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按摩的销魂与失落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73章 按摩的销魂与失落

第373章 按摩的销魂与失落 房间并不大,但每样东西都收拾得那么干净整洁,收拾干净的结果就是房间显得宽敞明亮,明亮的房间里,周宇目光落在轮椅上这一双小脚上,天比较热,但这一双脚依然没有暴露,她的裙子也许是适应现代女性的标准模式,但穿在她身上明显不能完全合适,因为她的双脚并不标准,上身合身的裙子下身必然太长太长,太长的结果就是将裙子下摆一直延伸到轮椅下方。 这双脚如果真的是她的翅膀的话,是不标准的,也是隐形的! “你在看什么?”周宇暗中的窥视没有瞒过婉儿,一男一女在房间里,姑娘的一颗心剧烈跳动之时,自然也格外敏锐。 “看你!”周宇也懒得掩饰:“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想看看……你的脚!” “啊?”婉儿脸上泛起红晕,但红晕很快消失,变得有点白:“这双脚是最丑的一双脚,你不用看就能知道。” “听过灰姑娘的故事吗?”周宇微笑:“她在柴房里劈柴做饭的时候,所有人都说她是最丑的姑娘,哪怕没有见过的人也都这么说。” 婉儿轻声说:“我知道你想说……等她换上高贵而美丽的礼服,换上那双美丽的魔法鞋子的时候,她会变成最美丽的公主!……但你错了,她的美丽被破烂衣服掩盖,而我……我用一条裙子掩盖的,恰恰是它的丑陋!” “讲童话我好象不是你的对手!”周宇笑了:“但我记得你说过一句话的,我们是朋友,朋友就会坦然面对对方的一切,包括美丽与丑陋,你不觉得应该是这样吗?” 坦然面对对方的一切,是什么意思?他有什么理由非得面对她的一切?甚至有什么理由非得成为她的朋友?世上有亿万人,与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朋友的,婉儿久久地看着他,轻轻叹息:“论辩论我好象不如你……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当我是朋友,你该知道,你和我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周宇微微一愣:“不是一个世界,莫非你是天上的仙女?” 婉儿幽幽地说:“你见过这样丑的仙女吗?我的意思是:你是站立在天地之间的人,而我只能仰起脸来看这个世界!……哪怕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哪怕是一个乞丐,我都得仰面来看他!”以她在轮椅上的高度,也的确可以这么形容。 周宇蹲下来,高度与她完全平行,双目平视她的脸:“现在我们是不是平视了,如果要我仰视你也容易,我这就躺下来!” 他脸上有笑容,但这笑容中没有调侃,而是真诚的,婉儿看着他的眼睛,心头悄悄浮起一丝湿意,他愿意为她而蹲下来,原来平等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他放低自己的高度就能做到。 “你想看……就看吧!”婉儿的声音是如此轻柔:“这双脚本来就丑,这几天更是肿了许多……” 周宇已轻轻地将她的裙子掀到膝盖处,头猛地抬起:“你说你的脚肿了许多?”这双腿一眼就能看清楚,因为长年没有见过阳光,白嫩非常,如果是长在一个十岁女孩的身上,无疑是美丽的,但与她的上半身连接在一起,就是一个可怕的组合。白嫩的腿绝不胖,更谈不上肿,她为什么要这么说? 婉儿轻轻摇头:“你不知道原来的模样,原来好瘦的,这几天……肿了,我正准备去医院开点药回来。” 周宇眼睛里神采飞扬:“除了胖了些外,有没有难受的感觉?” “没有!”婉儿疑惑地说:“我也挺纳闷的!” 