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生息的奇迹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442章 生息的奇迹

第442章 生息的奇迹 两个月时间飞快过去,余光岛已经大变样,后面的原始丛林依然青翠,但海边已经建了一座庞大的宫殿,这是一座奇怪的宫殿,也许与这世上任何宫殿都不同,开阳而又错落有致,后面是高高的院墙,中间是无数亭台楼阁,前面则是白色的通道,直延伸向大海之中,一个巨大的亭子直伸向大海中央,海鸟低飞处,娇声处处闻! 中间一排楼阁式样完全一致,足有二十余间,每个楼阁上还都有考究的匾额,上面没有字,只有一张彩色照片,照片是谁?靠近东边的是一个金发飘飘的美女,如西方仙子,轻扬舞;旁边的一个中一个美女长剑斜指,英姿勃勃,身边的雾气缭绕,素修;旁边的一个美女怀抱火狐,眼睛和火狐一样略带几分惊奇,但脸上带着羞涩,坐得好文静,却是莲心;她旁边的莲花,居然真的站在莲花之上,而且绝不是特效摄影!----没有戴王寇,也许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女王,她们都只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宫殿的女主人! 娅尼、娅丽、卓尔、妮丝儿、婉儿、都有自己的房子,也都贴上了彩色照片,照片中最写实的是一个朴素的村姑,粗布衣裳伴着羞怯的眼神,是弥朵儿,她也有了自己的房间!此刻正在她的房间里收拾呢,收拾得兴奋而又激动,两个女仆站在门边,想笑又不敢笑,她们服侍的主人居然非要自己收拾不可,简直太奇怪了。 还有好几间房屋暂时没有贴照片,却也有专人服侍,收拾得干干净净,所有楼阁摆成一个半圆,正中间的是一栋高楼,与周围的楼阁连在一起就是一只正开屏的巨大孔雀!这栋楼上也有一个玉石楼牌,上面没有照片,只有一个巨大的阴文字:宇! 这个字写得龙飞凤舞,字迹入石七分。 后面也有建筑,是一些小亭子和一些人工湖,湖水清幽,随风起处,院子里阵阵花香,居然是生息之花的香味,一只火凤站在亭子之上,悠闲地踱步,周宇和婉儿也在悠闲地踱步,婉儿转了好久终于冒出来一句:“老公,这里简直是苏州园林!” 周宇笑了:“我本来就是以苏州园林作为蓝本!你倒看出来了!” 婉儿轻声说:“这样的地方……她们想必也喜欢,老公,你什么时候去接她们过来?”她的声音微微带着惆怅。 “怎么?想家了吗?孤单吗?”周宇温柔地说。 “不是!”婉儿轻轻摇头:“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在哪里,我的家就在哪里!但你说过的,这里的时间与那边是一比三,现在这里过了三个月,那边快一年了,她们肯定等急了!”说不孤单其实也是假的,这里的姑娘与她文化层次隔了许多,代沟还是存在的,她们个个都喜欢听她讲一些新奇的事,学习她的穿衣、化妆还有照像等等知识,对她的亲近也与日俱增,她对她们的感情也越来越象真正的姐妹,但她还是希望能早点见到一个世界里来的姐妹。 “也是!”周宇说:“过几天我去接她们过来,先熟悉一下环境再说!” 婉儿高兴得手舞足蹈:“盈盈和苏蓉请假一天可以在这里玩三天,可多划算,她们肯定高兴!”,身子轻盈地一跃,上了池边的小亭,周宇一把拉住:“小心点,你可是一个孕妇了!” “没事,才两个多月!”婉儿轻轻地笑:“她们要是没吃避孕药,说不定都快生了,你不着急吗?真好玩,同一时间做的,我的小宝贝怕是长输了,嘻嘻……” 周宇愣住,是啊,这事儿看来不能耽误了,说不定有某一位美女的避孕失败,如果是,她们现在真的该生了,一个大姑娘马上要生孩子,还偏偏说不出父亲是谁,可够难为她们了,需要赶快去迎接她们。 外面有女子进来,腰肢也略略显形,是娅尼:“老公,有一个人来给你送礼,你一定猜不到是什么东西!” “什么?”周宇还真的猜不出来,难道还有人敢不顾他的禁令,擅自上岛来送什么魔晶之类的东西? “我先问问你!”娅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天你去生息之谷,有没有瞒着我们姐妹做过什么事啊?” “什么话?”周宇瞪她:“能瞒得了你们吗?你们盯得可太紧了,连和小精灵妹妹说一声‘你好’都有所控制!” “哦,有这回事!”娅尼点头:“那这个礼物肯定不是给你的!我拒绝算了!” “等等!”周宇心中一动:“什么东西?” “也不是什么东西,姐姐抱着呢!”