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借脑袋向敌手致意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96章 借脑袋向敌手致意

第96章 借脑袋向敌手致意 南方,大海之滨,一座高大的城堡耸立在海边,身后是一座古老的城,这栋高大的建筑就是城中的至高点,城堡的主人也是城的至高点,他是城主般若,方圆数百公里之内,都知道般若的威名,作为南际城的城主,这个身份还盖不过另一个身份,另一个身份是:他是剑神的第二代传人,嫡系传人! 烈英大剑圣就是他的师傅! 作为城主,他是有风度的,作为剑圣,他更需要风度,数十年来,他的风度从来没有丢过,此刻,他站在院子中,腰挺得笔直,他前面是一条大汉,这汉子虽然身高在他之上,但在他面前就象是一只站在彩凤边的公鸡,公鸡还是弯着腰的。 “这么说,这个老东西真的来了?”般若淡淡地说。 “是的!城主。”大汉说:“这一点确凿无疑,但奇怪的是:他到了三十里外的秋林渡,突然就不见了,谁也不知他去了何方。” 般若皱起眉头:“他不会混进城中吧?” “决计不会!”大汉连忙保证:“我已按城主的吩咐,在各地都布下了暗哨,他不管从哪个方向入城,都逃脱不了监视!” 虽然不明显,但般若明明是松了口气:“很好!如果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向我报告,我师傅也在等待他的消息。” 大汉躬身答应,又小心地补了一句:“听说……听说家主前段时间受了点伤,不知贵体是否……” 般若瞪他一眼:“我师傅厉斯格与厉家数十名剑圣围攻,受了点轻伤是不假,但我师傅何等功力?岂会将这点小伤放在心上?人还没到家,伤就好了,你担心什么?” 中年汉子当然是担心家主未必是厉斯格的对手,此时自然连称不敢,心中暗暗嘀咕,厉家充其量也才七个剑圣,什么时候冒出来数十个围攻?而且那天家主也带了四名剑圣上路的,他们难道任由家主被人围攻,站在旁边看戏? 般若补充道:“放心,此次厉斯格南来,我们必将让他尸骨不得回乡!” 大汉陪笑道:“是的!江湖上风传他是不死之身,这次且看在家主手下,他能否不死!” 突然一个声音接口:“老夫死不死,还到不得烈英这个小人来决定!”话音刚落,一条人影突然出现在院子中,蒙面人!就象从空气中突然浮现。 般若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厉斯格?” “好眼力!”蒙面人冰冷的目光注视他:“我借你一样东西向烈英致意!” “要什么?”般若脸色风云变幻,这个厉斯格与师傅所说的好象不太一样,身高不同,声音也显得有几分年轻。 大汉自然不用人提醒,悄悄退出,蒙面人好象根本没注意到他,盯着般若:“要你的脑袋!” 般若目光从门口滑过,手摸向腰间,突然闪电般地挥出,一挥出就是一丈余长的剑芒,带着森寒之气划向蒙面人颈部,在划出的一瞬间,门外突然涌入一大群人,手中剑芒乱闪,一齐攻上来,对付大剑圣,自然不需要一对一地单挑,不管多少人,能解围就是幸运之至! 蒙面人哈哈大笑声中,血光迸发,手一圈一动,血红的剑芒射向四周,惨叫声大作,触之立死,空气中血腥之气弥漫,般若的风度出来了,他一剑出手之后,不再出手,反而绕向柱子,一到柱子后面突然身子加速,直射向内院,逃跑!他开始还有怀疑,但此人一出手,还能有什么怀疑?面对大剑圣,他出手就是送死,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但面前陡然一亮,一条红光隐隐的人影突然出现在面前,般若大惊失色,一剑拼命划出,对方长剑红光大盛,横扫而过,般若身子僵住,叮当一声,长剑落地,上半身倒下,整个人慢慢倒下,在他倒下的时候,前院和后院之间的大门也倒下,这一剑之威,将他斩为两断,同时,这扇门也两断,什么东西都两断,包括般若的长剑在内! 尘土慢慢散尽,蒙面人身影一闪,凭空消失,空气中还回荡着他豪迈的笑声:“告诉烈英,我来拜访他!……有什么好招待尽管上,千万别客气!” 院子中的人并没有死尽,但此时也与死人无异,个个脸色如土,剑圣都在他一剑之下毙命,他们还能怎么着?能拣回一条命就相当不错了!好半天,一名剑师大叫:“去报告家主!”飞跑而去,虽然敌人已离开,但这院子好象变得很恐怖,没有人敢多呆一刻。 