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地老天荒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62章 地老天荒

第362章 地老天荒 虽然已是盛夏,但湖边凉爽的风儿依然带着春风般的清凉,清晨的凉意与正午的炎热正在争夺这块天地的控制权,周宇走在湖边,身边自然是苏蓉,她今天打扮得好清爽,一件月白色的小上衣将她的前胸高高衬托,里面居然看不到乳罩的轮廓,两只雪白的手臂与她脸上的莹白基本上浑然一体,当然,除了她脸上淡淡的红晕之外。 客观地说,胖姑娘是不适合穿紧身衣的,身材好的姑娘才应该用这种方式将自己的曼妙身材充分展示,她的身材并非一流,虽然她胖得很有特色,很匀称,小腹上也没有鼓起的小肚肚,但身材一样并非一流,她穿成这样,或许是向他表明,她平日宽松的衣服下面并没有掩饰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她鼻尖隐隐有汗水,非常细密的那种,她眼睛里也迷离,充满复杂意味的那种,一个办公室坐了一周了,她觉得自己好象了解他了,但看着他流连于山水湖光之间的飘逸与潇洒,她又觉得自己好象不了解他,他好象对这世上的东西都有兴趣,看小店、看湖上的游船、看路边的美女,当然也看她,但好象又显得那么通达,连好几个美女的眼神他都忽视掉了,这个人如果不是天生的有风度,就是天生的风流浪子!----这是苏蓉的结论! “我们今天的主要任务好象是到湖里划划船!”周宇微笑着侧身:“如果你的主意没有改变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找条小船?” “为什么要改变主意?”苏蓉蓉轻轻擦掉额头的汗水:“湖里的风儿应该好凉快的!” 一条小船儿就在前方,专供游客下湖所用,这船儿也的确小,小得精致,难得的是极干净,连四周遮挡烈日的黄色布蔓都极干净,苏蓉蓉一眼看中,手儿直指这条小船:“就是它!” “这船儿好象都是自己划!”周宇四处打量:“看来今天我还得学一门手艺!” “我也来!”苏蓉一步踏上小船,小船一阵摇晃,小姑娘尖叫着趴下,耳边有男人的微笑:“还是我来吧,你进里面去,里面阴凉些!” 苏蓉小心翼翼地钻进船舱,在舱口回头:“哎,你会游泳吗?” “会!” “要是我掉下去了,你能救起来吗?”是调皮的笑。 “我想可以!”周宇笑了。 “我试试……” 周宇笑道:“这可是在岸边,要试不妨到湖中心去试!”两手一分,小桨象蝴蝶的两只翅膀,轻轻舒展开来,小船离开湖岸,滑向前方,第一次滑出有些偏离方向,但周宇左手的桨略微一偏,立刻修正,第二次划桨就顺利得多,三四次之后,船儿划得快了许多,周宇笑了:“这划船挺容易的,我想我学会了!” “你划得真平稳!”苏蓉娇笑:“如果不是开始那两下,我都会认为你从小就是干这个的!” “目光挺敏锐嘛!”周宇微笑:“我这人别的不行,就是学习能力不差!” “知道!”苏蓉抿嘴一笑:“一下午就将医院概况背下来……小林早把你当偶像了!”这时候突然提另一个姑娘,什么意思? 周宇在船头坐下,目光扫过她的脸:“你呢?” “我?”苏蓉脸红了:“我……我挺佩服的!”逃避式的回避,只是“佩服”,不是偶像! 船儿速度看起来不快,但很快,四面全是水,已到湖心,这是一条狭窄的湖,确切地说象是一条河,河还不算短。 “好大的风!好凉快!”苏蓉秀发被湖风高高飘起,几缕调皮的秀发还在她白玉般的颈上缠绕。目光偶尔相对,她的心突然一震,她捕捉到了什么样的眼神?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充满情意,好象还带着沉迷,就象脚下波光鳞鳞的湖水在轻轻荡漾…… 苏蓉的心有片刻迷失,但很快娇羞替代了迷失,她的头也低下了,心跳加速,这是为什么?一个男人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沉迷吗?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出息了?