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贪官的讥讽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53章 贪官的讥讽

第353章 贪官的讥讽 美女缓缓地说:“我明白了,你是想知道幕后的真相,将与此有关的所有人一网打尽!” “我说过了!”周宇微笑:“你是一个聪明人!” 美女久久地看着他:“你究竟是什么人?是否是国安局的?” “据我所知,国安局不会对案件侦破有兴趣!”周宇摇头,今天他们一再提及国安局,难道还真的有国安局的人暗中进入天庐市,所为何来?他也想套一套她的话。 美女平静地说:“除了国安局,我想不到有什么机构会有你这样身手的人。”案件的确与国安局没什么关系,但除了国安局这个神秘的机构外,又有哪个地方的人能够得上“超人”? “我可以坦率地告诉你!”周宇说:“我不属于任何机构,所以,你不用对我太设防,如果你合作得好的话,说不定我还能想办法让你逃避法律的制裁!” 美女眼睛亮了,天啊,这个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让她逃避法律的制裁! 逃避法律的制裁是她这些时候想得最多的一件事,她最大的希望就是顺利过关,最大的依靠就是身后这个错综复杂的网,她也相信这个网能让她顺利过关,但现在,一切都破灭了,这个网想杀她,而且这个人又掌握了她的罪证,所有的依靠同一时间化为泡影,但就在连底裤都输掉的时候,这个人给了她一个充满无限生机的希望,就象一条船在大海之中触礁,落水之后恰好碰到海底的潜水艇一样。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话,她还不敢相信,但这个人说这话,没有人能忽视,因为他本来就是超人! 美女深吸一口气:“我如果将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你会怎么帮我?” “我无法承诺你什么!”周宇皱眉:“幸好你也没有我必须承诺的资格。”对一个贪官,他觉得已经过于纵容了,也许她是一根不能断的线,也许她是一个美女让他多少有些偏袒,但偏袒也是有底线的。 美女脸色慢慢黯淡下去,终于抬头,久久地仰望星空,突然幽幽地叹了口气:“你肯定不会知道,我今天其实也没有完全说真话。” 周宇淡淡地说:“现在你打算说了吗?” “是的!”美女凄然一笑:“他们以为我很在乎那个局长的宝座,其实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前往欧洲,到了欧洲之后,我不会再回来。” 周宇愣住:“你不想回来?不想接受那个你梦寐以求的局长宝座?”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个人经历!”美女幽幽地叹口气:“我也曾是一个单纯的大学生,参加工作之后才变坏的,但我也很成功,短短八年时间,就有了今天的地位……变坏和成功都因为他,这你能明白吗?” 她说得很晦涩,但周宇能明白:“与某一个高官勾搭成奸,我这种解释不知是否准确?” 美女脸色微微发白:“我承认自己很无耻,因为第一次……我就没有拒绝他!” “你自然知道拒绝他就意味着拒绝……别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周宇脸色很平静:“站在普通人的角度,我认为我可以理解,电视里三贞四烈、甘愿一生守候一个信念的人毕竟舞台上居多,现实远比舞台有更多的变数!” “你说得很现实!”美女看着他的眼睛:“而且我没有从你眼睛里看出讥讽,这很难得!” 周宇摇头:“面对生活与机遇,一千个人或许有一千个活法!我为什么要讥讽?”他的脸色突然一沉:“虽然你的人生态度我没有资格去评价,但你们身居高位,养尊处优,生活上应该什么都不缺,为何还要在大桥上动脑筋?你们就没有想过大桥随时都可能制造冤魂?难道就不怕这些冤魂来找你们索命?” 美女久久地盯着他,坚定地摇头:“你错了!大桥上的冤魂如果真的泉下有知,决不会来找我索命,如果说我接受财物,与他们沆瀣一气我承认,但如果说我手上有冤魂,我绝不承认,死也不承认!” 两人目光对接,美女眼睛里有今晚第一次坚定,周宇缓缓地说:“那好,你将全部事实说清楚!” “我一开始只是那个人的私人玩物,并没有参与他的任何事情!”美女眼望夜空,缓缓地说着她的故事,从她的故事中,周宇了解到这个美女叫“杨素”,她是某位高官的情妇,在高官的帮助下,短短几年时间升为正处级的副局长,也得到了高官大量的金钱,收了高官给的钱,逐渐成为他们圈子中的一员,但高官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经过她,大桥事件就是那些人所做,只是在大桥峻工之后才给了她五十万,也是因为她察觉到了这件事情才作为弥补给她的。 