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一个人的秘密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90章 一个人的秘密

第90章 一个人的秘密 她的脸蛋白嫩中带着残红,可以称为娇艳;她的唇鲜亮而又圆润,可以称之为动人;她的眼睛充满希冀,也隐约有些羞涩,在淡淡的柳叶眉下忽闪闪的,则是勾人了!虽然他有预感这个姑娘一旦治好了脸上的黑痣会很美丽,但他绝对没想到会是如此美丽,这幅容貌绝不在娅尼、娅丽之下。 素修轻轻叫道:“怎么样?” 周宇终于惊醒,从她美貌中惊醒:“太好了,素修,真想不到你会这么美丽!” 素修唰地弹起,奔向潭边,周宇手轻轻一拂,潭水微波不起,平静如镜,镜中一个美丽得让人心动的姑娘正愣愣地看着水中的自己,惊喜、不信、怀疑在她脸上快速滑过,终于抬头,激动地叫道:“我看到的是真的吗?我脸上的黑痣没有了!” “是的!”周宇微笑:“我敢保证你的脸比溪水中看到的还要美得多!” 呼地一声,一具娇柔的身子扑入怀中,素修紧紧抱住他,折腾了好半天,她终于知道害羞了,悄悄离开一点点:“那你……你会喜欢我吗?” 周宇凑近她的耳边:“可以吗?” 刚刚离开的身子再次扑入,抱得更紧:“我好高兴!杨隐,我觉得一生都没有这么高兴了!” 周宇手一合,娇躯抱入怀中,她的乳房压在自己胸前,还在轻轻蠕动,就象是两只小兔子在表示抗议:你们高兴就高兴,干嘛要压我? 草地上,素修躺在他的怀中,手儿还紧紧勾住他的脖子,这种姿势好亲昵,就算是娅丽也只是在高潮之余才会这么做,这进度好象快了点,但周宇绝不会嫌快!不但不会拒绝,手儿还有点得寸进尺的意思,悄悄地伸向她的前胸,但刚刚越界,就被她抓住,手脚真快,素修悄悄地说:“别这样!”好象觉得拒绝得有些不讲情面,补充一句:“别太快……人家害怕!” 娇柔的声音在耳边缠绵,她嘴里一片芬芳,周宇真听话,手儿越过前胸,落在她后背,在后背上轻轻抚摸,素修表示满意:“好舒服!杨隐,你真好!……你是第一个抱我的男人!” 这一点看得出来,以前那幅形象,谁抱你啊?周宇笑了:“我可以做第一个亲你的男人吗?” 素修脸红了,埋入他的怀中,声音悄悄地传来:“什么事你都会是第一个!……但人家好怕,你别吓我!” 这楚楚可怜的神情一出,周宇更是对她爱怜倍至:“我会疼你的!”捧起她的脸,在额头上轻轻一吻,慢慢而下,素修惊慌地回避,猛地按住自己的嘴唇,眼睛里又羞又急。 “怎么了?”周宇看着这惊慌的小女孩。 素修说:“你今天……只亲脸好不好?亲嘴儿好……羞人的!”的确害羞了,歪在他颈边,根本不敢抬头,周宇的唇在她柔嫩的脸上轻轻吻,吻得她一样身子发软,这个坏男人真的太坏了,她的大计已经初步完成,现在需要做的是控制进度,什么都可以给他,但得留下时间余地让人帮她完成计划,要是按他的速度,只怕从拥抱到占有她只需要片刻的时间,她得让这个过程加长,越长越好! 周宇是一个真正的风流人物,风流人物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喜欢女人但不太可能逆女人的意思,占有娅尼是因为他那时根本没有将她当作女人,而是当作一个泄欲的工具----对于一个持剑要杀他的人而言,无论做什么都说得过去。但此时不一样,这个女子对自己一往情深,偎在他怀里求他慢点,因为她害羞!这样的要求他又如何不答应?何况她开出了补偿的条件:允许他亲自己的脸,也允许他抚摸她的背,朝前面去点也行,只是暂时别碰她的宝贝,这个条件是相当宽松的,也是相当富有人情味的,有这个“允许”在,下面的事情还不是板上钉钉,急什么? 周宇道:“你没试试身体有什么变化?” 素修激动地说:“试过了,真的有变化!我觉得更有力了,这真的是你所说的天地元气在起作用吗?” 周宇放心:“是的!这样就好了,随着你以后的练功,这股天地元气就会随时进入体内,在你巫术加深的同时,身体也会一步步变强,不会再有其它危害!”