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未见面的“红颜知己”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64章 未见面的“红颜知己”

娅尼插嘴:“要我说,真正的剑术至尊应该是那个周宇!” 周宇说:“你认为他比剑神还厉害?” 娅尼说:“是的,你想啊,他是在剑神洞府中和剑神决斗的,还能和剑神同归于尽,剑术应该还要高过剑神。” 还是有点眼光的,起码她头脑中有一个“地利”的概念。 提到这个奇人,娅丽也兴奋了:“这不能说明问题,因为他们那么强的斗气,不管是谁斗气爆发,都能形成同归于尽的结果,但我听爷爷说,将洞府炸塌的是剑神斗气,这才充分说明,这个周宇的确是剑术至尊。” 娅尼头脑中一时没转过弯来:“为什么?” 娅丽说:“剑神斗气爆发只能是到了山穷水尽之时,要是他还有一线机会,又如何会选择斗气爆发?如果他占上风,斗气爆发的就不会是剑神,而是周宇,明白吗?” 娅尼点头:“我懂了!……但我觉得他们两个人都很愚蠢。” 周宇微微一愣:“为什么?” 娅尼说:“你不懂斗气的奥妙,自然不会知道,到了剑圣以上级别的人临死之时可以将斗气爆发,但剑神和周宇不应该不懂,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在石洞中决战?他们在一开始战斗之时就应该想到,只要两人实力差距不是太大,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一起死!” 周宇有羞愧,他的确是没想到,而剑神呢?他是根本不相信对方有和他接近的实力,也根本不在乎在什么地方比剑,甚至在比剑之初他根本不知道周宇是一个剑术高手,而只当他是魔法师,而且还只是一个大魔导。 周宇的孤陋寡闻再加上剑神的轻敌才导致这场两败俱伤的结局! 娅丽说:“这个人真是一个奇迹,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就象天上的星星突然降临人间,焕发一道美丽的彩虹之后又回归天空,听说他还只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有一道迷离的彩虹。 娅尼说:“姐姐,可惜他已经死了,要不然,你可以去找他!” 娅丽脸上浮现一层红晕:“找他……做什么?” 娅尼咯咯娇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总是打听他的消息,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来劲……我看你是喜欢他了!” 娅丽脸红如血:“乱说什么?” 娅尼摇摇头:“可惜他死了,要不然我就有一个剑术至尊的姐夫了!……可惜,真可惜!” 呼地一声,娅丽的马儿越过周宇的前方,一巴掌拍在妹妹马股上:“死丫头……” 马儿脚步陡然加快,娅尼的叫声传来:“说中了心事也别生气啊!” 娅丽勒马不追,空气中一声幽幽的叹息传入周宇的耳中,他在发呆,这可能吗?此前,他和这个美女还从来没有见过面,更谈不上碰出爱的火花,单凭自己的身手就足以让女人春心荡漾?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吗? 其实他的确是小看了身手带来的震撼与杀伤力,这个世界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一个大剑师就足以引来无数美女的秋波,而不会在乎他长得俊还是丑,一个身手堪比剑神、魔法堪比大魔导的超级高手,而且是一个年轻人,这样的人如果拿到大街上叫卖,绝对会从头发到脚底的死皮全都卖光,买主还是美丽少女! 娅丽深呼吸,叫道:“我不生气,我回去后将这次的行程全部说给爷爷听,瞧他生不生气!” 娅尼大急,这是她的软肋!马儿回头,凑到姐姐身边:“姐姐……” 不理! “姐姐!”娅尼说:“回去后,我将魔龙剑给你,好不好?” 娅丽眼睛里浮现一丝笑意:“你舍得?” 娅尼温柔地说:“我们是姐妹呀,从小到大都好着呢,是吧,姐姐?” 娅丽回头看了一眼十丈开外的周宇,悄悄地说:“希望他能值一把魔龙剑!否则,妹妹将来可要后悔了。” 娅尼脸红如霞,闪烁的目光中分明在告诉她:起码眼前她不会后悔! 这段姐妹对话离周宇至少在十丈开外,她们当然想当然地认为这些话只是她们两个人的对话,殊不知,风儿是长了翅膀的,周宇侧身看着远方,脸上有一丝神秘的笑意,如果知道他就是周宇,这姐妹俩会怎么看他? 妹妹会后悔吗?姐姐呢?她会不会也后悔----后悔没有抢先一步! 大草原宽阔无边,三匹马走入草丛深处,就象是大海上的帆船,空气中有连绵不绝的香气,娅尼身上的清雅、而娅丽身上的则是清幽,虽然闻起来不浓烈,但回味无穷,大草原上有野花遍地,最美的两朵当然就在身边,周宇觉得这一刻自己算得上艳福无边。 夕阳西下,三匹马、三个人的背影都镶嵌上一道金边,前面是并排而立的两棵大树,在绿色的原野中显得如此地卓尔不群,这里将是他们的宿营地。 吃过干粮,夜色已渐浓,如此气氛下,周宇几次忍不住想抽出长笛来吹一曲,但终于还是放弃,他的这管玉笛进入这个世界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但因为它主人的关系也算得上鼎鼎大名,盲目暴露绝不明智,隐形人得放弃许多爱好,这笛子比较受女子青睐,幸好这里有一个美女是不需要用笛子勾引的。 两女睡在一起,但睡到半夜,娅丽身边空了,淡淡的星光下没有妹妹的影子,倒是两丈外有声音传来,他们莫非是在躲着吃东西,为什么有吮吸声传来?娅丽面红耳赤,她当然知道自己应该睡着、睡得越熟越好,但遗憾的是,脸上的红晕一起,她睡意全无,幸好她担心听到的另一种声音没有传来,他们只是在亲嘴儿而已,并没有脱衣服的声音,这两人虽然有些过分,但总算还知道最基本的廉耻,比较难得! 一夜晚好长,娅丽失眠了大半夜,终于进入了梦乡,清晨醒来,身边的妹妹揉着腥松的睡眼:“姐姐,昨晚你冷吗?” 夜晚是比较冷的,但娅丽有斗气护体,也有毛皮盖着,尽可受得:“不冷……你还是多关心一下那个人吧,要是冻坏了,你的魔龙剑不就白丢了吗?” 娅尼脸色通红,她是不是发现昨晚她溜了?

上一篇   第63章 两美同行

下一篇   第65章 金花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