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隐形翅膀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72章 隐形翅膀

第372章 隐形翅膀 “周宇!”罗秀声音很坚决:“你不能将这件事情告诉蕾儿!……会加重她的病情!” 周宇一惊而醒:“你放心,苏蓉都知道用精神疗法,我自然也明白!” 那边有笑声传来:“蕾蕾,今后这贝贝放你这儿了,姐姐来负责它吃的东西,你陪它玩,好不好?”都称“姐姐”了,称呼有点乱! “好!”是响亮的回答:“我陪它看漫画,你不知道,我妈妈好会画画的,画的小兔子可爱极了,哦,在这里,我找给你看……” 罗秀脸上露出了笑容,周宇也笑了:“苏蓉,我先走了,你陪蕾儿玩一会……顺便说一句,你今天的工作我包了!” “太好了!”苏蓉喜笑颜开:“去去,别打扰我们!” 罗秀笑了,这两个新来的同事实在是太可爱了!在她心目中,凡是对女儿好的人就是她最喜欢的人!但这两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拍她这个主任的马屁吗?如果是,算得上比较精明,但不管出发点是什么,他们都是可爱的! 中午,两条人影站在树荫下,苏蓉脸上红扑扑的:“昨天你的电话一直接不通!” “告诉你了!”周宇苦笑:“我去了山里,帮你满山找兔子!” “撒谎!”小姑娘很精明:“山里一样有手机信号的!” “你能肯定这么大的山什么地方都有?”周宇皱眉:“或许我所在的位置刚好没有信号呢?” 这个说法没有人能反驳。苏蓉转移话题:“中午吃什么?” “你想必是吃点工作餐,至于我,另有安排!……再见!”周宇挥手。 “另有安排是什么呀?”苏蓉不放松:“我们一块去!” “不必了吧!”周宇说:“我挺忙的,要吃饭,还得为你的贝贝准备点嫩草,我觉得自己简直是一名公仆,而且还是连人带宠物一起服侍的那种……”声音中,他居然跑得挺急,片刻间就跑了十几米。 苏蓉直跺脚,跟出三步停下:“哦,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去吧!” 这么好说话?周宇微微一愣,回头,小丫头居然真的转身而去,放心!大步走向堤岸,但他决没有想到,就在他悠闲地走在堤岸之上时,医院某个房间里有一架高倍望远镜正在观察着他,苏蓉脸上有怀疑,他为什么选择这条老路?弄点青草哪里弄不到?偏偏跑那么远?还有,这只小兔子真的就是她丢的那只吗?会不会是他又偷偷地去了那个女孩那里,另外买了一只?买就买,见面就见面,她也没那么小心眼----当然最主要的是那个残疾女孩还够不上让她小心提防,但他为什么要隐瞒?隐瞒就有问题! 周宇大步而行,进山对他而言只是一次散步,自然够不上使用惊世骇俗的身法,施施然走到院子外,进门,轻轻一敲门,里面有熟悉的声音:“谁呀?”依然是鹦鹉丽儿! “混饭的!” 这话换来的是张雅的噗哧一笑,但这屋里没有笑声传来,只有笑脸,门轻轻打开,婉儿坐在轮椅上,看着他微笑。她脸上有了红润,笑容也有了独特的魅力,已经很难将她与一个生活在轮椅上的姑娘联系在一起。 “看你的脸色不错!”周宇微笑:“昨晚想必睡得不错!” “不,我昨晚睡得差极了!”婉儿摇头:“我今天就想问问你,你昨天给我喝了什么东西,害得我大半夜都不安生!”昨天他一离开,她就觉得全身异样,上半身倒是舒适极了,但下半身却又痛又痒,好象还隐隐肿了一些,折腾大半夜才总算睡着,一觉睡到天大亮,是她十年来醒得最迟的一次。 周宇脸上的笑容冻结,缓缓地说:“告诉我,有什么感觉?” 婉儿嫣然一笑:“我的感觉就是你在害我!……不过,瞧在也没什么后遗症的份上,我原谅你了,进来吧,饭准备好了!” 饭很香,饭后的茶依然香!周宇没有接她递过来的茶,却是端起两杯深红颜色的饮料,一杯递给她,一杯自己握在手中:“如果这是害你的话,我愿意陪你一起受害!” 婉儿接过,久久地看着他:“为什么非要我喝这种奇怪的东西?” “这是我在山里采摘到的东西,我喜欢有人与我分享!”周宇手伸出,轻轻一碰杯:“为分享而干杯!” 婉儿举起杯子:“干杯,干杯!