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打五雷劈的“仙人”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1章 天打五雷劈的“仙人”

天庐山绝顶,云深处! 一个天然的洞穴九曲连环,洞的最里面,却是别有洞天,一个面如冠玉的修长少年在洞中转了第八圈,转向靠壁而坐、似乎一万年都不打算动的老头:“师傅,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肯传我‘飞升诀’?” 老头眼睛没有睁开,声音仿佛从鼻孔中传出:“还不到时候!” “还不到时候?”少年转了第九圈:“师傅,我跟了你十三年,九转神功、天剑之技和金刚护身术都已学会,还按师傅的要求天天给你老人家酿酒,甚至还在山下面的大学学完了大学课程,样样都按师傅就的做到了,为什么还不到时候?” 老头盯着他:“我也问你几句!” 少年身子轻盈地一转,站在老头面前:“请师傅指教!”虽然言辞客气,但嬉皮笑脸的,缺乏必要的敬重,十三年来,这已是惯例! 老头瞪着他:“五年前,你首次下山,虽然只是一个十五岁的毛孩子,就勾引了一个小姑娘,可是有的?” 少年脸色微红,连连搓手:“这……这,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必提了吧?” 老头狠狠瞪他一眼:“好,很久了就不提,这件事暂且不提!一个月前,你用天眼偷看女子洗澡……” “啊!”少年一声大叫:“冤枉啊!师傅,这是这一个月来第六次冤枉我了,我也分辨了五次,最后重申:我是无意中看到的,隔着玻璃窗,绝对没有开天眼!绝对!” “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告诉你!”老头盯着他:“你凡心未静,如何能够修习‘飞升诀’?满脑子除了大姑娘就是小丫头,还想飞升?老老实实地给师傅再酿五十年酒再说!” “五十年?”少年象被高压电猛击一记:“师傅,你老人家行行好,杀了弟子算了!弟子好早点投胎,另外找一个有点人性的师傅……” “呼”地一声,一掌突然当胸而来,夹杂着一个怒喝:“敢骂师傅没人性?” 少年身子滴溜溜一转,早已避开,笑嘻嘻地说:“师傅,还是别动手为好,每次动手,师傅都会气上几个月!” 没有再动手,老头在后悔!真后悔!这个弟子没有让他失望,甚至给了他惊喜,短短十年时间,功夫尽得其真传,而且青出于蓝!功夫没有让他失望,但他的功夫一超越自己,就有些没规矩了,如果不是有“飞升诀”这门奇功在吸引他,只怕他早就跑了! 没有动手,少年又靠近,平静地问:“师傅!你老人家十三年前硬拉我上山时给我形容过,飞升仙界之后,美女如云、奇珍异宝也如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是真的吗?”当时他还是一个七岁的孤儿,到处流浪,被师傅一眼看中,非要拉他上山,还描述了n遍修炼的好处,说可以飞天,天上有各种好吃的,好玩的,还有美女,除了美女他当时受年龄影响不太有兴趣之外,吃的、玩的兴趣极足! “自然是真的!”老头微闭双目,意态悠闲:“吃的、喝的、玩的、乐的无不胜人间万倍,周宇啊周宇,吃得苦中苦,方能登极乐!明白吗?” “明白!”少年周宇连连点头:“弟子明白,谢师傅教诲!师傅,仙界有仙酒吗?” “当然!你小子自认为酒酿得好,比起仙酒来,你的酒简直是醋!”老头毫不留情! 周宇的声音很奇怪:“弟子知道师傅除了好酒之外,别的爱好一样都没有,百年前shi身也只是偶然!……既然仙界有仙酒,味道比弟子酿的还强百倍,为什么师傅不自己修习‘飞升诀’呢?” 老头眼睛猛地睁开,愣住! 周宇盯着眼前这双眼睛,缓缓地说:“是否是本门之中根本就没有飞升诀呢?” 老头抬头,脸上有了尴尬,支支吾吾地说:“其实也不尽然,本门功夫是很奇妙的,就算不能真的飞升……无疑也离飞升很近!” 周宇愣了:“离飞升很近?有多近?老头,十三年前你给我形容的一大套美妙无比的话真亏你想得出来!” 老头得意地笑了:“这样的话哪用得着想?山下的挑粪老头都知道!”仙界的情况如何,自然是口口相传,神话传说中都有记载。 “靠!”这是周宇下山后学到的一个语气词:“你简直是一个大骗子!骗了我十三年,还想骗多久?” 老头丝毫不怒,反而得意:“洞中酒够我享用几十年,既然再也骗不了,就不骗了!” 周宇大怒:“我将你洞中的酒坛全打破!” 拔腿就跑!老头大惊,身影一晃,随后急追:“臭小子,你敢毁我的酒坛,我……我和你没完!” 周宇身影一晃而回,突然回到刚才老头坐的地方,手一伸,石壁打开,一样东西在手! 老头大叫:“无生戒!你还我的无生戒!”急扑而至。 周宇将手中的一枚金色的戒指朝手上一戴,早已闪到一边,笑嘻嘻地说:“老头,这就算我服侍你十三年的回报吧?反正你也追不上我,何不大方点?” 老头沮丧着脸:“这可是我唯一的宝贝!” “唯一吗?”周宇猛地扑过,老头腰间的一支玉笛也易手,一惊之下,周宇已在十丈开外,声音传来,依然平和:“既然无生戒是唯一的宝贝,这支玉龙笛想必你老人家也没有算在内!就一并给了弟子吧?” 老头大叫:“贪心!贪心!……我怎么就教了你这样一个贪心的弟子?” 周宇笑了:“弟子想拜别师傅下山游历,你不觉得一管玉笛正是我这翩翩佳公子最好的装饰吗?”手指一转,玉笛无影无踪,进入无生戒内,手指上的无生戒也融入血肉之中,无影无踪,摆明了不打算再还回来! 老头脸上肉在跳:“打个商量如何?两样东西你取一样!如何?” 周宇哈哈大笑:“酒给你老人家留下,如果你实在不痛快的话,一醉解千愁!哈哈……”人影一闪,从洞中消失! 身后传来老头的大骂:“你这个叛逆!敢偷师傅的宝物,看不天打五雷劈……” 周宇的声音也传来:“古人有云:窃物不为偷!何况是当面硬抢?哈哈……” 出洞,身形一展,迎风而下,穿入云中,突然,一道水桶般大的闪电从天际而来,准确地击中正在得意洋洋地在云中飞行的周宇! 靠!还真的天打五雷劈?这是他最后的意识! 他当然不可能知道,随着闪电的穿空而过,一道空间门悄悄打开,他的身子直沉入门中,沉入缥缈之中……

下一篇   第2章 魔法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