周宇不纳闷,他明白了,生息之花终于发挥作用了,尽管这作用还不足以将她的身体完全复原,但也在朝良性发展,她的腿又开始发育了,在成人身上重新开始第二次发育,这种可能性应该是不存在的,但偏偏存在! 按照现在这个进度,她应该在一年内就能恢复健康,有没有办法能更快?有!生息之花是通过食道进入她的身体的,药性肯定流失了大半,能有效发挥作用的只怕不足两成,如果能够直接让生息之花进入她的双脚,再配合食物疗法,这个发育的进程应该会加快许多倍! 婉儿痴痴地看着他黑亮的头发和露出来的半边脸,这张脸上有思索,从这个角度看,他真的好帅,这样的情况她一生都没有遇到过,她所见过的帅哥都是高昂着头的,在她身边经过的时候有时还会有意地显示一下他们的健康与活力,几曾见过蹲在她身边的帅哥? 这就是朋友吗?可以无视一切丑陋而甘愿蹲下他们让人羡慕的身段? 这帅哥抬头,目光与婉儿一接,婉儿惊慌逃离,看向桌上的电脑,心跳也加速了,耳边传来他的声音:“婉儿,我帮你按按,好吗?” 婉儿的脸唰地红了,红得好厉害,也许早就应该红了,但她一直用“朋友”这个她还不太明白的伟大词汇给自己作着解释,最大限度地减轻他掀起自己裙子的歧义,但这句话一入耳,她脸上再也挂不住了,失声叫道:“不!” 周宇手伸出,伸向她的腰部:“对不起,我这个朋友你已经有过评论,是比较霸道的!”将她轻轻托起,好轻,好柔软:“别误会,你的腿需要按摩活血!” 婉儿很难有“误会”的感觉,她告诉自己一百遍了:他有女朋友----另一种意义上的朋友!象他这么帅气温柔的男孩子会有成排的女人,他就算喝多了也不会对自己有兴趣,但她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战栗与不安,轻轻挣扎:“我……我……我自己可以的,我天天都按摩!” 这是真话,她在网上查过,也听医生说过,发育不良的地方也是血流不畅的地方,如果的确没有办法治,就只能天天坚持按摩活血,可以最大限度地激发组织的生命活力,让这地方不至于完全与身体失去联系,这双“翅膀”虽然是她最不标准的部位、虽然是导致她痛苦一生的根源,但她依然坚持。 在她挣扎中,整个身子被放平,放在床上,两只有点胖的小腿在床上可怜巴巴地摊开,两只手压在这双小腿上,小腿的主人在喘息,额头也有了汗水,颤抖着轻叫:“你……别忘记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的……”挣扎好象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这是提醒他!比较直接的提醒!只是普通朋友,不适合恋人间的情趣按摩! 信号收到,周宇好象比较迟钝:“我要开始了!你自己将裙子提高点!” 婉儿脸红如血,秀发在额头与汗水交织,画成了一组复杂的图案,一只大手按在她赤裸的肌肤上,带着一股火热,只一下接触,婉儿就有了剧烈的颤抖,随着对方按摩范围的扩大,她的颤抖反而慢慢平息,也许是已经接受了吧?无奈地接受! 裙子掩盖了双手的活动,也掩盖了他手上的嫣红,他双手都在活动,根本没有去拿东西,但她的双脚上自然而然地飘落数十片嫣红的花瓣,又在他双手之下消融,也许是在能量之下进入了她的双腿,消失得无影无踪,消失之处,连皮肤外面都看不到花汁,只有热力作用后留下的潮红。 “你……你叫什么名字?”婉儿的声音轻轻飘来。 周宇抬头,她的脸侧向一边,秀发盖上来,基本上看不清本来面目,只能看到耳边的一抹嫣红。 “周宇!”周宇说:“你呢?你叫婉儿,但姓什么?”能用说话来分散双方的注意力也是挺不错的想法,面对这双娇嫩得象婴儿一样的小腿,他可以坦然面对,但这小腿并非唯一的目标,还有大腿,大腿相比较小腿而言,就有了年轮的特征,他很难让自己完全静下心来,说说话也是不错的。 “我姓邱!”婉儿轻轻地说:“名字叫婉,你知道是哪个婉吗?” “还能有哪个婉?”