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空中截杀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93章 空中截杀

第93章 空中截杀 一时之间,益与天完全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毛病,今天的计划可以说是周详,两个女子落入他们手中是早有预谋,以一个女子换取生息之花,另一个女子带走,让厉斯格一个月后来骷髅岛,第一步顺利完成,生息之花到手,但第二步却出了差错,其实他答应不答应来骷髅岛都没有关系,答应了,益与天他们能够全身而退,就算厉斯格翻脸,有他的亲孙女在手,也是他们逃脱的最好护身符,只要他们逃脱,在路上将这个人质一刀两断,以厉斯格的火爆性格,就算明知骷髅岛有危险,也会前来,因为他要为孙女复仇。 但突然之间,冒出一个年轻人,将这个至关重要的人质在两个大剑师的剑芒下解救出去,解救一成功,益与天就知道今日局势之危,厉斯格的斗气独具一格,越怒越能发挥,今天他无疑是怒到了极点,这种状况下没有人敢与他正面为敌,所以益与天选择第一时间逃跑,他反应也的确是快,带着的两个风系魔导也起了必要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唯有空中飞驰才能借助夜色逃脱,厉斯格已不可能追得上,他很放心,用手下十七条性命换取生息之花,就是换取他称雄天下的筹码,这个交易并不亏! 益与天注视着下面的夜空,这是一片茂密的丛林,只要越过丛林,厉斯格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再找得到他。 突然,前面有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风系魔导的风羽术果然奇妙,但遗憾的是,你们得停下了!” 益与天大惊,猛地抬头,星空下一个年轻人虚空而立,两只手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他们三人。 “风系魔导?”左边的魔导师沉声喝道:“你是谁?”能够虚空而立于空中的只有风系魔导,但所有的风系魔导他全都认识,绝没有这个年轻人。 这句话本是多余的,管他是谁?这时候挡路的自然不会是朋友,他只是借这问话的机会让伙伴动手而已。 他的伙伴与他多年搭档,配合自然默契,魔导师的魔法施展速度也快极,他的话刚刚出口,呼地一声,一道巨大的风刃横空掠过,斩向年轻人的腰间,与此同时,益与天身上黑气一闪而逝,一道淡淡的黑线借着夜色也卷向年轻人的颈部。 年轻人自然是周宇,他的身子半分不动,突然大风起,大风一起而停,空中的风刃和益与天的偷袭黑线居然全都无影无踪,呼地一声,左边魔导师的风刃出,上下交错,在伙伴们动手之时,他的咒语也已完成,三名魔导师已开始了连环攻击。 周宇突然笑了,右手突然而出,在空中曼妙地划了一个圆圈,漫天的风刃仿佛被卷入一片龙卷风之中,刹那间无影无踪。 这手功夫一出,三人面色剧变,益与天惊呼:“你究竟是何人?”他们三人联手,当今天下除了大剑圣、大魔导或许可以勉强一战外,绝没有人能敌得住,但眼前之人偏偏敌得住,而且随手化解(不,第一轮的攻击他根本就没有动手),轻松得就象赶走一只蚊子。 周宇冷冷地说:“等你们见到剑神,可以问问他我是谁,相信他对本人印象深刻!” 益与天心中猛地一蹬,剑神?剑神已经死了,他知道这个人是谁?年轻人、神妙莫测的本事……天啊,莫非是他?他只是心里突然收紧,左边的魔导师却失声而呼:“周宇,你是周宇!” 这个名字一出,右边的魔导师手一松,差点就将益与天丢下,幸好反应快,赶快抓住,额头已是冷汗涔涔。 周宇淡淡地说:“猜中了!……有奖!”手轻轻一挥,一挥两斩,哧哧两声轻响,两名魔导师突然分成四片,天剑一出,两个吓呆了的魔导师又如何有反应的余地? 两名魔导师成为四片,风羽术自然就算是破了,破得干净彻底,益与天一声惊呼,从十余丈的高空翻滚而落,突然脖子一紧,被一只大手牢牢握住,他很幸运,没有摔死,但也很不幸,咽喉捏在敌人手中,比摔成肉酱还糟! 益与天咽喉里有一丝气流滋滋而出,脸色已是一片乌青,双手自下而上,但一接触到对方的手臂,立刻被弹回,周宇冷笑:“你做错了一件事,不应该用我的女人来要胁别人!胆敢伤害我的女人,哪怕你是魔神,你都死定了!” 