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宾主尽欢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86章 宾主尽欢

第86章 宾主尽欢 大草原是风魅的老家,它在这里跑得格外快,第二天中午时分,已经来到千丈流,风魅停下了脚步,虽然是风系神兽,但它一样无法越过千丈流,等到夜幕降临,周宇手一挥,千丈流上出现一座冰桥,风魅一晃而过,金花镇在夜幕下分外宁静,没有再休息,乘着夜色飞驰而去,直奔夕方城,午夜时分,夕方城已在望。 厉斯格坐在书房中,查格和格里陪在他身边,淡淡的星光下,厉斯格脸上有强烈的斗志,也有几分歇斯底里,就象是陷入圈套中的雄狮。 这十几天来,他想了许多,几乎将一生的经历全都回味了一遍,这一生他是精彩的,世间的险事几乎全都经历过,他始终是昂首立于天地之间,只要他一息尚存,就绝不会言败,但现在他有了一种畏惧,这畏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为他的家人弟子。 门人弟子三百余人,在十多天前一役中有三百零七人中了噬魔之法,这魔法在耗尽他们的斗气之余,正在吞噬他们的生命元气,时间每过一刻,他们就会衰弱一分,这虽然让他沮丧,但还不足以击垮他,因为厉家的真正支柱是他和他的五个儿子,这五个儿子全都是剑圣,只要他们不败,就没有人能击败厉家。 真正让他有危机感的是他们已经探讨过无数次的问题:这一切发生的原因!事情是大剑圣烈英策划的,但真的只有他一人吗?如果不是、如果他与塔野是连在一起的,事情就复杂了,凭厉家现有的人手,绝对不足以抗拒两大剑圣!而且厉斯格还有一个最可怕的想法,这一切或许得到了魔神的暗中支持,因为还有顶尖魔法师参与其中,剑神死后,如果非得有一个剑术至尊,魔神绝对不希望这个人是他厉斯格,因为厉斯格与原任剑神和魔神都没有任何关系,也缺乏必要的联系。而据他所知,剑神和魔神是有联系的,作为剑神的两个弟子,烈英和塔野与魔神有联系的可能性极大! 厉斯格平生行事少有考虑的时候,大多是凭一把长剑说话,但现在,他必须有所考虑,因为问题太复杂,太严重!眼前山庄实力大减,他真的需要帮助! 抬头:“娅丽她们去生息谷,今天是第几天?” 查格说:“今天是第十三天!” 厉斯格微微叹息:“不知道我让她们去是对是错。” 查格说:“这里到生息谷数千里之遥,而且路途艰险,如果顺利的话,她们当在三个月后回来。” 厉斯格喃喃地说:“三个月……三个月……三个月时间又能发生多少变故?” 突然,外面有人进来:“报家主,两位小姐回来了!” 厉斯格霍然站起:“什么?”查格和格里也同时站起,面面相觑。 家人恭恭敬敬地说:“两位小姐回来了……” 厉斯格重重地坐下:“看来她们是半路而回了,让她们进来吧!”才十三天,她们就回来,只有一个解释,她们根本没去生息谷!照时间推算,应该是刚刚到达沼泽边就回来了。 门打开,一声娇呼传来:“爷爷,父亲,四叔,我们带回了生息之花!”门口站着三个人,前面的是娅尼,她身边是娅丽,两人都是激动之极,后面则是众人都认识的那个年轻人:周宇!依然是一脸的平和。 厉斯格猛地站起:“你们带回了生息之花?” “是的!”娅丽踏上一步,双手递过:“爷爷,这就是生息之花!” 小包打开,在灯光下仿佛有星光缭绕,空气中顿时有一股清香,不是花草的香气,而是一种生机勃勃的生命气息。 所有人目光凝聚在桌上,眼睛全都瞪得老大,空气中是压抑的呼吸。 良久,厉斯格道:“果然是生息之花的花粉!……这太让我奇怪了,你们快告诉爷爷,为什么能这么顺利,为什么能这么快?”他已激动,已多年没有这么激动了。 娅尼兴奋地说:“能这么顺利是因为他!”手一指周宇:“他是一个神奇的魔法师,路上遇到了好多困难,他都解决了。”这是将情人正式向家里推出的第一步,她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路上的确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他也的确是帮了她们好多,尽管周宇暗中做了一些事情她们不知道,但并不影响这一点。 厉斯格目光落在周宇脸上:“年轻人,你也一起去了?” 周宇微笑:“是的!我说过我是厉家的朋友!” 厉斯格眼睛里有了笑意:“有朋友自然会一切顺利,但为什么能这么快?” 这句话是朝周宇说的,他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是整个行程的关键,自己的孙女有多大本事他当然是知道的。 周宇笑了:“能这么快是因为……另一个朋友!” 厉斯格愣住:“谁?”又冒出一个朋友,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神奇朋友呢? 娅丽纤纤玉指斜指窗外:“爷爷,就是它!”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射向窗外,淡淡的星光下,一匹庞大的马站在院子中,头居然高高昂起,仿佛是直射苍天,查格道:“这马倒也神俊……”突然大叫:“风魅!这是风魅!” 厉斯格激动地叫道:“对!真的是风魅!