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报道的效应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46章 报道的效应

第346章 报道的效应 张雅好象失误了,她觉得自己好象忽视了一样东西,背景!那个奇人的照片一出,社长与主编的诬蔑全都化作了赞扬,但后遗症终于显现,就是背景传递了一个天大的误会!一个帅哥大马金刀地坐在她的房间,脸上还有笑眯眯的笑容,而且还是晚上,这说明什么? “别误会啊!”张雅恼羞成怒:“我采访到了他,别的什么都不准乱说!” 所有人一齐点头,记者还算是有素质的,姑娘家脸皮薄,不要人乱说,没有人乱说,耳边传来李娜的咳嗽:“我来采访一下你!”很严肃的语气! “闹什么呀?”张雅白她一眼。 李娜的嘴唇贴在她的耳边,悄悄地说:“我实在想知道……这个家伙深更半夜地坐在你房间,脸上笑得色迷迷的时候,请问张小姐,你穿没穿衣服?” 张雅翻脸了,手伸出,准确地掐住了某位姑娘腰间的嫩肉,声音低得不能再低:“你再乱说,我让他晚上去你房间……顺便说一句,以他的身手,如果想去你的房间,你就等着……嗯……嗯吧!” “我怕吗?”李娜悄悄地说:“你要是做不到,你是……小狗!” 张雅目瞪口呆。 天庐市轰动了,天庐日报独家报导了一则图片新闻,图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帅哥(事实上也并不太帅,只不过相对于别人的想象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帅哥),正是那个勇救三百三十人的超级英雄,报纸一发行,立刻就抢购一空,这些印着图片与铅字的纸很快成了车站、办公室、咖啡厅、酒楼等等地方最受人欢迎的东西,不象以前的报纸,丢得满地都是,这报纸看完后还被人精心收藏。 天庐日报算是出名了,报纸一发行,社长办公室的电话就一直不停地响,有问真实情况的,有高价收购照片原件的,有探听奇人目前所在位置的,当然也有什么都不为、只是打个电话意思意思的,还有好多人说是奇人所救的人,最大的愿望就是亲口向这位英雄说一声“谢谢”的…… 两个小时下来,社长老头脸上红光始终没有消,尽管嗓子已经沙哑了,但依然喝水继续战斗,第一次如此风光,并不缺乏免疫力的老头第一次有了梦幻般的感受。 张雅更是一大早就不见了影,手机早就关了,躲在一个陌生的咖啡馆中,她有了第一次出名的感悟,滋味真好,但也真的好累!尽管躲在咖啡厅中,一样不能完全逃避,耳边依然是关于奇人的故事,还有奇人与记者张雅的风流韵事,这些想象中的风流经过无数个版本的演绎,传说得她自己都有几分疑惑,难道那天晚上他们真的做过什么事吗? 毫无疑问,在这一天,她的风头盖过了报社任何一人,但也是有后遗症的,最大的后遗症就是:将来自己找男朋友时,恐怕第一件事是去医院开个处子证明! 喝罢咖啡悄悄回房间,刚刚关上门,外面轻轻敲门起,顽固极了,终于无奈地开门,门一打开,小姑娘傻了,外面恭恭敬敬地站着数十个乡亲,是她的乡下亲戚准备找她开个同乡会吗? 一个老头代表众乡亲说话了:“姑娘,你男朋友救了我们一家老少,也救了这些乡亲,我们也找不到他,请姑娘接受我们的一点心意!” 张雅急了:“老伯,你们误会了……他不是我的男友!” “错不了!”一名中年大娘笑眯眯地说:“城里都这么说呢……姑娘,没什么害羞的,你男朋友真是一个好人啊!” “别围着了!”老伯是个明白人:“把东西放下,我们走吧!” “哎……哎……不能啊……”张雅大叫声中,乡亲们一哄而散,留下满地的篮子,篮子里有鸡蛋、有鸡、有肉、有从山上摘下来的各种山珍,还有不知从城里哪些地方买来的各种商品,甚至还有几个红红的信封,打开,张雅傻眼了,里面居然是红红的票子。 张雅关上了房门,仰躺在床上好久不动,这么多东西,怎么办啊?还有这么多的流言蜚语,怎么办?都是你,什么地方不好坐,偏偏要坐在房间里,白天也行啊,干嘛非得是夜晚?这下好了,满城百姓都说我是你的女朋友,好了,是就是了,这么多东西,你不来帮我吃光,我和你没完! 