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赌局(大结局)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447章 赌局(大结局)

第447章 赌局(大结局) 来时凶险,归时充满缠绵,玉倚丝属于那种根本不顾虑旁人的人,哪怕旁边有雅娜,她一样可以偎在男人怀里诉说离情,离情诉说到浓处,自然也必不可少地有了些亲昵镜头,虽然有所收敛,但雅娜依然面红耳赤,走出百里,雅娜终于开口:“这大海上闷死了,让我一个人呆会!” 三个人在一起会闷?周宇笑了:“依你!”手一点,雅娜送入无生戒中,龙背上只剩下两个人,玉倚丝一把抱紧他:“周宇,我想你了!” 周宇双手一合,小白龙送入无生戒,大海之上出现一片巨大的浮冰,浮冰上有一块大大的毛皮,玉倚丝的衣服被慢慢解开。 周宇抱着她浮起半空,感慨地说:“没见过做爱这么不要命的!” “你让我这么兴奋的……怪你!”玉倚丝自然不服,话题转移:“哎,房子做好了吗?” “做好了!”周宇苦笑:“但我得想办法为你的房屋另外加点料,否则,我们一睡觉,这房屋非塌不可!” 玉倚丝吃吃地笑:“就是!……再问你一个问题,我可以生儿子了吗?别生气,不能就不能……我只是觉得你的功力进步了好多。” 周宇笑了:“你回去就知道了,她们中已有六人怀上,如果你再怀不上,问题就是出在你身上!” 玉倚丝急了:“我也要!你再……做!”她可是一个好胜心强的女孩,别的女孩都怀上了,她还没有,这可急坏她了! “很好!”周宇手伸向她的下身:“我们就这样一路做下去,做他个十回八回的,肯定能怀上……” 大海波涛泛起,又激起多少风流的浪花,第三天,玉倚丝终于有了一个绝不应该有的感觉:疲倦!趴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这个男人太厉害了,两次她都受不了,他还用魔法来刺激她的情欲,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女人身上试验出来的新东西…… 第四天,周宇回到了余生岛!众女站在海边“广场”上迎接,就象迎接国王凯旋归来,与玉倚丝逐一拥抱,包括婉儿在内,周宇手一动,小白龙翻滚而出,周宇微笑:“小雪,从此这里就是你的家,你的职责是保卫这座岛,不准任何人靠近!” 小雪一声低啸,身子腾空而起,隐隐风生之际,直上海边大树,这一跃之势,居然高达数十丈,在空中一个盘旋,突然长大了几圈,它的头顶也有金光隐隐,两支龙角完全成形,婉儿一声惊叫:“龙!” 所有人也同时大惊,包括周宇在内!这条小白龙居然在这一刻完全进化,而且真的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龙! “这还是龙吗?”玉倚丝摇头:“它成怪物了……老公!”这老公两个字是她上岛新学的词语,别人都叫,她也可以叫,尽管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婉儿兴奋地大叫:“传说中的龙就是这个样子!老公……它会不会行云布雨?” 好象听到了她的呼唤,小雪身子一圈一转,海水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股水流飞起,围绕在小雪的身旁,小雪巨口一张,大地凉风起,细雨绵绵而下,伴随着大海上的狂风,只留下他们所在的这块空地。 一道彩虹飞起,直飞向高空中的小雪,却是莺语儿,她还在娇声呼唤:“小雪,你长这么大了呀?让姐姐好好看看……”直接坐上了小雪的背上。 一人一龙直飞天际,围着小岛转圈子,婉儿呆呆地看着天空,这是天界吗?神龙护院,她的待遇是什么?是娘娘还是仙女? 周宇手再伸出,地上出现一个姑娘,横眉怒目的姑娘,雅娜!她在生气!而且她的生气有理由:“我只说休息一下,你的一下是四天?你看见谁睡一觉需要四天的?” 别的女孩全都不懂,但玉倚丝的脸红足以告诉她们,这个女孩生气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他与玉倚丝的亲热。 