他爱上自己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她绝没有想到,对面这个男人并不象所想象的那样,这温柔的眼神面对她时,他心里根本就开了小差!他想的是另一幅场景----一幅与这种情况极为相似的场景! 那也是一条河,也是一条小船,他曾载过两个姑娘,妮丝儿和另一个莲心如月的女孩,妮丝儿这时想必已经和莲花一起去了南方,在建造属于他与她们共同的家园,那个莲心呢?是在深宫之中继续练习她的琴声,还是回到那个别墅去过她醉情山水的日子? “哎……哎……”苏蓉轻轻叫道:“再划下去该靠岸了啊!” 周宇一惊,目光一扫,微微发愣,船儿离对岸才十米不到,他居然笔直地将船儿从那边划到这边,完全背离了游湖的主旨而变成了渡河! “丢魂了啊?”苏蓉妩媚的白了他一眼:“朝回划!”她心里这一刻有点甜,这个男人看自己都看丢魂了,连手上在做什么都忘记了,迷男人的滋味……好象也不是那么坏! 船儿在朝回划,很快重新回到湖心,苏蓉叫道:“停下……停下!歇歇吧!” 船儿停下,一瓶水递给他:“累了吧?喝点水!” “谢谢!”周宇接过:“苏蓉,这城市中还有这样的纯自然的湖水,真是相当不错!” “那是!”苏蓉说:“都市中的人也需要休闲嘛,前几年还传说了,有人要将这面湖填平,建造高科技园区,但全城百姓都反对,于是就将湖水保留了下来……哎,你别坐外面啊,到里面来!”他坐在烈日之下,自己坐在阴凉处,好象有些过分! “这船儿实在挺小的!”周宇微笑:“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就进来了!” “这有什么?”苏蓉蓉强行将羞涩变成大方:“进来吧!” 进来,里面的空间就有点小了,一人坐一边,还是膝盖相接,苏蓉两手放在膝盖上,悄悄地将裙子按住,避免调皮的湖风来上一个什么恶作剧,眼睛也不敢与他相接,四处转,突然轻叫:“哎,这船舷上还有字呢!” “有字?”周宇凑过来:“什么字?” “我看看!”苏蓉说:“是个‘天’字,哦,上面还有一个‘老’,老天!什么意思啊?” “我这边也有字!”周宇说:“是地荒!” “老天、地荒!”苏蓉念了几遍:“是不是人名啊?船主的姓名?” 周宇笑了:“或许是一句成语,叫‘地老天荒’!” 苏蓉脸唰地红了,地老天荒!这是情侣间爱情最深的约定,她居然和他研究了好半天,谁在玩这个恶作剧啊?有可能是两个情侣的秘密留言,也有可能是船老大有意的安排,他自然知道这样的小船只有情侣是最喜欢的,在船上偶尔发现这四个字,或许可以加深两人的感情。 “你这边的笔划比较粗,我这边的娟秀!”周宇笑嘻嘻地说:“应该是一对情人,各自留下自己的墨宝……” 苏蓉白他一眼:“乱分析什么呀,你看到是一对……了啊?”情人两个字这时候比较敏感,不提为妙! “分析而已!”没有了下文。看到这四个字,周宇有了一丝不安的感觉,这四个字不应该出现在他们中间的,特别是两个人关系还远没有达到这四个字标准的时候,更不合适! “如果……如果让你也写上几个字!”苏蓉脸上红霞弥漫,支支吾吾地说:“你……你会写点什么?” 周宇嘻嘻一笑:“也许会写上‘海枯石烂’吧,遗憾的是我没带笔,你也没带吧?” “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苏蓉不满地叫道:“带了也不给你用!” “我们好象还不适宜探讨这么深奥的成语问题!”周宇微笑:“走吧,我们到那边去看看!”手指前方,那边是狭窄的港湾,在柳林深处,浓荫笼罩,清新而又别致。 “你的船儿好象只租一个小时吧!”苏蓉皱眉:“要不要先将船儿退了,我们走过去?” “不错,还挺有原则的!”周宇点头:“就走过去,撑着一把小遮阳伞,一路逛过去,想必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小船儿悠悠而回,一把小伞冉冉而开,伞下佳人如玉,旁边帅哥如玉树临风,并肩而过,的确是湖边一道美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