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巫术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56章 巫术

周宇眼中有一丝神秘的笑容:“现在你愿意陪我在这草地上坐坐吗?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 素修沉默了好久,终于走出几步,坐下:“你想说什么?” 周宇说:“明明一身本事,偏偏要去隐藏,这种感觉虽然挺妙,但想必也有一些理由,你说是吗?” 素修点头:“我想应该是!……你一身本事吗?是什么本事?为什么要隐藏呢?”好天真的神态。 周宇笑了:“你当然明白我说的不是自己,而是……你!” “我?”素修突然大笑:“我一身本事?” 周宇点头! “什么本事?” “我不太明白!” “很高吗?”丫头仿佛问的是别人的事。 “比较神奇!”周宇实事求是地回答。 素修不笑了:“我问你一个问题。” “说说看!” 素修说:“如果你有一身本事,你会不会去做一个下贱的丫头?” 周宇认真地说:“不会!” 素修说:“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周宇笑了:“我要问你的正是这个问题。” 素修天真地说:“我想不出来,因为这个问题好象是错的!我什么都不会。” 周宇轻轻叹息:“我给你一个提示吧!……你能告诉我,如何吸收自然界中的雾气隐身呢?你千万别说你不知道!” 素修的眼睛里掠过一丝精光,脸上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周宇补充:“另外,一个没有练过本领的人又如何能有那么快的采花速度呢?手这么轻轻一掠过,花朵立刻就全部摘下,甚至树枝都不摇晃,我看一级剑师都未必有这么快的手法!” 素修长长地出了口气:“你躲在这里多久了?” 周宇微笑:“很久!忘了告诉你,我也是有点本事的,最大的本事就是善于隐藏。” 素修别过脸:“那天你是否也是……隐藏在小溪旁边呢?”这句话略有几分迟疑,她真心希望他的回答是否定的。如果是肯定的,那就太糟了,她脱衣服洗澡就全都落在他的眼中,那天的响动真的是树鼠吗?难道是他?有了这个怀疑,她脖子都红了,但在长发的掩饰下,周宇当然看不见。 周宇喃喃地说:“那天运气真好,无意中看到浓雾消散,里面居然是一个女子,真是大开眼界。雾气散尽,会变出女人,这种大变活人的魔法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也让我浮想联翩,这几天哪里有雾我就朝哪里钻,看能不能再变出一个女人来。” 还好,他是在雾气消散之时才发现她的,素修松了口气,但立刻又紧张起来,不对,他如果只是看到浓雾消散,又如何如此肯定这雾是她召来的呢?心念电转,轻松地说:“很遗憾,变出来的是一个丑到极点的女人,要是变出一个美女估计你更要在野外流连忘返。”这话是有用意的,她得试探一下他是否真的看到了她的身子和另外半边脸。如果看到了,就算不认为她美,也会有反应。 周宇摇头:“我看人的美丽与丑陋从来不看脸的。”不看脸难道是看隐*?这种话好象不能拿来宣扬吧? 素修当然没有他这么下流,甚至没有这么下流的想法,她的理解是:看人的美丑是看人心!很正统的理解!略微放松,他这话肯定了她的丑陋,也安慰了她,同时也表明他没有看到别的地方:“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吸收自然界的雾气?我那天也只是无意中钻进了浓雾之中的。” 周宇沉吟片刻:“原来是这样,我见闻不广,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我可以求见大剑圣,他老人家见识渊博无比,天下的事情估计都知道,我去问问他!……不打扰你摘花了,我走了。” 起身,真的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一声喝叫:“站住!” 周宇回头:“还有事吗?”素修脸色涨得通红,呼呼喘气,她急啊,如果这个人真的去找大剑圣,大剑圣绝对会对她怀疑,她的所有秘密都将不成为秘密,甚至会引来杀身之祸。 素修深吸一口气:“这个问题与你有什么关系?你非得弄个明白?” 周宇苦笑:“我这人别的都不喜欢,就喜欢探索一些离奇的事情,这是天性!” 素修盯着他:“如果我真的有本事,你今天的探索就是愚蠢的;如果我真的一身本事,要不利于他家,你还能活着到大剑圣面前吗?” 周宇吃惊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你会杀人灭口?” 素修冷冷地说:“这只是一个假设!如果我真的是这样的人,我自然会杀了你!” 周宇说:“你的意思是你不是这样的人?” “我不是!” “你对大剑圣一家没有敌意?” 素修缓缓地说:“以我父母在天之灵起誓,没有!” 周宇久久地看着她的眼睛,这眼睛不象说谎,他轻轻一笑:“只有你不否认你会魔法的事情,我就不告密!” “说说你的条件吧!”素修此刻变了,虽然面孔没有改变,但眼睛变得充满神采。 周宇说:“我体质天生特殊,既修习不了斗气,也没有六系魔法属性,所以只能当一名呤游诗人,做梦都想出人头地,看到你的魔法如此神奇,想让你告诉我,怎样才能做到这些?”这番话入情入理,符合他呤游诗人的身份,也符合这个世界人的心理。 素修盯着他看了好久,终于摇头:“遇到你实在是我最大的不幸!来吧,我告诉你一些事情,但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这魔法不是魔法,而是另一种巫法,也是一种最艰险的修炼之法……” 两人重新坐在草地上,周宇惊讶而又兴奋,她的魔法来源于她的父亲,她父亲是一名巫师,十几年前偶然得到一本上古遗留下来的经卷,这经卷残缺不全,内容也极少,本不是修习魔法的卷轴,而是一本巫书,但他久经钻研中,居然从中领会到了一种新的魔法运用方法,就是吸收大自然雨雾为自己所用的方法,他用这种方式训练,短短几年时间,居然成了一名不亚于魔导的巫师,自然界中的雨雾在他手中的威力和水系魔导师基本相当,而且他的身体也渐渐强壮,灵活程度堪比一级剑师,简直就是一名魔武双xiu的高手。 他名声大振,天下震惊,无数人都在寻找他,意图探得他修习的秘法,她父亲意识到危险,无可奈何地抛下如日中天的名声,带着妻女躲入森林之中,但终于被风系大魔导群风找到,说是受魔神之命,让他交出秘法,她父亲无可奈何之下交出巫书,但群风根本不相信这就是秘法,一把撕了个粉碎,父亲见巫书已毁,再无幸免,只有与他一战,最终由于实力差距太大,被群风杀害,母亲将年幼的她塞入床底,也死在群风手中。 说完这些故事,热泪已从脸上流下,素修长发披散,遮住脸上的泪水,这是她十年来第一次流泪。

上一篇   第55章 丫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