周宇笑了:“自然是女性化的温柔婉约,与你的人很相配!” “不是!”婉儿摇头:“是饭碗的碗!是我自己改的!” “为什么?”周宇不懂:“为什么要改成这么一个实在得让人只想到吃饭的家伙?” “因为这个字才真的与我相配!”婉儿幽幽地说:“一只小碗,随时都可能掉在地上,摔个粉碎,我就是这只小碗!” 周宇愣住,一只小碗,小心轻放,看着床上柔弱的姑娘,他心里有了感慨,真的,如果排除女性所追求的某种性格目标,这个“碗”真的是很适合她,象她这样的姑娘,的确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掉在地上的,一阵风吹过,都有可能被打得粉碎!深深吸一口气,周宇说:“我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你就算是碗,到现在你还没被打破,以后更不会;第二,我还是喜欢那个象征性的称呼,温柔婉约的婉儿!” “你喜欢怎么称呼……都由你……哎哟……”突然,婉儿身子猛地扭动。 周宇停下手:“怎么了?” “好痒!痒死了!”婉儿手猛地伸出,要去抓腿部,生息之花作用于人体,以促进生命活力为己任,生命的发育本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在这神奇的花朵之下过程在大大缩短,过程一短,肌肉组织、神经、细胞都在一刹那间被注入新鲜活力,传递到皮肤之上,带给人的感觉就是痒! 但手被周宇抓住:“痒吗?我帮你!”手轻轻挥过,一股清凉如水的感觉传来,婉儿只觉得奇痒慢慢变得好淡,只有淡淡的膨胀感依然存在。 这真的是很神奇的,那两天夜晚,她饱受过奇痒的侵袭,也想了许多办法,用将下半身完全浸在冷水中才有效缓解,但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手上难道还抹上了六神花露水?空气中也的确有一种奇怪的香味,好熟悉的香味,是什么?她想起来了,是那天她喝过的红水,一想起这个,结合刚才一模一样的奇痒,她完全明白了,又是那个东西在作怪,只是那天是让她喝下去,今天是直接在她腿上按摩,难怪有水流过的感觉:“你又在用你采摘的东西,对吗?” 周宇笑了:“感觉挺敏锐的,是闻味道闻出来的吧?”生息之花通过能量逼入体内,香味飘散,整个房间与生息谷内谷相近。 婉儿无奈地摇头:“你真的认为这东西对我的病有用?”她自然知道他的用意,开始给她喝那种东西想必也是为她治病的,今天的按摩自然也是,这种结论一出,她内心多了几分感激,也多了三分放松,治病远比“突破朋友的界线”更能让她放松。 “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周宇笑嘻嘻地说。 “两样都听听吧!”婉儿抿嘴一笑:“顺便瞧瞧你骗女……骗人的本事!” “假话就是这生息之花可以包治百病!” “这叫生息之花?”婉儿说:“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包治百病自然是假话,假得没什么水平,与封建迷信差不多!……真话呢?” “真话就是……我并不知道这生息之花能不能用于现代医学,想借你的身体来做一个实验!” 这话倒真的足够坦诚,婉儿脸上的娇羞没了,与此同时,她心里好象有秋风吹过,将满天的嫣红一扫而空,她明白了,是真的明白了,所有不能解释的事情都有了一个解释,他不应该喜欢自己的,不应该有如此爱心的,但他偏偏有,这她没办法解释,想来想去,最后得出的结论让她脸红,也许“情”字真的不可预测吧?她与他前世有缘分,所以他才对自己有了什么好感,但现在,这一切杂念都可以抛开了,他只是在试验自己的药物,自己只不过是试验品,一个追求财富的人对试验品再宽容都是可以理解的,或许在他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台阶,通向财富的台阶! 