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冒牌大剑圣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94章 冒牌大剑圣

第94章 冒牌大剑圣 周宇站在夜空下,静静地思索,他在想什么?约会!十天后的约会! 没有人接他去赴约,但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因为他知道这是某个人的一个阴谋,这个阴谋是针对大剑圣厉斯格的,任何人去赴约都会有危险,当世之人,只有自己才有把握平安。厉斯格是娅尼姐妹的爷爷,这是一重因女人而来的关系,有这一层关系在,他家的事情自己不能坐视。 第二个理由是:这伙人矛头不仅仅是指向厉斯格本人,也指向娅尼姐妹,如果这个危险不消除,她们姐妹俩迟早还有杀身之祸,这一点他是最不能容忍的。 考虑到半个月前厉家的那场深夜厮杀,有理由相信,在骷髅岛等待他的会是两个大剑圣之一,但他不明白的是为何一定得在骷髅岛。 如果厉斯格去骷髅岛,所有的谜底都会揭开,但他去却未必,如果别人知道去赴约的是周宇,估计不管是什么计划都得全面调整,或许是敌人立刻快马加鞭,跑到八百里之外躲起来,或许是由魔神出面,再遍聚高手来与他大摊牌,要弄清到底是什么在与大剑圣作对、要弄清这幕后有些什么文章,他得造成一个假象,让外界认为是大剑圣厉斯格亲自前往骷髅岛。 如何才能造成这种假象?有两个难点,其一,他的相貌与厉斯格没有半点相同之处,其二,他的功夫与厉斯格也不一样,他见过厉斯格施展剑术,他的斗气非常奇特,一施展立刻红光大作,周宇嘴角浮现一丝神秘的笑容。 他的水魔法虽然精妙,但无法精确易容,幸好这个世界上能达到大剑圣这样层次的人并不多!相貌可以骗人,功夫却很难骗人,真正的高手应该是用功夫骗人的人…… 泽西丛林,位于大陆中部地区,这一片广袤的丛林是高山的延伸带,将帝国分隔成南北两大块,因为丛林深处魔兽出没无常,虽然这里是到达南方的必经之路,但并没有多少人往来,偶尔有过往路人非得从此地而过,往往得带上冒险团作为保镖。 天使冒险团已经帮行人多次充当保镖,但今天他们不是为保镖而来,他们自然是为魔兽而来,凭着对地形的熟知、也凭着二级冒险团强劲的实力,一整个月下来,他们收获颇丰,魔狼晶、厉熊晶、有数十颗之多,收获往往与危险相伴,这次也不例外,他们付出了一名队员的生命代价,但团长托尔还是高兴的,大声吩咐道:“趁天色还早,我们早点出丛林,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将这些魔晶交到公会。” 众人轰然答应,这十多条汉子中没有天使,但在丛林中闯荡了一个月,城中的陪酒女郎都成了是天使,今晚团长的“好好休息”想必也包含这项内容! 行程加快,刚刚走出丛林,突然前面一暗,十多条大汉整整齐齐地站在当地,个个脸上露出笑容,就象看到一大群小鸡走入笼中! “不好!”托尔大惊:“阴风盗贼团的素斯勒!……撤,回丛林!”阴风盗贼团是本地最有名的一支盗贼,专门抢劫各家冒险团到手的魔晶、金币,一直是各家冒险团的心腹之患,他们全队十多人,出没无常,但实力高绝,首领素斯勒已超越大剑师标准,接近剑圣水准,托尔是刚刚晋升的大剑师,但自知实力比不上人家,何况对方整体实力比天使团强得太多,大剑师标准的最少也有三个。 众团员脸色急变,纷纷钻入丛林,但丛林中突然爆发大笑:“想跑,哪有这么容易?”剑光一起,剑芒在夕阳下闪过一道悚人的厉光,第一声惨叫传来…… 已经无路可逃!托尔吼道:“伙伴们,拼了!”长剑出鞘,怒吼着迎向对面而来的高个子,高个子微微冷笑,手中剑一侧一翻一压,呛地一声巨响,托尔只觉得手中剑变得有千斤重,心中最后一线希望也在瞬间破灭,对方所来之人并不是第一高手素斯勒,而是一个陌生人,但这个陌生人实力已不在他之下!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全都给我住手!” 声音如春雷滚过大地,带着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声音一过,场中突然出现了一条高大的影子,蒙面人!连头发带面孔全罩住,只露出两只眼睛,眼睛充满威严,一只大手握在腰间,腰间是一柄长剑。 打斗暂时停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这个不速之客身上,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何人?” 一个是托尔,一个是素斯勒。 陌生人冰冷的目光扫过托尔的脸,滑到素斯勒脸上,冷冷地说:“你们就是那个无恶不作的阴风盗贼团?你就是素斯勒?” 无恶不作?口气不善啊!素斯勒踏上一步:“是又如何?” 陌生人缓缓地说:“早就听人传言,此地有了你们阴风盗贼团,搅得一片乌烟瘴气,不但冒险团恨你们入骨,普通民众也深受其害,本人早就有意除之,今日遇见,太好了!” 此言一出,托尔喜出望外,今天他本有了必死之心,没想到凭空冒出一个人来,扬言要找敌人的麻烦,岂不是他的大救星?虽然他只有一个人,但有救星总是一线希望。 素斯勒阴森森一笑:“要除阴风盗贼团的人多的是,但你可知道他们现在在何处?”脚尖点地:“全都埋入了地下,你马上就可以与他们会合!” 哈哈大笑响起,落叶纷纷而下,素斯勒脸色微变,此人好强的气势,手握在腰间,腰间自然是他的剑,笑声一收,陌生人仰面朝天:“老夫闯荡江湖四十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和老夫说话!