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金花渡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65章 金花渡

再次上路,娅丽悄悄地换了个位置,娅尼在中间,将她与她片刻都舍不得分开的情人放在一起,她该高兴了吧?果然高兴,妩媚的大眼睛与周宇目光一接触,脸上顿时红霞遍布,娅丽突然有了一种孤独感,虽然三人同行,但她觉得比她一个人走在大草原上还孤独,妹妹找到了她要找的人,哪怕这个人什么都不会,但他能让她高兴,有这一点足够! 自己呢?能找到一个人吗?那个叫周宇的男人曾经一度让她沉迷,但毕竟离她太遥远,现在更是遥不可及,他死了,她感觉遗憾,但并没有痛苦,因为他们之间根本什么故事都没有,只是一个喜欢剑的女孩对偶像的感觉。 辽阔的大草原终于有了边,前面是一座集镇,集镇上到处都是古树成荫,古树边偶有鲜花怒放,色泽金黄,而前面的山上,则是完完全全的金黄色,一条石板路在马蹄声下伸向后方,娅尼说:“看来这就是爷爷说的金花镇了。” 娅丽说:“是的,前面十里处应该就是金花渡!” “金花镇?”周宇赞道:“果然是一片金黄,好景色!”这些花是一种他没有见过的新品种,娇艳而又高贵,将一个普通的小镇映得富丽堂皇。 娅尼看着前面的山边,充满神往:“我们到山上看看去,好不好?” 周宇微笑着扫了娅丽一眼:“只要你姐姐没有意见!” 娅丽苦笑:“我能有什么意见,只要你们还记得我们要做什么就行!” 这话就是意见了,娅尼连忙宣布自己的立场:“不去了,我们赶路要紧!去金花渡!” 周宇说:“金花渡是一条河吗?” 娅丽点头:“你这个呤游诗人见识真是高极了,连金花渡都……能猜到是一条河!”这金花渡可是鼎鼎大名,是通向东部塞纳城的咽喉要道,只要在天下游历个一个月,就少有人不知道金花渡的,这个人果然知道,还是猜测的! 周宇谈不上得意洋洋,但也是神色不变,仿佛根本听不出她话中的讥讽之意,策马而行,瞬间就是十里开外,前面一条大河横穿而过,最起码也有百来丈宽,急流流过,翻起白色的浪花,岸边一个人都没有,娅丽眉头皱起:“这里没有渡船!爷爷说有渡船的!” 娅尼说:“是不是弄错了地方?” “不会!”娅丽说:“我们刚刚路过金花镇,错不了。” 周宇说:“你爷爷已有十年没有出来过,十年来,想必情况发生了变化。” “是啊!”娅尼无条件支持情人:“我们到下面找找看!” 顺流而下,走出大约五里地,突然有人叫道:“你们要过河吗?” 顺着声音看去,芦苇丛中有一条小船,船上是一个中年汉子,大叫:“你们是不是要过河?我可以送你们过去。” 周宇说:“是的!……但你这一条小船能够将我们载过去吗?” 汉子非常肯定地说:“能!先将你们三个人载过去,我再回来将马匹、行李载过去不就行了?” 这船慢慢驰出芦苇丛,也不太小,的确可以载三个人,但载三匹马好象有些难度,除非将马儿四脚捆上,再打一剂麻药让它们不动…… 娅丽高兴了:“好!” 一个“好”字出口,周宇不再开口,这个姑娘好不容易拿一回主意,且随她。 行李放在马背,随身只带长剑,两女跃上渡船,姿势美妙,周宇老老实实地上船,一上船就坐在船尾,一幅小心不亏人的模样。 中年汉子长杆一撑,渡船滑向河中,周宇目光落在河面,这河水真急,不但急、而且诡异,中间居然有一个个巨大的漩涡,看着河水,娅丽突然有了一丝怀疑:“待会儿马儿要是掉河里去了怎么办?” 聪明啊,这时候才想到这个问题!周宇抬头:“没关系,你们口袋里金币多的是,到对面再买马就行……你说是吧,这位兄弟。” 中年汉子突然脚尖一点,船儿稳稳地停在河心,他笑了:“金币多的是,原来是三只肥羊,将金币交出来吧。” 娅丽和娅尼齐声喝道:“你是强盗?” “答对了!”汉子冷笑:“在这千丈流中,任何人上了我的船都只有乖乖地将金币、魔晶全献出来,否则,就得到河里去做客了!” 娅丽一声怒喝:“不长眼的狗贼,也不瞧瞧我们是谁!”手陡然一抬,一道急风起,长剑刺向中年汉子的前胸,中年汉子大吃一惊,他敢将这三人作为目标是因为他看出周宇是一个普通人,两个娇怯怯的美女他自然不放在心头,但这个美女一出手,剑气森寒,宛若实质,最少也是二级剑师的修为,糟了,碰到一个女煞星了! 哧地一声,船头上的人影不见了,河面上泛起浪花。 人影不见,船儿顿时失去平衡,在水面上滴溜溜直打转,两女齐声惊呼,花容失色,拼命想稳住船,但在急流之中,她们根本不懂操船之道,又如何稳得住? 几丈外一个脑袋露出水面,中年汉子抹一把脸上的水,哈哈大笑:“好厉害的女娃子,但在水中却是爷爷的天下!” 头一缩再次不见,船儿在向激流中心而去,突然,哧地一声,船底破了个大洞,一股河水冲起,直冲到娅丽的面前,娅尼一声尖叫,直扑入周宇的怀抱,只是一个本能而已,哪怕她的情人是一个普通人,而她自己是一个剑术高手,但遇到危险来临,她一样会视男人为保护者,周宇左手一把抱住,右手一伸,突然将娅丽也抱住,三人同时倒在船头。 几丈外中年汉子再次从水中露头,准备欣赏他的绝妙好戏,但他惊呆了,破了一个大洞的船儿居然根本不沉,甚至在急流中穿波破浪,直驰向对面,船头上的男人坐着,怀里趴着两个美女,他脸上有淡淡的讥讽! 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他继续去想,脚下的河水突然变了,变成了绳子,绳子缠住了他的脚,又缠住了他的手,紧接着缠住了他的脖子,收紧,中年汉子眼珠子翻白,沉入急流之中。他用来谋财害命的河水此时成了他的索命绳套,他到死都不明白河水中有什么怪物。 金花渡千丈流最厉害的盗贼死了,死在河妖手下、死在索命的冤魂手底无人能知,但所有的盗贼决不信他是淹死的,因为他不但水性极佳,而且还是一名二级剑师,以他的斗气和水性,决不可能被淹死。 他的死给其他的水盗敲响了警钟,相当长的时间里,这里没有再出现水盗。

下一篇   第67章 风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