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第78章 进谷的条件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77章~第78章 进谷的条件

第77章~第78章 进谷的条件 生息之花已经没有了,他们岂不是白来了?娅丽和娅尼不远万里而来,平生第一次任务失败了! 周宇说:“为什么呢?这生息果难道不开花吗?”指着悬崖下的生息果。 圣女摇头:“这开花,但这花不是生息之花。” 明白了,周宇不死心:“你们这叫生息之谷的,按你说的,原来也是有生息之花的,但现在为什么就没有了呢?” 圣女说:“这里是生息之谷,但只是外谷,真正的生息谷应该是内谷,内谷有生息之花,但我们进不去!” 娄息儿补充说:“两条恶龙占据了内谷,将我们全赶出来了!” 恶龙?周宇精神一振:“你是说生息花还有,但在内谷,对吗?” “对!”圣女说:“有还不是龙的粮草?哪有我们的份?” 周宇说:“是什么恶龙?” 圣女说:“你不知道龙?这龙太强大了,会喷火、会吐水,一尾巴就能扫倒一棵大树,我们的魔法对它们完全不起作用。” 会喷火应该是火龙,会吐水应该是冰龙或者水龙,但既能吐水又会喷火的龙就不知道是什么怪物了,莫非是真正的仙界之龙,只有传说中的龙才会这些水火绝技,对了,还有一个印证,这里的龙哪会对一些花花草草的感兴趣?它们是肉食魔兽,应该只会对其他魔兽的肉感兴趣!周宇略一沉吟:“你说清楚,它们会喷火,还会吐水吗?” “不是!”圣女说:“一条龙会吐水,水还能结冰,很厉害的魔法;另一条龙会喷火,火连石头都能融化,魔法更厉害!” 周宇笑了,原来是两条龙,一条火龙、一条水龙,这太简单了!杀了就是!目光落在谷外,这里居高临下,与山谷口离得虽然不近,但在他天眼之下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要是娅丽与娅尼出来,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她们。 她们自然不可能成功,因为女精族的人不是不给生息花她们,而是她们自己都无法拿到,两个二级剑师不可能面对两条巨龙,就算她们的爷爷过来,也不可能成功,能成功的只有自己! 她们没有出来!圣女说:“你在找你的两个同伴吗?她们要到明天才能出谷!从山谷口到族长住的地方要走一天多!” 周宇笑了:“这么说,我们还有一整天的时间,这一整天做什么呢?” 两女脸有喜色,显然听到了他的话外之意。 周宇补充:“我觉得办事还是应该办完善的,你们的生息是否成功我还没有把握,要不要再多重复几回?” 两女眼睛里光芒闪烁,娄息儿很谦恭:“圣女,你先来!” 随着圣女在他身上起落,周宇无声地笑了,男女的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老师的,她聪明过人,已经知道不管什么姿势都行,她也不太关心他这个神奇的东西顶端是否抹了“生息果汁”,也许过程本来就大于结果。 娄息儿在旁边看,未必有什么看春宫电影的激荡心情,但自己亲身体会的快乐就是最好的春药,她居然看得脸色潮红,身子微微颤抖,蓝色衣服下面已经有一块清晰的水印,这两个女孩越来越象人类女人了!什么反应都象! 第二天,周宇眼前终于出现了三条影子,娅丽、娅尼和风魅全都出来了,正在四处张望!周宇说:“我要走了,你们穿好衣服再过来!”人影一晃,已从悬崖顶消失无踪,片刻后从山谷边绕过来:“两位美女,恭喜大功告成!……我可是等急了!” 娅丽苦着脸说:“什么大功告成,失败了!” 娅尼快哭了:“他们说了,内谷倒是有生息花,但有两头恶龙霸占,没有人能进去!……杨隐,怎么办呀?” 周宇笑容收起来了:“有这样的事?这可有点难了!” “不是有点难!而是绝对难!”娅丽说:“就算爷爷在这里,他也没办法的,两头龙,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恶龙,什么不好占,偏偏要占生息谷呢?” 周宇刚准备开口,身后有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男人,你跑得好快……”她们也不慢,这片刻的时间就下了悬崖,中间还有穿衣服的时间,当然,她们的衣服特别容易穿、容易脱,蓝色长袍一卷,腰带一扎就完事,春光泄没泄、泄多少都不会有人过问。 周宇回头:“你们也不慢啊!……我正好有正事要找你!”这两个女子全然不懂情爱、肉欲为何物,要是说出某些事来就惨了,得先用正事堵住她们的嘴。 圣女果然被成功地转移视线,她正想说那句让周宇心惊肉跳的话:“我和娄息儿刚穿好衣服,你就没影了”!这句话被堵在肚子中,换了一句惹不着人的话:“什么事?” 娅丽和娅尼两双妙目落在她和娄息儿身上,这两个姑娘美得娇艳而又富有风情,他怎么和她们好象很熟悉了?但要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发生什么,好象也不大可能,两女比较放心。 周宇说:“我听姑娘们说山谷中的生息花被恶龙所占,想必你们也需要这个东西,对吧?” 圣女点头:“是的!女精族离不开生息花,就象鱼儿离不开水一样!” 周宇说:“如果我能帮你们取得生息花,你们愿意送一部分给我们吗?” 此话一出,四女全惊,娅丽惊喜交集:“你能取得?” 娅尼叫道:“用什么?魔法吗?” 圣女却摇头:“你没办法的!在龙面前,魔法全都不顶用,连我母亲都不行!” 