她应该哭吗?内心真的有泪水流过;她应该生气吗?不,她没有!他抚摸的双手已经越过膝盖,到达裙子里面,这极度的羞涩也被婉儿呆呆地忽视,他是否在试验的同时玩弄她的肉体她也不再在乎,几天来,她心中所有的美丽都在悄悄埋葬,这一刻,她心里空荡荡的,好象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个想法在翻来覆去:“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陪我说那么多话?为什么不在第一次见面时告诉我你真实的目的?为什么要让我的心如此失落?……”但也有一点让她徘徊,他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告诉她这个残酷的真话?编造一个动人的谎言绝不为难,他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真实目的隐藏,如果这药物真的对她有效,这个真实的目的就永远都不会拆穿,也会在她心中为他保留一个最美好的形象,为了这个美好的形象,她可以付出她的一切,尽管这“一切”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却是“一个女孩的全部”! 周宇完全不知道她此刻内心的失落,因为她闭上了眼睛,眼角自然也没有泪痕----其实有没有他都没有注意,他注意的是另一样东西,她的大腿! 这病也够古怪的,她的小腿与大腿完全不同,小腿如婴儿,但大腿偏偏就是大姑娘,丰满滑腻之处与山妹子并没有什么两样,他可以无视她的“丑陋”与“不和谐”,但无法无视女性充满诱惑的大腿,特别是:这双大腿就在他的手下,而且还香喷喷的。 婉儿内心深处已经无奈地将他锁定为“普通朋友”,心灰之下也可以将自己的羞涩与颤抖全部收起,但身体的自然反应还是有一部分悄悄超脱于精神之外的,大腿根部悄悄湿润,幸好有裙子隔开周宇的视线,否则,这小内裤上慢慢渗出的一滴清露足以让他心神失守,或许下一个目标会直接将手无意中按在这个地方! 生息!本就是一个邪恶的代名词,至少在周宇的词典中是! 婉儿的脸终于再次泛红,不是由内心泛红的,而恰恰是身体上的刺激,刺激一起,她才意识到自己此刻有多么的不合适,身体仰躺在床上,裙子掀起的高度已经到达一个女孩所能暴露的极限,而且大腿上一双男人火热的大手在按摩,上上下下的按摩,两腿之间好痒,不是那种奇痒,而是一种让她全身酸软的痒,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她觉得骨头都软了,身体也变得好热。 怎么能这样?不能!如果他阴差阳错地喜欢她,她愿意享受这种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滋味,但他并不喜欢她……婉儿唰地弹起,紧紧按住大腿上的裙子:“周宇,住手!” 周宇脸上也有淡淡的红潮,手唰地缩回:“你看,你的脚已经不丑了!” 婉儿双目艰难地从他脸上挪开,落在自己双腿上,只一眼,她的眼睛就睁得溜圆,失声而呼:“啊!怎么会这样?”床上一双美丽的腿静静地躺着,比原来要长得多,也要大得多,这不再是婴儿般的双腿,而是真正成年少女的双腿,这怎么可能? 周宇微笑:“恭喜你,实验成功了,你的腿已经恢复正常!” 婉儿大叫:“你的意思是我能够……行走?”叫声真大,以至于下面客厅传来鹦鹉的问候:“婉儿……婉儿……” 周宇摇头:“眼前恐怕还不行,肉体虽然长成,但神经与其相适应还需要时间,不过,我相信……这一天绝对不会太遥远!” 婉儿翻身而倒,趴在枕头上不动,但背心在轻轻抽动,周宇静静地看着她,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你要的翅膀我已经给你安上了,你最终还是可以飞起来的,会飞得比任何鸟儿都快乐! 