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绝杀骷髅岛 -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第97章 绝杀骷髅岛

第97章 绝杀骷髅岛 周宇站在海岸边,极目远望,前方海天一色,骷髅岛就在海天深处,靠近海岸的礁石边是一条小渔船,一个渔民仰躺在船头晒太阳,渔民本是一个忙碌的职业,古往今来都是,但这个渔民明显很闲,这个世界上的普通人看到一个高个子蒙面人出现,往往会有惊奇,但这个老乡也是一个例外,他没有任何反应,而是专心晒太阳。 周宇眼珠微微一转,直接来到渔民的面前,长剑在船板上轻轻一敲:“我和你谈笔买卖!” 渔民好象这时才发现他,翻身坐起:“大爷有什么事?” “送我到骷髅岛!”周宇缓缓地说:“给你十个金币……如果摇头,我砍下你的头!你选择一样!” 这简直就象是问人愿意选择美女还是母猪,渔民很快就回答:“我送你上岛!” 小船起航,周宇坐在船头,没有回头,甚至没有睁开眼睛,他也在晒太阳,至于岸上是否有人突然出现,是否有人搞些什么飞鸟传音的小动作,他一概不理。 大约两个时辰后,周宇睁开眼睛,视线中出现了一座岛,岛上什么都没有,只有岩石,岩石色泽赤红,就象大海向蓝天伸出它赤红的舌头,渔民指着小岛说:“这就是骷髅岛!” “很好!”周宇点头:“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渔民笑道:“大爷真是豪爽之人,这路程并不太远,就答应给小人十个金币!” 周宇哈哈大笑:“知道为什么我如此豪爽吗?因为……因为对死人,本人一向比较大方。” 渔民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大爷……在开玩笑了……” 周宇脸一沉:“你看我象开玩笑吗?”手缓缓抽出,手中长剑泛起血红的光芒:“在你死前,我可以指出你两个错误!第一,渔民长期张网捕鱼,手上也有老茧,但与剑师的老茧位置不同,第二,你划船的动作与出剑毫无二致,你这个渔民……最少也是二级剑师!还需要否认吗?” 渔民脸色变得惨白,突然,他身子后仰,直入水面,但在他刚刚接触海面之时,血红的光突然划过,渔民的身子分成两半,哧通入水,海面上刚刚泛起浪花的地方血水染红海面,周宇笑了:“如果你不逃跑,我还真的无法肯定,看人手相判断职业这门学问是有的,但我并不精通!”他选择逃跑,而且逃跑时身手明显非同一般,足以证实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人的确是对方的人。 杀这人用水魔法省事得多,但他依然选择用血红的剑光,因为他相信刚才这一剑足以传到骷髅岛,有这一剑,岛上的人就会知道是谁前来,所有的机关都应该开始启动,大幕也该拉开! 没有人划船,但船儿在海中飞速前行,甚至比刚才有人划时还快三分,周宇站在船头,紧盯着越来越近的骷髅岛,大风起处,他衣袂飘飞,脸上的蒙面黑巾也在风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二十丈、十丈、五丈、三丈,岛上没有任何动静,还剩下一丈多,周宇脚尖点地,飞身而起,唰地一声稳稳站在礁石上,小船急驰而至,嗵地一声在岸边礁石上撞得粉碎。 周宇闭上了眼睛,六识全开,百米之内没有人,两百米没有人,三百米……有人!人还不少,大约几丈的距离一个,全都埋伏在草丛或者礁石后面,这样的距离也只有他能感觉得到,周宇眼睛睁开,大步而去,走的是直上岛中的一条石头路,这座岛远看不大,近看不小,岛上没有草,只有红色的石头和红色的土,显得分外诡异。 