……你们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凭孙女们这样的身手,怎么可能带回来一只风魅?就算他自己出马都不可能将风魅捉住的,有风魅帮忙,她们十三天回来并不稀奇,奇的是她们怎么可能要风魅帮忙。 娅尼满脸通红:“这风魅自己到我们面前,愿意载着我们去生息谷,它……它还愿意做我一辈子的坐骑呢!” 屋里人全呆了! 厉斯格喃喃地说:“这可真是天大的机缘,来,坐下,将你们路上遇到的事全告诉爷爷!……查格,你将生息花粉给众人服下!” 查格虽然极度舍不得离开,他也正好奇,但毕竟不敢违背父亲的旨意,答应一声,拿起桌上的生息花粉出门,刚走到门口,厉斯格叫道:“让厨房做点好菜,为这位小兄弟接风!” “是!”查格转身而去。 两女的故事从千丈流历险开始,说到船破了一个大洞时,娅丽脸红了,她想到一件事,那次是他第一次抱她,当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现在想起来,他一定是早有预谋,因为凭他的本事完全不需要坐船,来的时候就可以架天桥的,但他偏偏不架,目光扫过周宇的脸,心中又羞又甜。 格里插嘴:“你说船破了一个大洞,但还是顺利地到达对岸?” 娅尼点头:“是的,真是险极了!” 格里意味深长地说:“杨兄弟,你是魔法师,在你看来,这并不危险,对吗?” 周宇轻轻一笑:“两位姑娘福大命大,自然不会有危险!”两人略一对视,彼此心意尽知。 说到风魅开始在远方跑,后来居然自己来到她们面前,格里和厉斯格都皱起了眉头,如果说渡河是这个男人暗中用魔法帮忙的话,风魅的事情无法解释,因为他们三人当时是在一起的,这个魔法师再神奇也不可能会分身术,就算会分身术也不可能让风魅听他的。这或许只能用风魅与她们有缘分来解释。 城中杀敌,丛林边用神奇的风刃杀魔法师,厉斯格抬头:“年轻人,多谢你在城中救了娅尼一命!” 娅尼睁大眼睛,转向周宇:“那个一级剑师是你杀的?” 周宇苦笑:“大剑圣如此见识,我只有承认!” 厉斯格摇头:“我只知道这两个丫头绝对杀不了一级剑师!而年轻人的风刃神乎其神,暗中出手,自然能一举建功!……有风魅在,沼泽如履平地,就不用提了,厉风峡对于别人而言是天险,但有风系顶级魔兽在,自然也能顺利过关,但我不懂的是……你们如何穿越寒潭,这寒潭片羽不浮,就算是风魅,也不可能过去,你们是如何过关的?” 娅丽和娅尼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男人的冰魔法她们是最愿意提的了,想起那座美丽的冰桥她们就兴奋,但周宇抢着说:“这容易,在旁边开一条冰桥就行!” 厉斯格连连点头:“好主意!在冰峰之侧开冰桥,虽然难度不小,但的确是一个好办法!”他的理解是在冰峰旁边开一条冰桥,而不是直接架冰桥,虽然都是冰桥,但两者实在有天地之别,开冰桥需要毅力,但架冰桥却需要水系魔法! 周宇已经会风刃了,自然不能再会水魔法,否则就是魔法怪胎,这个大剑圣虽然不大可能与魔神有联系,但他毕竟是这个大陆的大人物之一,没必要在他面前冒险暴露身份。 格里说:“生息谷里没有什么问题吧?” 周宇继续抢先:“没有,生息谷的人非常友善!”目光扫过娅尼和娅丽,两女正盯着他,多少有些不懂,这是她们的爷爷,为什么要说谎呢?但看他如此急切,显然是不愿意她们说太多,她们如果全都说出来,只怕他会不高兴,反正事情已经办好了,又何必让他不高兴?两女对视一眼,终于不再开口。 故事说完了,酒宴已开始,厉斯格高举酒杯:“年轻人,这次历险,全靠你同行才能如此圆满,多谢了!”一口而尽,周宇也一口喝尽,山庄众人噬魔之法全部已解,个个喜形于色,五个剑圣也分别敬酒,周宇来者不拒,一时宾主尽欢,娅丽和娅尼偎在一个中年美妇的身边,中年美妇有意无意地盯着周宇看,笑容中颇有几分玩味。 周宇作为厉家的贵宾,被安排在山庄休息,他的房间离后院好远,远得让他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疑虑,这个大剑圣高兴是高兴,对他热情归热情,但意思是否也明白?让他离这两个小姐远一点! 好宽的大床,崭新的丝麻被也柔软而又温暖,但周宇睡不着。 还有人睡不着,查格和他的夫人!查格是被他夫人的一句话弄得睡不着的,他夫人只说了一句:“你发现没有,你的两个女儿都喜欢这个叫杨隐的男人!” 坐在桌边喝了第三杯茶,查格终于开口:“你看出什么来了?” 夫人说:“我看出了两点,第一,两个女儿心思全在这男人身上;第二,这个男人实在是讨女孩喜欢。” “这不是好事!”查格缓缓地说:“你得劝她们两个离他远点!” “为什么?”夫人不懂:“我看这人不错,厉家这次能顺利地解除危难,可以说是全靠他,如果不是他,且不说生息之花无法到手,甚至山庄都可能早已被烈英铲除。”他的直接作用是取得生息之花,间接作用却是提醒了父亲注意,避免中了敌人的奸计,这个间接作用比直接作用更大。 查格说:“不错!但此时情况复杂,敌我难辨,此人真实意图未明,尚不知他是否也是敌人计划中的一环,何况此人身上有太多的疑点,让人不得不产生警觉。”

上一篇   第85章 全歼

下一篇   第87章 各怀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