外面又开始敲门了,敲!敲!敲个头! 张雅将被子把头一蒙,睡觉! 和平医院办公室,苏蓉蓉手中也是一张报纸,看得入神极了,从这个角度看,小姑娘也美丽极了,看了好久终于抬头:“居然真的有这样的奇人!这怎么可能呀?” “外面都传遍了!”小林说:“都说这人与那个叫张雅的记者是一对呢,你看,他就坐在这个记者的房间里,外面天空有星星,是夜晚!” 周宇皱起了眉头。 苏蓉蓉笑了:“那个张雅算是出名了!不过估计也不会好受!” “为什么呢?”小林不懂:“这个人又不是坏人,别人都是受他的恩,又没有人去报复他的女朋友。” “报恩有时比报仇还麻烦!”苏蓉蓉笑道:“你说是吧,周宇!” 周宇笑了:“也许是吧?本人既没有人报恩,也没有人报仇,只能说个大概!” 苏蓉蓉上上下下打量他,突然展颜一笑:“周宇,这个人比你长得帅!……你看,脸部线条柔和,不象有的人那么摆酷!”经过水魔法元素易容后,他的脸略微丰满了一点点。 周宇摸摸下巴,的确有那么一点线条的感觉,自然不太柔和,但是否是“摆酷”就有待考证了,不过他也只能承认:“他比我长得胖,自然帅得多!” 苏蓉蓉怒了:“胖怎么了?” 不好,触及某位小姐的敏感位置了!周宇连忙辩解:“干嘛这么敏感?……你也不胖,只是丰满而已……” “呼”地一声,苏蓉蓉跑了,看不出这姑娘长得比较……丰满,但跑起来还挺轻盈的。 “你这人……”小林直摇头:“揭人不揭短,知道吗?苏蓉蓉除了略微胖了一点之外,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你为什么非要这么说呀?她心里也不好受的,刚才我就看到她在搜减肥的方法……” 周宇愣住,真的随口一说就伤害了一个姑娘吗?或许是的,爱美是姑娘的天性,这个姑娘家庭贫困了点,但自尊心还是很强的,从不回家、而选择在暑期打工付下学期的学费就可见她的自尊(这是两天来她自己传递的信息),对于相貌问题想必也自信的,对于体型问题想必也是敏感的。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向她陪个礼啊?”周宇看着小林。 “我也不知道!”小林皱眉:“下班再说啊,主任过来了!”后面一句话压得好低。 市公安局小会议室,局长与钟处长上方就坐,钟处长头仰在沙发上,又有好久没有动静;何雪依然在摆弄她的小电脑,也有好久没有抬头。 窗户外面风吹过,将茶几上一张报纸吹得翻起,局长一伸手按住,钟处长低头、何雪抬头,目光交汇。 “有可能!”钟处长缓缓地吐出三个字。 “钟处长!”局长说:“你认定这个人就是那个‘天罚’?” “我说的是有可能!”钟处长说:“并没有认定!” 局长点头:“是的,但我想知道钟处长为什么会这样说。” “理由有三条!”钟处长说:“第一,哪怕这个人手中有先进武器,进入天罗公司依然需要用一种离奇的方式,因为天罗公司两人死亡的地点是三楼,门外有人守卫,唯有从窗外进入,而公安局内部更是戒备森严,没有非凡的身手不可能入室杀人,这与武器没有关系;第二,这个人有一个特点,他以救世主自居,而天罗公司董事长、房产局副局长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包括你的那个下属在内,杀他们与救百姓在他心目中只怕并没有什么不同;第三,此人的功夫神奇至极,象这样的功夫国安局都无人能达到,而杀人的武器也离奇,如果说两个百年难遇的奇迹会同时发生在天庐,我还真的不太相信,我更愿意相信是一个人身上的两种奇迹!” 局长连连点头,虽然他的大脑远远不如这个犯罪专家,但处长的一番话他还是认同的。 何雪突然说:“我留下来!” 钟处长盯着她:“你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知道!”何雪指指茶几上的报纸:“就从这里下手!” “很好!”钟处长微笑:“明天我就要离开,南方还有紧急事情需要我去处理,这件事情你做比我做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