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开除!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74章 开除!

第374章 开除! 苏蓉脸红了:“你想得美!……最多也就是中午过来休息一下……” “中午休息?”周宇点头:“现在恰好是中午……苏小姐,请睡觉!”腰微微一躬,绝对的温文尔雅,但接下来的一句有点走样:“需要我抱你进来吗?” 苏蓉狠狠白他一眼:“你想啊!……要上班了,还不走!” 周宇大步而过,突然一伸手,准确地抱住她的腰,苏蓉一声尖叫:“你……你没良心,人家帮你找房子,你恩将仇报!” 周宇的嘴唇贴近她的耳朵:“据我所知,上班之前一般是愚人节的时间,不管做什么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嘴唇亲向面前的小脸。 苏蓉娇艳的红唇微启,好象打算迎接他,但突然轻轻一脚点在他的脚背,一低头从他怀里滑出,咯咯的娇笑从门口传来:“愚人节是吧?理论上说……我没有踩你的脚!”房门一响,人居然不见了,跑得真快。 这栋房间还有一个最大的优越性,就是离上班地点实在近,如果打开玻璃窗估计能闻到医院的药香,当然如果用脚来丈量的话也不过上百步的路程。 苏蓉走得很快,脸上也很红,心中自然也很激动,这是她煞费苦心给自己建的一个小爱巢,办公室里谈恋爱不象话,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这个房子最好不过,将他时刻置于监视之中,还可以在这间小屋里将她的梦想延续,她的身份依然没有暴露,与他的交往将是纯洁的,一份不带功利色彩的纯洁爱情是那么难得,她愿意付出代价,这代价或许就是每月额外支付3200元! 周宇虽然对这个世界的物价并不精通,但他直观的感觉还是对的----这栋房子每月租金的确不止三百元,而是3500元!至于主人出国的事情自然有待考证,当然也没有人去考证。 小姑娘已经风一般地钻进了医院,周宇走得慢得多,好象根本不在乎外面的烈日,刚刚走进医院门口,外面突然有嘈杂的声音传来,脚步嘈杂,还有一连串的声音:“小心点……快……快……”声音也挺急切。 周宇停下脚步回头,外面两个人抬着一扇门板急奔而来,门板上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员,后面还有一个中年妇女,三个人都是大汗淋漓,中年妇女脸上还有血迹,但她好象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伤,跑得飞快,一步冲到周宇面前:“同志,请问一下,急诊室在什么地方?” 这是老本行了,引导病人进入该进的地方,周宇说:“跟我来!” 大步而去,后面三人脚步加快,直奔急诊室,虽然是刚刚上班,但私营医院的管理制度不是盖的,刚刚赶到急诊室,医生已经各就各位,一位中年男医生掀起门板上血迹模糊的床单,简单地看了一眼说:“炸伤加烧伤,需要立即清理伤口,家属赶快去交钱!” 放下门板的汉子喘息未定:“是煤气坛爆炸!” 中年妇女一步上前:“医生,来得急了,没带钱……先抢救……好吗?”额头的汗水伴着鲜血滴落,光洁的地板上顿时有了一点点的血污。 中年医生皱眉:“这可是医院的制度!你赶快去拿钱!” 中年妇女脸色变了,前面的年轻人急了:“要多少?” 中年医生说:“象这样大面积的烧伤,情况非常严重,需要手术清理,还得住院治疗,而且还得大面积植皮,先交五万吧!” 年轻人眉头也皱起来了:“妈,家里还有多少钱?” 中年妇女全身发抖:“哪有钱啊?总共不到一千!……医生,求求你,先救他吧,我去借,不管多少,都不少你们的一分,行吗?” 中年医生摇头:“对不起,这是医院的规定,没交钱一概不做手术,你先去借吧,将他抬到外面阴凉的地方去,别挡道……” 卟嗵一声,中年妇女跪下了:“求求医生,立志他……他耽搁不得啊,我马上借,你们……” “还要我说多少遍?”中年医生终于翻脸了:“有钱就做,没钱别影响我们办公!”看这对母子俩的衣着打扮,他对他们能否借得到钱根本就持怀疑态度。 大步而去,直接走向办公室,突然,一声大喝传来:“站住!”却是那个年轻人,他脸涨得通红,呼呼喘气。 中年医生回头,瞪着年轻人:“你想干什么?” 年轻人目光中本有怒火,但这时强行忍住,突然卟嗵一声跪下,他穿的本是短裤,赤裸的膝盖狠狠撞在坚硬的地板上,是恐怖的声音,但他的声音沉闷:“请医生帮帮忙,救我爸爸一命!……我江赤林就算是卖尽全身血,也要将手术费筹齐,不欠你们一分钱!” 