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水魔法覆灭强敌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4章 水魔法覆灭强敌

空中的人影在飞速接近,带着一股劲风,周宇突然挥手,轻轻挥手,就象是与离别的友人告别! 随着他的挥手,空中的小太阳突然熄灭,哧地一声轻响过后,一蓬热血飘散,嗵地一声,海水翻起微波,分成两半的尸体落入海中,这的确是告别!与萨布告别! 所有人一刹那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包括睁开眼睛的莲花!天啊,一个即将跨入剑圣行列的顶级大剑师,就在他进攻敌人的时候被人用剑芒划成两半!他是剑圣!这怎么可能?大陆上的剑圣她全部知道,绝没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也绝不可能练到剑圣的程度,但这挥手虚空杀人,明明就是剑芒,虽然她来得及看到他剑芒,但只有这个解释! 周宇淡淡地说:“现在萨布应该已经认输!史比夫,该你了!不知你的胆量与你的功夫谁高谁下!” 这是挑战!针对剑圣的挑战!或者是挑衅! 史比夫的确有几分不应该有、也有好多年没有过的感觉:胆寒!挥手之间杀萨布,轻松得就象赶走一只苍蝇,这种手法他看不懂,也让他不相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大海中的鲜血依然在弥漫,这一切都让他心在收缩,也让他眉毛在颤抖。 深深吸一口气:“好!”缓缓拔出长剑,长剑平胸,目视前方,盯着周宇掌中玉笛,神色间已满是慎重,他心中对周宇已没有了半点轻视之心,而是将他当作一个平生最厉害的对手来对待! 身边有人低声说:“首领,我们五兄弟与你联手,定能取这小子狗命!”是一个长袍魔法师! 史比夫缓缓摇头:“这是剑圣之间的决斗!也是剑圣的荣耀!”剑圣是不需要别人帮助的,这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已是这个世界通行的法则,剑圣之间的决斗也并不常见,因为功力到了他们这种层次,往往都是帝国的重要人物,是真正的上层人物,上层人物之间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问题都可以桌面上解决的。 两人的声音很低,理论上周宇听不见,但他偏偏开口了:“我觉得你应该接受他的建议!” 一声长啸声起,空中出现了一条人影,不象萨布那样一出现就气势夺人,这条身影上只是红光隐隐,如果说萨布象一只小太阳让别人睁不开眼睛,他就象是一座火山,虽然没有爆发,但能让人感觉到他体内巨大的能量,这能量是不外泄的,泄出之时就是他真正发力之时,这条影子在滚动,在空中翻滚!没有固定的轨迹,周宇没有动,只是平静地看着天空,就象看着天空翻卷的浮云。 浮云压低了,船板莫名其妙地下沉了半寸多,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莲花只觉得站都站不稳,这一刻,她对周宇算是真服了,他处于压力的中心,脸上居然还有淡淡的笑容,她这次看清楚了,是讥笑!在剑圣全力攻击中,他在讥笑!意味着什么? 手出!玉笛划过,曼妙而富有韵律,甚至还有一声悠扬的笛声传来,这一划过,是天剑!史比夫脸色变了,变得很奇怪,轰地一声大响,血肉横飞! 这一爆炸,如同是海上突然被人从天空丢下一颗威力强劲的炸弹,周宇也大出意料之外,手猛地一伸,莲花公主只觉得腰一紧,被他抱住,脚下有震动,低头,她刚才站立的半块船板不翼而飞!满天血雨中,莲花的一颗心呯呯乱跳,剑圣的斗气爆发! 周宇不知道剑圣的技能,但莲花却是知道的,剑圣的斗气与大剑师明显不同,是压缩的,所有剑圣临死之前可以将全身斗气爆发出来,与敌人同归于尽,这是最后一招,也是最可怕的一招,正因为这个特性,剑圣之间很少有生死相搏的时候,两个剑圣殊死搏斗,最终的结果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同归于尽,但现在,这个剑圣死了,而他却安然无恙,而且还在爆炸中将她护住,自己除了身上多了几块血迹之外,同样是安然无恙,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不是剑圣,最低也是大剑圣! 血雨散尽,周宇身上居然干干净净,他看着对面船上轻轻叹息:“这个老头死倒不可惜,只是你们公主好不容易洗了一回澡,身上又沾上了血迹!”莲花挣脱他的怀抱,背转身子不看他,这家伙又成无赖了! 对面船上已经大惊失色!无数双手同时举起,狂风大作、巨浪翻滚、中间还有一条条的火龙择人而食,一瞬间,这条船成了魔法天堂,对于周宇而言是不是地狱?不是!周宇手一挥,大海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淡蓝色的水墙,笔直地出现在船板与大船之间! “水墙术!魔法师!”船上有惊叫!这太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了,在众人看来,此人已是剑圣无疑,但突然之间,这剑圣手一挥,水墙出现,他是魔法师又确定无疑!魔武双xiu!魔武双xiu的并不稀奇,稀奇的是魔法师能够达到剑圣的实力,难道开始连杀两名高手用的不是剑术,而是一种闻所未闻的魔法? 水墙术只是中等魔法,船上的魔法师最低等级也是一级魔法师,自然不会在意这种层次的魔法,风火同时卷出,在他们想象中,大风一吹,魔法必散,大火一起,这水墙立刻就成为开水将这船板上的两个人煮熟,而水魔法师则是抓紧时间念咒,意图将这水墙变成无数冰箭,插入这两人全身! 大风吹过,水墙见风而长,从三丈高长到了五丈,大火射来,在水墙前哧哧熄灭,水魔法师咒语刚刚念完,这水墙突然变了,变成一支巨大无比的冰箭,真的如他所愿,但遗憾的是:这冰箭对准的方位不是浪涛中的船板,而是他们的大船! 