周宇郑重地说:“别管我能不能做到,我只说假设,假设我做到了,又如何?” 圣女犹豫了,半响才说:“你是男人,不能进谷的!” 周宇说:“这就是我的条件,我必须进谷才能取花,生息花既然决定女精族的命运,可以说至关重要,当世之中,绝没有女人能在两头龙的守护下进谷取花,你们又何不破例一次?允许我进谷?” 圣女沉吟良久:“你帮我和娄息儿……” 周宇大惊,打断她的话:“别的就不用多说了,你只说行不行吧?” 圣女轻轻一笑:“我本应该答应你的,但,不准男人进谷是我族中的严令,我无法更改,除非是我母亲答应……” 可怜的圣女话再一次被打断,一个优雅的声音从谷口传来:“如果你真的能取得生息之花,我破例又有何妨?” 周宇抬头,谷口出现了一个中年美妇,看面貌也就三十出头,不是风韵犹存,而是绝代佳人,眉梢处隐约有一点点的鱼尾,但根本不象圣女说的颇有老态,而是成熟的标志。这样的女人应该是最能吸引人的,但遗憾的是,周宇知道她已经七十了,七十的女人保养得再好,他也有些情感代沟。 圣女躬身道:“母亲!”其余三女同时躬身:“族长!”包括娅丽姐妹在内,她们进入山谷,这个族长对她们很礼遇,她们有感激之心。 族长亮晶晶的目光落在周宇身上,风姿、风仪兼备,但也有几分好奇的色彩,明知内谷有巨龙在,还敢说取花的人按说应该是一个修为高深的老头子,但这个人明明只有二十岁左右,人类应该不会有如此奇妙的驻颜之术吧? 周宇目光也在她身上打转:“族长的意思是赞同了?” 族长优雅地拂去肩头的一枚落叶,平和地说:“这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实话,我不认为你能在巨龙守护中取得生息之花!” 周宇微笑:“可我偏偏觉得可以!” 族长笑了:“你打算怎么取呢?” 所有人对这个答案都比较关注,娅尼和娅丽的两只手甚至紧紧握在一起,她们本已失败,所有的希望全部失去,但这个带给她们无数奇迹的男人再次让她们将一线希望拾起,这希望虽然渺茫得让人没有信心,但有希望在总能刺激她们的内心,真心希望他能再次给她们一个奇迹,爷爷需要这个奇迹、山庄众人需要这个奇迹、她至爱的母亲更需要这个奇迹,噬魔大法初期只是吞噬人的斗气,让人成为普通人,但到了后来却是吞噬人的生机,让人在一年之内自然衰老死亡,没有了斗气她们可以接受,但没有母亲她们却无法接受! 这生息之花已不仅仅是山庄的实力保证,更是她们母亲与其他几个直系亲人生命的保证! 周宇目光环视四周,淡淡地说:“我没有什么特殊的办法,也就是一句话:进谷取花,有恶龙阻挠的话,杀之!” 众人大惊!娅丽与娅尼齐声叫道:“这不行!”族长没有表示反对,她们倒先反对了。 周宇侧身:“为什么?” 娅丽说:“你不知道啊,龙对魔法免疫!你要遇到了龙,怎么可能杀得了它?你自己会有危险的!”他只是一个魔法师,虽然魔法比较神奇,但也绝对不可能太高深,因为她们从来没有听过魔法界有他这么一号人物,她们对魔法不太懂,但懂得一个真理:有本事的人,也是有名的人!他连名字都没人听过,自然不会有大本事,神奇的魔法或者可以称之为魔术,用来搏女孩子一笑倒是可以,但面对巨龙,他怎么可能有机会? 娅尼也叫道:“不行的!杨隐,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我和姐姐怎么办?”这话本不宜当众人面说的,但她急呀!男人对自己姐妹俩是真好,连命都不在乎,这让她感激,但也让她担心,如果他命丢了,自己的魂估计也回不来了。 话一说完,她脸上已是嫣红一片,幸好这里的人根本不知情为何物,根本听不懂她什么意思,圣女甚至在想,她为什么这么急,难道她的命掌握在这个男人手中?这个人一死,她也得死?这是魔法吗?很神奇的魔法! 族长轻轻摇头:“你很勇敢,但……但你还是去吧!” 周宇说:“你不相信我能杀龙?”他以前是千方百计隐藏本事,但现在好象应该露点什么。 族长说:“你得先告诉我,你用什么来杀龙?如果是魔法就不用提了!”她从来没有出过山谷,但根据祖宗遗留的典籍她知道,女精族天生会魔法,魔法的奇妙世间有所不及,但作为族中第一魔法高手,她对付不了一条龙,何况是两条属性完全相反的龙?更何况是这个年轻人? 周宇苦笑:“族长既然这么说,想必也是魔法高手,请族长出手吧,我们试试看,如果我败了,我立刻回头,但如果我胜了,就请族长答应我这个要求!” 族长久久地盯着他,优雅地一点头:“很好!年轻人注意了,我的魔法与世间大不相同!”手一招,四面的草丛树木仿佛全都活了,无数的绿叶穿越空间,在周宇的头顶盘旋,这样的落叶飞转,按道理讲应该是伴随着狂风大作,但奇怪的是根本没有狂风,甚至没有风声,这些叶子好象被一只无形的手托着旋转。 娅丽与娅尼已失色,作为二级剑师,她们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旋转的树叶不是树叶,而是千万片利刃,每次旋转就仿佛有杀气横空。 族长说:“两位姑娘退下吧!”声音一落,娅丽身后突然伸出一根长藤,长藤一卷就卷住她和娅尼的腰,轻轻一拉之下,两女凭空后退,稳稳停在圣女和娄息儿身边,长藤一缩而回,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看族长,她仿佛根本没有动,这条长藤与她没有丝毫关系,娅丽脸上已变色,魔法用得如此奇妙,如此不带一丝霸气,一切都融入自然,与这个男人的魔法大同小异,而且更奇妙,这样的敌手,情人如何能敌?幸好他们只是比试,不是生死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