故事讲完了,河边久久无声,周宇目光终于从她身上移开:“很好,现在可以讲一讲这些人的姓名了!” 杨素看着河水,久久无言。 “你还想包庇他们?” 无言! “如果你说的是真话,我个人认为你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过错!”周宇缓缓地说:“也就是收点钱而已,爱财是人的天性,当官的爱财基本已成惯例,如果你想保护你的情人……” “你不用多说!”杨素淡淡地说:“我知道自己不是好官……至于你那个如果,如果是不成立的,原因很简单,今天晚上之后,我对他不会再有任何情与义!”对于一个设下毒计杀害自己的人,无论有多少情,都应该灰飞烟灭,更何况他们也未必有情,只是建立在一种相互需要的基础之上的肉体关系! “你能明白这一点!”周宇说:“我想我可以省略许多话。” 杨素摇头:“我可以告诉你想知道的姓名,但我也要提醒你,这些人个个都是成了精的人物,没有人能抓住他们的罪证,如果事情闹大,最终的替罪羊只能是三个人,我、建设局和交通局的局长,至于另外两个人,没有人能将他们怎么样,最多也就是易地为官!……或许替罪羊没有那么多……有我一人足够!”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那个欧洲之行,这欧洲考察是她摆脱那些人的机会,或许也正是那些人希望她这么做的,如果她真的在欧洲消失,所有的罪全都都可以推到她身上,她隐藏得越彻底,那些人就会越安全。 周宇眼睛闪闪发光,知道这些贪官的姓名,但找不到他们作案的罪证,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绝对有可能的,但他在乎这种可能吗? “如果你参与进来,说不定立刻就会麻烦缠身!”杨素抬头:“你还想知道他们的姓名吗?” 周宇声音中略带讥讽:“你关心我?或者你认为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 杨素愣住,这讥讽她听得出来,她没有资格去关心他。 周宇淡淡地说:“或许我可以问你一句话:你那个情人姓什么?如果你说他……姓邓,我不会太奇怪!”美色与金钱往往联系在一起的,他知道有一个人是贪财的,这个人姓邓!而且要达到她所说的那些条件,能够一手将她提拔到正处级的干部,也只有两个人符合条件,邓市长和林书记,林书记年纪大了,一身正气,想必不会对女人太有兴趣。 杨素呆了…… 月已西天,周宇缓缓站起:“很好,你合作得很全面,现在你可以找地方先躲几天!相信这一点对你而言并不难!” 杨素也站起:“的确是不难,贪官也是有好处的,最大的好处就是多少有几套别人所不知道的房子!” 周宇叹了一口气,他也很难定义这个女人是否无耻了,自己将自己定义为贪官,说起话来还隐隐有讥讽,也不知是讥讽别人还是讥讽自己。 杨素侧身:“我有套房子就在这附近,需要去房间里坐坐吗?” 美女邀请到她房间里坐坐,还特意点明这里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周宇手伸出,抓住了她的手臂,轻轻一拉,杨素只觉得眼前一片光芒乱闪,风声一停,周宇指着前面的高楼:“你所说的住房想必就在这里。” “是的!”杨素眼睛里的惊奇慢慢变成了一种激情(也许是做作的激情):“上去坐坐好吗?” “我可以告诉你!”周宇目光很冷淡:“我送你回来只是不想你被别人发现,另外,你也需要知道,你的危险远未解除,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了!” 狂风一起,他的人影突然不见,消失得无影无踪,黑暗中的杨素呆呆而立,今晚的事情就象做梦一般,她经历了最大的危险、最大的恐惧、经历了情人的背叛、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奇人,明天会如何?会死在杀手手中还是被送入监狱,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属于她的女强人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也许就是她传奇一般升迁所付出的代价! 踏入楼道的黑暗之中,上面的音控开关突然亮了,明亮的光芒在黑暗中是如此难得,但杨素额头居然出了一丝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