水魔法师大叫:“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会水魔法?” 周宇手一招,巨大的冰箭悬停在空中,尖头朝下,悬在大船上空,淡淡的声音响起:“如果你们能不死,回去告诉魔神,周宇向他问好!”左手一抬,巨大的海浪突然出现,轰地一声狠狠击在大船中间,船头有惊叫声,也有人坠落大海之中最后的惨叫,大浪一个接着一个,而且在大浪起的同时,海水还在旋转,大船也在旋转,就象天地间的一件玩具,周宇右手一落,早已停在大船上方的冰箭……啊,应该是冰山猛地落下,轰地一声大响,海面溅起十几丈高的巨浪,大浪过后,海面上没有了大船的踪迹,只有一大堆破木板,随着海浪飘向远方! 周宇一声长笑:“再见了,各位!”一转身,脚下的半块船板急驰而出,驰向东方! 转眼间,大船的残迹已经完全看不到,船板突然停下,周宇轻松地侧身:“莲花,现在你的信心是否足那么一点点?” 莲花缓缓抬头:“你曾经问过我的秘密,我告诉你了,现在我可以问你的秘密吗?”他的身手、他的魔法全都是谜,没有人能想得通的谜!剑术就不说了,这魔法也是如此了得,虽然只是不起眼的水墙术和冰锥术,但这水墙术偏偏挡住了众多高级魔法师的魔法,冰锥直接击沉了一条大船,这样的水魔法她简直连听都没有听过,甚至完全颠覆了魔法的常规。 周宇摊开手:“我有秘密吗?” 莲花咬着嘴唇:“你这样就是无赖了!” 周宇摇头:“不,我觉得我是……无辜!” 莲花轻轻摇头:“好了,说说吧,我到底应该怎么称呼你?魔导还是剑圣?” 魔导?剑圣?她好象没什么眼光!这样的功力剑圣哪里能及?魔导?几个月前他就借别人之手杀了一个!周宇沉吟:“好,我承认,我的确是……魔法师!好象还是一个不错的魔法师!”魔法师是一个好职业! 莲花盯着他的眼睛:“那么,你又是如何杀掉史比夫的呢?他可是剑圣!剑圣中,他的实力不是最末的!” 周宇抓头:“魔法你……不懂的!” 只当然是借口!欺负她是一个学剑的。 莲花摇头:“你错了,魔法我懂!虽然我没有修习过,但各种魔法我都懂!但我不知道哪种魔法能以这种方式杀剑圣!” 明白!她是一个大公主,身边总免不了有拍马屁的魔法师向她献宝!周宇笑了:“这是水魔法的一种,练到高深处,可以虚空杀人,与你剑尖的剑芒没有本质的区别,如果你喜欢,就叫它‘魔法刀’吧!” 魔法刀?莲花淡淡一笑:“你这家伙不老实!我看得出来你在隐藏秘密,但遗憾的是……我偏偏不知道你隐藏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个秘密有多大!” 周宇喃喃地说:“没多大!没多大!……这大海上的风景实在不错,天气也真好,不是吗?”顾左右而言他! 明显不愿意多说,莲花恨恨地看他一眼,他的目光已落在大海上,真的在看风景,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与这个世界上的人完全不同,这里的人往往将自己的本领朝高处说,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威名,因为这是一个势利的世界,高等级的水平就会有不同的待遇,但他不一样,明明有一身好本事,偏偏隐瞒,初见他时,他居然自称是呤游诗人,自贬身价! 有一身绝高的本领偏偏生怕别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否是因为有人对他不利,他怕暴露了自己?如果真是这样,他为什么选择陪着她?而且暴露自己的身手?突然,她心里一动:“有两件事情我想问你!” “当然!莲花小姐尽管问!”头倒是低下了,但依然一幅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 莲花没有回避他的目光:“为什么选择加入义气团?别告诉我你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周宇平静地说:“我正准备这样回答的!你不准,我就无法回答!” 莲花目光闪烁:“或许你是因为……女人!” 女人?亏她想得出?女人都喜欢自我陶醉吗?周宇苦笑:“拜托小姐弄清楚一件事情!” “什么?” 周宇一本正经地说:“我虽然是魔法师,但并没有透视眼,你当时脸上蒙着比衣服还厚的布,连手都不露,说话更是象老牛,我根本不知道你是女的!” “我?”莲花脸色血红:“你想哪儿去了……我说的是我吗?是妮丝儿!……你这个笨蛋,还是一个混蛋!” 妮丝儿?周宇嘴角露出了笑意,这个小姑娘的确挺可爱的。 莲花掉头:“看来我猜中了!我再问你另一个问题!” 周宇仰面躺下:“问题真多!为什么女人问题都是那么多?快问,问完好睡觉!” 莲花坐下:“我想问你,森林中救了我们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周宇闭上眼睛:“事实上你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从现在起,本人拒绝回答任何问题,要问明天请早!”睡着了。 莲花久久地看着这张平静的脸,闭上了眼睛,他是如此平静、如此俊逸,但只要他那神奇的眼睛睁开,立刻就变了,变得神秘而又神奇,面对强敌之时他是那样的潇洒,也是那样的威风,是一种内在的威风!而那些一开始威风凛凛的对手在他面前片刻间威风扫地,打败强敌之后,他又变成一个小无赖,而在吹笛子的时候,他却象是一缕春风,不管是哪一种特征,他都是那么与众不同,自己最喜欢看他哪一幅面孔呢?好象就是这幅无赖的模样,和她斗嘴的时候,是她最放松的时候,一生中都没有过的放松!

上一篇   第33章 死亡笛声

下一篇   第35章 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