不就是一点饮料吗?喝了!”神态颇有几分壮烈! 杯子放下,周宇微笑:“我再推你出去走走!” “还到山上去吗?”婉儿声音好轻。 “是的!” “我不想去!”婉儿轻轻摇头。 “为什么?”周宇不懂,她昨天反应还算正常,颇有几分久困的女孩对外界的向往,但今天为什么变了呢? “不想就是不想!”婉儿说:“非得听一听理由吗?”她心里好乱,昨天被他推上山可以说是他一时的头脑发热,但今天再来一次就不那么容易解释了,她不敢去猜测他的意图,也不愿意让自己一颗本已悄悄越轨的心变得更加难以回头,与他得保持距离,这是她今天一起床后的决定。 “我不想听你的理由!”周宇淡淡地说:“今天你得再陪我一趟!”手一推,轮椅无声地滑出,在婉儿“哎哎”的大叫声中出了屋。 周宇回头:“带钥匙了吗?我锁门了!” “带了!”婉儿无奈地接受这个事实。 “好习惯啊!”周宇点头:“以后我推你出门之时,可能就不问这句话了,直接锁门!” 婉儿苦笑:“你知道吗?你很……霸道!” 周宇哈哈大笑:“挺不错的评价!”大笑声中,一条高大的人影推着闪光的轮椅直入柔软的草丛,偶尔还有清脆的笑声传来,是转弯比较急的婉儿,她的“委屈”和“无奈”已经在山间的清风中消逝无踪。 山顶上,婉儿看着天边的云彩,也看着展翅飞扬的小鸟儿,偶尔扫过身边男人的笑脸,目光快速回落,重新飘向远方,心中的思绪象云朵一样飘忽,耳边有男人温柔的声音:“你知道吗?每个人都有一双翅膀,每个人也都能飞起来!” 婉儿轻声说:“我也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小时候,我总认为自己的翅膀就是双脚,但现在,我改变想法了,我觉得这双翅膀是我的眼睛!我看到了很远,视线所到之处,我也可以到达!” 两人排而坐,仰面看着天上的云卷云舒,四周一片平和,只有小鸟儿偶尔跳过,留下一两声清脆的鸣声,又消失在草丛与树林之间…… 目送他离开的身影,婉儿坐在院子中久久出神,真的是“视线所到之处,人也能到达吗?”她的视线能够到达他身上,但她的人却不能,这个男人很“霸道”,很“难缠!”她无法拒绝他的邀请,但她能做到一点,将他定位于“热心的朋友”这样一个角色上,只有这样,才不会愧对他的女友,才不会给他带来麻烦! 送他离开,她没有说“再见!” 第二天,他没有过来,婉儿呆呆地看着外面半天了,中餐时间早过了,她没有一点食欲;第三天,他依然没有来,婉儿呆呆地看着丽儿,第四天,外面的敲门声终于想起,丽儿“谁呀”两个字在这一刻是如此可爱,门轻轻打开,在门大开的瞬间,她的脸变得容光焕发,外面的周宇微笑:“看来还不错,昨晚睡得好吗?” 婉儿咬着嘴唇:“你这人……怎么每次来不是吃饭就是睡觉……”突然声音停止,脸上血红,天啊,口误! 周宇哈哈大笑:“说吧,说吧,我没有误会!” “你敢!”婉儿叫道:“我敢误会……我……我就不当你是朋友了!” “太好了,这么说,我们还是朋友!”周宇走进屋:“饭做好了吗?如果还没有,我不反对共同动手!” 厨房里,婉儿在做饭,周宇在旁边看,看得充满感慨,这个姑娘做事实在干脆利落,虽然是坐着干活的,但每个动作都是那么精准,轮椅轻轻一滑就滑过厨房的空地,出现在桌边,切菜,再一滑,到了煤气灶旁,香味开始飘逸,与一般女孩相比,绝不逊色,他根本什么都帮不了她,悄悄退出,外面是一个书房,里面有好多复习资料,居然是大学的课程,还有好多哲学书,或者名人名言,桌上也有一台电脑,收拾得干干净净,连键盘的每一个键都是一尘不染。 身后有声音传来:“我在自学大学课程,还有最后一科没过,十月份就可以过了!” 周宇回头:“你十岁后就全靠自学吗?” “嗯!”婉儿说:“我觉得人还是得掌握知识的,哪怕做不了一个正常人,我也希望自己除了肢体之外,与别人没有区别!” 一个人真的是有翅膀的,但眼睛未必就是翅膀,人心有时候才真的是一个人的翅膀,只要有心将日子过下去,就真的无所不能!正常人能做的事情,她能用自己的方式做得很好,失去腿功能让她远离校门,但她心中的翅膀将她引上了知识的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