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苏蓉的烦恼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63章 苏蓉的烦恼

第363章 苏蓉的烦恼 行人渐少,路也渐窄,小伞略微倾斜:“哎,外面晒吗?” “有点!”周宇擦擦额头,遗憾的是手中并没有汗水。 “我手有点酸,你来举伞!” “愿意为小姐效劳!”周宇接过汗津津的遮阳伞,身边多了一个近距离的佳人,热气蒸腾,她身上好香,脸上香汗津津,也显得更是动人。 缓步而去,前面已是山区,也许依然是天庐山的某个余脉,这天庐山实在是大,几乎整个天庐地区都或多或少能感受到山的影子,相比较大山而言,湖水就很容易淡忘,现在已经看不到湖水了,一条小河从大山深处流出,清亮!两边的树林,偶尔有蝉声鸣叫,是青石路上最热闹的声音,伞也悄悄收起。 “我洗把脸!”苏蓉跑步而前,在小河边弯腰,大叫:“周宇,水也凉!……嗯,好舒服!”直跑向河中央,碎石之中,两条小腿轻悄地起落,带起无数水花,伴着她咯咯的娇笑,周宇站在河边,面带微笑,这样单纯的游玩,他还是第一次,手伸向水中,也的确挺凉快。 突然,一块石头从空中飞来,看石头的飞行轨迹,必然是落在他的前面水中,周宇笑了,在笑容中,一个水花在前面形成,溅了他满身,河中央的苏蓉蓉笑得象一只小狐狸。 周宇手插在河水中一挥而起,一小条水流射在苏蓉身上,这水流好象准度太高了点,居然直接射在她的左乳上,苏蓉“啊”地一声大叫:“死周宇!” 双手连扬,水流杂乱无章地飞起,周宇身上固然有水,但她自己身上湿得更多,好一番热闹,周宇终于投降:“停、停!” 水还在飞起,姑娘不停! “再不停,春光大泄了啊!” 一句话传出,苏蓉停下了,在水中直跺脚,她身上真的全都湿了,月白色的小上衣都快包不住胸前的豪华了,而且她跺脚更不是时候。一跺脚脚下一滑,尖叫一声扑倒。 周宇身子一滑,越过一丈多的距离,一弯腰,在她的身子与水面接触的一瞬间,左手从水中而起,准确地接住她,水花之中,姑娘抬头,有片刻的沉迷,突然狠狠一推,两人同时一屁股坐在水中。 苏蓉爬起飞跑:“你这个坏蛋,让你也试试!” 后面有人追来,苏蓉尖叫:“不准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喊人了啊!”喊人?还当是强奸了? 跑到石头后面,小姑娘脸终于全红了,为了体现自己的美丽,今天她只戴超薄型的乳罩,现达乳罩简直透明了,坏家伙,他根本是有意针对自己的乳房,第一下的水流真是太准了,她简直能感觉到乳房的震动! “哎,衣服干了吗?”石头后面有声音传来。 苏蓉从石头后面转过来,还好,基本上干了,但她眼睛很快睁大:“你的衣服怎么全都干了,怎么这么快?”这个男人坐在石头上,全身看不出半点下过水的模样,脸上笑得真得意。 “这么大的太阳,衣服干还不容易!”周宇上下打量:“苏蓉,这是不是就叫素面朝天?”她全身上下等于彻底清洗了一遍,自然是所有自然之外的东西全洗掉。 苏蓉宛尔一笑:“就是!本姑娘向来是素面朝天,你难道看不出来?” “本来是看得出来的!”周宇深深吸一口气:“但有一股香味有点拿不准,现在肯定了,这不是香水味,而你的体香!” 苏蓉白他一眼:“你……流氓!” “流氓吗?”周宇瞪她一眼:“流氓会安静地等待女人的衣服干?”不等女人衣服干还怎么着?是用体温来帮她烘干、还是脱下女人的衣服让其风干? “不和你说了!”姑娘叫道:“再说就真的成流氓了!……哎,我们到那边看看,好不好?”指着前面的山坡,认真地和他商量。 “一切听你的!”周宇提起她的小包,当然还有遮阳伞。 “也还别说,在河里闹一回,身上舒服多了!”苏蓉前面开路,直上山坡,凉风吹来,她双臂张开,如飞天仙子:“哎,张开双臂拥抱大自然,真的能忘掉所有的烦恼呢!……你试试!” 周宇打量着她:“我看不出你有什么烦恼!” 姑娘大眼睛睁开:“人家非得哭才成吗?”她是真的有烦恼!