很好!” 话音刚落,突然身上泛起血红的光,手一抬,血光大作,从他长剑中倾泄而出,如一匹血红的幕布卷过丛林,只一招,十多名盗贼全都倒下,断为两截!不,还留下了一个,脸如土色的素斯勒!从陌生人身上泛起红光之时,他的脸色就变了,没有半点血色!一招过后,所有人全都色变,包括托尔在内。 “你……你……你是厉……厉斯格!”素勒斯长剑撑地,嘶声大叫。好象如果没有这长剑支撑,他就无法站稳。这血红的斗气就是厉斯格的独门斗气,而他长剑一卷,剑芒宽大如幕布,席卷五丈空间,这样的功力,已是大剑圣的境界,除了厉斯格再无别人! 陌生人大笑:“好眼光!……有奖!”唰地一声,一剑挟着红光从空而落,素斯勒长剑急举,但这红光一过,长剑的阻挡不起半点作用,无遮无掩地一划到底,红光熄灭,素斯勒分成两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臭的气息,陌生人静静地站立,神态颇有几分寂寞,这也许是高手的寂寞!唰地一声,丛林中跪了满地,托尔结结巴巴地叫道:“多谢……大剑圣……相救之恩!”虽然结结巴巴,但激动与赤诚溢于言表,他做梦都没想到能与这个超级高手面对面,作为剑师,最大的愿望就是见到天下第一剑(成为天下第一剑的愿望太离谱,一般人不会有这个梦想),但眼前这个人就是当前的天下剑术最高、斗气最强的人之一,剑神死后,他与另两名大剑圣就是天下第一剑的候选人。 但没有人应,托尔悄悄抬头,丛林中已经恢复了平静,没有蒙面人,没有大剑圣,他不知何时已经去了。 身边有声音传来:“团长,他真的是大剑圣厉斯格吗?” 托尔点头:“自然是他!真没想到我们能有这样的机缘,更没想到能蒙他相救!” “是啊,如果不是他,今天我们肯定全都得死在这片丛林之中!” “好厉害的人,好神奇的剑术和斗气!”一个年轻人充满神往:“剑术练到极致,原来可以如此厉害!” “那是!”开始说话的老者说:“剑神死后,他本就是最厉害的人!依我看,他比烈英和塔野还要厉害!”对救他们性命之人,他们自然更有好感。 托尔说:“明天,我们得去一趟夕方城!” “团长!”老者说:“你是要上门拜谢,对吗?” 托尔点头:“我们天使团向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大剑圣对我们如此大恩,又焉能不报?纲尔斯,你把我们这次的收获清理一下,明天送给大剑圣家一半……” 周宇骑着一匹大马,一路南来,他觉得很有意思,这个世界南北与他原来那个世界差不多,北方类似于中国的西部,以草原为主,但南方与中国的江南差不多,是一片水乡,没有摇船在水面轻悠的轻闲,但一样有楼台、也一样有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意,前面是一个庞大的集镇,围绕在小山之侧。 路边是一家酒楼,周宇漫步而入,叫了一壶好酒,点了一盘小菜,坐下慢慢品,隔壁桌子上一个人声音好大:“你们知道吗?大剑圣厉斯格重出江湖!……他十年都没出来,但现在他出来了!” 周宇侧目而视,这是一个中年汉子,满脸紫色的胡须,腰悬长剑,显然也是一名剑师。他对面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右边还有两个三十不到的年轻人,都是剑师装束。 对面的中年人道:“这谁不知道?现在整个南方全都知道这件事!……三天前,他除了阴风盗贼团,两天前除了死城盗贼团,所有人全都一个不留,昨天,在寸雨岩一剑杀了剑圣洛扬新,这一剑之威,将寸雨岩都划开了一道三尺深的缺口,两边的大树树叶也在这一剑中全部震落!真是厉害,大剑圣果然是大剑圣!” 众人目光中闪烁着光芒,全都沉浸在这一剑之威中,好久,一个年轻人说:“厉斯格本就是学剑之人的传奇,他剑术之精,尚在另两名大剑圣之上,斗气之奇特更是让人感慨,但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胡子笑道:“这还不明白?剑神死后,他们三个顶级高手已经开始了明争暗斗,厉斯格重出江湖,乃是扬名之举,只要他一出江湖,立刻又会名满天下,天下人都会认可他的剑术至尊位置!” “未必!”老者说:“起码有两个人不会认可!” 大胡子点头:“是的,你说的是烈英和塔野!他们当然不会认可,但我怀疑厉斯格此去南方就是为了挑战烈英!” 年轻人兴奋地说:“这么说,他们会来个百年来都未曾有过的顶级对决?”年轻人爱看热闹,虽然这个热闹他未必能看到,但一样兴奋。 老者说:“恐怕真的是这样!两大顶级高手对决,江湖中只怕会风起云涌,从此不会宁静……我们自己也得留心了。” 另一个年轻人微笑:“说到顶级对决,他们还不够资格!” 开始的年轻人一愣,立刻激动地接口:“对!顶级对决应该是周宇与剑神的一战!这才是百年来从来没有过的对决,可惜没有人看到他们对决的情况……周宇,周宇,听说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练的……”又是一个崇拜者! 周宇起身离开,他已知道一件事,自己刻意导演的这一场戏已经生效了,要不了几天,厉斯格到了南方的消息就会传入烈英耳中,如果他是骷髅岛之约的策划,他坐不住,如果他不是,他一样坐不住,真正的策划者当然也能听到这个消息,当然更坐不住,鱼儿已经上钩了,他们得加紧布置,周宇就是要将他们全引出来,来个一网打尽!

上一篇   第93章 空中截杀

下一篇   第95章 错位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