他不需要任何嘱咐,因为他知道,她下一步的训练行程会是刻苦的,也许会比任何人都刻苦得多!没有失去过就不会懂得珍惜,在轮椅上坐了十多年的人才会知道双腿的重要,一个瞎子或许愿意用双腿来换别人一双眼睛,而一个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人或许也愿意用一双眼睛来换别人的双腿! 床上的婉儿终于翻身,毫不掩饰一双泪眼:“你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生息之花!”周宇平静地说:“知道这种花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生命的奇迹!” “我知道!”婉儿点头:“我真的知道……但我从来不知道有这种花!” “你不知道的事情有许多!”周宇微笑:“但你可以尝试着不去问为什么,而是选择接受!” “我觉得我很难接受这种奇迹!”婉儿脸上也有了笑容,是一种雨后春花的颜色:“俗话说:久病成良医,我虽然成不了医生,但我也搜索过太多的东西,绝没有这种神奇的花。” “我说过,你没有听说不代表没有!就象……你从来没有过朋友,现在不也有了吗?” 婉儿低头不语,朋友?他是她的朋友吗?是的,哪怕在她最深的失望与失落的深渊,他依然是她的朋友,哪怕他的目的是试验,他依然是朋友,因为他的坦诚相告,还有他推她上山的温柔,当然还有他亲手修的路,还有他吃她做的饭时的表情,这一切都是朋友! 头抬起时,她脸上重新有了笑容,是摆脱心事困扰的开怀笑容:“周宇!这一切都是你给我带来的,谢谢你!真的,你不知道这一刻,我是多么激动!” 周宇微微一笑:“你就一个人慢慢激动吧!我该走了!” 大步而去,走到门边回头:“再见……希望我们下次见面时,你是站着的!” 婉儿呆呆地坐在床上,心神不属,下次见面就能站着吗?他什么时候再来?还会来吗?他不是试验药物的吗?药物效果已经很明显了----出乎人意料之外的神奇,他不需要再来,如果他还来,就表示……就表示他说了假话,他的“真话”才是假话,他不仅仅是药物试验,而是真的将她当作……朋友! 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情,今天他过来,一来就开始帮她治病,混饭的初衷完全放弃,治病结束,他是饿着肚子出门的,这……这……自己未免有点不够朋友吧?从床上艰难地爬起,艰难地进入轮椅,这双美丽的腿露出来了,在阳光下展露自己的美丽,就象新生的竹笋那么可爱,但也有一个新的问题,她觉得进入轮椅比以前别扭多了,下楼,直冲院子,他已经不在,院子里极安静。 小动物们没有回来,屋里只有鹦鹉丽儿在扑打着翅膀,婉儿轻盈地一转轮椅,仰面看着鹦鹉:“丽儿,你相信吗?我的双腿好了,可以行走了……等些时候就可以走给你看!” 丽儿歪着脑袋说:“过路的!” 婉儿点头:“是的,就是他!因为他,婉儿改变了!……丽儿,你告诉我,我应该喜欢他吗?”如果面对一个人,她是绝对问不出这话的,但面对的只是一只鸟儿。 “喜欢!”这或许只是简单的重复。 婉儿脸红了:“可是……可是他有女朋友的,婉儿没有他女朋友漂亮!”以前只考虑她是一个残废,没有资格喜欢他,但现在好象有了改变,她也会成为健康人的,双脚的力量虽然依然微弱,但她有绝对的信心能够站起来,不是残废就能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吗?她还有下一个难题,他有女朋友的! “婉儿漂亮!”鹦鹉好象是回答,又好象是重复她的话,而且适当省略。 婉儿高兴了:“丽儿也漂亮!……你说他会喜欢婉儿吗?” “喜欢!”是意料之中的回答,依然让婉儿红了脸:“你什么都不懂的,我跟你说这个干嘛呀?”