中年大汉还活着,呆呆地看着两断的城主,他心中久久地转着念头,这个老家伙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各地的暗哨全都没有报告?他功夫是厉害,但难道能长翅膀飞进来不成?殊不知,此人的确是从天上飞进来的,就算不飞进来也是一样,他只要解开蒙面巾,大摇大摆地进城,也决没有哪个暗哨对他多关注一眼,因为他与厉斯格的外观差距实在太大,绝不应该是他们的目标! 城东,大海背面是一座高山,半山腰站着一名老者,瘦削的身子仿佛能被风吹起,但他站在半山腰一间大木屋前,却仿佛主宰着这一整片天空,正是大剑圣烈英!他平静的目光注视着山下急驰而来的马,平和的声音穿破呼啸的海风,清晰入耳:“什么事?” 马背上的人翻身落马:“报家主,厉斯格来了……刚刚杀了城主!” “什么?”一声厉喝出口,烈英脸上的平和完全消失。 两个字就象是两颗子弹射出,跪在地上的人差点尿裤子,哆嗦着说:“厉……厉斯格……刚刚杀了……城主!” 烈英身边突然多了三个人,面面相觑,脸上全都是惊恐,烈英仰面朝天,长长出了口气:“别慌,你慢慢说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杀城主的,为什么没有人事先报告他知道?”他心中是沉痛和愤怒,般若是他最喜欢的弟子,作为一个城主,他也是这个师傅的衣食来源,烈英有大剑圣的身份在那摆着,不可能自失身份去干抢劫的勾当,也不愿意象别的剑师那样进森林杀魔兽赚钱,所有的事情都是弟子代劳,但有这个城主弟子在,他众多的弟子个个生活惬意无比,但现在,这个弟子却被人所杀! 地上的人战战兢兢地说:“没有人发现他是怎么进城的,当时弟子就在院外,但没有看到他进院子,等弟子进去时,他已经……已经得手了。” “见鬼了!”烈英一口气终于忍不住:“此人相貌特异,不管是否蒙面,都极好辨认,你们居然让他从眼皮底下进城,要你们何用?”长剑挥出,哧地一道寒芒洒出,直达五丈开外,地上血光飞溅。 惨剧发生在脚下,木屋前的四个人仿佛根本没有看见,空气中的血腥很快被山风吹散,左边的一名老者躬身道:“家主,厉斯格此时或许已经上岛,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去杀了他?”如果周宇在旁边,一定会兴奋,因为这话已经表明了一点:骷髅岛之约就是他们策划的。 他身边的另一名老者插话:“家主,厉斯格用这招来对付我们,会不会是有意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烈英目光凝注:“什么意思?” 老者恭恭敬敬地说:“或许他已经猜到……猜到骷髅岛的事情与我们有关,不敢上岛,有意要在岛外与家主决战!”杀烈英的弟子,自然是激他决战。 烈英阴森森一笑:“他自然能猜到是我!但此人做事向来决绝,就算料到岛上有危险,他一样会上岛,永除后患!”他对厉斯格可以说是看得极准,厉斯格不确定历次对他家下毒手的人到底是谁,哪怕有九成把握是烈英,但毕竟不到十成,一成的可能都足以让他上岛,为家族永除后患。 这是厉斯格的性格,除了性格之外,其实还有一样:厉斯格已经老了,而烈英和塔野都比他年轻十多岁,他如果一死,厉家绝没有人能抵抗得了这两大剑圣中的任何一人,所以,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在有生之年,杀掉对厉家有威胁的人,哪怕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老者小心地说:“家主的意思是……我们暂时不动,让他上岛?” 烈英缓缓点头:“正是!此人性格暴躁,在城中找不到我们,而十日之期明天就到,他一定会先上岛。” 老者阴森森一笑:“只要他上岛,就死定了,而且连自爆的机会都不会有!” 烈英没有回答,遥望远方,从这里可以看到大海的一侧,他嘴角浮现一丝阴毒的笑容,厉斯格,你以为大剑圣没有人敢杀?明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手段!

上一篇   第95章 错位的恩情

下一篇   第97章 绝杀骷髅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