益与天无法答话,但他可以施展魔法,丧魂雾一出,两人全在雾中,但周宇恍若未觉,居然还笑得出来:“如果这种层次的魔法能够伤害我,你岂不是瞧不起剑神?”金刚护身术下,万物不侵,更别说是阴毒魔法了。 益与天彻底绝望,是的,剑神都败在他手中,他还能有什么指望?咽喉慢慢松开,一丝气流急速流进,益与天叫道:“我……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 这已经是求饶了!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向一个年轻人求饶的一天,但现在他真心希望他能饶一命! 周宇笑了:“恭喜你,你费心费力地接人去骷髅岛,这个约会我接了!”一声“恭喜”让益与天心头狂跳,但对方话锋轻轻一转:“不过,这个好消息你带不回去,因为,你已经……到家了!”手一紧,喀地一声轻响,益与天头猛地一歪,周宇手一松,他的尸体从高空直落而下,嗵地一声,摔在草丛中。 唰地一声,周宇从空中而落,只比他迟到片刻而已。 树林里呼地一声,一条人影挟着红光闪现,正是厉斯格,看着草地上的四片尸体和一具完整的尸体,再看着微笑着的周宇,他身上的红光慢慢消逝,但眼睛却越睁越大。 唰唰两声,又是两个人窜进来,却是格里和查格兄弟,他们一样是呆了,听到益与天的惊呼,他们顺着声音而来,到来时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你是谁?”厉斯格的第一句话也是这三个字,今天的一切他是最清楚的,因为他看到了周宇救人的淡淡痕迹,也隐约看到了周宇从空中而落,但正因为看到了,他才更不懂,能从空中而落只有一种解释,他的风系魔法已到达魔导师境界,但风系魔导能够一人杀三个魔导吗?风系可以加速,但他救人时的速度却非任何风系魔术师所能比,哪怕是大魔导群风也一样不能! 周宇微笑着说:“这话你不是第一次问了,我的回答相同……朋友!我是厉家的朋友!” 厉斯格久久地盯着他,但对方脸上只有微笑,厉斯格突然也笑了:“朋友!好!果然是朋友!” 查格和格里深深一躬:“多谢今天出手相助!”他们当然看出这个年轻人不一般,但远远没有父亲心中那么震惊。 周宇微微一避:“既然是朋友,就不必说多谢!” 厉斯格哈哈大笑:“好!太好了!……查格,将生息之花拿回来!” “是!”查格转身,提起益与天的尸体,从他怀里搜出一个小包,正是生息之花的花粉。 丛林里又有动静,树枝分开处,两条人影惊慌失措地钻进来,是娅丽和娅尼,一看到周宇,两人同时惊呼,扑上前来,看她们的架势,简直想直接扑进他的怀抱,但到了他面前,猛然止步,娅尼抓住他的袖子轻轻摇摆,兴奋得满脸通红。娅丽在爷爷和父亲面前不敢放肆,低头不语,但眼睛里也满是激动。 厉斯格大笑:“走吧,回去,今晚我们好好喝一场!”他好象突然之间想通了,不再探究周宇的身份。 周宇微微摇头:“我需要赴一个约会,还是先走一步吧!”今天大显身手,这种情况下,他不愿意面对众人探究的眼神。 这话一出,所有人全都看着他,娅尼紧张地问:“赴什么……约会呀?”真的如他原来所说的那样,爷爷真的请他喝酒,但他居然要赴什么约会,什么约会这么重要? 周宇说:“我答应了他……”手指向地上的益与天:“去骷髅岛做一回客!” 骷髅岛?厉斯格眼睛亮了,但娅丽却紧张起来了:“不!……你不能去!”这是多么可怕的地方呀,连爷爷都不敢去,他怎么能去? 娅尼也急了:“他人都死了,去什么呀?不去!” 周宇淡淡地说:“我还从来没有在死人面前失信过,骷髅岛我是去定了!” 两女大急,以前挺乖、挺听话的,现在怎么成犟牛了? 厉斯格突然说:“我领你的情!”他当然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代他去赴约的,本来任何人都无法代他去,连他儿子查格、山庄身手最高的剑圣都不够格,但他没有阻拦周宇。 他这一开口,两女的话全堵住。 周宇说:“不!你不需要领情……我去骷髅原因只有一个,我答应了益与天,与厉家没有关系!” 厉斯格沉吟片刻:“你要去我不拦你,也没有人拦得住你……我只有四个字送给你:多多保重!”声音诚挚无比。 周宇微笑:“没问题!”他的回答更简单。 “等你赴完约会,你就回来!”厉斯格郑重地说:“回来时,厉家你喜欢什么可以带走什么!” 两女对视一眼,又惊又喜,爷爷的意思很明白,只要他能回来,她们姐妹俩都可以做他的女人!这是一个让她们激动的决定,但这个要求也好高,一时之间,她们不知道应该继续劝阻他还是支持他…… 周宇哈哈大笑:“真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一言为定!”