跑了,这屋里的楼梯设计很具特色,极宽极长,虽然每天都以轮椅上下,但依然吃力,上了二楼,进了房间,婉儿打开电脑,点开心语的文档,打上一行字:“与他见面的日子第三回: 今天是一个奇迹诞生的日子,我觉得整个天地都变了,他给了我一双翅膀,但也给了一个艰难的选择。 我知道他的名字了,真好听,宇!气宇轩昂,和他真的好相配……”偶尔思索中,阳光从窗口射进来,她脸上一片柔和,伴随着轻微的键盘敲击声,房间里如同响起了一曲动听的歌。 和平医院408病房是一个小病房,原本不是病房,而是放杂物的,但在罗秀的精心收拾下成了医院的一个特殊的病房,这个病房特殊之处有两点,其一是不会有医生定期检查,当然更不会有护士,因为这里面的病号是免费的,是医院方面关照的;第二点就是这病房不太象是病房,倒象是一个普通的房间,里面住着一对苦命的母女,生活设施虽然简陋,但一样不缺。 罗蕾一个人坐在床头,不,好象还有一个小家伙,被子上面还趴着一只小兔子,圆溜溜的眼珠和小丫头的目光对视,小丫头脸上有温柔:“贝贝,妈妈给你找吃的去了,你等会儿啊?” 世上的事情好象都有两重性,苏蓉给了罗秀一个惊喜,惊喜就是女儿的病情没有继续恶化,甚至有好转的迹象,她原来根本不愿意坐起来的,但现在,她一醒过来就坐着,将小兔子抱在怀里爱抚,因为在她幼小的心灵中,被那个大姐姐强行灌输了一个想法:这小兔子需要她! 但惊喜之余也有一个坏处,就是那个苏蓉根本不是一个太细心的姑娘,答应了帮忙照顾贝贝,但她自己好象也需要别人照顾,小兔子如果全指望她估计是不成,偶尔吃点零食还是没问题的,她带来的零食五花八门,有的居然是小孩子喜欢吃的东西,至于小兔子是否喜欢就不得而知了,多半成了她自己和罗蕾两个人的零食。 青草当然也有,少而精!看倒是真好看,甚至还扎上一根彩色的丝带,弄得罗秀哭笑不得,于是,罗秀干脆自己出马,前天下班之余,三下五除二地找一个地方,弄回一大堆青草,放在厨房里慢慢用。 这一着有效,用了三天才完,今天她是第二次出马,苏蓉也用实际行动来兑现自己的诺言:帮忙----跟着领导出门帮小兔子弄青草去了。 周宇推门而入的时候,正好是小兔子趴在床头呆呆地看着地板的时候,估计是想跳下来,但又害怕,蕾儿自然也怕----怕它摔坏,手刚刚伸出,小兔子雪白的皮毛上多了一只大手,耳边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蕾儿,认识我吗?” 蕾儿抬头,脸上有笑容:“叔叔,是你呀!……大姐姐让我叫你大哥哥,可我妈让我叫你叔叔,怎么叫你呀?” 一个称呼还挺复杂的!苏蓉小丫头挺会惹事,人家要叫她阿姨答应也就是了,干嘛非得纠正?还带出了自己!周宇抓头:“没问题,随便叫就好!……蕾儿,我给你带点水喝!” 手伸出,手中是一个塑料瓶,瓶子中自然是红色的水,蕾儿接过:“谢谢……大哥哥!是红茶啊,蕾儿最爱喝了!”这的确是红茶的瓶子,但里面的液体是否就是厂家批量生产的东西她当然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个大哥哥是好人,上次她生日就来问候过她,面对陌生人的东西,她不会乱动,但是熟人自然就不一样了,红茶也不贵,接受别人的小礼物也是一种礼貌。 “来,我帮你打开!”热情地打开瓶子,抱过蕾儿:“嘴张开!” 蕾儿好乖,小嘴儿张开,结结实实地喝了一大口,呛着了,大咳,咳嗽声传出,外面有人急促的脚步,伴随着同样急切的声音:“蕾儿,怎么了?” 房门推开,两个女人同时出现,自然是罗秀和苏蓉,一进门,两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蕾儿趴在一个男人怀里,男人亲热地抱着她,在喂她喝红茶。 “是你呀!”罗秀微笑:“谢谢你了!” “你们好象准备给小兔子过冬!”周宇目光掠过两个人手中的袋子,好结实的收成!足足两大袋! “就是!”苏蓉瞪他:“你太懒了,交给你的任务没一样完成得利索!” 