他刚才能量导游还是起作用的,起码开辟了一条通道,而且还将能量在她体内留下了一点点,这一点能量虽然不多,却是纯正的天地元气,在她体内就是根,有了这条根再加上这条通道,她的功力进步将比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剑师都快得多。 素修俏皮地说:“我……我能达到大魔导那样的实力吗?” 大魔导?她莫非这时候还忘不掉杀父母之仇?女孩子经常杀气弥漫可不是好现象,周宇笑道:“可能的!但非一朝一夕之功,我刚才试了一下,你的丹田有些古怪,天地元气没有储存,这是什么原因我也无法弄懂,如果将来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你的功力或许会进步到一个你自己都惊讶的程度!”天地元气到达她的丹田位置,居然一下子就消散了,这个问题他是真的不懂。 也许这个世界上的人丹田另有古怪,也许是她一个人有古怪,这古怪的形象他在探索,但眼前的确没什么解决之路。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如果她的丹田和自己一样能储存能量,她就算是踏入了修仙之路,虽然不可能象自己这么幸运,能有九转神功和天剑之技,吸收魔法元素和运用魔法元素都达到一个顶峰,在这个世界上也将是一个特例,将来的成就也真的是无可限量。 丹田?这又是一个不懂的名词!但他后面的话她能懂!素修眼有精光:“你能帮我找出办法,对吗?” 周宇笑了:“真是一个对功夫着迷的女孩!好,我答应你,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但你也得答应我,在我们相处的时候,能不能暂时忘掉功夫?” 这或许是警觉!素修心里暗惊,勾住他的脖子,腻声缠绵:“我早忘了,我只记得在你怀里,我好幸福的!” 好女孩啊!不但善解人意,而且温柔缠绵,这样的类型正是自己喜欢的!周宇轻轻一笑:“快到中午了,想吃点什么?” 素修嫣然一笑:“应该是我给你做午餐,你想吃什么?” 周宇幸福得象是全身浸入蜜中:“上次你给了我肉,这次我来给你做!想吃龙肉吗?” 素修脸色通红,主动在他脸上一吻:“为什么你总能让我高兴?” 周宇手轻轻一挥,掌中凭空出现两块白色的肉,热气腾腾的烤肉!雪白、异香扑鼻,素修接过,轻轻咬了一口,香甜而又松酥,她虽然从来没有吃过龙肉,但她肯定,这就是龙肉!随手就拿出龙肉是奇迹;龙肉是烤好的,表示他的魔法并不只有水魔法和风魔法,最起码还有火魔法;他随身带着大量的龙肉,听说还有龙皮,这表明龙这种生物只是他的猎物;刚才所做的事情别人无法做到,这些说明什么,都指向一个方向,他是神!而且这个神已经答应了,会想办法解决她的问题,将来她的功力会进步到一个让自己都吃惊的地步! 周宇有一个毛病,他总习惯性将怀里的姑娘当作花瓶,娅丽和娅尼比较好糊弄,因为她们是他的女人,对他百分百信任,而且她们是千金大小姐,缺乏必要的阅历,但他忘记了一点,怀中这个姑娘绝不是好糊弄的,她的父亲是巫界的奇才,知识之渊博、对这个世界的了解非人能及,没有这一切,他也不可能开创独门功夫。而在开创奇功之时,他对魔法、剑术的探讨也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山中寂寞无事,很多东西都传入了这个姑娘耳中。 素修遭遇父母双亡的巨大打击之后,日夜所思的就是提高实力,结合父亲关于魔法与斗气的理论,自己也想得非常深入,尽管周宇对自己这些小节中所暴露的东西根本没放在心上,但趴在他怀里、眼睛好象不愿意睁开的姑娘却是心中巨浪翻滚,举一而反三,对他的探究远比他所预想的要多得多。 幸好她所设想的也不是对他不利,只是为了自己一个坚定的目标,她当然也不会是一个多话的人,所有的探究全都落入她的眼中,深藏于她的心里,现在不会、将来也不大可能对别人提起,这如果是一个秘密,只能算是素修一个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