深深地看了两女一眼,身子一转,没入丛林,再无声息。 两女想也不想,也冲入丛林,但淡淡的星光下,丛林中没有人,他离开了,就这样离开了,两女手紧紧拉在一起,呆呆地站在草地上。 身后有声音传来:“他已经走了!”是爷爷。 娅尼霍然回头:“爷爷,你为什么要让他去骷髅岛?你明明知道骷髅岛的危险的。” 厉斯格微微一笑:“骷髅岛对任何人而言都会有危险,但对他却未必!” 娅丽也回头:“爷爷,你为什么这样说?为什么这么肯定?” 厉斯格两只大手抬起,分别放在两女的肩头:“你们跟他一起去历险,可知道他是谁吗?” 娅丽愣住:“爷爷,我们有很多地方不懂,他也总不爱说,你……你知道什么了?” 娅尼也叫道:“他是谁?”自己的情人是谁?不就是杨隐吗?还能是谁?但爷爷言下之意好象他是另外某个人。 厉斯格沉吟:“我也不能肯定,只是一个猜测……如果他是那个人,我敢担保他去骷髅岛绝不会有半点危险!” 娅丽说:“谁是……‘那个人’?”爷爷今天的话好难懂。 厉斯格仰面朝天,好久才说:“一个神奇的人、一个虽然只在江湖中出现短短几个月,但名声却照亮天下的神人!” 娅丽和娅尼齐声惊呼:“周宇?” 厉斯格缓缓点头:“我只能想到这个人!” 两女全呆了,这可能吗?他会是这个神人吗?她们的共同情人、那个嬉皮笑脸、只喜欢美女的风流魔法师会是那个击败剑神的……神?他开始时只是一个呤游诗人,成为魔法师就够让她们吃惊了,现在居然被怀疑成是神…… 查格的声音响起:“父亲,你发现什么了?”虽然一贯沉稳,但此时,他一样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听到这个神奇的名字,任何人都会激动,包括剑圣在内。他与格里刚刚处理掉地上的尸体后赶进来,刚好听到爷孙三个最后的话。 厉斯格说:“我只看到他救娅尼时的身手,只一个字:快!快得不可思议!如果没有亲眼见,我绝对想不到有谁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娅尼脸红了,红着脸发呆,真的,当时她自己一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刚刚还在两柄剑下,突然之间就在男人的怀中,而且离开敌人好远。 查格说:“快?父亲,比你的速度如何?” 厉斯格苦笑:“我和他有什么比的?十六年前我见过剑神出手,那时他已经是剑神了,但单以速度而论,依然及不上这个人!” 查格惊讶得合不拢嘴,连剑神都及不上,只有可能是周宇,天下再无第二人! 格里缓缓地说:“江湖传言,周宇除了是一名神级剑手之外,还是水系大魔导!” 厉斯格摇头:“未必!水系至尊轻扬飞洛在轻水湖畔大败而回,周宇又岂是水系大魔导几个字可以概括?” 格里说:“父亲,孩儿的意思是……周宇是水系至尊,但这个人却是风系!” 娅丽插嘴:“不,他会水魔法!” 三双眼睛同时盯在她身上,厉斯格道:“你如何得知?亲眼见到过吗?” 娅丽迟疑片刻终于说:“是的!妹妹,你告诉爷爷好吗?”情人不太愿意别人泄露他的魔法属性,但这时,爷爷他们已经对他怀疑了。 娅尼实在忍不住了:“他真的会两系魔法,随手一挥,那么大的寒潭全部结冰,再随手一指,一条冰桥横空而架,水魔法好神奇的。”声音激动,语速好快,小脸通红,那座冰桥是她记忆中最美丽的桥,早就想说了。 三人面面相觑,良久,查格说:“能让寒潭全部结冰,这份魔法造诣绝对只有他能做得到,看来,父亲的分析是对的,他的确是那个神人!他果然没有死!” 厉斯格说:“不管是否是他,今天我们的话都到此为止,绝不许外传!包括家中的其他人在内!” 查格目光落在两个女儿脸上:“对!如果是他,他隐藏行踪必然有他的道理,我们绝不能坏他的大事!” 两女点头,激动的神情怎么也无法平静,特别是娅丽,她早就视这个年轻人为偶像,但现在得知,她的情人居然极有可能就是这个人,这让她还怎么平静?今晚……不……几晚上都别想睡好了! 厉斯格补充:“更重要的是……他是厉家的朋友!” 走出丛林,五个人脸上全都是神采飞扬,连厉斯格都不例外,果然没有人再提任何话,保持沉默,但沉默中,他们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下一篇   第94章 冒牌大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