已进入小岛中心,周宇看起来是走进来的,但事实上他的双脚并没有踩实,从路上而过,给路面带来的压力绝不大于海风,虽然没有踩实,但他感觉得到,这路上没有任何问题,机关在何处?路两边有埋伏,远离三百米外,粗略计算,应该已有三十多人,正主儿是谁?什么时候他才会出现? 前面已是岛中心,一座赤红的岩壁高耸入云,石壁上居然出现了六个大字:“你可以去死了!”这六个大字张牙舞爪,黑汁淋淋,每一个字都有西瓜那么大,周宇呆呆地看着这六个字,好象在研究。 四面的人在合围,周宇没有回头,人群已到他身后百米外,他还是没有回头,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厉斯格,你终于来送死了!” 这声音阴森而又冰冷,周宇沙哑的声音响起:“你有把握杀我?为何?”这声音和厉斯格的声音颇有几分相似。 大笑声传来:“厉斯格,你难道还没感觉到不对吗?……你的斗气是在血泉之中大成,但这岛上的血红石恰好是你的克星,上了岛你就注定任人宰割!”他师傅剑神曾告诉过他,血火斗气一旦大成,威力无穷,唯有血红石才能限制斗气的运转,十年前,厉斯格成为与他们比肩的大剑圣,他们师兄弟就私下议论过,也遍寻天下,但一直找不到血红石,三个月前,骷髅岛突然在一夜之间变了,岛上原有的树木全都没了,遍布血红石,得到弟子的密报之后,烈英大喜过望,才有了这条引老对头上岛的计策,这岛上的血红石是近三个月才从地底突然升起,也许就是天意要这老东西送命,更妙的是这老东西绝不会知道这个消息,而且他没有明师指点,也未必知道自己斗气的致命缺点,名家子弟与靠自己摸索之人相比,多的就是见识二字。 秘密说穿了就一钱不值!苦苦思索无数次的谜底原来就在这些奇特的石头上! 周宇哈哈大笑:“你们的办法极妙,但……但来的人却错了!……来的人一错,你们就错了,错得离谱!”缓缓转身,在转身的一瞬间,他脸上的黑巾不翼而飞,露出一张年轻人俊逸的脸。 所有人全都呆了,来的人居然不是厉斯格!而是一个年轻人,这怎么可能?他们明明看到他在海面上出手的,早已经证实了他的身份。 对面瘦削老头笑脸变得铁青:“厉斯格在何处?”只有一个解释,厉斯格今天没有上岛,派这个年轻人来一探虚实。 周宇打量着他:“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就是烈英!” “正是!……回答我的问题!”烈英冰冷的声音传过,海风陡然变成寒风,风中有了杀气。 杀气弥漫处,周宇如坐春风,悠然道:“他想必还在夕方城享福吧?” 烈英双目如厉电:“一路南来的那个人……是你?” 周宇淡淡地说:“一路南来的人估计不少,如果你指的是除阴风盗贼团、死城盗贼团、剑圣洛扬新和你弟子般若的人,我倒可以明确告诉你,是我!” 唰地一声,五十余人同时长剑出鞘,森寒的剑气弥漫整座岛,烈英手一挥:“慢!”厉目注视周宇:“你可知与本人为敌是何下场?” 周宇微微一笑:“不知!请大剑圣为本人释疑。” 烈英阴森森地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你能顺从本人的旨意,本人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周宇哈哈大笑:“好气势!……但你可知我是谁?” “无论你是谁都一样!”烈英怒喝:“就算你是王子王孙今日也休想活命!” 周宇笑声一收:“其实我不仅仅是杀了你的弟子,还杀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与你也有关系,知道是谁吗?” 烈英脸色微变:“谁?”