中年医生坚决地摇头:“对不起,医院的规矩真的是这样,如果我突破,就是拿饭碗开玩笑!” “医生,但我爸爸是一条命啊!”年轻人嘶声大叫:“一条命抵不了你们的规矩吗?” 中年人已推开房门,根本不回应,房门轻轻合上,一条命有时真的抵不了一个工作的机会!原因很简单:命是别人的,工作是自己的! 也有心肠软的医生,一名年轻女孩温和地说:“你们别见怪,医院的确是这样规定的,你们还是别耽误时间了,赶快去借钱吧!” “姑娘你不知道啊!”中年妇女终于哭了:“我们上哪儿去借这么多钱?我们是乡下人,老家好远,城里一个人都不认识……赤林,怎么办啊?”年轻的儿子这时成了她的主心骨。 地上的赤林额头青筋爆起,突然从地上弹起,直扑办公室,猛地推开房门,洁白的地板留下清晰的血迹,是他跪在地上的痕迹! 办公室里有怒吼:“你们见死不救,算什么医院?” “你干什么?再胡闹让保安过来!” 有东西掀翻的声音! 中年医生大叫:“保安!保安快过来……”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赶快做手术,立刻救这个伤员!”声音冰冷:“医药费我这里有两万,不足部分我担保!”啪地一声,两万元钱拍在桌上! 江赤林暴怒的身形突然停止,整个办公室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帅哥:周宇!他身上只剩下两万元! “谢谢大哥!”江赤林真诚地道谢。 但他谢早了点,中年医生冷冷地说:“你是谁?凭什么担保?” “我是办公室的周宇!就在这家医院上班!内部员工担保总可以吧?” “我知道你,你还根本不是正式员工!”中年医生说:“能不能做下去都得一个月后才知道,而且医院规定,担保额度不能超过半年工资总额……” “你先做手术!”周宇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我去向领导请示,保证你不会有责任!” “闹什么闹?”人群后面突然有一个声音清脆地传来:“成什么样了?” 声音虽然清脆,但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寒冷,人群分开,一个高个子美女站在走廊中,冷峻的目光落在周宇脸上。 “大小姐!” “是大小姐!” “大小姐!”嘈杂中,中年医生恭恭敬敬地说:“您来到正好,这个周宇……” “不用说了!”美女轻轻一挥手:“我都听见了,医院的规矩任何人都得遵守,你……你也该知道这项制度,否则就不适合在本院做下去!”指的是周宇。 周宇皱眉:“想必你就是领导,来得正好,请你让他们先做手术,手术费的事情我负责!保证……” 美女淡淡地说:“你也听到我的话了!……现在我可以正式通知你,你不适合在本院做下去!就这样!”转身而去,高跟鞋嗒嗒响过,冷漠而又清脆。现场鸦雀无声,江赤林胸膛急促起伏,但他没有开口。 “站住!”周宇开口了:“你什么意思?开除我?” 美女连头都不回,一句淡淡的言语飘来:“就是开除你!” 周宇突然笑了!大笑! 众人皆惊,这个人莫非是受刺激发疯了?美女也回头,挑衅的目光冷淡地注视他。 周宇笑声一收:“好一个冷漠的医院,只因为有这样鼠目寸光的领导!……江赤林,将你父亲抬起来,跟我走!” 美女脸上已经变色,自然是涨红的那种,楼梯口一个姑娘急奔而下,正是苏蓉,猛一抬头看到这位美女的背影,连忙回头,蹬蹬蹬蹬不见影。 “大哥!”江赤林犹豫不决,离开医院就意味着父亲的伤把握更少了一成,谁都知道治疗烧伤和平医院是最好的,但这位赤诚的大哥又这样说……一边是父亲的生命,一边是这位大哥的恩情,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为了自己一家人而失去了工作,这就是恩情! “怎么?你不相信我?”周宇注视着他:“离开这家没有人性的医院和这些冷漠的畜生,你父亲一样不会有事!” 这话一说,中年人和美女同时大怒,美女全身都在颤抖:“保安……将他……赶出去!……” “滚开!”周宇已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打断她的声音。 美女身不由己地让开到一边,几条人影抢出,跟在周宇身后而过,片刻间去远。 烈日之下,中年妇女脸上的汗水奔流:“怎么办?怎么办?”她是全都没了主意。 江赤林也在大叫:“大哥,去哪家医院?” 最前面的周宇回头:“来,去我的宿舍,我来帮这位大叔治伤!” 几个人钻进前面一栋楼房,消失不见,医院外面还有人在议论纷纷,一辆自行车从前面路口过来,车上的姑娘停下来,认真地听几个人讨论,甚至还热心地参与讨论! 