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叛逆的小记者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40章 叛逆的小记者

第340章 叛逆的小记者 坐在咖啡厅,一杯咖啡上桌,一切都与昨天一样,突然,周宇手中的杯子停下了,因为他想到了昨天那两个男人说的话:“这座桥是新建的,怎么可能坍塌?分明是豆腐渣!” “水到桥下十米处,根本没有涨到桥面!” 是的!昨天他亲眼见过,这水根本离桥面还差老大一截,桥为什么会坍塌呢?会有些什么内幕? 豆腐渣,什么叫豆腐渣?前几天他看过一部电视剧,其中讲到了豆腐渣工程,说的就是开发商偷工减料,导致建筑物毁坏,也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后来这个建筑商逃跑了,在海关才被抓住,这次是不是也是这种情况?他的生意要来了吗?抓人的生意! 这中间的内幕谁清楚?那个比较顺眼的林书记肯定知道,要不要去他办公室找他当面谈谈?很好,喝完这杯咖啡就可以去了! 刚刚走出咖啡厅,周宇笑了,他有了一个更好的目标,是他比较感兴趣的目标! 前面大街之上,一辆自行车驰来,自行车上面是一个漂亮的女孩,这女孩他认识,张雅!这女孩他也有兴趣,除了他对女孩一向有兴趣之外,他还有一个理由:找人打听事情,最好的对象有两种,一种是管事的领导,一种是喜欢探听事情真相的记者! 这个小记者属于闲不住的类型,哪里有事朝哪里跑,而且是比较叛逆的那种,越不能报道的东西她越有兴趣,这种叛逆的性格他喜欢!或许因为他自己也是这种人! 遇到张雅他比较兴奋,但张雅心中没有丝毫兴奋的感觉,失落感倒是如春天的池水,一波一波地涌向池壁。大学毕业后,凭借扎实的基本功被报社录取,她和所有大学生一样,有着远大的理想,理想的目标自然是成为记者这个行业中的一颗新星,她也有这种信心,因为她知道自己的长处在哪:敬业!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要敬业什么都能做到,她的文笔不差于任何人,她的敬业精神却可以强于任何人,而且她也绝非好高骛远的类型,在踏进报社大门,接受社长老头略带几分虚伪的夸奖之后,她有先当一年街头记者的打算,但即使是报道街道上最寻常的、充其量只能上夹缝的新闻,她也要在这不起眼的夹缝中开一朵朵娇艳的小花花,最终将花朵开到正版、开到头版! 这个理想与大多数刚从学校踏入社会的大学生类似,但她也和其他人一样在无情的现实中逐渐磨平菱角,第一篇反应街头门店税收存在猫腻的文章呈上去,三天过去,报上没有任何动静,找到主编之时,这个中年男人漫不经心地推一推眼镜,然后回答她:“打击面太大,不予采用!” 第二篇文章关于退休工人工资难兑现的文章呈上去,答复下来得很快:“会引起民众与政府相关部门的对立!” 第三篇文章呈上去,这次是一个交通事故的幕后追踪,有理有据有节,她专门花了三天时间收集证据,还专门学了相关法律,总不至于再次枪毙吧?这次果然不一样,一呈上去,主编亲自给她来电话,在他那间充满书香气的办公室里,主编语重心长地和她谈了许多,从记者圈中的禁忌谈到当前大局,从她的文笔谈到她的构思,最终的落脚点是:当记者要与时俱进,眼中不能老是阴暗面! 一席话让张雅差点认为自己心理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也就没什么底气,这篇稿子被枪毙她没有什么怨言,只是让她沉默了好几天,几天之后,情况有了转机,她的一篇轻松写就的文章得到了主编大力赞扬,这篇文章写的是某个领导下乡检查工作的片段,当然夹杂着一些她想象中的对话。 报道中似是而非的对话没有人较真,处子作发表!张雅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请了自己一回客,喝完一杯葡萄酒,她仰倒在床上,好象真的明白了报社记者的生存规则!一个新进这个行业的新手,只能随波逐流,歌吧!颂吧!反正又不少什么,领导喜欢、同事喜欢、走到大街上没准有哪位她报道过的新闻人物从高级轿车里钻出来,请她喝一杯呢! 