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生命之吻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412章 生命之吻

第412章 生命之吻 这寂静的大沙漠与空山相似,笛声一起,顿时大沙漠的死寂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园春色,艳阳彰显春光的缠绵,花儿在春风里开放,几只鸟儿翩翩起舞,风儿带来远处的问候,其中包含多少生机,又包含多少希望…… “停!停!”有怪叫响起,是多么不和谐的音符! 周宇根本懒得理他,音乐一转,沙沙的雨声响起,花朵在雨声中悄悄滋润,又无声地绽放几朵…… 时间仿佛停顿,何雪不知何时改变了姿势,偎在他怀里,仰脸看着这神奇的笛子,看得那么专注,又是那么动人! “受不了!”怪物大叫一声,黄沙滚滚,消失在远方。 笛声终于停止,何雪满足地叹了口气:“吹得真好!我觉得你可以改行当音乐家!” “老怪物终于不吵了,吵死人了!”周宇微笑着说,他隐约有一个感觉,这个老怪物在想尽千方百计让他们自己丧失生存的信心,他现在吹奏充满生机的音乐,就是让何雪增强生存信心,也是一种较量!突然,他的微笑僵住,遥望天边,何雪一惊抬头,天空有几个黑点在移动,小姑娘惊叫:“是鸟儿!你的笛声居然真的能引来鸟儿!” 周宇说:“这鸟儿体型不大,明显不是沙漠中的鸟,怎么可能会出现?” 何雪眼睛睁大,两人对视,突然异口同声地说:“绿洲!” 周宇点头:“是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周围有绿洲!” “太好了!”何雪叫道:“去绿洲!”绿洲是生命的希望所在,也是她们的希望所在,这沙怪只适合在沙中隐藏,到了绿洲,它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也能给他们最大的希望! “很好!”周宇点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绿洲就在那边!”随着这一站起,可以隐约看见前方的一丝黑线。 两人同时跳起,周宇微微一带,何雪轻盈地随他上路,但两人根本没有想到,在他们离开之际,他们刚才睡的地方赫然显出一个幽灵,幽灵脸上居然有讥笑。 周宇已经感觉不对劲了,跑了大半夜,前面的黑线居然还是黑线,只是轮廓略微清楚了些而已,何雪直指前方:“快到了,我也看到了!快!”开始她看不到任何东西,但现在,明亮的月光下,她看得清楚,有一条黑线,这条线还隐约有树林的轮廓! 周宇停下了,苦笑:“被它作弄了,这根本就是……幻影!用时下的话叫:海市蜃楼!”刚才他只是用肉眼看,但跑了半天不对劲,立刻打开天眼,一眼就看清楚了,前面只有一些水汽纵横,根本什么都不是! 何雪呆了:“它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消耗体力!” “是!”又是那个恼人的声音回答:“跑了这大半夜,小子,你饿了吗?如果饿了,蝎子是没有的,黄沙倒是有的是,你可以吃点试试!” 何雪目光迎上周宇,正好迎接到他无奈的笑容。 “我们真的会死吗?”何雪的声音好轻! “不会!”周宇一惊:“何雪,它正是要你丧失信心!你可不能中计!” “明明没有希望还等待什么?”怪物的声音变得温和:“躺下吧,躺下吧!一觉睡去,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岂不是最好的选择?” 何雪轻声说:“周宇,对付他我帮不了你!” “不!”周宇温柔地说:“你可以帮我的,在这大沙漠上,如果没有你,我非死不可,孤独死的!” 何雪脸上泛起红霞:“周宇,你喜欢我吗?” 什么意思?周宇迎向她的目光,何雪眼睛里有复杂的含义:“如果是,你吻我!”用手擦擦嘴唇,坚定地说:“吻我!” 周宇手轻轻一紧,将她抱起,何雪嘴唇微微张开,在星光下是如此动人,有美女邀请,他向来是不推辞的,但这时他微微有些惊讶,以两人的关系,好象还不到这么亲密的程度,她真的想在临死之前与他好好爱一场吗?两人嘴唇还只差半寸,周宇停下:“何雪,你确定可以吗?” “吻我!” 四片嘴唇接触上,轻轻摩擦之际,一条小香舌灵活地翻卷,周宇突然觉得口里多了一样东西,是一颗药丸一般的东西,有药香!是什么?还没等他明白过来,何雪推开他,头已低下,脸上一片嫣红。 