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残疾女孩的坚强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68章 残疾女孩的坚强

第368章 残疾女孩的坚强 早饭后的湖边是节假日最热闹的时候,周宇一人独行,明天要向苏蓉交差了,自然是上班时交给她一只小兔子,这种兔子好买,只要时间足够,一只兔子与请一个女孩喝咖啡价格相当,而时间对于周宇而言正是用不完的!----这个周末也总得找点事做,顺路看看昨天的风景也是美事! 风景依然,依然清静,偶尔有一两对情侣,看到他过来,稍微分开一点点,立刻又沾上去了,前面就是那个美丽的小村庄,一边空阔的泥土路还是原生态的,没有水泥也没有沥青,但还比较平整,路两边固然是青草遍地,路中间也有顽强的小草在生长,将一条宽阔的路划分成两道平行线。 这是一条通向另一个方向的路,路上看不到机动车,最多也就是一两辆摩托车飞驰而过,车上的男女尽情展示自己的风姿,高高飘起的头发也彰显生命的活力。 前面就是那个小院,轻轻推开,院子里很安静,没有小兔、小狗,对面山坡上偶尔有草丛晃动,想必是这些小家伙在戏耍,好洒脱的放养方式,平时自己出去玩,到正午时回来避避烈日,到晚上再回来住,简直比人类还快活! 轻轻敲门,里面有声音传来:“谁呀?” 正是那只鹦鹉!周宇笑了:“过路的!” “谁呀?” 又来了!周宇皱眉:“跟你说不清,叫你家主人出来!” “谁呀?” 周宇在等待,但等了半天也只是里面不厌其烦的“谁呀?”怪了,她不在家吗? “姑娘!……你在吗?我想买兔子!”声音不小,整栋楼房都能听见。 “婉儿!” 里面有声音回答,依然是那只鹦鹉! 周宇有兴趣:“婉儿?你家主人叫婉儿?” “婉儿!”或许是肯定! 周宇笑了:“谢谢!你总算说了一句有用的话!”手一伸,一张五十元的票子从门缝中塞进去:“钱我可是给了,兔子我自己捉!” “坏蛋!”里面居然有骂声,也许是捉兔子给了它某种依据。 “给了钱了!”周宇叫道:“给钱就不是坏蛋!” “坏蛋!”…… 懒得去理它,周宇大步而出,嘴角有了笑容,自己居然和一只鹦鹉纠缠半天,想想怪有趣的。走到山坡前,草丛里一只小狗跳出,汪地一声大叫,一只小兔子飞快跑出,也许是昏头了,居然直接跑到周宇面前,周宇手一伸,准确地抓住,提起,不错,真的和贝贝一模一样,满意下山,从院子前经过,突然他愣住了,院门大开,一个姑娘坐在轮椅上,向他微笑,正是那个姑娘。 手提别人的东西,主人突然出现,周宇微微有些尴尬:“我给了钱的,姑娘看到了吗?” “给!”姑娘手扬起,自然是那张钞票。 “怎么?”周宇愣住:“今天不卖兔子吗?”或许是她不喜欢这种不见面而自己捉的购买方式! 姑娘上下打量他:“你昨天买过的,今天为什么又回来?” “不好意思!”周宇抓头:“小兔子跑了,那个小姑娘拿我是问,非得给她再买一只不行!” 姑娘笑了,与她见了两次面,这还是她第一次笑,一笑起来动人极了:“你知道你手上提的这小家伙是谁吗?” “谁?”周宇仔细打量:“不就是小兔子吗?不是兔子还是小狗不成?” “小兔子也有名字的!”姑娘眉毛都弯了:“它就是贝贝!昨天跑回来了!” 周宇愣住,小家伙昨天野外失踪,原来是自己回了家,而今天居然恰好跑到他脚边,天意! “自己的小兔子自己不认识,还另外花钱来买,你真是……”掩嘴不说,但后边有鹦鹉补充:“笨蛋!” 倒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姑娘连忙瞪鹦鹉一眼:“丽儿,不准插嘴!”转向周宇,轻轻皱眉:“我也没教它骂人的话,它偏偏就学会了,对不起啊!” “很不错,自学成才嘛!”周宇走近房门:“丽儿,佩服!” 丽儿歪着脑袋看他,不出声了。 “你刚才在家啊?”周宇回头。 “刚才在楼顶,一时下不来……”姑娘不好意思地说:“下来后,你已经走了!” 