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照片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43章 照片

第343章 照片 周宇笑了:“通过你可爱的红眼圈,我能看出你的委屈,但我想不到委屈的理由!” 张雅靠在门上不动了,突然有嘤嘤的哭声传来,哭得还抽泣,抽泣声小了许多,她跑了,跑进屋里继续抽。 周宇愣住了,一个大男人站在门外,屋里面传来隐约的女孩子抽泣声,别人会不会认为他刚刚强奸了某个美女啊?不会这样认为,因为他神色还比较镇定,但有人在他身边停下,是一个三十左右的汉子,很好心地在他耳边说一句:“兄弟,恋爱期间这样的事情是常有的,进去劝劝?” 恋爱期间?常有的事情?周宇轻轻咳嗽,进屋:“张小姐,好象不欢迎我啊!” “你坐!”张雅从床上翻身而起,用枕巾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对不起……”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高傲的女记者,而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 周宇坐下:“怎么回事?” “先生!”张雅眼圈又红了:“他们说我……说我是瞎编的,根本不相信我……采访过你!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周宇有几分好笑,给人新闻是不是还得签名证实啊? 张雅脸色慢慢变红:“还说我没有……职业道德!他们才没道德!”她脸色自然是气愤所至,对这伙人她早就有看法了,最大的看法就是没有职业道德,记者是应该报道真实新闻,但他们偏偏只报道歌功颂德的样板文章,对社会阴暗面根本不敢暴露,这就是对职业道德最大的违背! 周宇笑了:“就几句话,你气成这样?” “这不能生气啊?”张雅不服:“你还笑……” 周宇不笑了,认真地看着她:“别在乎别人怎么看,在我看来,你是最有职业道德的记者了!” 张雅不哭了:“真的吗?” “真的!”周宇说:“我知道你调查过仙丹事件,哪怕并没有登出来,这一样是职业道德的体现!” 张雅大惊:“你怎么知道我调查过仙丹事件?”知道这件事情的并不多,除了报社的人之外,就只剩下几个假药贩子,还有一对小情人,这个人自然不在这几个人之列。 周宇微笑:“你该知道……我想知道一些事情总是会有些门路的!”这不是大话,凭他的本事,调查一个小记者自然容易,哪怕跟踪进报社而不被人发现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是事实,但有一个猜测让张雅多少有点脸红,这就是:他为什么调查她?莫非……?不,她不敢朝这上面想,象他这样有本事的超人,该有多少女孩子喜欢啊,他又怎么可能偷偷地喜欢自己? 但今天的事情好象有些不对,如果他不喜欢她,为什么要有意地帮助她,而且还在出租屋旁边等她下班?天啊,难道自己的猜测还是真的?怎么办呢?一时之间,张雅心乱如麻,委屈早已随风而散。 好半天,张雅终于收拾起心中的心猿意马,吸一口气:“你再帮我一回,好不好?” 周宇微笑:“怎么帮?” “让我……让我拍一张照片!”张雅说:“如果你不愿意公开,我保证不拿到报纸上去!” 不拿到报纸上,还要照片干嘛?莫非是作为爱人的照片放在床头?周宇心念一转立刻明白:“你是想给那些人一个证实,证明你的确采访过我,从而还你一个清白的职业道德,是吗?” 张雅低头:“我不喜欢别人……冤枉我!”冤枉没有人喜欢,何况是在她最在意的“职业道德”上冤枉她,她更是受不了,这一关如果不过,将来她在报社可以说是更是难以混下去。 周宇苦笑:“我也不喜欢自己的照片暴光……但是我还是决定答应你!” 话峰一转之处,张雅喜笑颜开:“谢谢先生!” 她的眼睛里还隐隐有泪痕,但笑容一出顿时小屋生辉,这就叫“梨花带雨”吗?果然是最动人的景致,周宇微笑:“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为什么呢?”张雅目光躲躲闪闪,这就来了吗?他要告诉她什么呢?是不是那句让她心中乱如麻的话呢? “只因为我觉得女孩子笑比哭好看!” 