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沙漠魅影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406章 沙漠魅影

第406章 沙漠魅影 “为什么不地道?”周宇不懂。 “有两个原因!”何雪说:“第一,我给你的礼物并不是让它长期睡觉的!” “哦!你说的是手机!”周宇手一动,掌中握着一只漂亮的手机:“我正准备与你联系!” “算了!好在我还能找到你!”何雪无奈地说:“第二点不地道的地方是……这个姑娘不是张雅!” 周宇平静地说:“也许我有时候也应该找一个真正的女友的!” “这么说,她是真的了?”何雪摇头:“你应该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并不适合这样天真的小姑娘!” “我也知道并不适合,但……但偏偏就合上了!”周宇笑道:“说事吧,想必你千里迢迢地来找我并不是以申诉作为主题!” “你还能对任务有兴趣,实在比较难得!”何雪微微一笑:“上车吧,我们马上就出发!” 随着她的讲解,周宇兴趣来了,西北大沙漠一支科学考察组离奇失踪,生死未知,这支科考组与平常考察组不一样,他们此去是寻找一种神秘的东西,这神秘的东西赫然就是怪物身上的花纹。 “这种花纹国安局的人查阅过数以万计的资料,才在‘塔坝遗址’中有所发现,但这遗址早已淹没于大沙漠之下,半个多月前,一支汇集考古专家、生物专家和沙漠资深旅行者的考察队出发,前往腾格里沙漠,一周前他们到达塔坝遗址,但三天前,他们集体失去了联系,已有空军部队在寻找,但时至今日没有任何踪迹,局长怀疑又有怪物出现,因为当地的居民反应过这些时候的异常!” “有些什么异常?”周宇插话。 “沙漠深处经常有沙尘扬起,一扬起就半天高,哪怕是不应该出现沙土暴的天气也一样!”何雪说:“有很多人甚至反应看到了海市蜃楼,在里面有一些会动的怪物,非常恐怖,而且沙漠边缘的人还听到过狂笑,是沙漠深处传来的,与风声有很大不同!” “听说沙漠深处的岩石经过岁月风霜的侵蚀,会形成一些孔洞,风吹过就能发出怪音!”周宇微笑:“你应该会有所了解!” 何雪缓缓地说:“是的,魔鬼城、厉鬼谷我都去过,但我建议你先听一段音乐!” “听音乐?”周宇笑了:“看来你在逐步适应与我一起工作的工作方式!听音乐好啊,能松弛神经,对你比较适用……” 突然,他的声音停顿,因为车内有声音响起,开始是呼呼的风声,但风声中夹杂着一种奇怪的声音,笑声!与人的笑声几乎没有区别,区别或许只有一点,这笑声悠长而尖锐,简直如同不需要换气而长时间狂笑一般,阴森而又恐怖! 周宇开口:“这是怪物的笑声?” “推论上是!”何雪淡淡地回答。 “是怪物用挂号信寄给你们的?”周宇脸上的神色不变,反而有隐隐的兴奋,如果这真的是怪物的话,这怪物无疑与原来的不同,它会笑,会不会说话?如果会说话,将是最大的收获,可以直接从它口中得到最后的秘密! “是沙漠边的居民录下来的!”何雪白他一眼:“我要提醒你的是,那个人住在沙漠边缘,离沙漠中心至少有五十公里!” “这么说,这个怪物的声音可以穿越上百公里的路程?”周宇皱眉:“它有什么喜事,笑得这么开心?” “喜事也许就是因为有几个猎物进入了它的肚子中!”何雪缓缓地说:“就在笑声发出之后,与科考队的联系完全中断!” “很好!”周宇仰面躺在座椅上:“我们就直入沙漠中心,且看它还笑不笑得出来!”这笑声阴森恐怖,与大自然的风声有很大区别,绝非自然形成,有这一点足够。 “你答应了给那个小姑娘打电话的!”何雪淡淡地说:“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不给她先打个电话?” 周宇盯着她,突然笑了:“怎么,吃醋了吗?” “吃醋?”何雪突然激动起来:“我吃醋?拜托你弄清楚一件事,我对你这种朝三暮四的臭男人打脚板上就瞧不起!你再敢在我面前乱开玩笑,我非在你背后放一回冷枪不可!” “虽然你不肯承认!但我总觉得……”看到何雪的眉毛竖起,周宇连忙改口:“不提这个了,江西的情况如何?” 何雪深深吸了口气:“情况相当不妙,几条线索扑朔迷离,有好几次他们都以为成功了,事实上却是走进了敌人的圈套之中,不过现在已经掌握了一条线索,离成功应该不太遥远!” “这就好!”