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海底的蓝色精灵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2章 海底的蓝色精灵

周宇盯着这张略带一丝自嘲的脸:“这或许真的是笑话,不过,我还真喜欢听笑话!” 莲花目光落在大海上,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那是我十八岁生日之前三天,魔神来到了莲花殿,对这个帝国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我同样感觉振奋,我也知道接任帝王位必须得到他的支持,因为全国的魔法师基本上都是他的门徒,在魔法师的心目中,他远比我这个王位继承人的地位更高……于是,我接见了他!很有几分紧张,但他的第一句话就打消了我的紧张,他告诉我:‘你母亲已经告诉我了,祝贺你,三天后就是你的登基之日!’我向他表示了谢意,并真诚地向他请教治国方略!没想到就是这个请教引出了事端……” 淡淡的星光下,茫茫大海中,莲花脸色平静如水,仿佛讲着一个外人的故事:“他先问我关于目前国事的看法,面对这个帝国最有本事的人,我没有隐瞒自己的观点,我告诉他:这个世界上的普通民众生活太苦,受到了方方面面的盘剥,我登基之后,会制定办法来约束各上层人士的行为,保障全国民众有一个和平而安全的生活!因为,普通民众才是这个国家的主流,他们也同样是这个国家的子民!”说到这里,她好象陷入了往事之中,良久不再说话。 周宇心中微微一动,是啊,这或许就是解决这个世界问题最好的办法,这个世界最大的问题就是人的yu望太重,其实这不只是这个世界才存在的问题,在任何地方都存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yu望,因为这yu望本就是人的劣根性,只不过在别的地方,人的这种yu望受到控制,不可能为所欲为,对普通民众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危害,如果由帝王制定办法来约束方方面面特权阶级的行为,就是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在这个地方完全没有规范,谁的实力强谁就有发言权,需要的就是建立规范,她所谋划的正是建立这个规范! 高明啊!简直和自己想的完全一样! 抬头,由衷地赞叹:“你这个办法的确是好办法,请说下去!” 莲花公主霍然回头:“你也这么认为?” “是的!”周宇正色道:“一个帝王如果能够心怀天下百姓,才是真正合格的帝王,心怀天下是基础,法治才是关键!有了各种制约措施,才能真正保障普通百姓的生命与财产安全,也才能让全国人民真正过上安定的好日子!” 莲花目光闪烁:“这两年来,我一直都在反思,也在问自己:我错了吗?不应该这样吗?但没有人给我作出回答!” 周宇轻轻一笑:“我可以给你作出回答,在这个世界上,能有你这种想法的王位继承人绝对了不起!我真诚地佩服!”他能看出这一点只因为在那个世界,法治早已是家喻户晓,而法治替代人治也只不过一百年的光阴,这个地方虽然遍地是魔法师和武士,但文明程度远远不如那个世界,帝王本就是人治的代言人,而她能够跳出人治的圈子而探索法治之路,的确是了不起。 “不管你这话是否是安慰我,我都感谢你!”莲花真诚地看着他,有一种如逢知己的感觉。 周宇微微一笑:“说下去吧!或许我已经猜到了,魔神并不接受你这个观点!” 莲花轻轻叹息:“他当时什么都没说,但在第二天,他就公开宣布:支持我姐姐!” 她姐姐?现任帝王是一个女的?周宇微微皱眉:“这个王国的传统是女的继承王位?” 莲花略带惊讶:“这个国家一向是女王主政的,你不知道?” 周宇点头:“我对国家大事一向不敏感……魔神放弃了你,你就没有丝毫的办法?” 莲花缓缓点头:“是的!虽然他不在朝中为官,但朝中要员全都是他的人,而且各地城主十有八九也是他的人,他这一转向,原来支持我的官员也立刻转向,全都投到我姐姐的旗下,一夜之间,我众叛亲离,身边只剩下三名武士!还有一个就是我的老师!……登基仪式没有取消,依然定于三天后新王就位,只不过主角换成了我姐姐,我母亲迫于压力,也同意了各位官员的意见!”说到这里,有了几分黯然。 周宇点头:“人行顺风、船行顺水,趋炎附势者比比皆是,朝中之事向来如此,你……你也不必过于在意!”依他看,这事情已成定局,她说的是三天后登基,现在她在外界已经流浪了两年,新帝早已登基而成为旧帝,各地要员全都支持这位女王,她一个流浪之人绝无实力重新登基,既然不能,又何必浪费力气? 莲花点头:“登基之事我早已不作指望,也并不想重新作回女王,但我……但我不能忘记我的仇恨!……朝中大事一定之后,我就预测到我姐姐不会放过我,连夜逃亡,果然,我们刚刚出城,姐姐的追兵就已到,我身边最后的三名武士全部战死,在老师的护卫下,我们逃进了深山,但敌人依然追入了深山之中,在夹山峰一战,我老师……帝国最正直的大剑圣也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而且我事后得知,就在我逃跑的那个晚上,我母亲……我母亲也被她亲生女儿所杀,只因为她不同意姐姐追杀我的决定……” 周宇耸然动容,亲生女儿杀掉自己的母亲,还要杀害自己的亲妹妹,只为了让自己顺利登基为帝,真正是心如蛇蝎、令人发指! 两行清泪在莲花白净如玉的面颊上缓缓流下,她的声音也带着浓浓的伤感:“我老师虽然与我名为师徒,实如父女,我父亲在我三岁时就离开了我,一直是他将我带在身边,传授我武艺,也教给我做人的道理,但一天之内,我唯一的两个亲人都离开了我……我……我不能放过她!” 