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家门口的埋伏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92章 家门口的埋伏

第92章 家门口的埋伏 娅丽和娅尼这段时间比较忙,白天除了练剑之外需要陪伴情人说话,晚上也不例外,除了父亲的指点必须听之外,还得陪情人睡觉,这两件事情都很重要,一样是必须去做的,一样是心里时刻想做的。 父亲对剑术的指点她们记在心头,但母亲的指点却是耳边风,母亲已经第三次提示了:“别再天天去找那个人。”这提示娅丽打算遵守,但妹妹悄悄一拉,她的心又飞了,人也跟着飞了,做完意料中的事后,她也会后悔,但情人的唇和情人的手都在告诉她,这种对长辈的突破是何等的美妙…… 夜晚,两女仔细检查一遍自己,没有发现穿错衣服和漏穿衣服的情况,满意而去,周宇等她们走后,一模一样地穿破夜空,在空中暗暗保护她们回到家中,这已是第四天了,这四天来,厉家的人未必不知道他还在城中,也未必不知道两女白天黑夜出门做什么,但没有人正面相告(厉斯格心中感觉复杂,没有干涉,别人拿不准家主的意图,更不会干涉,也只有她们的母亲不咸不淡地说几回),在他们心中,或许只是认为三人是历险途中建立了一定的友情,有一定的男女之间的微妙感觉,绝没想到两女黑夜出门会直奔主题,直接与男人做。 与前三天一样,街道上没有人,但与前三天不一样的是,周宇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是一种直觉,仔细搜索四周的街道,没有任何异状,难道是自己太关心她们的安危?形成某种错觉? 突然,一声尖叫传来,正是娅丽,是从家门口传来的,周宇大急,哧地一声从空中穿过,无声无息地停在一棵大树顶上,下面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 星光灿烂,大门口亮如白昼,二十多人杂乱无章地站立,四柄长剑交叉,雪亮的剑架在两个人的颈部,剑芒吞吐处,正是娅丽和娅尼,她们脸上残留的春情算是彻底消失,变得一片惨白。 大门是开着的,几个家人奔出,一看到这种情况立刻回头。 娅丽叫道:“你们是什么人?”本来以她二级剑师的身手,不大可能一招受制,但她与妹妹是出来与情人幽会的,身上自然没有带剑,剑师没带剑,就如同老虎没带牙和爪,而且根本没有想到在自己家门口居然会有埋伏,敌人突然从暗处而出,而且身手远在她们之上,捉拿她们顺利之极。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你爷爷出来,自然会知道我们是谁!”竟然分辨不出这声音出自何人之口。 周宇没有动,因为他看出这伙人捉拿两女绝对有所图,也决不会轻易杀了她们,而且她们此刻在敌人剑芒之下,敌人长剑未动,只现剑芒,他无法判断这四名剑师的实力(下限是知道的,最低一级剑师,但上限未知,可能是大剑师,也有可能是剑圣),如果贸然出手,极有可能送掉两女的性命。 院子里人声嘈杂,片刻间,两只巨大的火把从院中而来,脚步声响处,大门口站着一个老者,脸有怒色,正是厉斯格,他后面是七八个人,个个长剑在手,正是他的五个儿子和另两名剑圣,还有一个中年美妇,是娅丽的母亲,一看到女儿落入敌人之手,顿时慌了手脚。 厉斯格也有片刻的震惊,但很快恢复,沉声道:“你们是何人?” 阴森森的声音响起:“厉斯格!十年未见,你不会忘了我吧?”声音刚刚响起,黑色的人群散开,中间一个老者缓缓抬头,蓬乱的头发遮盖住视线,也根本看不清他的面目。 