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美丽只给你一个人!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91章 美丽只给你一个人!

第91章 美丽只给你一个人! 素修刻意温存,周宇自然从来不知道拒绝女子的温存,于是,草地上是一幅动人的景致,素修趴在他怀里,已不拒绝他的手时时越点界,偶尔碰到了她的胸脯,她也只是脸上多一点红晕而已,周宇自然也乐此不疲地进行着类似的小游戏,快到黄昏了,素修悄悄地说:“我要回去了!” 周宇恋恋不舍:“你不是说过,这次时间会比较长吗?”她请过假的。 素修娇媚地白他一眼:“今天就够长了,以前我总是一两个时辰就回去的。”虽然说明是要回去,但她好象舍不得起来,这可是半真半假,本来她想刻意表示自己的温存,但临近分别,她心中真的有一丝不舍,如果今天是演戏的话,她无疑是比较投入的,进入了角色,好象也付出了感情。 站起,素修皱起眉头:“今天好象吃多了点,这里……好涨!”跟着说:“这里就是丹田吗?” 周宇笑了:“这里是胃!丹田……在这里!”手指指向一个方位,素修面红耳赤:“你等等……”跑了,跑向树林。 片刻后出来,她手中是几颗黑色的果子,素修靠近他的身边:“你帮我将脸搽黑一块!” 周宇微微一愣,立刻明白:“你不想别人知道你恢复了容貌?” 素修轻轻点头:“嗯!……这幅面孔是给你一个人看的!”好温柔,好体贴,好……充满温情! 也对,出来一趟,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别人会怀疑的,她很细心!周宇轻轻用力,黑球捏破,里面的汁水流出,也是乌黑的,手指在她脸上轻轻搽抹,很快,一个与原来相差无几的人造黑痣出现。 素修偎在他怀里:“别看这幅样子,我要你在心中想着那幅样子!” 周宇头低下,闪电般地在她唇上一吻:“在我心中,你好美丽,不管那幅样子都一样!” 素修仿佛呆了,他还是亲她了,亲她的唇了!呆了片刻,跑出树林,周宇脚步一动,不紧不慢地跟着她,直到森林边,素修回头,头发遮盖住了左边的黑色印记,脸上娇羞无限:“杨隐,过几天,你再来……” 不等他回答,再次开跑,在转身的瞬间,她的秀发改变了位置,遮盖住了右边,露出的依然是一大块黑色,美丽是给他一个人的!她在用行动诠释自己的诺言! 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消逝在草丛深处,周宇脸上露出了笑容,是温馨的笑,这个丫头真的好可爱,自己怕是忍不住要赴她的约会了! 抬头看看天色,周宇冲天而起,直上云层深处,穿过云层的目光清楚地看到素修已经接近城边,在城边悄悄回头,自然是搜索他的,但她绝对不会想到,她要搜索的人这时候正在蓝天之上,象鸟儿一样的飞翔,尽管她已对他充分了解,知道他是一个有大神通之人,但她绝没想到这个人的神通会如此之大,对本领超越一般人的可以称为“神”,但能在天上飞,俯瞰众生的只能是真正的神! 她已经回去了,周宇唰地一声落在密林之中,再慢悠悠地走向城边,走向客栈,刚刚走近客栈,伙计迎上来:“杨公子,有人已经帮你预订了房间。”他在这里住过几天,这个伙计认识他。 周宇笑了:“订房的人在哪?”他当然知道订房间的是谁,除了娅尼不会有别人! “还在!”伙计小心地说:“这个姑娘好象生气了,杨公子小心点!” 生气?他最不怕的就是女人生气了,治生气的妙策多的是!大步而入,伙计在门口转身而出,周宇等了半响,推开房门:“娅尼宝贝,你在吗?想死我了!” 一个姑娘转出,脸上果然有……幽怨之色:“你就只想着妹妹吗?”是娅丽! 周宇手一伸,抱住,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吻下去:“娅丽宝贝,我更想你!” 床上一个姑娘猛地弹起,叫道:“说清楚点,到底你想谁更多一点!” 周宇大汗,手一推,娅丽惊叫中仰面而倒,周宇两手一伸,同时将两女抱住:“两个都想,亲姐妹的,分什么彼此!” 娅尼不依:“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喜欢甜言蜜语的哄人,一试果然就试出来了!……不准亲我,一说你就用这招……憋死了!” 闹了好半天,两女都变乖了,趴在他胸前听他的心跳,娅尼突然说:“今天干嘛去了?