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一句话毁一个帝王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1章 一句话毁一个帝王

一块大大的船板无声无息地飘落大海,两人顺着船边悄悄而下,莲花很奇怪,两个大活人在黑暗中掉入大海中,居然没有任何震动,也没有声音,身子一翻,顺利爬上船板,耳朵里终于有了声音,是船上的惊叫,惊叫一起,莲花微微一惊:“他们发现了!” 耳边有淡淡的回应:“是的!” “怎么办?”第二个问题。 回答她这个问题的是船!大船边突然之间亮如白昼,不是火把,而是魔法!几个大大的光球出现在几个老者的手中,映得众人须眉尽现,一个布衣老者站在船边,脸上已经失去了平和的神色而变得狰狞恐怖,正是史比夫!剑圣史比夫!他身边是萨布,须眉皆张,眼如厉电,穿越十几丈的空间,落在莲花微微改变的脸上。 “我发现魔法师这个职业实在是一个有趣的职业!”周宇在指指点点:“你看,黑夜里照明都可以将火把省略!” 莲花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终于给了他一个中性的回答:“我得感谢你冒死相救,但我也得告诉你……你的救援行动失败了!” 对方有的是魔法师,各种属性的都有,在水中,她们一样没有任何机会! 好象为了印证她的话,船头有笑声,冷笑:“公主殿下,你好象弄错了,你是帝国的公主,不是龙宫的公主,回家的路在这里,而不是在海中!”声音穿越十余丈的海面,在呼啸的海风中听得清清楚楚,就象是在耳边说话一般。 莲花没有回答,但周宇有:“你错了!史比夫!公主殿下不想这么快回家,我陪她在大海上玩玩,你就不必相陪了,请回吧!”声音一样平和。 萨布眼有厉芒:“又是你!”直到这时,周宇才给他一个正面像,也给了他一幕难堪的回忆和震惊,这个人打败他别人未必知道,但他自己知道,他也知道上船救人而不被人发觉的艰难,这两样每一样都让人难以置信,让人怀疑,但他不怀疑,因为他知道这一点这个年轻人的确做到了! “是的!”周宇哈哈大笑:“阁下的剑术不错,虽然我很想继续领教,但为了不打扰公主的雅兴,也只好忍痛割爱了,哈哈!” 莲花公主的忧郁好象在他笑声中驱散,一张笑脸慢慢绽放,这个人胆子真不小,也的确镇定,在如此环境下,居然还能平静面对,换了她都不能! 史比夫冷笑:“想跑?你未免太天真!” 他旁边的一个黑衣老者突然双手齐出,顿时海水动荡一片,莲花低声叫道:“水魔法!大魔法师的‘逆水行舟’!”这是一个古怪的名目,作用就是将水中的东西控制住,让它移向魔法师指定的方位,练到高深处,可以让飞流而下的瀑布倒卷,这种夺天地造化之奇功,只有大魔法师才能顺利使用。 逆水行舟?周宇笑了:“你好象挺聪明!我们的确在逆水行舟!” 莲花低头,大惊!水流象听到召唤一般向大船流去,速度急如箭,但船板居然在逆流而上,依然离大船越来越远,这是怎么回事?是魔法师有意放水?还是他……眼睛盯向周宇,但他根本没有任何动作,眼睛盯着越来越远的大船,嘴角还有一丝神秘的笑容,这神秘的笑容一出,他顿时显得高深莫测。 莲花呆呆地看着这张微笑着的脸,头脑乱如麻。 船头的魔法师双手大张,头上乱发飞扬,动作幅度之大,与黄河上拉纤的纤夫有得一拼,但任凭他付出多大的努力,船板就象逝去的时光一去而不复回! 史比夫早已失色,手一挥:“一齐上!”早有四个魔法师在等待他这句话,话音刚落,早已作好准备的四人又是八只手齐出,顿时,大海在呼啸,海中形成几个大大的漩涡,史比夫脚尖在船头一点,突然飞起,这船儿离船板已有二十多丈的距离,但大船比船板高出了三丈多,以他的功力,可以平地飞跃七八丈,但考虑到船高的因素,勉强可以到达船板,公主已是他们的俘虏,胜利本已在握,他当然绝不想放弃。 