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墙里秋千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50章 墙里秋千

手拿着散发阵阵香气的油布包,周宇目光中也露出了温柔之意,在这个世界上,肯给别人东西吃的人绝对不多,这个丫头居然是一个善良之人。 油布包凭空消失在无生戒之中,这肉他一闻就知道是草狗肉,属于他最不喜欢的类型,但这份关怀却是他最愿意看到的,就留在无生戒中做个纪念吧。 他的人也凭空消失,没入丛林之中,在树梢处,他悄悄跟随着那个丫头,他的跟踪是没有人能够发觉的,那个小丫头当然更不可能知道自己想要帮助的这位“呤游诗人”是一个“神”级的高手。 这个丛林只是森林的外围,并不难走,小丫头步伐很轻快,很快就到达森林边缘,外面是绿色的草地,草地西边是一座高大的城池,小丫头一出森林,步伐立刻就慢了下来,也显示出十二分的吃力,什么意思?她在隐藏自己的体力! 大草原上一望无余,无遮无掩,跟踪难度当然大得多,但对周宇而言不存在任何问题,他的视力比别人强得太多,隔着几里路都能看清她的背影,她正在朝城中而去,周宇突然一飞冲天,直上云层,天眼透过云层注视着她的背影,看到她从街道中而过,低头不看任何人,七弯八转至南城,前面是一个大大的庄园,里面全是用石块建筑成的房屋,房屋连在一起,看来这就是她主人的家。 唰地一声,周宇落入城南一片树林中,片刻后出现在庄园外,平地消失,他的人已在树顶,在这里,整个庄园一目尽收,小丫头钻入房间中不再出来,直到天黑,依然不见人影。 一个丫头的魔法自然是极低,但这个主人则非同小可,周宇决定先了解一下这家主人的底细。 住入城南客栈,酒饱饭足,周宇知道了这家人的底细,这个底细让他兴奋,这个主人居然正是他要考察的对象之一:三大剑圣之一的大剑圣厉斯格! 他也有难以置信之处,厉家世代以剑相传,根本没有人会魔法,而且厉斯格向来孤傲无比,从来都瞧不起魔法师,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有一个会新奇魔法的女仆? 事情变得有趣极了,难道这个小丫头的魔法还是自己偷偷练出来的?连她主人都不知道,看她回来的架势,是在隐瞒自己的身手,连轻盈的脚步都要隐瞒,为什么?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魔法师的身体体质一向还不如正常人,但这个丫头明显体质不一般,这魔法与体质有没有关系? 要说她也能象自己一样,将魔法元素当成能量来用,虽然他不太敢相信,但也不得不怀疑,一个丫头有这种本事没什么,如果魔神也有这种本事,自己的一切优势岂不是全都不存在?因为他与魔神相比较,魔法方面绝对无法超越他,胜过他的只有身体素质和武术,这两样东西都取决于能量,如果魔神也能采用这种办法,他的身体素质、反应力也绝不会在他之下,听轻扬舞说过,魔神是可以看到魔法元素的,能命令魔法元素而不是与它们建立一种神秘的联系,有这种论断,魔神完全有这种可能…… 这个丫头居然一身都是谜,隐瞒面貌、隐瞒体质、隐瞒魔法,甘心当一名丫头,她有什么企图?想了半夜,周宇什么也想不明白,正因为不明白,他的兴趣充分调动起来了,需要近距离与她相处,瞧瞧她是如何练魔法的,又是如何将自己的体质改善,同时也可以侧面了解大剑圣,看他是“同志”还是“反革命”! 这件事情开始只是猎奇,现在看来,或多或少与自己的未来大战有些关系,不能轻忽。 但如何接近这个丫头呢?