周宇大汗,幸好自己给了钱,如果看家里没有人,自己上山去捉上一只开跑,哪怕是捉的自己的兔子,人品可就一钱不值了,自我解嘲:“我还以为你出去了!” 姑娘轻声说:“我又能去哪呢?都好久没出去了!” 好久没出去?周宇看着她略显苍白的脸,心头掠过一丝悲哀:“这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好吗?” 姑娘愣住,耳边传来他温柔的声音:“我推你!” 姑娘本已在摇头,但一接触到他关心的眼神,不知如何心中微微一乱,轻轻点头:“谢谢啊!” 轮椅轻轻滑出院子,这院子高出路面不少,也许这正是平日她最难攻克的难关,但在周宇手下,几乎没有任何震动,外面是绿色的草地,没有什么杂树,只有柔软的草丛和高大的枫林,山风吹来,姑娘秀发飘扬,她的声音轻轻飘来:“你女朋友怎么没来?” “她今天可能有点事吧!”周宇说:“你叫婉儿,对吗?” “是丽儿告诉你的,对吧?”姑娘脸上有了微笑。 “是啊!”周宇也笑了:“这小家伙还懂不少东西呢!” “我告诉你啊!”提起丽儿,婉儿兴奋起来:“她可聪明了,去年她受伤了,被路路咬伤的,我帮她治好了,她就再不离开了,我教她什么她都能说,还会唱歌呢!” “路路又是谁呢?”周宇微笑:“是兔子还是狗?” “当然是狗了!”婉儿说:“你见过兔子咬鸟儿啊?” “看来你的家庭成员不少,一一介绍一下?”周宇推着她慢慢上了小坡。 “家庭成员?真有意思!”婉儿娇笑:“它们真的是呢!我一个人在家,如果没有它们,只怕我早就……”没有说下去,笑声也停止。 “你父母亲人都不在身边,对吗?” “他们因为一场突然事故,过世好多年了!”婉儿的声音好轻,充满悲凉:“那时我还不到十岁!” 周宇停下了:“你的腿也是那时候坏的吗?” “不是!”婉儿摇头:“我的腿是……先天性发育不良!” 先天性发育不良?是小儿麻痹症吗?周宇不清楚,他也失望了,以他的神功妙法,世间应该很少有自己不能治的伤,哪怕是神经萎缩,他的能量或许也能解决,他本也存心想帮她一把,但冒出一个先天性发育不良来,就不是自己能治的了,发育……这东西有其自然的规律。 “这也没什么!”婉儿说:“我能照顾自己的,真的!” “自然是真的!”周宇温和地说:“你不但能照顾自己,还能照顾这些小动物,这满山的小动物,如果换了我来照顾,肯定比不上你!” “你在安慰我!”婉儿轻轻抬头:“知道我为什么要养这些小动物吗?” “我想我知道!”周宇说:“你也要生活!” “是啊,这些小动物就是我的生活来源!”婉儿轻轻地说:“但最初养这些动物的时候,我并不是为了生活的,而是因为……只有在照顾它们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不是世界上最弱小的东西,还有比我更脆弱的小动物!” 一个十岁的残疾女孩,是不是就是最弱小的?在人类世界中或许就是,但这个女孩却找到了安慰自己的方法:将自己与小狗、小兔子比!从中找到生活的信心!周宇感慨地说:“你一点也不弱,我觉得你是最了不起、最坚强的女孩!” “我知道你在鼓励我,但……”婉儿看着山坡下自由来去的人,轻声说:“但正常人永远也不能理解残疾女孩的坚强!” 女孩坐在轮椅上看着天空飞行的鸟儿,也看着山坡下奔跑的人群,目光中又有了熟悉的向往,坚强!是的,正常人只能用这种言语来激励她,来肯定她,但又有谁能真的明白,这坚强背后有多少艰辛? “谢谢你今天推我出来看看!”婉儿说:“回去吧,我自己能下山!” “不!”周宇抓住她的轮椅:“我送你下山!” “天下值得同情的人有太多!”婉儿淡淡地说:“你不需要同情我,我活得很好!” “你值得同情吗?”周宇瞪她一眼:“你有楼有院子,简直是别墅,还有几百只宠物,简直是最奢侈的生活,比我强得太多……不行!遇到这么一个千金大小姐,又为她忙了半天,总得有所收获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