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处男对处女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52章 处男对处女

夜色如水,周宇仰躺在床上,白天的激情在午夜的寂静中浮现心头,自己到了应该“开处”的时候了吧?谁是那个幸运的女孩?原来一直以为女人是花,欣赏比较高雅,但白天与女子这么一抱,将他的想法完全改变,女人也许除了看之外,还需要尝尝滋味,因为“抱”比“看”更刺激,那么“摸”与“做”又如何? 尽管他是修仙之人,但也是一个男人,男人应该有的反应他都会有!那个黄衣女子的娇躯就象一根导火索,将他男性的yu望点燃。 他做梦了,这也许是他十年来第一次做梦,梦中是一个美丽的山谷,山谷中流水涔涔,一个美丽的女子在流水中洗澡,是那个丫头吗?她的右脸完全好了,是那么美丽娇艳,这张脸突然变成妮丝儿,她温柔地微笑,一会儿又变成了莲花,她幽怨地说:“你为什么不找我?”…… 突然,他惊醒,一醒来立刻感觉到门外有动静,周宇轻轻侧身,一把小刀从门缝里伸进来,猛地朝下一划,割断门栓,有刺客!居然还有刺客!周宇大是兴奋,瞧谁是这个倒霉蛋,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刺杀他。 这个刺客手段实在不高明,或者够得上“滥”!割断门栓都这么大的响动,简直是提前预警,或许她根本就没打算悄悄地取他性命,而是正大光明地来杀他,因为她还开口了:“今天看你朝哪里跑!” 声音冰冷,但神色中隐隐有快感!是她,那个黄衣女子。 周宇脸上没有黄衣女子想看到的惊慌失措,反而有笑容:“是你?” 黄衣女子缓缓走近,小刀换成了长剑,长剑直指床上的人:“你这个无耻的贼子,白天那样羞辱本姑娘,就没想到会惹来杀身之祸?” “你是来杀我的?”周宇好象很吃惊:“这让我太奇怪了……深更半夜的,我还以为你是出来会情人的。” 女子剑尖直抵他的左臂,但突然,掌中剑一偏,床上的男人不知何时握住了她的手,笑得真得意,女子微微一惊,左手刚准备掏出腰间的小刀,但左手也同时一紧,一股大力一带,她整个人仰面躺在床上,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骑在她身上,又一次成了白天一样的姿势,或许比白天还要暧mei得多。 他如此快速地行动,原因只有一点,厉家与剑神所住的地方如此接近,大剑圣厉斯格必是剑神的嫡系,甚至还是嫡系中的心腹! 剑神的嫡系自然也是魔神的嫡系,是一个该杀之人! 既然是敌人,又有什么客气可讲?这女子身段如此美妙、如此美丽可人,杀之可惜,食之无妨! 女子大惊:“放开我!你这个贼子……”拼命挣扎,但她惊恐地发现,所有的力气全都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周宇笑得真开心:“我说过了,深更半夜的,女孩子只适合出来会情人,你还不信吗?” 女子从他言语中听出了一种可怕的猜测,尖叫声响起,这静夜之中,理论上来说她的叫声可以传出很远,但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人回应,身上的男人笑眯眯地听她叫,根本没有阻止的意思,她当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无声无息地用风之魔法布下了一个大大的隔音墙,外面不管有没有人,都不可能听到她的叫声,她的叫声只在屋里回荡,周宇当然不怕吵,但他同样不喜欢身下的女人发出尖叫,这多少有些影响情绪。 突然他俯身而下,将她的叫声堵住,用什么堵?当然是用他的唇!女子突然全身僵硬,天啊,他亲了她的嘴唇!还不仅仅是嘴唇,他的手落在她的胸前,顺着衣服而上,女子挣扎加剧,但也只能从鼻孔中发出“唔唔”声,全身就象风中的花朵在轻轻抖动,突然身子猛地后仰,终于脱离了他顽固地唇,大叫:“不!”又急又羞。她的脸色也如血一般地红。 周宇笑了:“你叫什么名字?”手还在轻轻揉捏。 女子哪有空回答:“你不能这样!不能!”不再大叫,声音中明显带着哀求,她已知道自己挣扎不了,如果对方不停手,自己铁定被他强奸。 “告诉我你叫什么!” 女子低声说:“我告诉你,你放了我好不好?……我叫娅尼!” “娅尼,名字真好听!”周宇说:“来,亲一个!”根本不等她拒绝,直接吻上了她的唇,娅尼儿生怕他做那件她更害怕的事情,也不敢再过于反抗,温暖的双唇相接,轻轻摩擦,唇被慢慢分开,她的小香舌落入男人口中…… 慢慢的,娅尼全身都有了一种不应该有的感觉,她的害怕、她的羞涩、她的愤怒在慢慢消散,剩下的只有一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愉悦弥漫全身,随着他手指的滑过、他舌头的轻轻吮吸,她的头脑中一片空白,完全忘记了一切…… 不知何时,她的衣服被解开,娅尼没有挣扎,她好象没有了知觉,全然忘记了对方已经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周宇的衣服也脱下,赤裸裸的一拥抱,他顿时欲念如潮,在娅尼耳边悄悄地说:“给我好吗?” 娅尼没有声音,但身子一缩,明显听到了他的话。 周宇手伸向她的下身,娅尼在回避,欲拒还迎,一声痛呼之后,是暂时的停顿,很快,有呻吟声响起,极压抑,带着三分痛苦和七分的快乐…… 黑暗中的声音终于完全平静下来,周宇低头,怀中的姑娘脸上全是红晕,是高潮之后的迷离,终于睡了一个女人,周宇兴奋,最兴奋的是这zuo爱算不得强奸,从她拿着剑进门的时候,他就打算睡了她,但能不强奸而采取自愿(或者是引诱之,让其半推半就)的原则是他最兴奋的。 娅尼终于恢复了几分神智,两颗珠泪慢慢滚落,她失去处女之身了,今天她本来只是想教训他一下的,真的没想杀他,但他却这样对她,一瞬间,她有了强烈的委屈,委屈一来,泪水涔涔。 女孩哭了,哭得好可怜,周宇微微不忍:“别哭!” 泪水更多,娅尼哽咽着说:“你混蛋!人家……人家都告诉你名字了,你还这样……” 周宇心乱了,杀人他可以不在乎,上敌人的女人他也很有快感,但成功上了却是另一回事,她处女之身给了他,不就是他的女人了吗? 轻轻抱起她,周宇唇贴近她的脸,从额头而下,她脸上的泪水没了,娅尼的委屈也慢慢消散,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虽然混蛋,但对自己真的好温柔,一种叫幸福的感觉慢慢浮现心头,男人的声音也温柔:“还疼吗?” “疼!”娅尼头深深埋入他的怀中。 “我来帮你摸摸!”周宇手从她腰部而下。 娅尼身子轻轻扭动:“不……”手落在她的下身,娅尼脸红如火,这敏感的地方她自己都不敢碰,但他一只大手正握住那里,一股温暖的气流从他手掌散发,下身撕裂般的疼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怎么回事?娅尼睁开眼睛,恰好看到房间一道隐约的亮光消逝。 这是什么?是周宇的光之魔法!他虽然不懂治愈术的奥秘,但他体内的光元素比这世界上的光之魔导还丰富得多,治疗伤势自然而然。

上一篇   第51章 暧昧

下一篇   第54章 大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