着暴雨直冲水库边。 书记不用伞,其他官员自然也只能淋雨了,一大群平时高高在上的官员此刻全成落汤鸡,但没有人有任何怨言,看着水库上漂浮的各种残枝木板还有日用品,书记脸色铁青,看到这水已离大坝不到十米的距离,他又脸色发白。 这是一个两难决择!也许是他执政生涯中最严肃的一次选择! 大坝建于六十年代,基础设施没有问题,理论上来说,水位再上任个七八米都不会有问题,但理论又有多少是百分百有把握的?大坝如果能经受这次考验,顺利地排洪泄洪,一切都将圆满,但万一……只需要这个万一,万一缺堤,后果是真正的不堪设想,在此情况下,万全之策就是炸掉副坝,副坝所起的作用本就是保护大坝的安全,一旦大坝遭到严峻考验之时,舍弃副坝,将洪水从无人处分流。 这个方法是惯用的,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青江从建成以来就没有遇到过如此严峻的考验,副坝也成了一个摆设,下游的百姓在几十年中早就习惯了平安无事,建造的房屋、养殖的基地早已将副坝最开始留下的通道挤占,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成为繁华的商业区,而且事隔这么多年,有的地方河流改道,这泄洪的洪水也未必会按原来设计的路线走,如果一个计算失误,付出的代价将是沉重而可怕的! 作为一方父母官,付出政治上的代价无所谓,但他不愿意在离任后还有人指着他的背骨骂他的祖宗八代,更不愿意面对灾后的亡灵! 决定其实早已形成,他也从心底认可指挥部其他人的意见:炸副坝,但事到临头,他才知道这个决定是如此艰难,哪怕上级同意,一样会艰难! 上游的河水还在毫不留情的增长,身边的市长沉声说:“按这个流量,最多两天,大坝就无法支撑,而且是理论上的两天时间,不包括突然加大的洪流因素。” 大坝下几股水柱高高飞起,五孔齐开,这已是最大的泄洪标准了,但相比较上游的流量,这五股通道依然无法及时疏通。

下一篇   第334章 无生水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