星光灿烂、海面上火光耀眼,这情景本就象极了节日的烟花,这个老头身子一起,穿空飞越,周宇鼓掌叫好:“空中飞人!漂亮!” 史比夫人在空中,斗气急转,顿时全身上下红光隐隐,红光中一点寒芒就象流星掠过大地,刺向船板,莲花已失色,剑圣的全力一击!虽然这寒芒只有一点,但这一点却是根本,有了这条根,剑芒就能伸向任何方位,甚至同时射向几丈方圆之内,在几丈之内不管是人是魔兽、是肉是石头,统统将被剑芒绞个粉碎,这个老头不想将她带走吗?而是选择埋葬了她再回家? 史比夫的脸越来越近,右手一紧,剑芒准备击发,突然,近在咫尺的船板突然不见了,大惊之下抬头,船板还在前方几丈外,剑芒危急中射出,但速度好象依然慢了一点点,船板继续前行,剑芒哧地一声射入大海之中,耳边有周宇的大笑:“史比夫,你太客气了,送客也没见你这么卖力的!”卟嗵一声,水花四溅,却是史比夫的落水声。 一落水史比夫就感觉水中一股巨大的拉力,身子快速靠近船边,一接近,他手在船舷上轻轻一按,身子飞起,稳稳地落在船头,摇都不摇晃一下,三十多丈外的船板上传来周宇的声音:“好功夫!真好看!”真诚的赞美! 船板还在快速移动,瞬间没有黑暗之中,再也看不到影子。 史比夫身子在微微发抖,是冷吗?不是!是气! 五个水系魔法师双手垂下,也在颤抖?是气吗?不是,他们是累! 一个老魔法师叹息:“好厉害!魔武双xiu!” 最先出手的水魔法师黯然长叹:“小小年纪就这么厉害,这简直难以让人置信!” 史比夫回头:“你确定他用的是魔法?” 魔法师沉吟良久,摇头:“属下无法确定!根本感觉不到魔法元素的波动,对方好象只是将力作用于船板,让船板按他的意愿前行,或许只是一个超级厉害的斗气高手也说不一定!”周宇用的的确是魔法,但他的魔法与自己融为一体,非外力所能感应。 史比夫摇头:“绝对不可能!没有人能有这么厉害的斗气,能够抗拒五个大魔法师而且行有余力!就算有,也绝不可能是他!” 船早已调整方向,在追击,尽管前方什么都看不到,但没有人提出放弃,他们也不敢放弃!就象是一个痴情的男子在苦苦追求一个美女,遗憾的是这个美女融入茫茫人海之中,追寻无门、觅人无踪! 一望无际的大海中,一男一女坐在船板上,本应该是惊险与刺激同在,但在这两人身上好象根本不适用,既没有刺激的意思,更没有惊险的意思,船板很平稳,几十丈之内也没有什么大浪,两人脸色很平和,莲花公主只问了一个问题:“这是怎么回事?” 周宇回答了一句永远都有怀疑、但永远也无法证实的话:“大海是奇妙的,随处都可以有暗流,或许我们正行走在一个暗流,通向某个未知的地方,谁知道呢?” 没有人知道,莲花也不知,或许是吧,或许真的是大海在帮她,天意!这也许是天意,或者是父亲在天之灵的保佑!仰望苍穹,天空浩渺,星空中仿佛有无尽的奥秘…… 周宇的声音传来:“我有一个疑问!” “我知道你有疑问!”莲花双手抱膝:“你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我,对吗?” “是的!我可以猜测王宫里发生了变故,但我不明白,是什么人要如此煞费苦心抓你,你已经流落江湖,不存在对他有任何威胁!” 莲花轻轻叹息:“有些事情不解决,他是不会放过我的!而且……我也不会放过他!” 仇怨还真不浅啊!周宇盯着她的侧影:“这个‘他’是帝王?” 点头! “抓你是因为这个王位?” 略略犹豫一下,继续点头! “这么说来……你是他帝王之位的威胁者!”周宇淡淡地说:“你所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个目的,当帝王,对吗?” 