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夜半风流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399章 夜半风流

第399章 夜半风流 夜已深,天庐市沉入夜色之中,高楼上的点点灯光宣告着都市夜生活的繁华,房间里的呻吟声终于停止,山妹子趴在男人怀里撒娇:“老公,我以后不敢想你了!” “改称呼了?”周宇抚摸着她后背上的香汗:“为什么不敢想了?滋味不好吗?” “怕你了!”山妹子腻声缠绵:“一回来将人家朝死里整……” 周宇笑了:“我心疼你想得辛苦,多陪陪你不好吗?” “你看……人家全身都软了呢!” 周宇拉亮灯,笑脸在灯光中浮现:“真的啊?我看看!” “啊”地一声轻叫,山妹子缩进了被窝,只露出一双妩媚地眼睛白他,房间里这一刻充满了温情,但温情脉脉的场景突然被敲门声打断。 敲门声一起,山妹子唰地弹起,周宇也愣住,两人面面相觑:“会是谁?” “不知道……会不会是公安局的?”小丫头脸色都白了,与男人这样厮混,也许她自己都觉得不太合乎道德规范。 “不会吧!”周宇满不在乎:“门外只有一个人,是女的!”从脚步声和轻柔的呼吸就能听得出来。 女的?山妹子脸上泛起红霞:“天啊,是我妈!”她突然想起,下午妈妈说过,晚上还来和她睡的!但他一进来,自己欢天喜地之下,什么都忘了。 “兰兰,开门!”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声,果然是她妈妈! 山妹子应道:“妈,我就来!”转向周宇:“怎么办呀?”屋里藏着一个大男人,两人还脱得光溜溜的,这样的场景她慌了。 “原来你叫兰兰!”周宇轻松地笑:“名字真好听!去开门吧!” 这时候还有闲心讨论名字?山妹子急了:“好老公,我……我怕!” “别怕,开门吧!”周宇身子弹起,床头的衣服也突然旋转而起,轻松的声音传来:“等会儿,我不会现身!” “嗯,你明天再来!”山妹子迅速穿衣服,等她一切收拾停当,房间里居然没有了人,而房门开都没开,只有靠近阳台的门从里面打开,但也是关着的。 妈妈终于迎来了女儿的开门,一进门就抱怨:“怎么这么半天?你做什么啊?” 山妹子脸红红地说:“妈,我在洗澡呢!”她额头真的有水,头发也略湿,有洗澡的特征,但这些是水还是她的汗就有待考证了。 妈妈自然不可能怀疑女儿四楼空荡荡的房间里会有什么文章,在沙发上坐下,温和地说:“兰兰,来,陪妈妈坐坐!” 坐下!妈妈看着她的脸色轻轻一笑:“兰兰,知道妈今晚想跟你说什么吗?” “不知道!”山妹子在妈妈旁边偎着:“妈妈,你说!” 妈妈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前些时候,我一直看我的女儿不快活,是为什么呢?是不是我的女儿长大了?看上了男人了?” “没有!”山妹子脸红如霞:“哪有?” “孩子,女人大了总得嫁人!”妈妈说:“但城里的男人靠不住!他们今天喜欢你,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也送给你,但赶明儿……他们又看上了别人,立刻象丢破絮一样将你丢开,所以,那样的男人别去为他伤心……” 山妹子眼睛越睁越大:“妈妈,你说什么呢?我没有看上城里的男人,真的!” 妈妈惊讶地看着她:“真的?” “真的!”回答得真结实! 妈妈久久地看她,终于补了一句:“你也没有……失恋?”失恋是城里人的称呼,但她在城里住了多年,也学会了。 “没有!”恋情快活着呢,那谈得上失恋? 妈妈不懂:“那你为什么前些时候……就象霜打的茄子?” “哪有呀?”山妹子咯咯娇笑:“妈妈,我好快活的!真的好快活!” 妈妈呆了,今天她的情况真的只能用快活来说明,与昨天完全两样,与白天也两样!这怎么回事?但女儿快活总是好事,妈妈苦笑:“看来妈今天是白来了!……好了,来就来了,陪我闺女睡觉!” 山妹子连忙跑到卫生间:“妈,你洗澡!” 妈妈后脚进门,连连赞叹:“我就说了,这种地板干得快,你爸偏不信……你看,你刚刚洗完的澡,地上都干了……” 山妹子面红耳赤,关上卫生间的门,四处打量,他不在,快速跑进房间,将床上的被窝换了,这被窝一打开就有一股气息,是缠绵的气味,床单,不好,床单上有湿湿的痕迹,赶快换,一切换完,母亲刚好进门,山妹子开跑:“妈,我也去洗了!” “刚洗的澡,洗什么洗?