我们等你一下午了。” 娅丽说:“肯定是出去惹女人了,你身上有女人味!” 好敏感,连有女人味都能闻出来,周宇投降:“真有你们的,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惹女人啊?” 娅丽吃吃地笑:“你能着呢!与妹妹才见面没半天,还不是将她变成了你的女人?对吧,妹妹?” 这可是真话,真话也是羞人的话,娅尼大羞:“你不是他的女人啊?杨隐,快提醒她!” 提醒容易,解开她的衣服要她一回就是! 一遍风雨过后,娅尼腻声说:“姐姐,我觉得这个坏蛋没说谎,因为他好急!”一解开她的衣服就进入了她,性急得就象是在山上苦修了一百年的老流氓。 娅丽喘息声刚刚平息:“我觉得这恰恰说明他做了坏事……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刺激的事啊?” 周宇目瞪口呆,这个姑娘不是凡人,她是那个世界过来的心理分析师!他今天的确是抱素修抱久了,有一股欲火没有发泄出来,一见她们的面立刻就控制不住。 不管做了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躺在情人的怀抱,两女一边一个,娇嫩的双乳在他赤裸的身体上轻轻摩擦,她们的手儿也在他胸前划圈,周宇笑了:“看你们的架势,是没向家里提任何事。”正因为没提,才会如此温存,在某个方面的补偿。 两女果然都沉默了,好久,娅尼说:“杨隐,这话……怎么说呀?叫姐姐跟妈妈说,她也不敢!” 娅丽说:“为什么要我说?你自己干嘛不跟妈妈说?” “好了!”周宇止住:“不说更好!说什么说?我们照样在一起风流快活,不好吗?”要是她家知道了,相反还不好相处。 娅丽掐他一把:“你倒是快活了,可我们好……害怕!” 娅尼也说:“是啊,要是爷爷知道我们……我们在外面陪男人睡觉,非打死我们不可!” 娅丽突然叫道:“妹妹,我们得回去了,父亲说过,晚上还传授剑术的!” 娅尼大急:“快!我们快走,要是他找不到我们,肯定会出来找!” 两女白天一想到情人,什么话都忘了,这时一想起来,立刻又急得什么似的。 娅丽跳起,拿起床边的衣服,妹妹大叫:“错了,错了,你拿的是我的!” 娅丽脸通红,手忙脚乱地找衣服,突然胸前一热,被男人抓住:“急什么?回去不就是练剑吗?” 娅丽全身尽软:“你不知道,父亲要求好高的。” “要求高?”周宇笑了:“一夜之间能练成一级剑师吗?” 娅尼得意地说:“我家的剑法很好的,父亲说了,只要我们努力,明年说不定就能达到一级标准!” 周宇笑道:“或许我可以和你父亲谈谈,将你们两个留在我身边,明年我给他交上两个大剑师!” 两女全都愣住,娅丽说:“没空和你开玩笑呢!走了,明天……再陪你!”低头在他唇上一个热吻,分开,让位给妹妹,娅尼也是一个热吻。 结束,回家!周宇身子一转,衣服从地上飞起,居然还多出了一件,是一件粉红色的内衣,估计是娅丽穿漏了,飞身而出,从窗口直上夜空,定在半天空,看着两女走进厉家大门,与里面的家丁交谈了几句,匆匆赶往后院,周宇身子一折,哧地一声从窗口钻入,重新上床,在上床的瞬间,身上的衣服纷纷而落,如果有人说他脱女人的衣服快,他一定不会承认,因为他脱自己的衣服更快! 自己一时头脑发热,打算为这两个女子传功,但她们根本只当作一句玩笑话,并不当真,说过也就算了,当作玩笑就当玩笑处理好了,两女是厉家的人,如果自己真的将她们改变成两个剑圣或者大剑师,凭厉斯格的阅历、凭查格的精明,肯定会质疑自己的身份,只要他们不是魔神一伙的,自己身份暴露没什么,但这两个女子实力突飞猛进,也肯定会引起别人的关注,势必会为厉家带来新的麻烦,他家麻烦本已够多,增加麻烦绝不会是好事。为厉家增加两个高手容易,排解无穷无尽的麻烦则难得多。 这两个女子与莲花不一样,莲花的实力是性命的保障,也是她信心的源泉,要想在乱世江湖中活下去,实力是本钱,但娅丽和娅尼不一样,她们的实力无关紧要,因为在大剑圣的保护之下,能够威胁到她们的人还极少,既然生命没有威胁,又何必非得让她们实力提升、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等到时机成熟再为她们改造或许合适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