依然是一个风流人物应该说的话,但也明显与张雅设想的有些距离,也让张雅好放松,噗哧一笑:“以后……以后想你给我新闻了,我就……哭!” 周宇目瞪口呆,这还成惯性思维了? 照片很容易到手,周宇面对镜头微笑,坐的地方赫然就是她的房间唯一的椅子上,窗户后面是淡淡的彩霞,已有星光隐隐,这个背景将他衬托得有点神秘,也有点帅!或许是这幅面孔最帅气的时刻! “谢谢你,先生!”张雅放下相机,笑得真甜:“我请你吃晚饭!” 周宇笑了,一幅照片就能达到她一切的愿望,有了新闻,而且得到证实,她的职业道德回来了,所有的委屈都将不存在,帮助她就这么简单,这张照片不会有人怀疑伪造,因为他这幅面孔最少有几十个人见过,每个人都印象深刻,会充当她最有力的支持者。 更妙的是:这一张照片暴光根本没什么,如果这是他的真面目,一张照片暴光意味着他将成为一个小地方的公众人物,喝杯咖啡都有人围住的类型,也绝不是他想要过的日子,但幸好这根本不是他的真面目,只是他游戏红尘的面孔之一而已,象这样的面孔他多的是,想要帅点的、丑陋的、老的、年轻的尽管提。 两人并肩出去吃晚饭,走得轻松惬意,偶尔对视,两人都有笑容。 但在这座城市的另一个大厅里,所有人都没有吃晚饭,也都没有笑容,是公安局的会议室,今天会议室的气氛分外严肃,因为有两个人坐在局长两边,虽然一下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但光是凭他们能坐在局长身边就表明这两人绝不是一般的人物。 左边的一个是中年人,相貌平凡,但一双眼睛仿佛能看穿人的心,每个警官发言之时,他的眼睛都会盯住发言者,让发言者甚至不敢高声,更不敢说得太随意。 右边的一个则不同,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象一个刚刚踏出校门的女大学生,单纯而又漂亮的类型!如果站在大街上,估计会有老板从高级轿车里钻出来,热情地请她去做秘书的那种。 但坐在局长旁边就不一样了,一个小巧的电脑打开,偶尔敲打几下,无声无息,偶尔投向发言者一道美丽的光芒,却明净如秋水。 汇报已完毕,雪白的墙壁上反复地出现一组组画面,是两个房间的场面,一个是办公室模样,一个是普通家居模样,相同点有三,其一是豪华,其二是都有死人,只是一个房间死两个,一个房间死一个而已;其三是:地上都有两个字:天罚! “局长!”中年男人终于开口:“可以让他们离开了!” 局长点头:“好了,散会!” 众警官纷纷离开,大厅的门重新关上,只剩下三个人,局长和这两个神秘的来客。 “钟处长,何小姐!”局长恭恭敬敬地说:“两位发现了什么问题?” 那个小姑娘皱起眉头:“我只发现一点,这绝对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武器,特别是用武器在坚硬的地板上融出字来,类似于以色列十三年前研制的m系列高压变种激光武器,这种系列的武器有一个最大的技术难题,就是如何用最小的体积包容最大的能量,他们经过十多年的探索与攻关,但项目最终没有取得突破,当前世界武器资料库中也没有这项技术突破的消息,甚至有科学家预言,在发现新的能源之前,永远都不可能成功!成功研制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激光武器并不稀奇,用激光可以达到这种消融的效果,也可以在激光中加入强大电流,使其成为人造闪电,但最难的一关就是:这种武器必须体积足够小才能成为武器,太大了就不能随身携带,只能在军事基地安装使用,而体积小又不可能威力大,这是尖端科学的瓶颈问题。 “何小姐果然知识渊博!”局长赞叹道:“这个人又是如何死的呢?在他身上没有发现激光武器使用的特征,莫非是另外一种更可怕的武器?” 何小姐摇头:“这恐怕得问钟处了!他可是国安局最好的犯罪专家。” 国安局?这两人全都来自国安局?如果知道一个小地方的三个人死亡惊动了国家最权威的部门,这三个人只怕应该感到庆幸,公安局的同志也应该感到荣幸与震惊。 钟处长淡淡地说:“这个人的死亡比较离奇,但或许最离奇的事情会有一个最简单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