莫非趁他们上岛之时,他去了自己的家?杀了他的某个家人? 周宇冷冷地说:“我还杀了……你师傅剑神!” 九个字一出,如同晴天霹雳,五十余人同时身子狂震,包括烈英在内,他唰地后退半步,手中长剑已出,但剑尖寒光乱颤,头脑中一片混乱。真的是他吗?他没有死?这怎么可能? “周宇!……你是周宇!”这是一个中年人,他在狂叫。 周宇笑了:“答对了,有奖!”手一挥,长剑脱手而出,哧地一声插入中年人的前胸,将他的身子带得离地而起,牢牢钉在血红的大石头上。 这个中年人是一个大剑师,竟然被他一剑射杀,他的身份已经初步证实,烈英本已全然失去斗志,但此人长剑突然脱手,实在是一个天大的惊喜,长中剑一顺,正要飞身而起,两条影子从旁边窜出,却是他的两名弟子,剑圣奈斯和奈尔兄弟!他们对战机的把握也是一流的,一看到对方托大,将长剑脱手,立刻就心意相通,组织攻击! 两名剑圣联手对付一个人,在他们的战斗生涯中从来没有过,但此时绝没有人有半句二话,此人承认自己是周宇,是周宇就算两个大剑圣联手都是正常的,何况只是剑圣? 突然有长笑传来,长笑声中周宇好象轻轻挥了挥手,两名扑到空中的剑圣突然分成四片,礁石上的周宇搓手:“我用长剑总不太习惯,还是虚空之剑顺手得多!” “一起上!”是烈英的怒喝,充满愤怒也充满恐惧,这种恐惧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对方虽然只有一个人,但这个人却是一座山,横在他心头的山! 三个字一出,所有人同时出动,但礁石上没有人,倒是空中出现了一条人影,哧哧风声过后,烈英连连后退,他身边的十多人瞬间全都被切成了两断,周宇高大修长的身影正站在他面前,简直遮住了日头。 烈英是大剑圣,自然不是等闲之人,心中的惶恐一闪而过,长剑陡然出手,三丈长的剑芒直逼周宇的咽喉,剑芒射出,自然速度堪比闪电,不管他是否是神,只要这剑芒划破他的咽喉,他一样得成鬼!周宇突然退了,一退比剑芒还快,转眼间已在三丈开外,对迫在眉睫的森寒剑芒好象根本没有看见,反而在称赞:“很好!你再快点试试!” 烈英大怒,斗气瞬间运转到极限,全身一片蓝蒙蒙,手中长剑也带上了一层蓝光,长度居然陡然增加一尺多,这已是他的超常发挥,蓝光好象刺破了周宇的身躯,但遗憾的是,依然只是好象,周宇的身躯又在剑芒尽处,淡淡地说:“有点意思,你的剑芒还能不能长?”这剑芒明明已尽,居然还能长出一尺,实在是出乎他意料之外,千万别小看这一尺,如果两个实力相当的大剑圣比剑,剑芒长出一寸都能操用胜卷,何况是一尺? 不能再长!但烈英身子可以动,突然一趋而前,这一趋立刻前进了一丈多,手中长剑一挥,扇形分布,横扫五丈方圆的空间,他的门人弟子全都后退,两个顶级高手过招,剑芒所到之处,尽是杀人战场,没有人能帮得上忙。 周宇没有再退,手一抬,一缕劲风穿过剑芒大网,大网立刻光芒泛散,叮当一声,烈英手按手臂,呆呆出神,他的手臂上穿了一个孔,长剑落地,长剑一落,他还有什么本事? 有一样本事!最后的绝招! 凭这一招,他在中厉斯格的暗算之余、极端不利的情况下依然全身而退,今天他没打算退,只打算将这个魔鬼永远留下! 突然,他的身子急缩,轰地一声巨响,如同一颗强劲之极的炸弹突然爆炸,方圆十丈之内的巨石全成粉沫,身边身后之人自然随着他这一爆而成肉沫,周宇在他前面三丈范围,应该也在肉沫之列吧? 很遗憾,没有!他人在空中,在空中大笑:“烈英,你最后一招只能杀你的手下,杀不了我!”连剑神的自爆都不能炸死他,大剑圣又算得了什么? 烈英已成肉沫,自然听不到他的话,如果听到了,肯定会气得再死一回,这最后一招的确有效,将他的手下一举歼灭,而他要杀的人还在半天空风言风语!

下一篇   第98章 地龙王