周宇说:“等将怪物的秘密全部解开,我或许有兴趣做一回特工!” “等着吧!”何雪轻轻一笑:“有这个机会!” 车到达上次那个幽静的楼房前,楼房上方一样是一架直升机,黑色的机身在星光下闪着寒光,楼房下面的空地上依然是两个人微微躬身。 直升机飞向夜空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周宇第一次与何雪达成了某种共识,上飞机休息,倒也不是他有多累,而是何雪对他有火,这一点他感觉得出来,既然所有的闲话注定会是话不投机,他也懒得去自讨没趣。 苏蓉回到了别墅,怀着从来没有的复杂心情,今天是一个分界线,昨天以前,她是苏家的二小姐,纯洁的小女孩,但今天起,她变了,她是周宇的女人,一颗心给他了,身子也给了他,这一切都给了他,她不后悔,反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这个结局她接受了,这段过程让她脸红心跳,在回来的路上,她都在问自己,为什么他一摸她,她就有那么强烈的欲望,想做?这个男人是不是悄悄地给自己吃了春药? 这个过程只能给她羞涩与甜蜜,但这个结局却也让她隐隐不安,女孩子的身子是多么大的事啊,就这样给了他,父亲、妈妈会怎么看?姐姐回来后会不会和父亲、母亲说点什么?她说什么了? 种种复杂的思虑流过,苏蓉简直不敢面对家人,悄悄地打开门,直朝楼上冲,但刚刚上了两级台阶,下面就传来妈妈的叫声:“蓉蓉,你等一下!” 苏蓉的脚不争气地开始轻轻颤抖,回头:“妈!” “你下来,我和你说点事!”妈妈声音并不严厉,但苏蓉依然不敢直视她的脸,支支吾吾地说:“我累了,想……想休息。” “不行!”妈妈生气了:“你姐姐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的,你不帮我劝劝她,今天不准睡觉!” 苏蓉愣住,敢情矛头不是指向自己,而是指向姐姐!不是自己的事情就轻松得多了,苏蓉连连点头:“好,我这就去看看她,妈……别担心!啊?” 跑上楼而去。 站在姐姐房门前,苏蓉手举起,终于轻轻敲响,里面没有动静,再敲,依然没动静,苏蓉轻轻叫了一声:“姐姐,开门!” 这一声有效果,房门呼地打开,苏灵站在她面前,眼圈通红,呯地一声关上房门,将她一把拉到床边。 “姐姐,你怎么了?”苏蓉微微有些吃惊,姐姐反应这么激动,是为什么呀?难道他还对姐姐非礼了不成,这绝对不可能,姐姐身边有五条大汉,怎么可能吃他的亏? “怎么了?你还问怎么了?”苏灵压低声音:“我警告你,不准再接近那个混蛋半步!” “为什么呀?”苏蓉轻叫:“姐姐,他不是坏人,真的不是!” “不是坏人?”苏灵声音一起,顿时高了许多,立刻压低:“你还说他不是坏人?他是世界上最坏最坏的男人!”说到这里,她脸上有红晕闪现。 苏蓉满脸狐疑,终于开口:“怎么回事呀?姐姐,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将阿龙他们几个全打倒了,塞进了卫生间!”苏灵脸红如血:“他还……还……反正你只要知道他是坏人就行了。” 苏蓉失声叫道:“他……他欺负你了?”几个保镖全都塞进卫生间,客厅里只剩下他和姐姐这个大美人,姐姐的反应又如此激烈,难道是已经被他欺负了?这个念头让苏蓉心头狂跳。 苏灵趴在床上不出声,这不出声让苏蓉更急:“姐姐,你说话呀!” “说什么呀?”苏灵依然是背对着她。 “他对你做了什么?你快告诉我!” “没……没做什么!”苏灵终于轻轻摇头。 苏蓉一颗心终于回落,轻轻拍了拍高耸的乳房:“吓死我了!” “你吓什么呀?”苏灵没好气地叫道。 “我生怕他一不小心将姐姐给害了!”苏蓉咯咯娇笑:“那我们这姐妹可就难做了!” 苏灵呆呆出神,要是他不小心将她害了,这对姐妹难做,但当时那情况,离被他害了又隔得了多少?基本上可以等同于被他害了!乳房被他摸了,更严重得多的是,下身都被他弄出那么多水来,也不知道处子膜破没破! 也亏得这么一弄,苏灵才一句话都不敢向家里人提起,否则,今天苏蓉一到家,迎接她的注定会是批斗会,而且是文革时期那种:“目标突出、成员众多、一涌而上”的批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