对付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最好的办法是美男计,自己需要用这种计策来对付一个丑丫头(事实上也不丑,如果没有那颗痣,她就是一个绝色美女),她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周宇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很有几分帅气风liu,连妮丝儿都神魂不属,莲花到后来也颇有几分迷情的意思,但要接近这个丑丫头还真的难住了他,关键是这个丫头根本不露面,自己总不能直接闯入她的房间,送她九十九朵玫瑰花,进不了门一切免谈,半夜悄悄进门也不符合他“呤游诗人”的身份和本事。 隔着一道墙能勾引女孩子吗?除非他是真正的神仙! 周宇在构思大计,在城中玩了几天之后,他又一次躲在树顶,这里是后花园,各种鲜花开得正艳,花丛间两棵大树并列,中间是一个秋千架!秋千架上居然也满是鲜花,好别致的秋千,走的是“艳女路线”。 大树对面是一栋小木楼,二楼有女子的嬉笑,是两个女子,一个身着淡黄衣服,另一个身着淡红衣服,都是高档货,还有一个女子低头站在旁边,看她的衣服就明白,她正是那个小丫头。 女子出来了,往秋千架这边来,莫非是荡秋千来了?正是!那个淡黄衣服的女子笑容爽朗,动作干脆利落,飞身而起,直上秋千架,秋千立刻飞荡而起,好身手!用如此好身手来荡秋千,好兴致! 那个红衣女郎也飞身而起,准确地落在黄衣女子身边,那个小丫头依然是低头站在旁边,她破旧的衣服、散乱的头发无一不说明她是这片靓丽风景中一道不和谐的音符。 两女一齐荡秋千,秋千自然是越荡越高,黄衣女子的娇笑声越来越响,红衣女子倒是一声不吭,但脸上红霞飘起,显然也是极有兴致。 周宇是真正的眼福不浅,这时天气正热,两女长裙飘起,飘来荡去的方向正是他所在的方向,每次到达最高点再返回之时,长裙都会由紧贴前方转向贴紧后方,这个转折之际就是春guang大泄之时,他甚至能看到她们的内裤,内裤很有趣,红衣女子的内裤是淡红的,黄衣女子是淡黄的,刚好与她们的衣服颜色一致,这两个女子倒是对颜色情有独钟,喜欢什么就一喜欢到底,绝不含糊。 黄衣女子叫道:“姐姐,我们来比剑!” 红衣女子终于开口了:“好!”声音清脆,如出谷黄莺。 黄衣女子说:“开始!” 话音未落,右手陡然击出,五指并拢,刺向红衣女子左肩,这个秋千架并不太宽,也就五尺左右的踏板,两人各站一方,占去了一尺多,这一招出手,已没有闪避的余地。 红衣女子左手一起,架住,跟着左手一进,进插对方颈部,虽然是以手代剑,但一招一式隐约可见剑式的连环。 大剑圣看来就是大剑圣,家人子弟连玩耍之时都能喻教于乐,一瞬间功夫,五尺长的秋千架上顿时人影飘飘,在这样的地方比剑,可以训练人的反应能力和身体协调性,因为秋千始终没有停下,两人既要保持身体平衡,又要防备对方攻击,与平地比剑绝不相同,看来这座秋千架并不象开始想象的那样简单,是大剑圣有意这么做的,这个人了不起! 这两名女子功夫基本相当,都与初见到莲花之时差不多,也就是说她们应该都是二级剑师的标准!旗鼓相当就不大容易分出胜负,斗起来也就好看得多,周宇看得兴高采烈,两人的实力微不足道,但这种方式他喜欢。 突然,黄衣女子左手猛地一带,秋千架突然旋转起来,这一突然旋转她自己当然有了防备,但红衣女子明显是没预计到,呼地一声,她的人影陡然掠起,双脚离开秋千架,身子一旋一回,唰地一声,左掌斩在黄衣女子肩头,这一斩力道没有控制好,黄衣女子被震得仰面而倒,在空中一个大翻身,稳稳落地。 秋千架上红衣女子嫣然一笑:“你输了!” 黄衣女子刚要答话,突然目光一凝,直盯院外:“什么人?” 周宇的目光与她正面相对,知道她已经发现他了,本来他如果不想要别人发现,别人绝对发现不了,但刚才看入神了点,这个女子落地时又刚好与他面对面,发现了就发现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呼地一声,一条人影翻墙而过,正是黄衣女子,用冰冷的目光凝视树梢:“下来!”

下一篇   第51章 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