周宇缓缓点头:“如此蛇蝎心肠,该杀!所以你就组织义气团,想壮大实力与她对抗?” 莲花袖子掠过,脸上的泪水无影无踪,眼神也清冷如水,声音中没有了半点忧伤:“凭我的实力无论如何壮大都不会是她的对手,所以我得找一个人,一个唯一能帮我的人!” 周宇心中一动,找人?是谁?莫非是这个世界另一个支柱? 莲花看着他的脸色,淡淡地说:“你想必已经猜到了,我要找的人是……剑神!只有他才能与魔神对抗,也只有他手中的剑神令才能号令天下武士,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的老师就是他最钟爱的弟子!只要找到他,他自然会为我复仇,也为他自己的弟子复仇!” 周宇平静地说:“你找不到他,是吗?” “是的!”莲花点头:“他已经闭关了十多年,我知道他闭关的位置,但到不了他的面前,因为这是一条最危险的路,有各种顶级魔兽守护,只有在人数够多,实力够强的情况下才能接近他的洞府,这就是我拼命增加实力、拼命吸收人才的原因,因为他们能帮我实现梦想,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梦想,也是我上次没有告诉你的秘密!” 周宇仰望苍穹,终于低头,看着星光下充满坚定信念的眼睛,缓缓地说:“你会实现你的梦想的!我帮你!” 莲花轻轻摇头:“你打算怎么帮我?” 周宇仰面躺下:“我想想再说!”果然在想! 以他的功力,直接问明剑神闭关之地,带着她直到他的洞府前,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敌人势力之大也非他原来所能预测,一般魔法师不在他眼中,但高级魔法师自有其门道,决不容轻视,一个魔导师已是非同小可,魔导师上面有大魔导师,还有魔神,魔法之神!决不会徒有虚名,更重要的是敌人人数极多,如果他同魔神对抗,跳出来与他为难的恐怕不仅仅是魔法师,还有武士,在剑神没有见到之前,这些武士一样是他的敌人,见过史比夫的剑术和武功根底,周宇对武士同样不敢轻视,一对一他不会惧怕任何人,但一对一百就有些狂妄了,一对一万乃至几万、几十万又如何? 知道了敌人的强大,他有一个迫切的愿望,再次提升自己的实力!如何提升?这是魔法世界,提升魔法力或许是最直接的选择,火魔法自己已到顶点,土魔法元素估计是在地底,如何吸收是一个大难题,在土中他一样什么都看不见,风元素又在何处,空气中倒是有,但太单薄,要达到火元素这样的威力,实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光明元素也一样,黑暗元素还半点门都摸不到,魔神据说也是精通六系魔法的,这个“精通”不管“通”到什么程度,起码种类比自己多一样,或许自己还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眼前只有一样魔法可以一试,就是水元素!这里是大海,虽然水面上看不到有多么浓的水元素,但海底或许会有,可以先试试看!他是仰躺着的,手很自然地从头顶伸过去,从船板上插入水中,眼睛微微闭起,丹田的六芒星在缓缓旋转,这一旋转,右手一股清凉的能量传来,正是水元素,但数量明显不太丰富,这可不太理想! 突然睁开眼睛:“莲花!你不想洗个澡吗?” 莲花愣住,她又如何不想?在火山口训练了近十天,身上早就臭了,只是多年来江湖漂泊生涯让她对自己没有了干净的需求,也不愿意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肌肤,这时听他一问,顿时有了几分奇怪的感觉,他在起什么歪念头? 周宇嘻嘻一笑:“你如果没有洗澡的意思,我就不客气了!先洗!”身子一缩,直入水中,大叫:“真舒服!好凉快!”哧地一声没入大海深处。这一钻入大海,立刻象箭一般直射而下,沉入海底。 黑暗而幽深的海水在他天眼之下看得清清楚楚,无数的鱼儿在自由自在地游动,鱼儿身上有流动的蓝色小精灵,这就是水元素,越朝下水元素越多,接近海底,前面蓝光隐隐,周宇大喜之下直射而过,穿出几十丈,他在水中翻了个跟头,那里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海沟,一条蓝色的光带在沟中弥漫,不知有多深,也不知有多长,周宇在水中缓缓伸出手,九转神功的逆向运功法! 功力一运,他清楚地看到面前的海水形成一股暗流,那条蓝色光带刹那间射向自己的面前,钻入体内,清凉至极,也纯净无比,周宇闭上眼睛,这股水元素一进入体内立刻直射丹田,压缩,再压缩,海底形成了新的奇观,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海水中,虚空而立,在他的手与这深深的海沟中架起了一道蓝色的桥,桥上流动的是美丽的蓝色小精灵。 六芒星在转动,但时间仿佛停止了转动,周宇完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他的心神完全沉入眉心,与周围的大海融为一体。 莲花一个人坐在船板上,风浪渐大,也许在他离开的时候起,风浪就大得多,风浪一大,这船板就不再是浮动的陆地,而是一块木板,她的衣服已尽湿,这衣服一湿,莲花感觉全身发痒,洗澡的yu望再也无法控制,身子一缩,她的人已在水中,清凉的海水仿佛是无数只温柔的小手,轻轻抚mo着她柔嫩的肌肤,莲花也闭上眼睛,身子在海浪中起伏,一只手牢牢地抓住船板,时间对她也不存在。

下一篇   第33章 死亡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