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至尊归来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438章 至尊归来

第438章 至尊归来 天庐山绝顶,云深处! 幽谷静如夜,佳人如月,婉儿偎在男人怀中,怔怔地看着天空。 眼前场景突然一变,是一个大海,大海之侧嫣红一片,有嫣红的花,有嫣红的树林,当然还有嫣红的脸,看着脚下的大海,婉儿只能看到两条人影相伴相随,水中的倒影也是嫣红的! “这就是你的世界吗?”婉儿仰起脸:“好神奇的世界,好安静好美丽!” “是我们的世界!”周宇温柔地说:“婉儿,你真的不后悔吗?到了那里一切都可以与你习惯的不一样!” “成为你的女人,就是我的终极梦想!”婉儿幸福地偎在他的怀中:“你这个世界,女人应该怎么叫自己的男人?” “叫老公!”周宇轻轻一吻:“我早就想将这个称呼引进那个世界了!” “那个世界?”婉儿微微一惊:“这么说……这里还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当然不是!这只是我的戒指!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婉儿四处打量,充满惊喜:“老公,你的戒指好大,好漂亮!……那些花儿是不是就是生息之花?” “是的!”周宇轻轻抱住她,手在她后面轻轻抚摸:“婉儿,理论上说我们这时候还界于两个世界之间,要不要来点节目?” 婉儿眼波流转:“你说什么呀?啊……你脱我的衣服干嘛呀?”衣服被脱下,沙滩上多了一块巨大的毛皮,婉儿仰面而倒,男人在温柔地进攻,一波一波快感流遍全身,婉儿在幸福地呻吟:“老公,我真不敢相信,我会在人家的戒指里做……” 在戒指里做,这是童话还是神话? 做结束,两人下一刻出现在另一个地方,下面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周宇的声音充满感情:“婉儿,看一眼你的世界,我们就要离开了!” 透过透明的隔离罩,婉儿痴痴地看着那个世界,她要走了,远离那个现代都市,远离她的二十一年的辛酸史,从此步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她真的没有眷恋吗?好久,她的声音幽幽而来:“老公,走吧,我会习惯我的新家的,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新家!” 周宇唰地一声落在丛林之中,下面是明亮的溪水,溪水边是与平时所见完全不同的植物,水好象更清澈得多,婉儿兴奋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脸上一片潮红,她本不是特别爱激动的类型,但眼前的一切让她难以自制,突然,草丛中有动静,婉儿猛地一回头,啊地一声大叫:“怪物!”身子猛地跳起,这一跳居然达到两丈多高,在空中又是一声大叫,脸都白了,周宇手一抄,将她的身子搂在怀里:“别怕,这只是一只草狗,你怕它,它比你还害怕!” 婉儿眼睛瞪得大大的:“我跳得好高,为什么会这样?……这里的引力小得多,是吗?”刚才她居然一下子跳了两丈多高。 “不是!”周宇微笑:“这就是和我做的好处!刚才做的时候,我改变了你的体质,怎么样?你不但是第一个在戒指中做的女人,而且在做中改变体质!” 婉儿呆了,做能改变体质?这么舒服的事情还能有这么销魂的后续?她脸红如霞,悄悄地告诉他:“你再做……我要和你一样地飞……” 周宇目瞪口呆,要是做得能飞的境界,该做多少回? 魔兽森林中怪物实在太多了,在婉儿的眼中,不怪的动物简直没有,有会放火的狮子,有长得特别大的狼,有特别大的鸟儿,这些怪物如果是在平时,她早就吓得躲进不知哪个树洞,但今天她不害怕,因为她男人脸上好平静,而她自己也改变了太多,开始还兴高采烈地到处跑,到后来胆子大了,甚至窜过去在一头魔狼背上踢了一脚,当然一脚踢实之后立刻窜进男人怀里,抓住男人的手按在自己柔软的乳房上,向他表示她有点后怕! 这个姑娘与这个世界的姑娘不太一样,她知道男人喜欢什么,成了他的人之后,她有意无意地在诱惑他。 前面有一只小鸟儿低空而过,叫声清越,婉儿来了兴致,伸手就抓,但小鸟儿明显不象丽儿那么好说话,翅膀一侧避开,婉儿尖叫一声,飞身而起,去捉鸟儿,周宇也不插手,兴致勃勃地看,两人一鸟直驰向密林深处。 突然,周宇猛地伸手,抓住空中的婉儿,婉儿一声尖叫刚刚出口立刻停下:“老公,怎么了?不能捉啊?” “前面有人!”周宇指着前方的丛林。 “啊?”婉儿脸色微微发白:“老公,他们会不会对我们……不利?”虽然她知道男人的功夫厉害,但这里的东西都是那么奇怪,肯定会有好厉害的怪物或者好厉害的人,如果在丛林中遇到他们,两个人前景好象有点不妙! “看看再说!”周宇眼睛里有光芒闪烁,他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三个多月了,理论上这个世界也过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来,情况有没有什么变化? 树林在身边急速向后,无声无息之中,周宇和婉儿出现在树梢,两人目光透过树影的斑驳,落在下面的草地,下面草地上有两队人马,每队都是十多人,双方剑拔弩张,紧张对峙。 而草丛中是一条风蛇,静静地倒在草丛中。 “这风蛇可是本人一剑刺杀的!”