这几天,她母亲最少和她谈了三次话,与另一个学校的某位学生培养培养感情,这是一名真正的好学生,长得帅,学识也好,而且极有修养,虽然妈妈没有说出来一个最基本的东西,但她知道:妈妈看重的其实不是这些,她看重的是这个学生的家世,省委书记的独子----廖彬! 她爸爸与这个省委书记曾是同学,两家也常有往来,只是后来两人选择了不同的道路,而且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她爸爸将爷爷留下的产业扩大了十倍开外,而那个叔叔从一个不起眼的办事员上升到一方诸侯,妈妈没有就生意场中的相互关照作世俗的说明,而是着眼于那个一眼看中她的白马王子作了若干阐述:1、有作为,与一般纨绔子弟大有区别;2、正派,绝不象一般高官子弟一样,到处寻花问柳;3、有学识;4、彬彬有礼;5……反正结论是一个:这年头,这样知根知底的好男孩比凤毛麟角还少,错过了会后悔一世,下一世如果能有意识还得继续后悔…… 母亲有千般说法,每个说法她都认可,而且她也真的喜欢这个男孩,遗憾的是,这种喜欢就象对哥哥的喜欢一样,与他在一起,她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爱,也真的有过隐晦的表白(他接受的绅士般的表白方式),但她找不到恋爱时的那种心跳的感觉。 这就是她的烦恼! 不但有烦恼,而且有困惑! 她的困惑就是:眼前这个男孩,这人的底细她略知一二,是一个打工的,没钱是必然;找到工作的第一天就请小林喝咖啡(医院里的传言),风流性格只怕是板上钉钉;这么年轻就出去打工,还找不到工作,肯定不是好大学毕业的学生,能力也有限,家世自然也好不了,这样的男人与那个能让人后悔一世两世的白马王子相差太大,但为什么能让自己一见就心头发热,哪怕面对他的风言风语也不会真的生气? 是自己的审美观真的出了问题,还是真的叫异性相吸----与她所结识的人反差越大越有吸引力? 要不要趁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好理顺一下自己的思绪?如果是审美观出了问题,或者长期养尊处优让自己的心理产生了某种不太健康的叛逆心理,也的确需要调整,但偶尔碰到他探究的眼神,她又觉得心里好乱,山坡上拥抱大自然给了她某种宁静,但纷至沓来的心事又让她的宁静变得一片杂乱…… “你家里好吗?”她脸上隐约的改变,好象是想到了一些烦恼事,结合她利用暑期打工的事实,周宇有一个猜测,莫非是为家里担心? “好着呢!”苏蓉说:“你呢?” “我?”周宇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但草丛中的一个小白兔突然跳出,帮他解围,他还来不及转移话题,苏蓉先大叫:“小兔!” 大叫声中,那只小白兔猛地一惊,在离他们一丈远的地方停下,红色的眼珠呆呆地看着他们,嘴唇上的长须轻轻颤抖。 苏蓉好激动:“哎,小兔,过来……”轻轻招手。 小兔两条长耳朵竖起,慢慢地走上两步,苏蓉又是高兴又是紧张:“来……来……” 但她一紧张,小兔也紧张起来,突然朝旁边一跳,飞快地钻向草丛中。 “周宇,快抓住!”她自己也在朝前面跑,伸出两只小手,但她的速度明显追不上这突然跳出来的小精灵。 周宇微微一笑,手一挥,一道无形的风墙突然挡在小兔的前面,小兔猛地弹回,飞快地朝苏蓉胯下钻过,苏蓉一声尖叫,回头就跑,好家伙,被这小东西吓住了。 刚刚跑过来,周宇手举起,手中一个小动物在挣扎,正是那只小兔。 苏蓉喜笑颜开:“给我!”一把抱住,娇嫩的脸蛋紧贴在小兔子雪白的毛上,脸上全是欣喜:“周宇,你找点草来,它嘴唇在动,肚子饿了呢!” 于是,周宇只有帮她满山坡找草,找的自然是最嫩的草,嫩草放在她雪白的手心,苏蓉皱眉:“它怎么不吃啊?” 周宇笑了:“也许它不习惯被人提着脖子进食吧?” “哪有?”苏蓉分辨:“我抱着它呢!”她的确是抱着,只是抱的姿势有点古怪而已。 “你放下来!”周宇说:“它肯定跑不掉!” “你说的,要是跑了找你要!”

上一篇   第362章 地老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