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剑神的守护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45章 剑神的守护

通道真长!周宇对这位剑神真的佩服!起码能够在山中建造这样一项庞大的工程就值得他敬重,如果是他,绝对没有这份耐心! 前面是一个大大的石洞,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摆设,洞的最里面,一个一丈多高的石台,石台上站着一个老者,衣着平凡、相貌平凡的老者,他静静地看着走进洞中的两人。 莲花公主盈盈下拜:“参见剑神爷爷!” 剑神目光凝注:“你已达大剑圣之境,托尔巴的弟子绝对无法到达这一境界,为何?” 虽然莲花绝不敢在剑神府中显示功夫,但她的功夫已与全身融合,一举一动自然而然,剑神何等眼光,自然看得清清楚楚,周宇已达仙修之境,功力丝毫不外泄,他反倒看不出来。只是隐隐奇怪,这个平凡的年轻人为什么能看出他洞口的玄机,知道他已达天人合一之境? 莲花恭恭敬敬地说:“晚辈另有奇遇!” “原来如此!可喜可贺!”剑神微微一笑:“所为何来?” 莲花直起腰:“剑神爷爷可知道,托尔巴师傅已经被人所杀?” 剑神脸色突然一沉,声音依然平淡:“说下去!” 莲花缓缓地说:“家母曾有遗命传于天下,女王之位由晚辈接任,但魔神心存不轨,支持二公主继位,杀了女王,而且阴谋杀害晚辈,托尔巴为救晚辈也死于他们手中,晚辈无力报此大仇,特千里而来,求剑神爷爷出关!天下之间,唯有剑神爷爷才能力挽狂澜,除此乱臣贼子,还天下一个公道!” 剑神仰面朝天,久久不动,突然冷冷一笑:“除乱臣贼子、还天下公道!说得好!” 莲花眉头舒展,好了!大功即将告成! 但剑神话锋一转:“谁是乱臣贼子?你又想要什么样的公道?” 莲花愣住:“家母曾告诉晚辈,剑神一系乃是王室最坚定的支持者,也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难道剑神爷爷能看着这群贼子将帝国搅得鸡犬不宁?” 剑神淡淡地说:“你这话算说对了,剑神一系是这个帝国的守护者!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只是守护者,决不是叛乱者!女王已由二公主接任,此乃王室正统,你又何必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莲花大惊:“剑神,你难道忘了,王室继承人历来都是先王指定,而且,你忘了托尔巴之仇了吗?” 剑神冷笑:“王室在我们看来根本是虚幻!你妄图改变祖宗遗训,自然不是合适的继位者,至于托尔巴,他只能算是剑神一系的败类,就算不死,我也必亲自取其狗命!” 莲花完全呆了,周宇手一伸,将她从地上拉起:“不用再求他了!” 莲花看着周宇,呆呆地说:“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周宇温和地说:“这你还看不出来?所谓剑神、魔神根本就是狼狈为奸,他们是一伙的!” “聪明!看在你们比较聪明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魔神是我的师兄,你们从上岸的一刻起,我就在等着你们来送死!哈哈!”在剑神大笑声中洞壁石屑纷飞,一飘下立刻卷入洞顶的小孔之中,笑声中,莲花长剑在手,送死?她不甘心!虽然与剑神作对,会死得毫无争议,但她一样不会束手就擒! 长剑指出,声音很低:“周宇,在我前冲的瞬间,你赶快逃跑!”以他独特的飞行魔法,如果一个人逃跑,是有很大成功可能的! 周宇呆呆站立,仿佛根本没有听见! “走!”莲花长剑一展,身子直上高台,右手连挥,数丈的虚空中有几道几乎看不见的细线划过,剑神眼睛里有厉芒闪过,左手突然一切,只这空手一挥,莲花就已失色,她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突然,眼前白茫茫一片,哧地一声,面前的冰墙分成两半,而且一直延伸到洞口,所有的冰墙全都被这一招斩为两断,虚空之剑!莲花腰一紧,整个人在茫茫冰雪之中退到洞角,前面是一条高大的身影,周宇! “好魔法!”