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死亡笛声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3章 死亡笛声

不知过了多久,六芒星终于停止了逆转,周宇清醒过来,一醒过来就大喜,六芒星六个角中有两个角完全不同,火元素集中的那个鲜红,红得娇艳;它旁边的那一个却已是深蓝,蓝得晶莹,蓝得透亮,真正的晶莹剔透! 水元素吸收成功!已达饱和状态! 水元素进入体内,一片清凉,刚好将火元素的火热抵消,两股元素虽然各据一方,但对周宇的影响却是共同的,他只觉得全身上下无处不舒适,人在水中也象在白云间一样自由自在,这种感觉实在太奇妙,奇妙得他就想放声歌唱,水里没办法歌唱,身子一冲,穿过深海的海水,没有丝毫阻力,海水对他已完全接受,周围的海水仿佛多情的姑娘用温情脉脉的眼神为他送行,周宇随手伸出,两只大鱼进入无生戒,人丝毫不停,直冲水面,一般人这一冲出,必定是带动海水翻起波浪,但他不一样,随着他的上升,海水反而由开始的大浪翻滚变得平静。 从海面上露头,船板就在几丈外,船板上有声音传来:“你还没有淹死,实在是最大的奇闻!”当然是莲花公主,她静静地坐在船板上,头发是湿的,衣服也是湿的,眼睛甚至也是湿的,美丽无瑕的脸在星光下显得更加美丽,眼中的焦急在周宇露头的一瞬间隐没,声音依然平淡。 周宇哈哈大笑:“我要是被淹死,才是最大的奇闻!” 身子快速靠近船板,微微一翻,人已坐在船板上,舒舒服服地摊开双腿,目不转睛地看着莲花。 莲花接触到他的目光,微微回避:“看什么看!” 周宇笑嘻嘻地说:“我发现女人还是需要洗澡的!你以前的老习惯需要改改了!” 莲花脸微微发红:“这与你有关系吗?” 周宇点头:“当然,我这人最受不了两种人,其一是爱洗澡的男人,其二是不洗澡的女人!” 莲花淡淡地说:“谁告诉你我是女人了?” 周宇愣住:“你不是?” 莲花不再看他:“从我逃出宫中、流浪江湖的那一天起,我就不是女人!而只是一股气,一股存续天地之间的杀气!” 周宇摇头:“如果这股杀气消除,你是不是就会重新变成女人?” 莲花摇头:“这股杀气是没办法消除的,因为我知道我的目标终究无法实现,剑神与魔神功力只在伯仲之间,但他一闭关达十多年,现在的势力远不如魔神,就算我能活着到达他的面前、就算他答应我的要求,我们的胜算依然不足一成!” 周宇目光落在她脸上:“你好象算漏了一个人!” 莲花抬头,盯着他一脸轻松的笑脸,缓缓吐一口气:“别告诉我你很厉害,能够敌得过魔神!” 周宇笑得灿烂:“如果他真的是神,我得甘拜下风!遗憾的是,本人向来不太相信别人的传言!” 莲花轻轻摇头:“在我印象中,你并不是一个喜欢吹牛的人,今天为什么要这么说?”她当然不相信他的话,尽管他很谦虚地自承达不到“神”的标准,但一样是吹牛! 周宇笑容不减:“因为我不喜欢一个漂亮的女人成为一股杀气!” “你想帮我,这我知道!”莲花真诚地说:“可你……” 周宇打断她的话:“我说过想帮你吗?没有!我只是愿意陪你走一段路,长长见识而已!” 莲花淡淡地说:“好了,我好象争不过你!陪就陪吧,黄泉路上别后悔就成!” 周宇洋洋得意:“黄泉路上有一个美女陪着,待遇好象也挺高……” 话被毫不留情地打断:“告诉你了,我不是……美女!” 周宇笑嘻嘻地看着她:“本来我有办法证明你是错的,但我懒得这么做!” 莲花横了他一眼,懒得再争,这个男人变了,变得有点象一个无赖!这个无赖现在好象又变了,变成了哑巴,呆呆地看着天边,一句话都不再说,等了好久,莲花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在想什么?后悔了吧,这么快!” 周宇在星光下露出了他独特的笑容:“哪能这么快?要后悔最少也得等到天亮!我只是在想,我们一起潇洒地游历天下虽然有趣,但身后要是跟着一大群人就没什么意思了!” 莲花点头:“真聪明,总算明白危险了!”