厉斯格目光一凝:“益与天!……果然是你!” 益与天?周宇心念电转,对了,是那个会噬魔之法的魔法师,与暗黑之灵是搭档,他来做什么?为暗黑之灵报仇还是完成暗黑之灵没有完成的任务? “桀桀”的笑声发自老者之口,就象夜鹰饥啼,树林里也纷纷作响,益与天笑声一收:“果然没忘记,很好!” 厉斯格冷冷地说:“我又怎么能忘了你,半月之前,你的噬魔之法用到本人身上,你就是不来找我,我也正要找你!” 益与天道:“本人今天前来有两件事,你就一一答应了吧!”目光扫过剑芒下的两女,淡淡地补充了一句:“你听好了,两件事两条性命,一件事不答应我杀一人,两件事都不答应就不客气了,你就会少两个千娇百媚的孙女!” 厉斯格脸色变了,变得铁青:“益与天,十年来你的性子倒是半点没变啊!卑鄙无耻是大有长进!” 益与天好象根本没听见他的讥讽,仰面而笑:“你听好了,第一件事,交出生息之花,你如果一摇头,你大孙女的头就没了!” 娅丽大叫:“爷爷,别管我……”颈上的长剑猛地一压,将她的话堵住,周宇心一紧,额头已有汗水,杀这两人容易,但娅尼在另一边,她颈上也有两把长剑,这剑芒锋利无比,只要轻轻划过,就能割掉她们的脑袋,甚至在这两名剑师临死之前轻轻一划就足够要她们的性命。 厉斯格沉声道:“好!你放过她,我给你生息之花!……查格,生息之花拿来!”这时否认山庄有生息之花的风险太大,他不敢冒险,没有人敢冒险。 查格从腰间解下一个小袋,托在手心说:“益与天,山庄噬魔之法一解,魔法与本体相连,你能及时知道厉家有生息之花这不奇怪,但我有一事不明。” 益与天眼睛盯着他的小袋子:“你说!” “以你的阴毒魔法而论,生息之花正是你的克星!”查格说:“你要取得生息之花,不怕要了你的性命吗?” 益与天哈哈大笑:“都道查格剑圣见识非凡,原来也只是虚言,噬魔之法是死亡魔法,有生息之花为引,则转为生之魔法。” 查格沉吟:“你的噬魔之法乃是消除人的斗气,如果转为生之魔法却又如何?” 益与天脸一沉:“不用多说了,生息之花交出来吧!”其实这是一个大秘密,噬魔之法消除别人的斗气,只是一种阴毒的法门,但如果有了生息之花为引,这又成了一种奇妙的法门。 他可以将被噬魔之法吞噬的斗气转化到自己身上,从而将自己的魔法师体质改变成剑师体质,真正实现高层次的魔武双修,他的噬魔之法可以同时作用于数百人,虽然剑圣以上的人他没办法以魔法侵入,但数百人加起来的总量却是一个极大的数目,转嫁到自己身上会有损耗,但他所能得到的好处依然是难以想象的。 生息谷在外界是一个传说,知道的人少之又少,益与天两年前倒也无意中得知,但一直不知生息谷的具体方位如何,也不敢贸然去找,因为传说中的生息之谷精通生之魔法,正是他的克星,数日前感觉魔噬之法已全部消除,才认定厉家得到了生息之花,对付生息谷他是半点办法都没有,但对付厉家他倒是有把握,因为他知道厉斯格是一个护家的人! 厉斯格沉声道:“放开她们,我给你生息之花!” 益与天手一挥,娅丽颈上的两把剑同时一撤,一名剑师在她后背一推,娅丽身不由己地冲向厉斯格,她母亲一把抱住。 厉斯格手一动,查格手中的小包在手,轻轻一挥,小包飞向空中,益与天身边的一个老者手一招,这个小包就象被一只无形的手拉住,哧地一声落在手心。 魔法师,而且等级不会太低!接包的魔法类似于风之索,也类似于水之柔,不管是哪一种,都是不低的魔法! 周宇心已大定,娅丽成功逃脱,剩下的就只剩下一人,要解救一个人他还是能办到的,关键是找准机会,且听听他的第二个要求是什么。 益与天半点也不耽误时间,得到身边魔法师确认生息之花无误后开口:“第二个条件,十天后,有人要在骷髅岛见到你!” 骷髅岛!又是骷髅岛!