剑神的声音充满讥讽:“深藏不露的水系大魔导!周宇,你可知道在本人面前,你没有任何机会?” 周宇盯着高台上的人:“剑神,你可知道你并不是真正的神仙?” 剑神哈哈大笑:“凡夫俗子的称谓,本人一概不在心头!” 周宇冷冷地说:“我只是提醒你!你并不是真正的神仙,所以你一样会败,也一样会……死!” 剑神笑容一敛:“你想打败我?” 周宇淡淡地说:“我试试!” 剑神笑了:“你知不知道你很愚蠢?刚才的一剑我只用不到三成功力!任何魔法师进入我的洞府,都只能任我宰割!除非你有我师兄的魔法力!”在他的洞府里,是他建造的世界,空间狭小、适宜剑法并不适宜魔法,这话未必是吹牛! 莲花颜色大变,三成功力?剑神是不会撒谎的!一步而前:“周宇,我们……并肩战斗!” 周宇缓缓摇头:“莲花,这是我的战斗,你自己小心一点!”手轻轻一挥,莲花身子陡然射出,射向出口,速度如雷似电!剑神之剑无影无形,功力高深莫测,莲花在他身边,他实无暇兼顾,只有先送走了! 剑神阴森森地笑:“想走?”双手齐抬,哧哧两道急风起,一道射向通道中急速飞行的背影,一道射向周宇,周宇身子微微一动,突然原地消失,挡在通道口,手一抬,一道急风哧地射出,天剑对无形之剑,空气中激荡有声,慢慢消于无形! 剑神脸色大变:“虚空之剑!你不是魔法师,究竟是谁?”虚空之剑乃是剑术进入剑神级别才能使用的独特技能,抛开长剑的束缚以手指使用剑术,掌中无剑而心中有剑的境界! 莲花的身影完全消失,周宇松了口气:“你这么肯定我不是魔法师吗?你试试这个!” 右手食指一伸,一只冰锥在手,突然弹出,剑神右手一挥,空气中叮当一次碎响,击落!突然,一条巨大的火龙直扑而来,剑神失声叫道:“火魔法!”对方本是水系大魔导,冰锥术毫不稀奇,但火龙也出自他手就太奇怪了!而且这火龙的威力无穷,与世间任何火魔法全不相同,热度之高,简直连空气都完全抽空,剑神大惊之下斗气陡然压缩,一大团鲜红的火圈中一个人站立,烈火与他身子中有一个一尺多的间距,斗气护身! 剑神额头已有了冷汗,或者是热汗,他低估了这个人! 轰地一声,斗气膨胀,大火球四散分开,剑神威风凛凛地站在高台,台下的周宇静静站立,微微一笑:“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趁机出手吗?” 剑神脸色大变,刚才他用全身的斗气与对方的超级烈火魔法对抗,根本忘记了对方的虚空之剑,如果这时候对方一剑挥来,自己根本没有反抗余地,他的护身斗气在抵挡魔法之余,未必还能挡得住虚空之剑! 周宇静静地看着他的脸色:“只因为我想试试你的真功夫!” 剑神身子一动,突然稳稳地站在周宇面前一丈外:“很好!我一定如你所愿!”下高台、站在周宇身前,只在常人一眨眼间,带起一阵狂风,厉风起处,周宇头发飞扬,但脸色不变,淡淡地说:“你是这个世界的神,与你放手一搏本就是我的愿望!” 剑神眼睛里有了慎重,近五十年来,他第一次有了慎重!眼前这个年轻人本来无论如何都够不上让他慎重的,但他偏偏有一种压力,沉重的压力! “你准备好了吗?”周宇声音很平淡! 剑神左手当胸,缓缓地说:“你可以开始了!” “我们两人会有一人见不到洞外的天空!”周宇说:“何不由我问你一个问题?” “请!” 周宇缓缓地说:“我想问你,如果明知道一个规则是不合理的,偏偏要去守护,这个人是否是愚蠢的?” 剑神冷笑:“一个人明知不可能改变一切,偏偏自不量力地去做,才是真正的愚蠢!” 周宇淡淡地说:“愚蠢的人也是该死之人,对吗?” “是的!”剑神点头:“你去死吧!”一掌斜切,直指周宇咽喉!掌如剑,或许这本来就是剑,虚空之剑,速度如电,或者这本来就是电! 剑神掌出的瞬间,就有了把握,这一剑不会落空,只要他先出手,很少有落空的时候,哪怕在他功力还不太高的时候,他对战机的把握也是同门中数一数二的,进入剑神境界之后,他少有把握战机的时候,甚至很少有出手的机会,但并不意味着对战机的把握本能退化,他抓住了与对方说话的空档,明着出击,暗地里偷袭!堂堂剑神居然会偷袭,说出去绝没有人信,但幸好也不会有人说出去,这个年轻人太沉稳,功夫太怪异,刚才一击,剑神对他深有忌惮! 他没有落空!斩中了!斩中了……残影!

上一篇   第44章 剑神

下一篇   第46章 剑神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