她的行踪已经暴露,一上岸立刻就会被追杀,这么简单的问题他想了这半夜,真够聪明的,比真正的白痴还聪明三分! 周宇充满感激地说:“谢谢你的夸奖,为感谢你这份夸奖,我给你吹一首曲子!”手一横,玉笛不知何时握在手中,晶莹剔透的玉笛伴着他飞扬的长发,在星光下就象是一个真正的诗人,有着无穷的诗意。 莲花眼中有了迷离,他的笛声才是真正打动她的东西,一曲慷慨激昂的《十面埋伏》曾给了她无穷的豪情,也给了她坚定的斗志,他在吹这首曲子的时候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永不言败的男子汉,而让人忘记他的身份与地位。 笛声响起,柔和而又温情,鸟儿在寂静的丛林间自由地轻啼、风儿在自由地吹过、绿草开遍天涯,春guang弥漫在眼底…… 莲花心中的仇恨在笛声中慢慢消散,眼睛慢慢变得平和,她仿佛又看到了父亲,也看到了母亲,在王宫之中无忧无虑的生活场景一幅幅展现,不知何时,她的目光痴痴地看着这管玉笛,玉笛在空气中纹丝不动,仿佛完成凝固,这幅场景也将永远在她记忆中定格…… 突然,有声音响起,打破这无比和谐的春guang,是笑声!阴森而得意的笑声! 笛声停止!莲花仿佛从梦中醒来,美梦醒来却是恶梦!现在已是凌晨,一轮红日不知何时已从地平线上升起,大海一片嫣红,这幅美景本是如梦如幻、如诗如画,但却被另一幅景致完全冲淡,一条大船横在前方,距离不足五丈,船头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笑声出自一个她认识的人口中,史比夫!他追来了! 史比夫笑声之后是冷笑:“小子,我是真的看不懂你了!” 周宇笛子一翻,无影无踪,抬头:“什么地方不懂?我可以教你!” 史比夫哈哈大笑:“我倒可以教教你,在大海之中,声音是可以传出很远的,如果没有你的笛声引路,虽然你们一样无法逃脱,但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杀,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自杀?” 莲花早已在暗暗后悔,为什么他一拿出玉笛来,自己就象昏了头,同意他吹这见鬼的曲子,这下好了,不用再烦恼了!我来了,小铁屋! 周宇抓抓头:“我身边的美女想听曲子,我就吹给她听,没想到你也听到了,也罢,听就听罢,付出点费用就成!” 史比夫好奇地说:“想要什么费用?” 周宇淡淡地说:“不贵!我只需要……你的性命!” 淡淡的声音一出,如同一声春雷炸响,莲花霍然回头,船上的笑声也刹那间静止! 笑声起,是萨布!他一步踏出:“那天没有分出胜负,今天我就来与你再战一场!”唰地一声,手中长剑指出,剑芒流转,虽然还没到达让人睁不开眼睛的程度,但已是气势非凡。 周宇冷冷地看着他:“如果以性命而论,那天的确没有分出胜负,也好!请过来!”手中突然凭空多了一管玉笛,玉笛斜指前方。 呼地一声,空中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手中长剑一晃,竟然成了一个新的小太阳,或者是一颗流星,砸向船板,史比夫没有阻止他只因为一点,他对萨布有信心,那天的失败他看得很清楚,也认真分析过,原因只有一点,这个年轻人脚步移动的速度太快,是一种奇怪而奥妙的步法,但在大海之中,这种优势完全无法发挥,原来他不敢杀这个奇怪的年轻人是担心他是心目中某位高人的弟子,害怕惹火烧身,但现在不同,现在这个年轻人救了公主,有这个举动,他就是与魔神作对,他背后有天大的后台也不用他害怕,因为魔神会作为自己的靠山!有魔神支持他,世界上又有谁是杀不得的? 莲花眼睛又不得不闭上,心中的希望也于同时关闭,黄泉路在向她招手,两个人在黄泉路上结伴同行,只怕也是一段奇怪的行程,他的笛声为她招来了杀身之祸,但奇怪的是,她此刻心里一点也不恨他,能在死之前听一段神奇的乐曲,她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