周宇笑了:“我真的见过!你的那个不成功的准新郎,他一休息就是三百年!” “你……你太过分了!”雅娜大怒:“兑现赌注!” “等等!”周宇微微一愣:“赌都没赌,兑现什么赌注?” “很好!”雅娜说:“我们这就开始赌!赌注是这座岛:谁赢了,谁做这岛上的主人!” 众女面面相觑,什么意思?辛辛苦苦做的房子帮她做?但男人的确曾答应过她,什么都赌,也无人能够反驳。 周宇苦笑:“你喜欢这座岛?” “不喜欢!”雅娜冷笑:“但我更不喜欢你在这里得意洋洋!” “明白!”周宇点头:“赌什么?” 雅娜说:“你也许生下来就是惹我不高兴的,杀害我的师傅,杀害我的小鱼,好不容易做了件好事,救我一回,但你言语实在太可恶,还是回到了原地……”她一说起来居然尽是诉说他的不是。 周宇等了好久:“我问的是怎么赌,赌完好上路,没说什么让你高兴的事,我也没本事让你高兴!” 雅娜眼睛里光彩一闪,居然笑了:“偏偏不让你说中,我没有不高兴……我现在很高兴!而且……我赌你没办法让我不高兴!” 周宇一怔:“这就是你提出来的赌博方式吗?” “是的!”雅娜缓缓地说:“就是这个!我赌你没办法让我不高兴!” 所有女孩全都愣住,这可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胜败完全取决于她个人,她算是不高兴了,也完全可以否认! 周宇也愣住:“高不高兴是别人说,还是你自己说?” 雅娜瞪他一眼:“别人谁能猜测本姑娘的心思?自然是我自己说!” “真是一个公平的赌博!”周宇苦笑:“为什么我遇到的赌博总是……这么公平?” 众女摇头,轻扬舞眉头皱起,标准答案随时都会变换,这种赌博还有个屁的赌式? 周宇目光扫视四周:“各位老婆,你们希望老公赢吗?” “老公,你想办法赢!”谁先表态,是婉儿!这里有她的房子,她刚刚喜欢上这里。 “老公!”是玉倚丝:“你讲笑话她听,你的笑话她肯定会笑,只要笑就表示高兴!” “你胳吱她,她一痒就会笑……”是谁?是弥朵儿,一看众人的眼神,慌忙住口,自己脸也红了,在一个女孩肋下骚痒痒,成何体统? “弄错了!”莲心实在忍不住了:“那是让她高兴,不是让她不高兴!” 圣女抱着儿子出主意:“你将刚才‘准新郎’的事情再讲一遍……” 雅娜脸色沉了下来,这也许是她最不愿意听到的话,一听就恼火。但她强行将自己的烦恼收起,悠然自得地说:“出主意吧!多出点,但我提醒周先生,机会可只有一次!” 周宇仰面朝天,思索片刻,目光一落:“我开始了!” 看着他如此做作的模样,雅娜笑了:“开始!”且看你这家伙如何赢?让他带着一大群女人离开岛,想必也挺让人开心的,这个坏男人,找这么多女人,还损她,不让他灰溜溜的,她还真很难快活。 周宇的身子突然一闪,出现在她的身边,手一张,一把搂住她的腰,这一手雅娜万万没有想到,她自然拿准了周宇不可能杀了她,或者伤害她的身体,所以才敢说出这个赌的方式,但她有一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敢在这么多女人面前抱她! 她可以反抗!一声娇呼:“做什么?”手如春花绽放,带着死亡的黑暗魔法拂向他的颈部,周宇的颈突然不见,雅娜只觉得嘴唇猛地一热,居然被他吻上了,而且还吻得结实无比,根本分不开,她手上的魔法拂到他身上也只是帮他拍一拍身上的灰尘…… 好久,好久,周宇终于松开,雅娜嘴唇鲜亮,脸色通红,手猛地扬起:“你这个无耻之徒,我杀了你!”还带着哭腔,她的初吻丢了,丢在这么多人面前。 手被人一把拉住:“你高兴吗?” “高兴?我会高兴?”雅娜拼命挣扎:“你……”挣扎突然停下。 周宇脸上有笑容:“原来你不高兴!……你输了!” “不!我……” 周宇打断她的话:“如果你不承认,你就是高兴了,既然我亲你你感觉高兴,我再亲亲!”嘴唇凑过来,雅娜的脸越来越近,她猛地偏头,将嘴唇避开:“好好……我不高兴,我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 “我赢了!”