娅尼回头:“姐姐,这个家伙不认账,还给那个小女孩算了!”门口并排走进几个女孩,除了莲心的体形依然苗条之外,其余几个个个都略显肿态,所有人都似笑非笑,一个包裹送到周宇面前,揭开,周宇愣住,里面居然是一个小男孩!圆溜溜的眼睛在轻轻转,好漂亮的小孩子,个头真小,但真精致,这……这…… 外面有一个声音传来:“哎,男人,我找到你了!” 周宇猛地抬头,失声叫道:“圣女!”这赫然是女精族的圣女。 “男人,好奇怪哟!”圣女说:“我的生息成功了,但为什么会生一个这样的孩子呢?我母亲说是男孩,女精族从来没有男孩的,……”她呼呼喘气中补充了一句:“母亲不要他了,非要我给你送过来,我跟她解释了,你是帮忙的,但她好固执……” 啰嗦了好大一篇,周宇老脸微微发红,其他几女由迷惘变得清醒,几双眼睛都落在他身上,带着奇怪的表情。 圣女接过身边侍女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润润嗓子,继续说:“男人,会不会是生息时你用的……东西不对,我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一点,要是说错了,你别怪……” 莲花苦笑摇头:“老公,你真够无耻的!” 轻扬舞抿嘴一笑:“这对他而言不奇怪,有便宜不占才是真的奇怪,对吧?” 周宇在咳嗽。 “你不要你的孩子吗?”婉儿白他一眼:“给我!”伸手抱过,爱怜地亲亲他的小脸:“真乖!小宝贝,这是你父亲,瞧瞧!……他在笑呢!” “真的啊?”娅尼凑近:“他真的在笑……好可爱!给我抱抱!” “我也抱抱!”众女母性大发,个个抱着抱,小家伙在众女之间抱来抱去,开心得咯咯笑。 圣女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时好迷糊,父亲?什么叫父亲?她们族中从来没有这个称呼的,一双手伸过来,耳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来,我告诉你一些事情!” 是莲花!凑在耳边说了好久,圣女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终于靠近周宇:“男人,你那天的生息好快活,为什么……为什么她们都说是坏呢?” 众女宛尔。 周宇尴尬地说:“那天……那天我也是一番好心,但好心有时候也会办坏事的,这是人世间的哲理……” “还哲理!”婉儿白他一眼:“别再骗她了,圣女,我告诉你啊,他对你做了……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情,连孩子都有了,你如果愿意留下来,就和我们一起做他的妻子,好不好?” “妻子?”圣女摇头:“妻子是做什么的?” 众女面面相觑,妻子是做什么的?这个问题比较笼统,不太好回答。 “可以和他生息吗?”圣女有兴趣极了。 众女脸全都红了,话可以说得如此直接吗? “可以吗?”还在追问。 “自然是可以的!”莲花轻轻咳嗽:“如果不做他妻子,你就不能再和他……生息!” “那我做妻子!”圣女脸终于红了,是迟来的红色:“男人,又要麻烦你了……”这红色不是羞涩的红,而是对某件事情的迫切期待! 卓尔旁边的小楼有主了,照片上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抱着一个小孩子,小孩子笑得真甜。 夜晚,周宇抱着圣女已经连续生息了两次,生息得她脸泛红潮,终于结束,圣女手伸出,打开一个小包,包里一片嫣红,嫣红的是花瓣,圣女腿艰难地分开:“男人,你弄点光,我搽药呢!” 周宇指尖一点,金色的光芒下,圣女两腿间风光无限好,她根本不回避男人冒火的目光,仔细地将生息之花塞了点进去,抬头嘻嘻而笑:“男人,母亲说了,这个可爱的小宝贝是因为生息之花才出世的,我想再生一个!” 周宇一把抱起她,将她的身子对准,哧地一声轻响,伴随着圣女的一声娇呤,上下起伏之际,圣女魂飞天外,周宇头脑中浮现出一幕香艳的画面,在那片嫣红的花丛下,这个小姑娘全身赤裸,几瓣生息之花飘飘而下,这无意中的飘落,创造了一个生命的奇迹,这个奇迹如果在几个月前出现,可能会完全改变他的行程,甚至根本不需要回去,现在出现基本上没有什么意义,但他一样感慨万端,这个原来根本没打入预想的姑娘居然是他第一个孩子的母亲,这也是挺有戏剧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