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无眠之夜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401章 无眠之夜

第401章 无眠之夜 这一夜,周宇觉得很难睡着,这一夜,婉儿如在梦中,期待已久的男人就睡在她隔壁,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得到,楼房里没有第三人,只有她和他,在一栋楼房下静静地沉睡!一栋房子如果是一个世界的话,这个世界就是她与他的世界,今夜,这世界是属于她和他两个人的! 今夜如此寂静,真的是良辰美景,真的需要将如此难得、如此美妙的时光在睡梦中度过吗?婉儿好犹豫,刚才应该多和他说几句话的,最好是上楼顶搬两张凳子说一晚上,但很快,一个声音从心里提醒她:婉儿,你不能那样做,不能让他难做!他有女友的,你插进来,他会很难的! 如果前面的想法让她激动的话,后面的想法则让她沮丧,终于她的眼睛完全睁开,看着窗外,悠悠的风吹来,吹得窗帘飞扬,婉儿轻轻地诉说:“婉儿,你应该感到幸福的!他终于和你在一个屋子里睡了一晚上,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一个念头好象改变了她的心境,她真的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对被那种陌生的爱情久久缠绕的女孩来说,与心爱的人能在一个房间里静静地等待天亮,也许真的就是一种幸福! 与此同时,一栋豪华而精致的房间里也有一个姑娘辗转反侧,终于翻身而起,苏蓉!她瘦了许多,虽然成功地将腰变得更小,但她脸上有憔悴!手伸向床头,拿起她的手机,颤抖着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依然是“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他的手机真的丢掉了,丢在某个深山老林,周宇,周宇,你真的不肯原谅我了吗?将这条唯一连接我和你的线都要斩断!苏蓉脸上泪水奔流,枕巾慢慢湿润,如无声的春雨,脸上的泪水未干,她好象想到了什么,擦掉脸上的泪水,镇静了好久,终于拨了另一个号码,电话里悦耳的铃声响起,苏蓉脸上有紧张的神色。 “哎,蓉蓉,还没睡呀?”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 “想你了呗,盈盈!”苏蓉的声音很轻松:“你也没睡呀?” “睡了,被你吵醒了!”郑盈盈说:“哎,蓉蓉,我正想问你一件事呢!” “你问!” “我想问……我表哥他……他怎么了?电话老是打不通,你知道他的情况吗?”郑盈盈开始还有几分压抑,到后面略有几分激动。 苏蓉的心沉下去了,她也不知道他的去向,有了这句问话,就意味着今天这个电话算是白打了!轻轻吸一口气:“我也正想问你呢!医院那边说……他辞职了,但我们医院对他挺看重的,想让他回来……” “什么?”盈盈大叫:“辞职了?为什么呀?” “这我也不太清楚!”苏蓉说:“你和他老家联系一下……算了,你将他老家的情况和我说说,我让医院方面直接与他家里联系一下!” 盈盈沉默下来了,半天不出声。 “怎么了?盈盈!” 盈盈依然没有回答,但有轻轻的啜泣声隐约传来。 “你说话呀!”苏蓉心中好紧张。 “你问我,我问谁呀?”盈盈哭了:“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啊?……我表哥早就不回家了!”电话是她与心上人联系的唯一线索,但这线索现在断了,医院是心上人工作的地方,但这工作辞了,茫茫人海之中,她上哪儿去找他?前些时候一直打不通电话,盈盈早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现在预感应验了,她男友丢了! 