周宇皱眉:“好象有的人告诉蕾儿:她打算和蕾儿一起照顾贝贝,其中并没有我什么事……我没记错吧?” 苏蓉不满了:“我的任务不能交给你做啊?” “我也做!”蕾儿挣扎:“妈妈,给青草!” 周宇抱住她:“还有最后一口,喝完再做!” 蕾儿一口喝完,嘻嘻地笑:“好喝,又香又甜呢……贝贝,来,吃饭喽!” 有了小兔子,基本上就没两个哥哥姐姐什么事了,小家伙忙着喂兔子去,周宇和苏蓉对视而笑,一起出门,周宇还将喝剩下的饮料瓶子带出了房间,真是一个好习惯! “哎,我帮你租到了房子,好便宜的,一个月才三百块!”苏蓉娇笑着向他表功,当然还不忘记说一句:“请客!” “请客没问题!”周宇微笑:“总得先看一眼再说吧?说不定你领略便宜,找了一个象狗窝一样的地方!”他还在住宾馆,这话自然是在她刻意探听之下暴露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苏蓉就上了心,四处找房间。 “保你中意!”苏蓉指着玻璃窗外面的某个地方:“看,就在那栋楼房里,两室一厅,厨房卫生间一样不缺,屋里还挺新,最难得的是家具、餐具、床上用品都齐全,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周宇皱起眉头:“这么好的房子一个月才三百块?” “你不相信本姑娘的砍价水平?”苏蓉得意地说:“告诉你,本姑娘可是做生意的好手……” “不是不相信你的砍价水平!”周宇给了她一个肯定,让苏蓉乐呵呵的,但接着给了她一个轻视:“只是不相信你的审美观而已!” 苏蓉恼了:“走!这就瞧瞧去!” 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他从办公室门前拉到楼下,还打算继续拉着他同行,但路边人的异常眼光终于将她的手打落。 周宇作了乐观的估计,想必是一处不太差的地方,起码房间里面应该不会太赃,否则,苏蓉绝对不会说好,他自以为有了充分的估计,但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还是呆了,墙壁是雪白的,地板是干净的,沙发居然有,电视也不小,推开房门,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而且还都是新的,桌上居然还有一朵鲜花,水还是刚刚换过的,这是三百块钱的出租屋?整个就是一个富家大户引以为豪的住宅! “怎么样?”苏蓉已经看到了某人的脸色,心中早已乐翻了,但她不反对继续听一听周宇的赞扬!也许她要的本就是这样的效果! 周宇脸色很奇怪:“三百块钱真的有这么大的购买力吗?” “是的!”苏蓉一本正经地说:“俗话说得好,买得好不如买得巧,这个屋主刚好要去外国,正愁房子没有人帮忙照看呢,听我一说就乐了:就三百吧,帮我照看一下就成!” 周宇心中的疑惑一扫而空,原来是急着出国的,这样的人将房子锁着还不太放心,让人免费住都有可能,而且这种人一般相当有钱,也根本不在乎一点点的租金! “运气不错!”这是他的评价! 这种评价虽然与苏蓉的个人能力没什么关系,但她一样喜欢:“知道你运气不错吧?租金我已经付了一年!三千六百块!”小姑娘歪着脑袋算账:“第一个月算我的,我上次答应请你三百块钱的客,剩下的……剩下的你就得还我了!” “好!好!”周宇开始掏腰包:“这就开始还账!” 手被人一把按住:“不急,不急,这样好了,你这两个月的工资我帮你领就行,每个月给你五百块零花,怎么样?想得很周到,是吧?” 笑呤呤地看着,估计是在等表扬! “不错!”果然有表扬:“这边的小房间也整理过,是不是想搭个干股,让自己也住进来呀?”周宇大步而入,评论依然在继续:“如果是,我得承认你是真周到!”

上一篇   第372章 隐形翅膀

下一篇   第374章 开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