水费好贵的……” 窗外的周宇终于真正消失,嘴角带着笑容,这小姑娘今天可算是小小地历险一回,她手忙脚乱地收拾他们做的痕迹时,眼睛还一直打量房门,又紧张又羞涩,真是可爱极了,今天看来没办法再在这里睡了,得另外找一个地方! 周宇走在大街上,今晚去哪睡觉?到这个世界好久了,天天都睡床上,都快成习惯了,今天或许可以再返璞归真一回,去睡一回野外!这是他久经修炼的课目,都快忘记了!身子一起,融入黑暗之中,在空中微微一折,直射向西郊,西郊是山区。 下面有湖水快速掠过,湖岸边是整齐的路灯,这个地方很熟悉,是他与苏蓉来过的地方,苏蓉,想到这个胖乎乎的小天使,他心里怪怪的,她算计了他,这一点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想起她将心爱的小兔子送给同样可爱的小蕾蕾的时候,他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单纯的姑娘,但事后证明,她是了不起的“商业间谍”!能够算计他周宇,不花一分钱的代价就拿到药物母本,的确了不起!最了不起的是:她能让周宇到现在都硬不下心肠来恨她! 夜风中,周宇突然出了一口长气,这是叹息吗?如果是,又是为什么而叹息? 下面已是青草满山坡,山坡的下方,一个小村庄静静卧在夜色之中,那边那栋小楼就是婉儿的楼房吧?周宇目光投向小楼,不由得微微一愣,一个姑娘静静地站在院子中,头高高昂起,他都感觉到她的目光正注视着天空,或许正注视着自己! 是她! 她身下没有轮椅! 她手中没有拐杖! 奇迹已经发生,婉儿,她已经康复了!一刹那间,周宇心头有一股暖流流过,就象看到自己等待好久的花儿终于开放一样!身子一沉,从空中而落,笔直地落在院墙外,无声无息,这么半夜三更的,他要去见她吗? 夜晚的风清凉,空气中有隐隐的香气传来,缥缈不知来自何方,风中也有一声幽幽的叹息,轻得就象是少女的梦境! 西边的一栋房屋里的灯光突然拉灭,院子里只剩下清冷的月华遍地,婉儿突然轻轻地说:“我的腿好了,你看到了吗?” 周宇微微一惊,她能发现自己吗?不可能吧? 婉儿接着说:“你告诉过我的,再见到我时,希望我是站着的,我现在能站起来了,你为什么不来?” 周宇心中一热,她在自言自语,在夜风中倾诉,倾诉的对象是他! “从小时候起,我就告诉自己,婉儿,如果你能站起来,你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女孩,现在我能站起来了,可为什么我还是不快乐?” 幽幽的低语伴着夜风悄悄吹散,终于不再闻,四周重新一片寂静,婉儿也终于转身,走向房屋,但一个声音轻轻传来:“如此良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婉儿身子猛地一震,转身,院子的门不知何时打开,一个帅哥站在院墙边,向她微笑:“婉儿,你能走到我的身边吗?” 不是走!是跑!婉儿几大步跑过,在他面前停下:“周宇,是你吗?”呼呼喘气,激动! “当然是我!”周宇微笑:“恭喜你!” 呼地一声,一具娇躯扑入怀抱之中,婉儿与他轻轻一抱立刻分开,脸上也有了淡红:“周宇,知道吗?我最想的就是将这个快乐与人分享,而最有资格分享这快乐的人就是你!”她的意思或许表示,与他轻轻一抱只是分享快乐的仪式! “你快乐我就能快乐!”周宇温和地说:“我已经分享了你的快乐!” “来!进屋来吧!”婉儿轻声说:“我有话要和你说!” 大厅的灯没有打开,婉儿脸上的红晕被最大限度地隐藏,两人刚刚踏入黑暗中的大厅,角落一个声音响起:“过路的,过路的!”声音真大,伴随着扑打翅膀的声音。 “嘘!”婉儿紧急制止! 周宇笑了:“我倒忘了,还有一个警卫!……嗨,丽儿,你好!” “你好!”声音降低了许多,也许没忘记主人的教诲,深更半夜的,不适宜大声叫。 婉儿的脸本就红,这下更是红了许多,前面那间屋子甚至亮起了灯光,而她自己,象极了半夜偷汉子的!

上一篇   第398章 国之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