周宇手张开,惊讶地叫道:“为什么没有掌声?” 四周的女子个个脸色奇怪,莲花苦笑:“老公,她没说错……你真的很无耻!” “还有点……卑鄙!”婉儿轻轻一笑:“一点点……” “还有……下流!”轻扬舞抿嘴一笑:“不止一点点……” 雅娜呼呼喘气,背转身子不看他,这个赌博她输了,输的不仅仅是赌博,还有她的初吻!耳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雅娜,留下来吧,我们也可以做姐妹!”是玉倚丝。 雅娜愣住,这真的可以吗?拜托,她好恨他的!可为什么被他吻了那么久,她到后来几乎不想挣扎? 莲花走过来:“雅娜,我知道你的情况,你是一个单纯而善良的女孩,当年也曾劝我二姐善待天下苍生,我就知道你会是我们一路的人!” 雅娜没有回头,这只是他的女人的意见,他为什么不说话? 周宇说话了:“雅娜,如果你答应,你就算赢了,你会是岛上的主人----女主人之一!” 雅娜脸红了,恨恨地回头:“你这个恶棍,无耻的恶棍,我输就输了,没说……连人一起输!” 周宇笑了:“其实,说句实话,你除了人之外,还真的没有其他的东西!” 雅娜愣住,他是早有预谋吗? “好了!笑一笑!”身边有人大叫! 雅娜轻轻一回头,眼前光芒一闪,婉儿手中一个奇怪的东西里吐出一张纸,纸慢慢显出图像,赫然是雅娜,小姑娘脸上一片嫣红,大眼睛里也有羞涩之意。这时她眼里有了更多的惊奇,这小东西怎么会画像?还这么象? “这是你的照片!”婉儿手举起:“如果你愿意,它就会挂在这栋房子上!” 雅娜目光一扫,房子上每一间都有一张照片,全都是他的女人,她的脸再次变红,终于轻轻点头,一点头,两个侍女拿起照片开跑,雅娜狠狠地瞪周宇一眼:“我是喜欢这房子,可不是喜欢你!” 众女宛尔,不喜欢没关系,这个男人有的是办法让女人喜欢。 果然,当天晚上雅娜就喜欢上他了,她的夜晚过得痛并快乐着,在魂飞天外的时刻,她紧紧地抱住他,向他承认了自己的心事:“老公,我其实早就应该喜欢你的,因为……因为我最喜欢厉害的人了,但你有点坏,那些厉害的人都被你杀光了……”服了!周宇征服她依然是凭武力! 清晨,周宇准备出发,离开那个世界已近一年,今天是接她们过来的日子,房子都已准备好了,众女在广场为他送行,十多个女人抱着吻别一转下来,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空中突然有声音传来,是惨叫! 周宇猛地抬头,一朵彩色的云霞飘下,莺语儿! 周宇一把接住,不禁呆了,她脸上怎么了?到处都是红红的,掉进染缸了吗? 众女围过来:“怎么了?” 莺语儿大叫:“螭蛇……可恶的螭蛇咬我了……我要死了!” 螭蛇?岛上还有螭蛇吗? “快救她!快!”莲花大急。 “周宇,这没什么的,莺语儿妹妹,我们早就认可了……” “是啊,你快点,不是早就在打她的主意吗?装模作样的……” 周宇抱起莺语儿:“好了,别多说了,救人!我救人还不行吗?……救了她我再去接人!” 在她的那栋楼里,莺语儿被放在床上,衣服解开,露出无比可爱的娇嫩,周宇轻轻抚摸,莺语儿眼睛闭上,身子在颤抖,耳边传来周宇的笑声:“小丫头,你见过螭蛇咬伤的人吗?” “见过!好痛的……” “这会儿不痛,等会儿有点!”周宇笑道:“顺便说一句,你脸上的妆化得一点不自然,几天后有几个姐姐过来,让她们教教你!” 莺语儿眼珠骨碌碌转,化妆?他发现什么了? “没关系,管他是中了螭蛇毒还是得了相思病,老公我都能治!”周宇手伸向她的下体,下体如此娇嫩? 一声痛呼轻轻响起,莺语儿终于体会到了痛的滋味,嫣红的鲜血悄悄流出,她的翅膀上新增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天上一龙一火凤在结伴而飞,绕着海岛飞得轻盈而快乐,海边,几位美女脸上也都有娇艳,阳光明媚,她们脸上的红晕仿佛与大海的碧波融为一体,在碧波深处轻轻荡漾…… (全书终)

上一篇   第446章 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