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心的呼唤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83章 心的呼唤

第83章 心的呼唤 北方,吉鲁曼城,城北有山,山上有石,石上有人,两个女子静静地坐在石头上看着星空,她们已经看了好久,仿佛已经睡着。 夜风吹过,风中有一声幽幽的叹息:“妮丝儿,对不起,是我害了他!” “团长!”妮丝儿轻轻地说:“别这样说,我知道,失去了他,你比我更难过!”原来是莲花和妮丝儿,她们终究还是会合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向妮丝儿说明,也向团里的其他成员作了说明。 她难过吗?不!不是难过,是痛苦!已经一个月了,她还无法从痛苦中走出来。 天上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莲花痴痴地说:“他就象是这颗流星,终究是不属于这个世俗的世界,这时候也许已经回到了他的天堂……” 妮丝儿看着她凄凉的身影,心头的酸楚无穷无尽,是的,他的确象是一颗流星,虽然在这世上只出现短短的几个月,但他的风姿、他的豪迈、他的温柔、他的神奇都象流星一样照亮了她的心,也象流星一样转眼间消逝无踪,流星一消逝,天地间一片空蒙,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义气冒险团虽然依然存在,却是名存实亡,他们不敢公开露面,更不用说是去接任务,甚至他们的身份也全都必须保密的,这是他们保命的前提。 虽然团长的实力已经达到让人匪夷所思的大剑圣级别,妮丝儿是一级魔法师级别,其他的成员在益气果的帮助下也成功晋级,纳兰达到高级弓箭手级别,若斯三兄弟也都是一级剑师,实力之强比起三个月前绝对是天地之别,这样的实力在冒险团中应该是顶尖冒险团,但他们一样需要隐藏,因为敌人实在是太强大,强大得不是冒险团所能对付得了的----不管这个冒险团是一级还是s级都一样! 妮丝儿说:“团长,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如果他是被敌人杀害的,她会为他复仇,但他与敌人已经同归于尽,已经为自己复仇了,她没有了目标。 莲花沉吟:“他虽然不在,但我不能辜负他的期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妮丝儿说:“纳兰他们早已计划好,与团长一起入王城,凭我们几个人的实力,就算杀不了女王,也得闹一个天翻地覆。” “不!”莲花说:“这是我的战斗!也是我的使命!……与你们没有关系。” 妮丝儿微微一惊:“团长,你要抛下我们吗?” 听着她惶急的言语,莲花心头升起一股暖意,轻轻地说:“对不起,妮丝儿,我已经失去他了,不能再失去你们!……义气团散了吧,明天你们可以各奔东西,凭你们一身的本事,是可以在这乱世江湖中立足的。” “不!”一声低吼从后面树林传来:“团长,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五条黑影转出,站在丛林边,最前面的纳兰说:“我们走到一起,凭的是义气二字,今天我要说:不管你走到哪里,不管你面对的是谁,我们都会在一起,生死无悔!” 斯若踏上一步:“团长,如果你想抛下我们,得先杀了我们三兄弟!” “还有我!”一个小胖子也踏上一步:“虽然我的实力现在已是最弱,但我一样学会了如何战斗!”他已经是三级魔法师,虽然实力居众人之末,但进步也是极快的,益气果对魔法师也一样有用,只是效果差得多。 莲花站起,目光中有感动,伸手握住妮丝儿的手,终于大声说:“好!我们在一起!……凭我们的实力已是顶级冒险团,但依然不足以直赴王城,每年的十月十日,是全大陆魔法大会,到时,女王必定会亲临天魔谷,我们就在那里取其性命!” 众人动容,天魔谷魔法大会,这是轰动整个大陆的盛会,女王当然会亲自前往,但绝没有人敢在这盛会上取其性命,因为那天天下魔法高手云集,弄不好魔神都会亲自前往,任何人欲对女王不利都是九死一生之局。 莲花看着众人的眼神,缓缓地说:“正因为天下高手云集,女王不会想到有人行刺,另外,魔神也不会参加这个盛会,这个盛会之上,我们才有一线成功之机。” 纳兰说:“团长,你为何断言魔神不会出现?” 莲花说:“这是一个秘密!……不过,借用他的一句话:我们之间不应该存在秘密!