如果是这个目的,她所有的忍耐与坚毅都能得到解释,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代帝王成就帝业往往伴随着无尽的血雨腥风,越王勾践能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终吞吴,韩信甘愿忍受胯下之辱,终成一代伟业,每个成功人士都有着非同人知的忍耐与苦难,这一点周宇不会有任何异议,但一个女孩子家有这么强的权力欲却让他不知如何评价,对yu望太重的人他没有什么好感,为了自己的目的编造一个“义气”的伟大旗帜手段无疑是高明的,但也有些令他不齿! 他希望她给他一个相反的回答,但她没有!一双妙目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终于幽幽地叹息了一声:“你有太多不知道的东西,也无需知道太多,这件事情不是你能参与进来的,也与你无关,对吗?” “是的!你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周宇仰面躺下,不再理她,好了,反正也救了她一回,管她是想做什么,也不管她是如何不坦诚,都没多大关系,将她送上岸,了却这一段行程中建立的友情,他们两不相干! 良久的沉默被莲花打破:“你不高兴!” 没有回答,周宇睡着了。他为她做了这么多,救命之恩暂且不提,居然还是一笔糊涂账,他想高兴,但要高兴好象也不需要向她来表露。 莲花轻轻叹息:“我知道你不高兴,也知道我们是一个团的队友,应该坦诚相见,但我……我不能将这危险带给你!”后面一句话说得好轻好轻,好象根本没打算让人听见,只是自言自语,周宇从来没有想到有人能将一句话说得如此之轻,偏又清晰,他睁开了眼睛,星光下另一双眼睛也在看着他,平静中带着一种神秘! 周宇双手抱头:“看来我们依然有继续谈话的必要!”她这句“不将危险带给你”给了他们继续谈话的基础!因为这句话中有“义气”的成分,她也未必能知道这话他可以听见。 莲花沉吟:“你知不知道与帝王有关的事情都是复杂而危险的事?” 点头! “你知不知道明知有危险还有好奇心是愚蠢的?” 继续点头!这是千古名言!很多东西都是好奇心惹的! “知道这一切你还要听?” 周宇突然笑了:“你知不知道我已经踏入了这个危险之中?” 莲花愣住,终于点头:“是的,你已经踏入了!”自从他们并肩站在船上的那一刻起,这个危险与他们一起站立。 周宇舒舒服服地伸直脚:“危险这东西和死亡差不多,判一次死刑与判一百次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我不希望死时还是一个糊涂鬼!” 莲花轻轻点头:“是这样!……你知道吗?这个帝王之位本就是我的!帝国朝中大员全都知道父王的旨意,准备在我十八岁这一年正式接受帝王之位,连魔神都亲自向我祝贺!” 周宇失声叫道:“魔神?”这个名字仿佛带着神奇的魔力,他进入这个世界,这个名字就伴随着他,代表着无尽的魔力,也代表着所有魔法的终极方向。 莲花习惯这种反应,任何听到这个名字都会失色!但周宇很快恢复过来:“有他支持你,应该一切都已注定,你为何还需要流落江湖,难道还有人敢与魔神对抗?” 莲花缓缓摇头:“没有人敢与魔神对抗!我流落江湖只因为一点:他……放弃了我!”说到这里,她笑了,笑得充满讥讽,补充了一句:“知道他为什么放弃我吗?……只因为我的一句话!因为一句话而改变我的一生,实在是最大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