顺利度过半年,她好象又开始手痒了,所写的东西又有让领导皱眉的趋势,如果说以前她习惯看社会阴暗面,现在她好象特别喜欢问:为什么! 连毙几篇之后,熟悉的烦恼再次浮现,上次采访假仙丹的报道交上去几天,依然毫不留情地枪毙,她为这篇报道还花了两百多块呢。 这次防汛,她有弥补遗憾的想法,一定要在防汛中挖一挖人性的闪光点,在灾难降临之时,是不可能没有闪光点的,但结果一样出乎她意料之外,她的报道依然只能缩在夹缝之中,头版至三版全都是资深前辈的文章。 亲眼见到那个超人,她的心跳得比谁都快,因为在场的报社记者只有她一人,这是上天赐给她的最好机会,她也会把握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但就在她将花了半个夜晚精心写就的稿子交上去时,她心冷半截,因为她看到了电视,电视的场面直播永远比报纸更有效果,有了这一轮直播,她的报道震撼力大大降低,第二天,张雅买了自己报社的报纸,一看的结果差点让她将早餐丢到主编的脸上:她的报道升了一小级,从夹缝中出来了,到了第四版最后面!而且还被大幅度精减,她半夜的熬夜只有不到两百字! 现代社会出现超人,而且是真正的英雄,绝对不是阴暗面,这样的爆炸性新闻还进不了首页?她不服!翻开,她服了!首页的确是超人的新闻,但记者的名字变了,变成了孙超!这是她的一个老前辈大哥----报社的顶梁柱,报道中写得详细而具体,甚至比她的还具体! 张雅没有了脾气,张超没有去过现场,但现场有太多的人,电视都播出了,不存在真实与虚假,人家是顶梁柱,名气她没法比,在这种众人尽知的新闻面前,她是否是第一个见到超人的记者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看着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张雅下车,在推车而行的时候,她看的是天空:老天爷,难道一个新人想做点事就真的这么难吗? 突然,自行车不动了,用了一点力,还是不动!张雅低头,她愣住了,一个高个子年轻人站在她面前,微笑着看着她,用轻松的语气说:“张小姐,能请你喝杯咖啡吗?” 张雅脸上的神色由惊讶而变得激动,再由激动变得兴奋,兴奋一过,她脸已通红:“先……先生!是你!”站在她面前的居然就是那个超人,真的是他!那次虽然是在大雨之中,但她对他太关注,看得很清楚,他的脸部轮廓、他的眼睛,但她没有看到他的笑容,这一刻,他笑容一露,平凡的脸立刻变得充满神秘,也有着一种神奇的魅力。 周宇微笑:“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不用多说话,喝杯咖啡,我有点事要问问!” 张雅一颗心怦怦乱跳,他有事情要问,不问别人,偏偏问自己,是什么事?瞬间心中掠过无数种可能,但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复杂的心事冲得无影无踪,出口却是一个自己都没想到的话:“先生……不去咖啡馆好吗?” “不去咖啡馆自然是可以!”周宇笑道:“但总不能在大街上说吧?” 张雅略一思索:“我租了间房,在后面不远处,我们……去那里谈!”她脸上有薄薄的红晕,邀请男人去她的出租屋,对她而言绝对是第一次,尽管上班才半年多,但报社的男同事想去她出租屋的最少在十个开外,当然,她拒绝的次数也和申请的次数等同。 “你想得很周到!”周宇点头:“走吧!”他这幅形象是易过容的,当时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就易容了,当时易容,此刻自然也需要用同一个面孔来面对她。虽然易容了,但那天人有点多,如果在咖啡馆中被人认出来,估计两人就别想安安静静地喝咖啡了,只怕得摆上一张桌子准备签名,而且得签上一整天。 张雅走在前面,自行车把手这一刻变得好滑,她手心全是汗水,命运之神再一次眷顾她,她出租屋里不可能有第三人,这次与他相处的只有她一个,意味着这次与超人有关的新闻将是她一个人的专利,社长老头早就有令在先,他的消息优先,头版!我可爱的头版!你终于也向我招一回手了! 张雅鼻尖上也有汗水,一如第一次投稿等待消息时那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