厉斯格冷笑:“在本人走后,不知是谁来屠杀本人的家属亲人!”这个计策已经用过一次,当时是除了周宇谁也看不透,但现在却是除了周宇,谁都看得穿! 周宇在发愣,计策用第一次是妙计,用第二次则是蠢货,他们真的有这么蠢吗? 益与天正色道:“本人可以保证,你离开之后,绝不会有人对你的家属不利!” 厉斯格哈哈大笑:“本人很想相信你的保证,但很遗憾,十年前,你从来没有让人相信的地方,十年后,你也不会有!” 益与天脸上有了怒色:“你愿意看着这个小姑娘被割下脑袋?” 厉斯格笑容一敛:“用生息之花换我孙女一条命,我可以答应你,但用全庄上下三百条性命换另一个孙女的性命,我不能答应!娅尼,你是厉家的子孙,今天你如果死在奸人之手,别怪爷爷心狠,爷爷会将这一群贼子杀得干干净净,为你复仇!”声音传出,沉稳无比,手中长剑缓缓举起,红光漫天。 娅尼拼命点头:“爷爷,别管我!……姐姐,我死后,你告诉他……告诉他那句话!” 这话是句没头没脑的话,但娅丽自然明白,是要她告诉杨隐,她爱他!泪水奔眶而出。 突然,一个声音温柔地响起:“你要告诉我什么话?可以自己告诉我!” 益与天霍然回头,大惊失色,这个长剑之下的小姑娘不知何时到了围墙边,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而刚才长剑架在她颈上的两名大剑师却慢慢倒下。 没有人看到他是从何处出现的,更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救人的,甚至连风声都没有听到,他仿佛就是在空气中突然浮现,然后就带着小姑娘远远离开他们。 两声娇呼同时传来:“杨隐!”一个是娅尼,她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腰,又惊又喜,更多的是不敢相信,另一声当然是娅丽,她是激动的成分居多! 厉斯格有片刻的震惊,以他的眼力都只看到一条淡淡的黑影划过,将孙女带离原地,根本没看到他杀人。 掌中长剑血光大盛,厉喝一声:“杀!” 狂风席卷而来,气势惊天动地!益与天片刻间已身陷危局,但他的反应比厉斯格还快三分,突然手一扬,灰蒙蒙一片,这灰蒙蒙一大片浓雾带着死亡的气息直卷而来,在狂风中居然不散! 厉斯格大惊:“丧魂魔法!”左手一拦查格和格里,右手长剑一挥,剑气到处,一道血红的光墙出现,浓雾撞在光墙之上,哧哧有声。 周宇身子刚刚晃过,但这浓雾一至,他立刻就回,因为浓雾无处不在,娅尼也在浓雾之中,九转神功可以吸收各种魔法元素,但这邪门的丧魂雾他可不敢吸,抱起娅尼一飞冲天,唰地一声落在院中,一放下地人影不见。 益与天身边的两名老者同时伸手,一人抓住益与天的一条胳膊,三人突然离地而起,转眼间已离地十丈开外。 “风系魔导!”厉斯格一声厉吼,斗气陡长,面前浓雾倒卷而回,剩下的十多名剑师一齐陷入丧魂魔雾之中,他们或许可以暂时抗拒丧魂魔法,但厉斯格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血红的剑芒横扫而过,浓雾中惨叫连连,雾气慢慢消散,地上只剩下三十多截骨架,这片刻的时间,他们的血肉全都不见,连骨头都成了惨绿色。 厉斯格挺剑而去,直入丛林,但两名魔导师携着益与天的身影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小黑点,正在夜空中飞速缩小,眼看就要没入夜色之中。

下一篇   第93章 空中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