电话丢在一边,苏蓉站在了窗前,外边的黑暗笼罩了整座城市,远处高楼上的灯光也渐渐熄灭,正是夜晚最黑暗的时候,她的心中也一片黑暗,十九年来,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无助、如此的凄凉,爱上他不是她的错,但后来事态的发展她错了,她利用了这份感情,是她自己将这份感情玷污,他离开了这座城市,没有拿苏家承诺的一分钱,离开之时,他肯定也有痛苦,只有心中痛苦的人才会无视巨额的财富而斩断一切,他既然这么做,想必是不愿意再回头,这份悄悄萌芽的恋情就这样终结了吗? 这份恋情是她精心策划的,虽然用了计谋,但出发点是好的,只是不想世俗中的物质来玷污爱情的美好,她做到了,成功地与他建立了一种纯洁的爱情,他还吻了她,一个月来,这个吻还宛如昨日,但已经变得酸涩。 天终于慢慢亮了,苏蓉的眼睛轻轻睁开,起床,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脸,她呆呆地出神,终于悄悄下楼,出了别墅,漫无目的地走上了大街,太阳升起,炎热即将驱散夜晚的清凉,街道上的行人也渐多,都是上班的人流,他们的目的是如此的清晰,而自己呢?应该去哪?在家里她呆不下去,她不想面对家人小心翼翼地侍候----这些时候,她失去了欢笑,家人就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前面湖水明媚,折射出晨光的七彩颜色,苏蓉穿过小湖,走入树荫下时她突然停下,为什么又要走这条老路?这条路她走了那么多回,一个月来几乎一天一次,都快成习惯了,算了,都到这里来了,还是再走一回吧! 湖中一条小船刚刚离开湖岸,一对情侣上了船头,男的伸出手,挽住女孩的胳膊,女孩上了船,还一路大呼小叫,兴致勃勃,笑声在湖中回荡,是如此的清脆动听,他们的船儿上有没有“地老天荒”? 两对情人从她身边而过,欢快地跑向前方,那前面的小溪里会不会上演一场缠绵的水仗? 那座小山坡依然在,苏蓉缓步而上,也许山坡上的小兔子依然是她今天的伙伴吧? 别墅里,周宇终于起来,在野外睡觉就是有这种好处,一起来就能感觉神清气爽,被子一折,他大步走到窗前,窗帘一把拉开,清晨的阳光伴着山野的清风一起扑面而来,周宇张开双臂,深深吸一口气,舒服! 房门敲响,周宇拉开房门,外面一个姑娘脸红红地站着:“睡得好吗?” “好!”周宇笑道:“睡得太好了,你可是够会享福的,在这里睡觉,睡眠质量比城里强得多!” 婉儿轻轻一笑:“你喜欢就常来……”一句话没说完,脸上已是如火如霞,慌忙转身不看他,直到窗前,将自己脸上的红晕交给外面的清风去慢慢消磨。但脸红好象不是那么容易消得掉的,这句话真不要脸,自己怎么就说了出来?他会怎么看?会不会认为她在勾引他? 周宇也走到了窗前,一阵风吹过,婉儿的长发飘扬,飘到他的脸上,婉儿连忙将长发拢在手心,露出半边娇容。 “你还要走吗?”声音好轻好轻! “是的!”周宇说:“我与几个朋友合作做点事,需要全国到处跑一跑,但婉儿,你知道吗?不管走到哪里,我都觉得天庐是我的家乡,这次事情办完,伙伴们让我回家休息几天,我第一个就想到了天庐,你说奇怪不奇怪?” “为什么会想到天庐?”婉儿声音略略有点颤抖,一个人倦了,总是会想到最能给他温暖的地方,这个地方总会有他感觉温暖的人,这个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周宇沉吟:“也许天庐对我的印象最深吧!也有可能我对这座城市最熟悉!” 婉儿抬头:“你的家在哪儿呢?” “四海为家!” 四海为家?他没有家?但他脸上并没有无家的凄凉,反而是轻松的,婉儿轻轻一笑:“既然是四海为家,天庐也可以成为你的家,你干脆就将天庐当作自己的家算了!” 将天庐当作自己的家?是什么意思?周宇目光回落,婉儿的目光也迎上了,两道目光交织,婉儿眼睛里有一种浓浓的温情,也有一种深情的呼唤,悄悄一番目光缠绵,两人的心跳都加快了,婉儿目光移开,低头说:“早餐做好了,去吃点吧!”从窗口离开,跑得好快。 周宇转身而去,窗帘重新拉上,挡住渐渐变得强烈的阳光,厨房里有轻轻的低语响起,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绝没有人知道,在对面的山坡上,一个女孩眼睛里满是泪水,呆呆地看着这空荡荡的窗台,看着随风飘起的窗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