周宇的舌根略略一品,立刻明白,这是那种神奇的营养药,她上次带了三颗,在海上吃掉了两颗,这是最后一颗!高浓度的营养药,她送给了自己,为什么用这种方式?原因很简单,她不希望这个怪物知道他吃了这东西,在吃之前,她明确告诉过他,对付这个怪物她没办法帮助他,只有靠他!现在这药悄无声息地给他吃了,是希望他保持足够的体力,在那个怪物松弛下来之时一举击杀! 虽然是带着一个伟大的目标,但第一次与男人接吻,她一样羞得面红耳赤,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散,这张脸被男人捧起,深深一个吻印在她的唇上,随着这个吻,一点药香重新回到她的嘴中,何雪大惊之下反抗,一时舌头缠绕,激烈非常,但周宇的吻技明显远超过她,一股气流一冲,这药物顺喉而下,直入她的腹中,再也吐不出来! 何雪呆了,他终于还是将药物给她自己吃了,这怎么能够?他的体力远比她消耗得多,而且在未来的战斗中,也只能靠他出手!这颗药丸能够保持人在两天内不至于饥饿,正是这时最好的东西,但现在最好的东西落入了自己的肚子中,他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食物没有了,而且在敌人的魔爪之下,大沙漠中也不可能再找到任何一种吃的东西,他们实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也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作出这种愚蠢的选择,好愚蠢!但为什么她心中热浪翻滚,简直想哭? 周宇吻得好缠绵,久久一番缠绵之后,终于放开她,何雪的眼泪终于慢慢滴落:“为什么要这样?”她没有明说,但她知道他懂。 周宇微笑:“因为这个吻是最让我感动的吻,我想让它有一个最美好的结局!”吻都是美好的,这个吻也不例外,她的唇香甜无比,吻得激情四溢,这些还都是表象,深层次的东西就是:这个吻是真正的生命之吻!她为了他能保存体力,甘愿奉献自己的吻,同时奉献比吻更重要的生存机会! “你本来有点聪明气的,但今天你一点也不聪明!我很失望,知道吗?”何雪偎在他怀中,轻轻诉说着她的失落。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周宇微笑着扫视四周:“只会让他失望!……老妖怪,你会不会失望?” 有怪声响起:“继续啊,挺好看的!” 何雪脸红如血,在缠绵之中,她都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旁观者,自己的初吻是在别人监视下完成的,让她羞极了。 “据我所知,人类应该在这种情况下脱衣服的!你们为什么不脱?”还有补充! “本来我的确有这个打算!”周宇笑了:“可你这个老妖怪在旁边,我又如何有这兴致?” 何雪轻轻一拳头砸在周宇的胸前,周宇哈哈大笑,这真奇怪了,两人在大敌之时,面临生死之际,居然还有这样亲昵的一幕,如果旁人看到他们这样,一定会以为他们只是在公园里谈情说爱。 “我看你们应该趁这时候还有点体力赶紧把该做的事情做了!”老妖怪笑道:“再过两天,想做就迟了!” “挺有经验的嘛!”周宇笑道:“不过我不急,还是到绿洲去好好洗个澡,再做我们该做的事情!” “绿洲?”老妖怪大笑:“这里有绿洲吗?只有沙漠,死的沙漠!” “有的!”周宇淡淡地说:“我这就去!”一拉早已茫然的何雪,大步而行,走的是回头路。 “那边没有绿洲!”何雪叫道:“那边是我们来的地方!” “可这老妖怪告诉我,绿洲正在那边!”周宇淡淡地说:“是吗,老妖怪!” “胡说!我什么时候……” 周宇打断他的话:“你有意将海市蜃楼设置在这边,绿洲自然是在相反的方向,如果你有扭转乾坤的办法,不妨趁早施展,否则我们到了绿洲,食物和水都有了,你就休想再有机会置我于死地!” “聪明!”老妖怪怪笑:“但你一样休想找得到食物!所有的活物全部都进了我的肚子,包括草丛中的虫子!”也是,这绿洲之上所有土地上行走的动物、土中穿行的动物全部都死了,也许只剩下几只小鸟,也恰恰是这几只小鸟,给周宇指明了一样东西:这里是存在绿洲的! “连虫子都吃?”周宇淡淡地说:“你一定从来没有吃饱过,可怜,可怜!”手拉何雪大步而去,越走越快,在星光下飘飘若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