一个美女从医院里大步而出,直奔门外的豪华轿车,上车后,车门关上,但车并没有启动,自然就是苏家大小姐苏灵,她趴在方向盘上在流泪,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向她说过话,这个该死的员工,该死!该死!她恨!恨死了! 苏蓉从二楼下来了,但她不敢出来,因为她姐姐就在车上,还没有离开,姐姐并不知道她在这家医院上班,如果一出现身份立刻穿帮,身份一穿帮满院的人都会知道,他也会知道!他如果知道了,她的纯洁恋情也就终结了! 她听说过刚才发生的事情,但并不怎么着急,姐姐开除他没关系,帮他另外找一样工作轻松得很,她家的产业多的是,随便找一份薪水给他就行,只是她在问自己,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一个出来打工的,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他带人走了,肯定是打算另外找医院,但他为什么要回房间?而且天庐的医院又有哪家是不收钱的?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往他卡上打个几万块一切都搞定,但电话一打,她愣了,电话里的回音是: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这怎么可能?那个房间里信号好着呢! 房间里,周宇看着地板上痛苦挣扎、神智迷糊的人,他有片刻的思索,对于大面积烧伤的人,他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因为他从来只用过火魔法烧人,而且是一烧就成灰的那种,几曾医治过被烧伤的人?否则的话,他也不至于在医院多说话,自己找个机会直接动手就是,但现在,他只能选择试一试! 光明魔法?水魔法?对了,还是应该用水魔法,水能灭火,且看是否从这个层面上体现!手轻轻挥过,一层淡蓝色的水幕射出,伤员身上的血污层层脱落,顿时满地都是污垢,但与伤员身上的情况相比较而言,这样的污垢远远谈不上恶心,因为他身上更恶心十倍,皮肤脱落露出里面的红肉,鲜血也在渗出,淡蓝色的水幕微微一变,变成深蓝色的光芒,射在病人的前胸,前胸一大块裸露的血肉立刻开始蠕动,周宇左手挥出,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无数花瓣飘入深蓝之中,悄悄融合。 光圈缓缓下移,周宇终于笑了,刚刚移过的地方皮肤光洁,洁白中带点红润,正是最健康的颜色,成功!成功一小截就意味会全部成功! 继续在治疗,房间里是最美丽的场面,因为有美丽得象梦一般的深蓝,也有美得象天堂一般的花瓣飘飘,而且还有香气在悄悄改变房间里的血腥气,但房间里也是最恐怖的场面,一个男人前胸以上光洁之极,皮肤是他一生都没有过的好,面孔也年轻了许多,但胸脯以下则是恐怖如魔鬼,两者之间是深蓝色的光芒和嫣红的花瓣,这道美丽的彩虹就象是天堂与地狱的分水岭! 没有人能看到如此神奇的治疗方式,江赤林和母亲在楼梯口直转圈,额头的汗水始终没有干,心中的困惑也一波接一波,这位大哥心肠是真好,就是太不讲理,让他们将父亲送进房间,立刻将他们赶出来,房门一关就开始所谓的治伤,而且还根本不听他们的解释。 另外一个中年人蹲在楼梯口抽烟,在烟雾中终于开口:“我说大姐,要不,我还是去找找别的医院!……江大哥总得住院的!”房间里清理只是权宜之计,清理完毕自然是联系医院住院。 “谢谢你啊!”江母说:“可是说不定等会儿还要你抬呢……赤林,你说呢?” 可怜的小伙子在沉默,终于说:“要不,我找我那个经理试试……”他说得没有半点底气,利用暑假期间进一家公司打工,做的是最低等的清洁工还向经理说了无数好话,怎么可能让经理借几万块钱给他? “好!好!你快下去给他打电话……” 房门打开,一个声音很愉快:“不用着急,一切都解决了!” 房门大开,三个人眼睛也都大开,充满惊讶,当然也充满惊喜!江母在悄悄地掐自己的手,看是否是做梦;中年男人半截香烟上面有长长的烟灰,都快掉地上了,他依然不觉;江赤林呆呆地看着沙发上躺着的父亲,这还是父亲吗?皮肤比自己都白,除了衣服破破烂烂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沙发上的人眼睛睁开,唰地坐起,就象是从恶梦中惊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