一名汉子手中长剑斜指风蛇:“女王早已下令,解散盗贼团,格钽,你敢违抗女王之令?” 对面的一名大胡子剑师冷笑:“女王之令?就算有至尊帮她撑腰,但没有人知道南山盗贼团还在活动,只知道……南山盗贼团已改名为南山冒险团!” “至尊会知道!”中年汉子在后退:“他老人家是神,什么都瞒不过他!”作为一个大剑师,他自知不是对方的对手,对方可是一名准剑圣! “他不是!”格钽脸一沉,突然一溜寒芒直射中年汉子,中年汉子手中剑刚刚挥出,他旁边的一名年轻人突然啊地一声大叫,两眼瞪得溜圆,直勾勾地看着胸前的长剑,这长剑离他还有三尺的距离,但他的胸前已有鲜血如泉。 婉儿本来看得极有兴致,女王、至尊,还有地上的风蛇,这都是她从来不知道的东西!但这个大胡子突然出手,一出手就杀人,而且剑根本不接触对方就能杀人,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杀人,连杀鸡都没有,这年轻人胸口鲜血狂喷之际,她一声惊叫脱口而出,刚刚叫出,脸色大变,因为下面的人头抬起,眼中凶光迸发:“还有人!” “杀了他们!”大胡子阴森森地大喝:“这消息不能外传!” “是!”后面十多人同时抬头,手中剑光芒闪闪,一时之间杀气如虹。 “快跑……”婉儿脸都白了,这些人这么厉害,能隔空杀人,现在十多人都盯着她们所在的位置。 周宇轻轻叹息:“离开这么久,原来大陆还不平静!”一抱婉儿,从空中飘飘而落,居然是直接落向两队人马的中心位置。 周宇刚刚现身,下面的人已经呆了,随着他的身子慢慢降落,格钽的脸色也在急剧改变,突然,一声大叫传来:“至尊!” 叫声几乎是同一时间传出,有惊喜也有恐惧,那个神奇的人也来了吗?婉儿眼睛猛地睁开,惊讶地看见两队人马同时跪下,他们的中间正是自己与周宇。 “至……至尊!”格钽的声音颤抖:“小人不知至尊在这里……罪该万死!” “求至尊……饶命!”格钽身边有人颤抖着补充。 “本人今天心情不错!”周宇淡淡地说:“并不想过于惩罚你们,今天的事情怎么办,你来说!”斜指格钽。 婉儿呆了,他就是至尊?不但是那个世界的仙人,还是这个世界的神?连女王都视他为靠山的神? 格钽战战兢兢地说:“小人这就给这位兄弟……治伤,从此永远不做……盗贼的勾当!”他的额头已有汗水,治伤只是向他表白改过的态度,但这一剑正中心脏,又如何治得了?他以前出剑总希望一剑封喉,但今天,他希望自己的误差越大越好,要是救不了人,只怕至尊立刻翻脸,好不容易出现的一线生机立刻破灭。 他的话一说,身后的人立刻翻箱倒柜找药物,一名魔法师大步而前,口中念念有词,蓝色的水流从指尖而出,水魔法治伤。婉儿小嘴儿张得老大,恐惧早就无影无踪,好奇心再起,这个人一出手,又是一种奇怪的法门,居然有水,他们都是神奇的人! “凭你这手魔法修为,又岂能凑效?”周宇手一动,一股金色的光华射出,象剑一般射进地上年轻人的伤口之中,片刻之间,年轻人翻身而起:“多谢……至尊!”神态激动非常,这一番受伤,他是绝对的幸运,能得到至尊的救治,是他最大的荣幸。 “多谢至尊!”二十余人全都翻身而倒。 婉儿眼睛里露出动人的神采,她的男人好威风! “都起来吧!”周宇手一挥,地上的人只觉得一股巨大而柔和的力量一托,全都直起腰,耳边传来周宇的声音:“给我说一说女王的情况!” “女王陛下去了南方!”格钽抢着说:“听说是在海边建造行宫!至尊……你老人家没和她在一起?”比较讨好的语气。 “国内的形势如何?”周宇自然不会回答他的话:“有没有什么人再生事?” “没有!”这次是中年人抢先:“有你老人家在,谁敢生事?”眼睛看的是对面的格钽。 格钽低头不看看他:“小人错了,请至尊责罚!” “我不会责罚!”周宇淡淡地说:“因为我与女王意见不同!”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奇怪,包括婉儿在内,盗贼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也许是所有地方的共同结论,但他的意见不同? 周宇有补充:“因为我觉得我将来肯定闲不住,如果没什么事做也许太难受,就让天下盗贼都活跃点吧,这样我也有一个理由可以到处转转,会一会天下盗贼!” 闲来无事,到处转一转?格钽脸色发白,谁都知道这个至尊喜欢到处转,也永远都闲不下来,会一会天下盗贼,又有哪个盗贼能有好结果? 这个新的指令或许不是指令,但远比女王的命令更具有威慑力! 格钽连连顿首:“小人不敢与至尊为敌,天下也没有人敢,小人这就将至尊的训示传扬天下!”他当然不笨。 周宇哈哈大笑:“走吧!” 所有人同时跪拜,爬起来消失,丛林里重新恢复宁静,婉儿呆呆地看着他,脸红红的可爱极了。 “我们的女王去了南方,想必是在建造属于我们的房子!”周宇微微一笑:“婉儿,或许你来得及按照你的想法设计自己的房间!” 婉儿轻轻叫道:“是为我们建造房子?老公……她是女王呢!” “忘了告诉你!”周宇笑了:“你见到她,可以叫她……姐姐!莲花姐姐!” 婉儿大眼睛轻轻转,终于点头:“我明白了,她也是你的情人!老公,你的情人档次真高!”是真诚的表扬吗? 也许是,但很快她又有了新的顾虑:“老公,你说人家那么高贵的身份,怎么可能愿意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找女人?我……我怎么办呀?” “没关系!又不是第一个!……”声音渐远渐无声,两人走过魔兽森林,真的象是在花园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