魔神每年的十月十日都会闭关七天,闭关之时,有两个人要为他护法,而这两个人平时都是保护女王的。” “两个人?”纳兰说:“是哪两个?”她对这两个人如此重视,这两人一定不同凡响。 莲花说:“这两个名字说出来你们也未必知道,但我知道,他们全都是大魔导之境,实力之强,就连大魔导群风都有所不及!是王室与魔神之间沟通的桥梁。” 纳兰脸色微微改变:“或许也是魔神控制天下的利器!”魔神碍于名声,不能插手大陆的事务,但他可以控制女王,利用两个超级高手日夜守候在女王身边,名义上是保护,事实上是监视,这样的事情绝对有可能。 莲花点头:“正是如此!……所以我也犹豫,就算我们成功刺杀女王,魔神会不会从此取代王室,直接掌控天下?一旦到了那一天,天下又有谁能制?” 妮丝儿目光投向天空,幽幽地说:“要是他还在就好了!” 纳兰轻轻叹息:“要是他还在,我们就不怕任何人!”他的实力与剑神相当,也就能够直接对抗魔神,有他再加上冒险团超强的实力,他们可以直接面对魔神、直面天下群贼! 莲花看着天边,幽远的天空星光灿烂,母亲说过:人死了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这满天的星星中哪一颗是你?你在哪里?你听到我的话了吗?如果听到了,你下来陪陪我,我可以不在乎谁掌控天下,也可以不在乎是生是死,只想陪你说说话…… 西边草原,周宇猛地惊醒,他仿佛听到有人在召唤,夜色静静,湖水在夜风中泛起微澜,他的目光中也有微澜泛起。 突然一个声音极轻地响起:“你想什么?” 是娅丽,她不知何时也已经醒来,在他怀里抬头。 周宇微笑:“什么也没有想!”什么也没有想吗?不,他想了很多,莲花、妮丝儿,她们在哪里?是不是已经会合?如果是,义气团将成为顶级冒险团,如果他们够聪明,应该尽快地将义气团从冒险公会除名,义气团除名有些可惜,幸好“义气”是存留在人心中,而不是在冒险公会注册! 娅丽悄悄地说:“你在想你的家人吗?” “我没有家人!”周宇神情平静:“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谁是我的家人!”他一懂事时起就是一个孤儿,父母是谁?有没有兄弟姐妹他全都不知道,现在更不可能知道,那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是他的家人,但这个世界上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家人! “不!”另一个声音响起:“你有家人!……我,还有姐姐,都是你的家人!”周宇低头,左边的娅尼也醒了,脸上有红晕,也有温存。 周宇双壁用力,两女都紧紧地抱在怀中,他笑了:“是的!你们都是!……为什么都不睡了?” 娅丽温柔地说:“杨隐,你讲讲你的故事吧,你的一切我都不知道,我觉得……怪怪的。”她都打算做他的女人了,还对他一无所知,的确怪怪的,原来她以为自己了解他,他不愿意说他自己是因为他什么都不会,不好意思提起,但现在,她知道他的本事大极了,本事一大,她就觉得他有秘密,作为他的后备女人,她应该有所了解。 周宇微微一笑:“想知道什么呢?” 娅尼说:“什么都要知道。”她比姐姐还冤,姐姐还没成为他的女人,对他一无所知还说得过去,自己可是他真正的女人,什么都给他了,依然不知道他。 周宇沉吟:“也是!……我从小就随着师傅上山,他教了我一些……法术。下山遇到你们,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 娅丽白他一眼:“真会省略!……什么魔法这么厉害?” 周宇笑道:“魔法你又不懂,说了你也不知道!” “好!不说就不说,回去后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爷爷,你和他说去!”谁这么绝?是娅尼,她翘起小嘴在生气。 周宇笑了:“什么都说?你不省略?”她要是敢将自己被人xo的事都说,倒真的服了她了! “不省略!就不省略!”娅尼毫不示弱:“你能做,别人还不能说呀?……让爷爷打断你的脚!” 周宇一翻身,两女同时压在身下,在两女尖叫声中,他的唇准确地落在娅尼嘴唇上,抹平她的小翘嘴,一滑而过,将娅丽的叫声堵在喉中,两手也不闲着,在四座高峰上流连,片刻时间,两女手忙脚乱,娇喘吁吁。 娅丽在他魔手之下已是全身发软,再继续下去就太不成话了,终于一狠心推开他的手,跑得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